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老虎伍茲情婦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判官 - 1 - 不救之恩 (上)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判官〕


第一回:不救之恩 (上)


陽世名:柳苑
死因:陽壽已盡
陽壽:二十



「多謝公子……不救之恩……」
染著血絲與黏稠腥濕的臉龐少了生氣,蒼白的面孔泛著森白氣息,那是已死之人生前殘留的影像,卻非魂魄本來的面目。
這一縷幽魂,音調低低切切如帶泣聲,依稀可辨的笑容則令人不明所以。
她走得並不安詳,自城樓上躍下、死狀甚為淒慘,美麗秀雅的面容不復存在,清靈的雙瞳少了焦距,紅花似的唇瓣染著的DVD合輯是血,唇色則早已變為死白。
她是給人推下樓的。
真兇站在她身旁,一襲素雅白衫繡著皂黑的林葉圖樣,像是給土地上生出的枝椏攀住了身子。
雪白的面貌鑲著黑玉似的瞳,像幽夜裏的潭水望不見底。
是他殺的。
在這女子難以跨出了結生命的那一步時,他推了她一把。
他不救人、他殺了她。
可她、笑了……


痛苦之情未有,面貌雖殘破不全卻仍透著安詳,令圍觀的路人在嘖嘖稱奇的同時,也不由得小聲地議論起來。
「這柳家姑娘……可憐啊……」
「小苑她今年才十六吧……?」
「年紀輕輕何苦尋死呢……」
「妳有所不知啊,她爹將她以百兩銀賣給了城東的洪爺……」
「洪爺?他都六十高齡,還想吃嫩草啊?」
「洪爺的喜好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唉……榮華富貴抵不過活生生的折磨啊……!」
竊竊私語入不了女子的耳,像給一層瞧不見的浪花隔了去,波濤翻得洶湧,卻僅是包圍著女子與白衫公子,將生與死劃作了兩個世界。
「妳是清州餘陽人、柳苑?」
說話聲混著濃厚的吐息和氣味,像幽風吹過空谷發出嘶聲,伴隨寒氣化為人人熟悉的形影──
馬面。
地府來的高大身軀比起白衫公子壯碩許多,長長馬臉上的偌大黑瞳裹在剛毅的曲線裏,腦後的長鬃毛宛如人髮般被粗繩束在頸間,寬袍掩去闊肩,袖子收口處露出的則是與人無異的五指,只是那膚色倒與面孔如出一轍、顯得又棕又褐,甚至在指尖處有著如似蹄腳的硬皮呈現。
這模樣,在平時該是人人逃躲的對象,可女子見了他,卻只是身子微傾、行了禮示意。
既為尋死而來,地府差爺又有何懼?
見了、只是安心而已。
確信自己已死,確信痛苦不再永恆跟隨至死。
何況……再怎麼說,馬面看似兇惡的臉孔,都比假意疼愛卻將她賣掉的爹爹來得真切許多。
「妳要感謝判官爺,是他沒出手救妳、還推妳一把,妳才死得成。」眼瞳微偏,升學、留學、國家考試DVD馬面的話雖是對著女子說,望著的卻是身前的白衫公子。
「判官爺……」柳苑睜著有絲微驚的眸子,重新看向這個方才在城樓上出聲問她是否寧死不生的年輕公子。
原來,他就是那手執生死簿、斷定陽壽多少的判官啊……
「小女子柳苑……在此謝過。」躬身行禮、謝這不救之恩,起由雖怪,倒是柳苑的真心誠意。
「上鍊吧。」判官的表情很是淡薄,輕音聽來像在空氣裏飄?,只是此話一出,那該是空曠的左側身後卻倏地出現另一道身影……
牛頭。
尖銳的彎角、比起馬面稍短微寬的臉形,渾圓的黑色大眼嵌在柔和的曲線裏,鼻端掛著銅環,粗而厚實的頸項沒入衣襟之間,在開口寬袖的末端探出五指,與馬面相仿的硬蹄皮膚裹著指尖,數個圓環掛在雙臂與腳踝上,在一舉一動之外混入聲響,披掛鍊條的肩膀厚實得像是能同時舉起數個大人,而他握在掌心的鐵環則如碗口般寬,看來沉重如千斤,若再細瞧、便隱約可見上邊鏤刻著成列古字。
抬首望向騷動的城樓,橫書「樂善好施」的匾額高掛其上,與貪財柳父及貪好美色的洪爺同列在一處,諷刺得令他咧嘴迸笑。
「姑娘好運氣,爺給妳改壽了。」牛頭將鐵環舉起,套上柳苑主動伸出的雙腕,喃喃自語似地說道:「這番折磨、再多四年的話,三魂七魄都給抹消了。」
「牛爺。」制止意味的聲調飄來,判官不帶血色的唇迸了聲:「帶她回去吧,別誤了時辰。」
「時辰不會誤、是根本還沒寫罷。」馬面斜瞟判官一眼,眸光直往他胸口掃去。
判官沒作聲,只是伸手入懷,一冊薄薄的青皮書被抽了出來,生死簿三個大字直書在封皮上,透露出一股特屬於地府的寒意。
「丁亥年甲辰月己已日午時……」判官沒先翻書,只是逕自讀著四年後的同個時辰,邁開了步伐,他踱向柳苑生前屍首所在,動態影像及影片轉檔工具照著那攤駭人血漬便舉步踏了上去。
「判官爺……!」柳苑瞪大了眼。
原本,她以為判官會踩得身下衣袍濺成血花。
可定晴一瞧,血跡卻半點都沒染上判官的白衫,倒是那襲長衫上繡著的枯木枝葉竟像浸了血水一般,霎時間迅速吸滿了血色,跟著便在一片雪白當中開花齊綻,而所見朵朵、皆為鮮紅。
跟著,宛如大風吹起那般,生死簿竟開始翻動了……
只不過、明明看來幾頁薄的書冊,在判官手中卻像是有了意識、不停地翻了又翻,但卻怎麼也見不著盡頭,彷彿這簿本原就無始無終,而記載其上的文字密密麻麻地寫滿一頁又一頁,隨著這翻尋的動作、像是能從中聽見生與死的啼哭與哀泣……
「清州餘陽人、柳苑……陽壽二十。」判官喃喃讀著柳苑原載於生死簿上的記錄,細細的音腔像鈍刀刮過紙張,拉得有些尖銳。
瞬間,像是聽見了判官的聲音一樣,生死簿停了下來,對空攤開的那一頁上頭,橫數第二行便載著柳苑的生辰死時。
面對那平白短少的四年陽壽,柳苑有些驚愕。
雖說方才已從牛頭馬面的口中大略猜出端倪來,但親眼見到、仍不免教人頻生訝異之情。
「四年……!」柳苑知道自個兒該是死了,可身子卻還是無端地發了冷。
若她沒死成、被迫嫁了人,得在洪爺那兒被蹂躪四年整麼!
臻首微垂,柳苑差一點就軟了腿跪下,虧得牛頭及時挽住,才沒讓她往地上跌去。
「多謝……!多謝判官爺不救之恩……!」
她道著謝、聲調聽來卻像泣血,那音、打心口迸裂開來,教人聽入耳都疼得難受。


〔待續〕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hflewasf
  (2009-12-31 15:11)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