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老虎伍茲情婦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判官 - 1 - 不救之恩 (下)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9  
0
 
0
〔判官〕


第一回:不救之恩 (下)


「判官爺,到地府大約午時。」馬面止住柳苑的哀泣,出聲提醒著。DVD電影
「午時麼……」唇微掀、卻看不見張張閤閤,倒是還滲著點血色的右手五指在白袖下顯得清晰可辨,判官伸手往袖上枝葉探去,沒想到合該是繡線織成的紋路竟在他的指尖碰觸下浮出衣衫表面,血色的紅花在樹梢末端晃了幾下,便讓判官將細枝折下。
枝與幹分離,霎時林葉衣紋盡褪,像是浪潮退去,消失得無?無影,而判官手上的帶花枝條,則在判官揮手一甩之下,轉瞬間化為挺直筆桿,血花成了柔嫩筆尖,豔麗的色調染滿末梢,像極了姑娘家的胭脂花紅。
「硃砂、誅殺。」牛頭逸出一聲分不清是嘆是笑的低音。


「丁亥年甲辰月己已日、清州餘陽人柳苑,陽壽二十、誅殺。」判官提筆,將那血花散成的硃砂墨畫上了生死簿,直一筆刷開上邊記載的時辰,剎那間墨色退去,像被吸入紙裏,空白的頁上只餘下柳苑的生時年歲與死因。
「今兒個是癸未年、丙辰月、戊申日。」馬面望向天空,暗暗薄薄的色調還真不像平日裏的人間白畫,怕是因為判官爺與他們幾個的陰氣太重吧!
「癸未年丙辰月戊申日……」筆尖在泛白的空欄上重填時辰,判官畫下最後一筆,然後在柳苑的名上落了一點紅,「清州餘陽人柳苑,陽壽十六,陽壽已盡……」
更改過的紅字像泛黑的血,漸漸滲入生死簿,轉為墨黑色調,爾後……再無異狀。
「陽壽已盡?」馬面對於這結論不怎麼滿意,他瞥了柳苑一眼,沉道:「她是自盡身亡。」
「她是我所殺,算是陽壽已盡。」判官閤上生死簿,將筆往血堆扔去,瞬間硃砂筆溶入了屍首溢出的滿地鮮血當中、再不復見,顯然……他不打算再改。
牛頭低頭瞧瞧柔弱得驚不起嚇的柳苑,咧嘴笑道:「爺是不想寫她自盡,在地府多耗時日罷。」天賜的命卻擅自了結,算是不可諒解之因,但偶爾還是有柳苑這般受盡委屈的人,寧進地府候著,也不願在人間賴活多時。
像這樣的人,怨氣重者便等在枉死城,親眼見那業主死後在地獄受罰,便能消怨轉世去,若怨恨輕微,則早早超脫、如陽壽渡盡者一般自行投胎去。
而柳苑……誰知道她下地府後是否能夠早早離脫?
所以給她一句陽壽已盡、倒好。
對於各層地獄的酷刑,眼不見為淨,漫畫DVD早些忘卻這世因果,方為上上之策。
馬面自是明白這層考量,於是沒再搭腔,只是轉向判官探問:「那四年陽壽如何處置?」若柳苑是避辱自盡,四年陽壽能讓她有理由候在枉死城等那洪爺或柳父下地獄,見過他們受刑受罰再走。
可如今,判官卻硬生生令四年陽壽消失,弄個不好可會亂了人間。
「分予李規、李清、溫海、屠老六。」判官的眼直勾勾地往前望去,嘴邊還數著人名,彷彿這四人正站在他面前。
「爺,他們早死了,只是冤屈難解、投不得胎,給他們陽壽何用?」牛頭是越聽越不解了。
他見過不少判官,從沒個像爺這般判法。
「一年陽壽借提一日。」判官幽幽開口,難得地多話、聲調卻是平的,「李規、李清兄弟對洪天尚有恨意、不得投胎,若令他們在洪天死前現身、放手糾纏,一來消怨、二來……用不著你倆解送時還得防著洪天逃走。」
那洪爺,本名洪天,魂裏雜了太多狡詐心思,解送時難保乖順,若有怨鬼纏身倒好,到時候負重若萬斤、連逃都逃不了。
「那溫海與屠老六……讓他們嚇唬柳五去?」牛頭算是聽懂了,兩人纏洪爺、兩人嚇柳父,到時候他們抓人也輕鬆。
不過……難得爺能想得到這方法,否則平日枉死城裏的幽鬼要出城可是難上加難,畢竟陽世間的人,也不知道能拿陽壽借提鬼魂來報怨啊……!
「就這麼辦去,代我上報。」判官轉向了柳苑,輕音像在詢問:「成麼?」
怎麼說,這都是借她的命往她的親爹報怨去,若她依舊有情而不捨……
「爹爹罪孽已深、但憑判官爺處置。」柳苑搖搖頭,微笑的模樣令臉上原有血污褪去大半。
況且,能讓那飽受凌辱的四年苦日子換得四人的冤屈消解,也是好事罷……!
「好姑娘,爺沒殺錯妳啊!」聽這答覆,牛頭仰首大笑了。
「是縷清魂……」馬面的眼光轉向,往柳苑腕上銬著的鐵環瞧去。「手上鐵環是否變輕?」
「這環麼……?」柳苑抬起手細看了下,輕應道:「是比方才輕許多。」甚至可以說……沒什麼重量。
原本牛頭為她戴上時,她還以為自己的臂膀會被拖垮,可沒想到它的重量僅只玉鐲那般輕,卻不似外表沉重。
「越輕、表示妳魂魄越清。」判官揮手往前方一指,霎時黑霧漫出、形成偌大門扉,門縫裏甚至隱約透出微光。「早些投胎去吧。」
馬面不置可否地點頭,他推開黑門,朝牛頭揮手示意。
「爺,我們先送她進府,你自個兒當心。」牛頭拍拍柳苑的細肩,示意她進門,又向判官叮囑著:「你別涉險,這閻王爺不在、惡鬼容易聚氣凝亂的。」
判官能定人生死,卻不似牛頭馬面,光憑外貌就足以嚇退惡鬼、喝阻怨魂。
「我知。」
判官蒼白的唇綻開了少見的淡笑,唇角一扯,那白得似要溶進正午日光裏的身影揮袖一甩,瞬間形影已不復見,只留下幽冷空氣裏的輕音──
「我……尋閻王爺去了……」


〔完結〕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hflewasf
  (2009-12-31 15:12)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9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