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老虎伍茲情婦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判官 - 2 - 鬼豆腐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判官〕


第二回:鬼豆腐


陽世名:江魁
死因:病故
陽壽:五十五



陰氣彌漫,那該是什麼樣的感覺?
是抬首不見天、還是低頭不見地,或是伸手不見五指?
那該是霧氣吧。
望不見道與路、識不清人與魂……
除了……
燈一盞、微晃。


荒蕪的大街上,無名屍首已化為白骨,路邊橫倒著半輛遭人毀壞的牛車,風沙放肆地灑滿整座城,四處刮起的強風不時地拍動半傾的門板與殘破的招牌,昔日繁華的客棧只剩下癈墟一座,雜草橫生、到處攀爬,門前台階上躺著分不清是人還是動物的屍骨,只是……
也僅餘寥寥數根、湊不成樣。
步履輕踏,一襲白衫自沙與碎石的舊路上飄過,隨後還跟著看來沉重的厚實足蹄,一前一後,卻沒能在風沙上踏出半個印子來。
越過路邊屍骨,繞過幾棟化為瓦礫的屋宇……
腳步,在昏黃的燈火前、停下。
半傾的舊屋,只得幾根樑柱勉強撐起,桌腳有些不穩的檯子上,一塊塊潔白的豆腐泛著晶亮水澤,安穩地躺在陳舊的木盆子裏,水波映著淡淡月色,搖曳出薄薄光影,還透著一股豆香,令人不由得舉步、踏近──


「牛爺,好久不見了,今天還替我帶了客人來啊!」
從舊屋裏轉出來的老頭子,模樣看來有些滄桑,有點雜亂的鬍鬚橫七豎八地佔據他的下巴邊緣,只是那洪亮的招呼聲與和善的笑容,卻又將這周遭的濃厚陰氣沖消得無影無?,也令那掛在木樑上的燈火顯得更加明亮。
「老江,今兒個生意可好?我特地請我們家爺來嚐嚐你手藝了。」牛頭咧開嘴笑得親切,舉手搖了搖,對老頭子示著意,腳步跟著越過白衫身影往前踏去。
「老江……?」蒼白的唇輕啟,輕音淡得像要溶在風裏。
「江魁。」馬面跟在身後,代著已經與老頭子攀談起來的牛頭答道。
「這人……」
唇再開,卻被馬面擋下。
「五十五、已盡。」壓低著腔調,馬面難得地沉下了聲,像是刻意在迴避著什麼。
「可他、像個活人……」白衫隨著身形迴轉,蒼白得像失了血色的臉龐上,黑玉眼瞳直勾勾地盯住了馬面臉上那宛若杯口大的眼圈。
擺明了、是質問。
怎麼死了卻還在人間遊?、怎麼死了卻還像著活人?
這江魁……該是陽壽五十五、早已病故啊!
「他是遊魂。」馬面瞟了一眼江魁,只見他正招呼著牛頭坐下,搖搖晃晃的桌子上,豆腐淋著醬油被送上了桌,就連筷子都泛著懷念的木香味,勾得他都嘴饞了。
「怎沒帶走?這地方管事的……」
「來過了。」
滲著些許訝異的聲調讓馬面打了插,卻未能因此解惑。
「那他……」眸光轉往江魁,四目交接的一瞬間,和善的招呼跟著傳來,讓人不忍拒絕。
「這事說來話長,判官爺。」馬面回頭朝江魁揮揮手,示意他先跟牛頭聊聊,才低聲解釋起來。
「這地方從前戰事頻繁,老江在這裏作點小生意,等他出征打仗的兒子回家,沒想到戰火一燒,把整個鎮都弄成了個癈墟。」馬面咧開嘴,沉沉的聲調有那麼點沙啞,「老江那年病故,臨死前還懸念著未歸的兒子,死了後渾然不知,魂魄就這麼每天繼續賣著豆腐、等著兒子……」
「所以閻王爺們就網開一面、放著他了?」疑惑,只因他正是操人生死的判官,要判生、該判死,雖非他的選擇,除他之外,卻也只有閰王能動得了這生死簿上的一筆一劃。
「關於這個……」馬面說著,大嘴卻吐出了笑音。
「怎麼?」判官還沒見馬面笑得這麼驚人過。
平日裏,他只記得馬面不太搭話、不太理人,就連收個魂,他都是最靜的那一個。
「黑白無常來過,你也知道他們的長相總嚇著一般人,可老江卻把他們當孩子、還招呼他們吃豆腐……!哈哈哈……你想想看、請鬼差吃豆腐啊……!是奇事罷!」說著,那混著氣音的笑聲又在壓抑之中吐出。
瞧馬面笑得開懷,判官忍不住搖搖頭。
再跟馬面扯下去,真不知道到得聊到什麼時候,他才能把話好好說完整來。
回身走向牛頭坐著的桌旁,判官瞧著正忙碌地切豆腐的江魁,跟著在桌邊落了座。
「爺,吃點吧,這豆腐,就連閻王爺們都愛吃的。」牛頭吃得一臉滿足,還挾了塊到空盤上,往判官面前推去。
「馬面說閰王爺們也來過,是怎麼回事……?」判官低著輕音問道。
「爺兒們是來過,不過跟老江聊過、吃過豆腐後,便沒再提過要收老江的事。漫畫DVD」牛頭吞著豆腐,滑嫩軟溜的口感讓他不由得多吃了兩塊。
「不怕此地陰氣過重麼?」判官環視著周遭,雖說陰魂不只江魁一人,但多放遊魂在外晃?、總有不妥。
「陰氣重?」牛頭放下筷子,低聲笑了。
搖搖頭,他拍拍掛在腰間的鐵鍊,霎時聲響四起,震得圍繞著這癈墟小鎮的淒厲號叫也跟著靜了下來。
「爺,這鎮上呀……戾氣比陰氣重啊……!」
殺戮之意、血腥之氣,染得滿鎮遍地,街頭巷尾處處可聽聞無辜之人的瀕死慘叫,那是這片土地的記憶,因為鮮紅已浸透了這裏。
要說不該、要談應該,那都要叫掀了戰禍的人去擔。
可千不該、萬不該……
不該叫只求心安的人,也給沾了血、和了泥,亂了命裏該有的清幽。
「我不管戾氣、管的是陰氣。」判官動了筷,木香混了豆香,醬油的鹹味透出淡淡的甜,讓他的唇浸上了些許的光澤。
薄薄的、像醬油的色調透了光。
香甜味、在喉間瀰漫開來……
「道地的『人間』美味吧?」馬面總算止住了笑意,向江魁要來兩盤豆腐,跟著擠在窄小的桌邊坐下。
「好吃……」豆腐的碎塊滑過喉嚨,清涼的感覺直入腹間,讓判官不由得抬頭往江魁的背影望去。
「爺兒們也是這麼誇他的。」牛頭從馬面那邊搶來一盤豆腐,淋了點醬油往判官面前推去,「吃了一盤、還拎走了一袋,想來是回地府享受去了。」
「所以……閰王爺們才不收他是吧。」判官一口、一口地吞著豆腐,卻始終憶不起,這令人感到懷念的香氣是打哪兒來的……
「這裏的冤魂不少,時常夜裏出外遊?,偶爾見到了老江,總給他的一聲招呼安了心,還讓他的豆腐餵了個飽,管那是病故也好、飢饉而亡也罷,給老江這樑上的燈光引來後,總會心甘情願下地府去報到……」牛頭把視線轉向在濃霧裏擺?的燈火,發出一聲分不出是嘆是喜的音調。
「因為收不收,他都是老江,就這個樣做自個兒的事。」馬面咬著木筷,端了空盤又往舊屋裏去。
「那他兒子……?」判官拉回了視線,輕著音向牛頭問道。
江魁等著的是兒子,可兒子就算回了鄉,也見不著江魁罷……
「爺兒們偶爾會來與他聊聊,順道會同他報個訊,提起他兒子在邊關的情況。」牛頭迸出了低笑聲。
這些個閰王爺啊……
罪人見了他們、道是一臉兇惡;善者見了他們、稱是慈眉善目,不過,看在他們鬼差的眼裏嘛……
也不過、就同老江一般樣。
就這模樣、做自個兒的事──
「副將!馬爺,你的意思是說,我兒子升了官啊?」
洪亮音響爆出,震得屋宇又搖又晃,像要給這歡欣的聲音拆了頂。
江魁匆匆把手在腰間的布巾上一抹,滿臉笑容地自屋裏跑出來,對著牛頭和判官笑道:「牛爺!我剛聽馬爺說,我兒子升了副將,是不是啊?」
「是啊,上個月聽見的消息,今天才有空過來給你報個訊,恭喜啊!」牛頭拍拍江魁的肩,跟著笑了。
「多謝、多謝!我這就去煮點熱的豆腐湯,給你們幾位暖一暖!」江魁連連點頭應聲,欣喜的表情像是看見了兒子回鄉來。
「他啊,每回總是這個樣的。」馬面從屋裏走出,與江魁錯身而過,看見他樂不可抑的模樣,忍不住也染了點喜氣。
「是啊……每回,他聽著消息時,總會張開那缺了牙的嘴巴,笑得合不攏嘴……!」牛頭跟著點頭應是,挾起了豆腐又往嘴邊送去,「就因為他這心情,所以這豆腐才會這麼好吃啊!」
鬼做了豆腐、請鬼吃豆腐,可這味兒、卻是人間難尋的美食──
所謂食善之氣、慰心之靈……
江魁這一手好技藝,可說是地府幽鬼間的一絕、在世難得,所以才能將閰王爺們都給收買了去,情願讓那陰氣飄搖,也要留這豆香四散……
「鬼豆腐麼……」判官聽著江魁在屋裏哼著不成調的曲子,那愉悅的心境,令他蒼白的唇跟著劃開了淺笑──
「好吃……」


〔完結〕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hflewasf
  (2009-12-31 15:13)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