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老虎伍茲情婦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判官 - 3 - 鬼積福 (1)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4  
0
 
0
〔判官〕


第三回:鬼積福 (1)


陽世名:楊桂
死因:陽壽已盡
陽壽:八十二

陽世名:楊氏葛芳
死因:陽壽已盡
陽壽:三十六



「十殿閻羅九缺一、判官爺兒日夜尋……」
白紗衫子透出皂黑色調,在微濕的泥地上左右飄搖。
半人大的身軀拖著幾根細辮子,隨著蹦蹦跳跳的動作而上下擺動。
不成曲的小調自蒼白的唇間逸出,微彎的唇角顯露著幾分愉悅,拎起寬口大袖甩了甩,踏過水窪的腳沒能引起一絲水花潑濺,倒勾來幾聲淒厲驚叫──
「白爺。」帶點制止意味的音聲響起。
幼童般的身軀停下了腳步,回身一轉,那充滿稚氣的臉龐黑瞳一張,停步道:「啥事啊?公子。」
「厲鬼在訴冤了。」方才開口的年輕公子跟在被喚為白爺的幼童身後,幽幽吐出一句輕音,淡得像要溶進空氣裏。
「就是因為他們太吵,我才唱歌。」白爺睜著圓溜溜大眼,應得理直氣壯。
「陰氣重,你倒快活。」一襲黑影自年輕公子後邊閃出,避入了路旁的樹下。
「咱們是地府來的,身上陰氣比這地方還重,怕他們麼?」丟過去一記白眼,白爺輕斥一聲,丟出嘲笑:「怎麼?你累啦?老黑。」
「白無常,別忘了你比我還老。」黑影冷冷迸聲,兀自倚著粗厚樹幹,閉眼聆聽著四面八方傳來的幽魂之音。
這地方真不清靜,枉死的亡者多得吵人。
只是,人們怕是聽不見這擾人的狂喊,倒令他們這地府來的判官與黑白無常被擾得不舒服。
冤啊怨的喊個不停,以為他們這些鬼差能一口氣聽得清楚麼?


「我今年才十歲,誰像你一付老爹樣。」白爺對著黑影扮了個鬼臉,十足十的孩子氣。
「白爺,靜點聲吧。」年輕公子淡著聲調,3D動畫、模型、模具軟體低頭往白爺瞧去。
「靜了、就吵人,很煩的。」白爺斂起童音,給了年輕公子幾分面子。
「這地方是怪了些……沒疫病、沒爭亂,今年死人卻特別多。」年輕公子往四周投了眼,只見漆黑的街道上,遠處一方燈籠在霧氣裏搖曳,微弱得像要讓佔據此地的陰氣給悶熄。
「還都是些枉死的。」白爺雙手扠腰,啐了聲,「是妖魔作崇嗎?」
「想來不是。」這鎮上,靜得過了頭,看來與尋常市街無異,可陰氣卻重得媲美地府入口。
「我說公子,你可是判官爺,找閰王爺才是你的工作,0818更新不是四處替人間查冤吧?」白爺蹬起半人高的身軀,往頂頭上的年輕公子瞅了眼。
「陰氣越重的地方,越有可能尋到閰王爺,不是麼?」判官掀動毫無血色的唇,不答反應。
「是沒錯,可你太愛管閒事了。」白爺雙手環胸,在點頭的同時也跟著搖頭。
「爺是好心,哪像你鐵了心。」避在樹下休息的黑無常微睜眼,朝著白無常吐露譏諷。
「鐵著心才能行公正,你以為我這十歲娃怎麼當上白無常的?」白爺睨向黑無常,聲調帶著傲意。
「你過百歲了。」黑無常對於白無常的堅持感到不以為然。
白無常死時確實是十歲,可在地府渡過百年歲月,實際上早不能算是個十歲娃兒,偏生他老愛拿這身軀形貌去唬人。
「你好不到哪去,老、黑。」硬生生把老字加重幾分,白爺朝著黑無常瞪了眼。
他高興當孩子,沒人能攔他。
「白爺、黑爺,FTP傳輸.下載.遠端控制工具前邊有人來了。」判官將兩人的爭執打斷,眼光投向了前方。
一盞燈伴著一縷青藍長衫的身影,由遠而近。
清冷大街上就這麼個人在走動,若不是他們瞧得出生氣,普通人見了只怕當成幽鬼夜半出來嚇人奪魂。
「還真難得,我以為除了鬼差跟賊子,人們不愛在大半夜出門的。」白爺撇撇嘴,睜著圓瞳往那身影細瞧。
微福的身軀、看來和善卻又滲著莫名緊張的眼神,這男人看來將近不惑之年,模樣也算健康,可令人意外的是……
他身上纏著太多的陰氣。
那是亡者該有的氣息,不該累積在活人身上。
「這人是?」黑無常瞟了眼越走越近的中年人,聲調卻是問向判官。
「楊桂。」判官吐露著答覆,「他該有八十二陽壽,但……」
「我瞧他就快死了吧?」白無常警戒地盯著楊桂。
「這不合理……」判官喃喃自語地應了聲。
「跟著他是不是能找到這鎮上的人突然枉死的原因?」白無常提了主意:「反正活人見不到鬼差,讓我跟去探探?」
判官正想搖頭,怎麼說這地方都有詭異,隻身行動太不妥,可他唇還沒掀,那楊桂卻已往他們一行人挨近、停下腳步。
黑無常眉一抬,離了樹幹往判官走近。
莫非這人不是楊桂,而是不知名的惡鬼?
判官可不像他們,身負押送幽鬼的責任,所以不論是厲鬼惡魂,都不敢輕易近身。
在面對鬼魂時,判官與常人無異,半點可能的危險都輕忽不得……
「三位公子,可是外地來的?」思緒未及全,楊桂卻已舉燈、朝他們搭話微笑。
白無常瞪著眼,沒吭聲,心頭卻是有千百個不解。
怎麼這楊桂居然看得見鬼差?
他真的是活人麼?
「是外地來。」判官淡薄的聲調一如往常,不含半點波瀾。
畢竟,不論楊桂是鬼是人,只要那八十二陽壽白紙黑字地壓在生死簿裏,就暫時與他這判官無涉。
「可有地方休憩?我們這小地方,客棧不多,不知三位……」楊桂問得親切,語調卻顯得吞吐。
「晚了,無處投宿。」黑無常往前踏近一步,不著痕跡地掩去判官一半的身影。
「不知道這位大爺,府上有無地方可借宿一宿?」白無常漾開燦笑臉龐,瞧來就像個無心機的單純孩童。
「有、當然有,這位小公子也累了吧?三位且到舍下歇息一晚再走,如何?」楊桂微一傾身,舉著燈往白無常笑應。
白無常笑瞇著眼點了點頭,看來人畜無害的眼底,暗地裏卻直勾勾地往楊桂背上瞪去。
一張被啃去半邊臉的中年漢子臉孔,正貼在楊桂肩後。
那漢子的眼,空空洞洞地,一見著白無常及判官等人,立刻發出告狀似的淒厲吼叫聲──
「他殺我!食人魔──!」
彷彿要將怨氣一口氣吐盡似地,漢子張著口嘶喊,嵌在骨頭裏的森白牙齒?噠、?噠地咬著空氣,教黑無常微蹙了下眉頭。
因為,不只是這中年漢子,仔細一瞧,楊桂身上還掛著不少連屍首都不成形的冤魂,擺明著殺人無數。
給這麼多怨氣纏身,楊桂還能行走自如、不病不痛,甚至坐擁八十二陽壽?
這生死簿到底怎麼定奪的繪圖、圖像、靜態影像軟體


〔待續〕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hflewasf
  (2009-12-31 15:14)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4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