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fpaufoef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APH香灣管家系列】小姐迷惘了。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警示】
1.此短篇建築在【APH香灣短篇】管家先生辛苦了!,請閱讀過正文後再看番外。

2.此 短篇時間點是正文的後續,裡面只裝著鴨子喜歡的萌梗而已,請勿聯想太多


有很多事情想告訴你,但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跟你在一起的時間,世界宛如太陽雨般閃閃發光,甜蜜又苦悶
春天來到了HERO莊園,儘管莊園主人阿爾弗雷德.瓊斯常不在家,在管家亞瑟.柯特蘭井井有條的管理下,園丁修剪著樹木長出的新翠綠枝芽,女佣餵食著庭院小鳥,廚師在廚房烹飪著餐點。僕人掃除四週偌大的庭院。

【咚咚!】「小姐!天氣還是有點微寒,上學還是帶件毛衣吧!」房外少年敲門
「喂!是司機先生嗎?今天不用接我放學喔!等下我就會去下去上學了。」房內少女正在講電話

在這個乍寒還暖的天氣,所以香認為他的小姐還是帶著制服毛衣去上學比較合宜。只是他捧著毛衣敲開那雪白的房門的時候,就撞破他的小姐企圖放學後不直接回家的企圖。夜遊一向是好女孩被引誘到墮落的開端........冷靜,冷靜!小姐也長大了,放學時對外面的花花世界好奇是很正常的事情,必須用很平常的口氣詢問。爭取變成她夜遊隊伍裡首要成員
「小姐不讓司機送您回家,是想跟朋友去哪裡玩嗎?」少年端正的俊臉硬是扯出笑容
「不是,是阿爾哥哥請我幫他送封信給朋友。我不想要在聊天的時候還被人催趕快回家。所以就不讓司機等我了。」接過制服毛衣,女孩笑嘻嘻的先塞入手提袋
「朋友?」阿爾弗雷德那隻壞狐狸怎麼會讓她去送東西呢?
「嗯,菊老師嘛~好久沒跟他單獨聊天了。」小時候寄人籬下的主人,現在卻是同學園的老師。女孩臉上浮現懷念的神情,鋪著蕾絲桌巾上方有個牛皮紙袋,她也一起將牛皮紙袋塞入了手提袋
「除了送信,瓊斯先生還有請您做什麼嗎?」少年心中起了疑問
「沒有啊!阿爾哥哥要送信給菊老師,我說請讓我幫忙。阿爾哥哥也說我很久沒跟菊老師說說話了,趁機聊聊天也很好。」女孩甜甜的笑開來
「...................如果瓊斯先生沒有強制命令,您還是不要太主動說要幫忙比較好。畢竟,大人的事情。您不會全都知道的。」畢竟,阿爾弗雷德絕對不是只叫她去送信而已。灣娘本身過去見本田菊已經是一個很好利用的事件。少年幾乎預見幾乎會發生的未來
「香!你怎麼可以這麼說,能幫阿爾哥哥的忙我也很高興呢!」女孩皺眉,香的口氣好像一副認為她會搞砸似的
「那假如瓊斯先生寫的信,是本田老師不願意接受的內容呢?送信的您難道不會也覺得很尷尬嗎?」少年的用語依然恭敬,但是語氣卻有點陰森森的味道
「阿爾哥哥才不會這樣做呢!」面對少年一副懷疑自己目前的依靠與心上人,女孩非常不能接受
「對於瓊斯先生,您又了解多少呢?」少年平著臉蛋發問,他與她不同,在養父亞瑟的教養下。他很清楚外面關於阿爾弗雷德的消息與風聲。而她在阿爾弗雷德蓄意的培養下,她不可能知道那個漢堡笨蛋不願意讓她知道的事情。
「---------------------------------」面對少年的質問,女孩完全無法回答。他說的沒錯,除了阿爾哥哥的溫柔與照料外,剩下的事情,她是不知道的,被他燃燒著火焰的眼眸一瞪,她不知為何感到很焦慮。可是就算不知道,難道相信自己最重要的人,這件事情不對嗎?
「不要香管!」
跺腳扔下這句話後,他的小姐拎著書包與手提袋就衝出門了,很明顯的惱羞成怒。
今日愛賴床的她難得比他早去上學,他該高興嗎?
果然她是聽不進去誰說漢堡笨蛋的壞話,即使是他也不行

回頭從2樓窗戶看到載著她的加長黑禮車緩緩駛出HERO莊園,少年俊秀的臉上緩緩染上一抹陰暗


■■■■■■■■


「會不會覺得教歷史的本田老師,很帥呢!」
「會嗎?菊老師是讓人看了會心情平穩吧!」
「為什麼灣娘稱呼本田老師都直接用名字呢?哼哼!有奸情!」
「......習慣問題吧!」


以前面對同學的質問,灣娘只是避重就輕的回答。畢竟她跟菊老師曾經同居過那麼久的事情,是不好讓人知道的。當初進了世界學園,發現昔日寄人籬下的主人居然在這邊授課時,她很高興。不過興奮的情緒馬上被柯特蘭先生消除了,管家先生表示好人家的女學生不該跟老師糾纏不清,如果是昔日曾經同居的話更應該保持距離。而菊老師更是有意無意的跟她保持普通的師生關係。在講台下,灣娘每次望著那個溫文的老師寫黑板講課時,在各種回憶的影響下,說她不覺得心頭悶悶的,是騙人啊
所以阿爾哥哥讓灣娘送信給菊老師的時候,她好開心。終於有機會可以光明正大可以跟他說話了。
終於可以去找他
但是菊老師會高興嗎?
望著手上牛皮紙袋的信封,想到今天早上跟香的小小口角
灣娘下意識的感覺到信封很沈重
放學後,灣娘拿著阿爾弗雷德託付的信封,穿過一棟棟的大樓,在校園後方的研究大樓裡,她來到了本田菊的研究室。因為本田菊是有名的中古史研究老師,所以校長很慷慨的開放了一整層研究大樓,讓他安放他的書籍與歷史研究資料。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在非授課的上班時間,本田菊幾乎都在待在研究室。
「打.打擾了!菊老師在嗎?我是灣娘!」女孩鼓起勇氣敲門
「啊!灣同學嗎?您請進。」門內傳來男子厚實緩慢的嗓音

「菊老師,您在那裡呢?」打開門後,女孩卻沒看到人
「我在裡頭,請關上門,走進來吧!」那厚實緩慢的嗓音藏在書架深處

灣娘一打開研究室大門,就看到一層層高聳的書架,上面擺放各色書籍,從古到新,從線裝書到膠裝書,整個房間瀰漫著紙張的香氣。窗戶照射入的陽光,書背反射出一片霧濛濛光線。

他還是那麼愛書戀書,灣娘想起以前小時候居住的房子也是有一個偌大的書庫,想起以前他是怎麼督促她的功課,想著昔日幼小的自己,想起那雪白軍裝的男人,穿過那一層層的書架,恍如走入時光步道一樣。她又走到他的身邊,只是她已經長大了
「不好意思,老師在批改報告。請問灣同學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層層書架背後有張大書桌,本田菊端坐在裡頭批改著文件。他穿著一件淡藍色的襯衫,繫著領帶,戴著黑匡眼鏡,這副純學者打扮,配上他溫雅內斂的氣質。好像也是擺放在圖書館的一本活歷史般。見到灣娘到來。他很快拉了把椅子請她坐下
「.........................」面對那客氣疏離的語氣,灣娘有些恍神,然後她咬咬下唇遞出了信封說:「阿爾哥哥請我送信,說請菊老師立刻拆閱。」
「立刻?謝謝。」男人表情有一抹微妙的變化,他很快拆開信封閱讀
「.................」女孩依然坐在椅子上,等待男人讀信
「我讀完了。灣同學還有什麼事情嗎?」男人放下信封,有些意外的看著女孩憂心重重的秀麗臉蛋
「有問題嗎?」灣娘擔心的問,早上香質疑的口氣在腦袋揮之不去
「瓊斯先生交代的事情,我應該能妥善處理。」男人推推眼鏡,平穩回答。
「不是!」灣娘咬牙說:「我的意思是,阿爾哥哥要菊老師作的事情,菊老師會覺得為難嗎?」
「這........灣同學是在擔心我嗎?」面對她的問題,他有些意外
「擔心菊老師不對嗎?我.我們又不是陌生人!」面對他的意外,她有些氣憤
「沒有不對。不過,灣同學現在依賴著瓊斯先生,我也受瓊斯先生很多照顧。所以......所以......」男子歪著頭,面對這個不合時宜的情況想找著適當的形容詞。但是繞了腦子三百圈他找不出來一個妥切又溫柔的說法,他嘆口氣說:「灣同學現在不是最重視瓊斯先生嗎?所以顧慮在下,讓我感到受寵若驚罷了。」
「...........」
「..................」

他說的很對,所以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可是所謂的重視是不能並存的嗎?

或許是有點不甘心,所以她偏過頭,不肯回答
「要喝咖啡嗎?」望著她負氣的小模樣,他想起了很多往事,又甜又酸又不合時宜。於是他笑著說:「這些年來,我泡咖啡手藝稍微有些長進。」



■■■■■■■■


「這樣啊!原來灣同學不止跟瓊斯先生一起住,還跟柯特蘭先生住在一起。難怪香同學,總是跟前跟後」
「嗯,因為阿爾哥哥的安排,總之就是這樣。」


「王先生,沒說什麼嗎?」

「我還在跟那老頭吵架呢!」




雖然好像根本沒分開,不過現在卻恍如久別重逢一樣。
捧著咖啡,杯子上有朵美麗的百合,他們聊了很多很多
聊著過去,聊著現在,聊著彼此

望著他微笑的容顏,平和的聲音,就好像是鎮靜際一樣讓她有些恍惚
彷彿回到了從前,那紙門.榻榻米.和室,耳邊隱約還能聽到竹筒流水的咚咚聲

但以前那抹激動,不知道什麼時候煙消雲散了


「老師跟瓊斯先生的事情,不用太擔心,我有我的分寸」

「嗯.........因為香有提,我就忍不住擔心了。」


「香同學說什麼呢?」
「香說如果我替阿爾哥哥送信,菊老師不能接受的話,尷尬的是我.....不過他真是多慮了。」


「香同學很關心你啊!」
「因為我們一起長大嘛!現在又住在一起啊!」


「不考慮下嗎?香同學?」
「咦咦!沒什麼好說的吧!我們是很普通的要好。」


「要好?男女之間,不會有單純的朋友。你覺得能要好到哪時候呢?」
「菊老師怎麼這麼說嘛!我跟香........我跟香.......」


「接吻過了嗎?」
「菊老師!!!!」


男人一語剛好說中了女孩腦袋浮現的畫面,那個自己心碎的晚上,少年跟她在床上一邊猜拳一邊滾來滾去的糗事,女孩臉蛋一下就被燒紅了。雖然事後,灣娘很生氣的不准香再度提起,但是偶爾看到香漂亮精緻的臉。她會一不小心回憶起來。而現在被菊老師提起,她更加不好意思了,但是菊老師卻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樣。坐在書堆裡頭捧著咖啡,搖著筆桿,端著笑容,恍如在給她作課業輔導


「不用那麼害羞,灣同學不是也說我們不是陌生人嗎?」
「為什麼菊老師要忽然,忽然提到香呢!」


「因為灣同學身邊常常跟著香同學啊!而且灣同學看起來很重視他不是嗎?」
「他是我的弟弟!我的管家!我們在一起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嘛!」


「香同學是男人吧!如果你是用這種心態看他的話,就不會一直在一起。」
「為什麼!」


儘管討厭別人老是把她跟香扯成一對,但說要跟香分開的事情,灣娘是絕對無法想像的。偏偏本田菊說起來卻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就算不是戀人,她想要跟香永遠在一起,有這麼奇怪嗎?



「沒有為什麼!人世間的道理就是這樣子,長大以後不是在一起,就是終究要分開。」
「........................」


是啊!他們分開了啊!現在居然能夠面對面捧著咖啡說這種話題,
灣娘恍惚望著眼前帶著笑的男人,世間上怎麼這麼容易變化呢?



「現在灣同學只是拿著年紀,逃避這些事情罷了。香同學想必也很苦悶。」
「..................」



「況且瓊斯先生,對任何人來說大概都是沒希望的。那妳考慮一下香同學也是人之常情的事情。」
「我不喜歡用這種口氣討論香,香是我很重要的人,所以這樣想著他也太失禮了。」


「灣同學真是———我也是你重要的人嗎?」
「......................................」





她還沒有回答。而咖啡已經喝完了,
喝完咖啡,菊老師送她離開研究室。
菊老師泡的純咖啡,非常的香濃,可是好苦澀
如果是她喝的咖啡,香會在咖啡裡頭加好多牛奶與糖。甜又順口

他說那種苦是大人的味道,可以清醒頭腦
他們想的總是跟她不一樣

她不想變成大人




■■■■■■■■


當灣娘正要回家,她步出校門口時,金黃色的天際,已經被一層朦朧細雨給籠罩
春天的淡淡雨絲,在夕陽的照射下,反射出晶瑩剔透的破碎光芒,好漂亮!好漂亮!
那小小的光,細碎的光,就這樣滑落在樹幹上,枝葉上,屋簷上,牆壁上

校門口的男學生與女學生們,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們,在這美麗的光之雨,他們開出五顏六色的傘花
雖然灣可以轉頭回去福利社買把傘,雖然她可以打電話叫司機接她回家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忽然好想走入光的世界裡




當她的指尖碰觸到薄薄的雨絲,灣發現自己頭上也開出一朵傘花
紫羅蘭顏色的傘,舉著那把傘的人有著她熟悉的俊秀臉孔
「怎麼沒帶傘就出來淋雨呢!感冒了,怎麼辦?」少年如是說著,一邊握著她的手,把她拉到傘下,不讓周圍的雨絲淋濕她


「香怎麼會在這裡?」望著他,她有點不可思議,早上他們才鬥過嘴的
「等小姐回家。也是管家的職責。」他理所當然得說道:「我們去前面的十字路口叫計程車吧!」


少年舉起傘,牽著女孩的手,穿過周圍的行人,一條條的馬路,一棟棟的大樓
倆人肩並著肩的走在馬路上
他靠著她的身軀很厚實,他握著她的手很熱,
他的掌心有些粗糙,握手時互相摩擦,灣能感覺自己手心微微發癢
一般來說,男生不會這樣隨便跟女生手牽著手共撐一把傘,
她頭只勾到他的肩膀,所以她以前光看著他的眼睛,就忽視了其他的動作
菊老師說香也是男人,可是在香眼裡,她是女生嗎?
還是她只是必須照顧跟安慰的工作對象?


好想問,可是又不敢,無論香的答案是什麼,她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她喜歡阿爾哥哥,這是眾所皆知的祕密
談起阿爾哥哥,她總是好開心又好幸福,但是她不喜歡談起香
因為談起香總是讓她好害羞好慌張,不知道該怎麼跟別人解釋他們的親密

她討厭別人談香的事情,原來是因為她也搞不清楚


她腳邊有個水窪,少年手環過她的肩頭,輕輕將她拉了過來
她一頭撞入他的胸膛,隔著襯衫,她碰觸到他的結實溫暖與香氣
臉蛋發紅,她眼睛往上看,卻是看到他平靜的模樣
很好!很棒!很完美的護送她回家

但他們未免未免靠的太近了吧!經過菊老師的提醒,灣娘忽然強烈的意識到這件事情
可惡的是外面的雨像個大牢籠,逼迫她只跟他一起站在紫羅蘭的傘下
別人會怎麼看呢?他跟她現在身上都穿著同顏色的制服,看起來很像學生情侶嗎?
一想到這裡,她的心臟像是發瘋一樣,噗通噗通跳的不停
好羞恥,好想逃開,可是又走不了
他握著她的手,緊緊的。對於外界的打量毫不在意
她脹紅了臉,對於他的理所當然,有些生氣又莫名的心安





「怎麼了,今天送信出了什麼事情嗎?」舉著傘,少年意外的看著他的小姐變化多端的表情。他來接她有這麼奇怪嗎?儘管早上有小小的爭吵,但是他早就忘了。
「沒事,就是跟菊老師聊些家常罷了。」女孩垂著臉,悶悶的回答


「喔!聊什麼呢?」他狀似無心的問
「聊到你......」她小小聲的心裡補充道「還有我」


「喔!本田老師怎麼說呢!」他面帶微笑詢問,腦袋飛快滑出本田菊相關情報
「他說.................他說..............」她猶疑著,要怎麼說呢!什麼都不想告訴他


「他說?」他問
「他說!他說我們早晚會分開!!!」她大聲的說出自己最介意的事情


「就這樣?」他有些意外
「嗯。」她咬著嘴吧!


「喔!就這樣而已啊!」他一副不痛不癢的,繼續牽著她往前走,他還以為本田菊說了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這樣已經很嚴重了啊!」她氣憤的大聲抗議


「哪裡嚴重,人與人不可能永遠在一起的啊?」他好氣又好笑的說
「為什麼......」她很沮喪,為什麼連他都說他們遲早會分開呢


「相聚分開,就像花開花落一樣循環。」摸摸她沮喪的臉,他如是說:「所以不要太在意,珍惜現在好嗎?」
「我沒辦法像香一樣那麼淡然阿!」她憤恨的抬頭瞪他




想要永遠永遠跟香在一起 這個念頭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
但是灣卻絲毫沒有懷疑過

在這個漫長的日子裡,天天跟灣在一起的不是阿爾哥哥,是香
著急難過的時候,是他在安慰她
寂寞不安的時候,是他在陪伴她
高興歡喜的時候,是她跟他分享

已經習慣了生命裡有他存在
這裡的回憶有他 那裡的回憶也有他 她的回憶到處到處都是他
好想永遠永遠在一起,讓未來的回憶也都有他
她好想永遠待在他身邊,就像月亮一直繞著地球轉一樣
她的願望,他一定覺得很可笑吧!


計程車終於來了,他輕輕持傘送她進入後車座,她依然氣呼呼的鼓起臉嘟嘴
「傻瓜。」他下結論,對於她的孩子氣

「香才是傻瓜!」她也下了結論,對他的冷冰冰






■■■■■■事後




本田菊在水槽清洗著咖啡杯

他給她使用的咖啡杯,紋著百合的花紋
那是讓她專用的杯子,他一搬進這個研究室,便把這杯子一起帶來
卻等了好久好久才讓這個杯子被她所使用
這件事情,他永遠都不要讓她知道


今天下午,他對她說了很多話
那些話並不是她想聽的話,她含著水光的眸子,就這樣瞪著他
他只是希望她低頭看看自己珍惜的人,不要被眼前的太陽所迷惑
即使交叉線在交會後會離得越來越遠,他也會一直祈禱她的幸福快樂

這件事情,他永遠都不要讓她知道

他把洗淨的百合杯,擱置在辦公桌上的小角落,
不起眼又隱密,卻是工作中抬頭隨時可以見到的位子
正如現在的她在他的心裡



沈在歷史裡頭的人,他一個也就夠了
她不需要知道




■■■■後記




最近一直在下雨,所以生出了文章=W=
話說管家故事其實在我腦袋裡頭已經有了大綱與結尾
還有琳琳桑也有畫出相關的後續漫畫
但是因為主線故事尚未進入到突破性的發展
所以遲遲不能發表,實在可惜(因為發表的話很難解是前因後果)


話說請阿菊來串場真是不好意思啊
不過鴨子好喜歡灣穿過層層的書架過去找阿菊這段故事描述
呃~這文章是香灣主向沒錯(扶額)

話說在菊家很常常出現一種CP 香---)灣---)菊
不過鴨子卻喜歡把箭頭弄反方向(光速逃)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cmwfdxns
  (2011-04-09 18:01)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