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zvjqnhwj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原著小說和改編電影都很出色的【告白】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廣告打「大逃殺」牌,儘管都涉及描寫社會教育與青少年問題
但其實【告白】和大逃殺真的沒什麼關係
甚至【告白】也不該被定義為單純的教育電影

但我相信對台灣的日影迷來說,這應該算是相當有號召力的文案


很多日本電影拍攝出來的效果常常和日劇沒有分別,一來是日本多數的電影風格還是偏小品,規模不夠大(而規模龐大的電影往往特效又比不過好萊塢,出了日本後觀眾通常很難買帳);二來是日劇常常會推出粉撕取向的劇場版;三來是日本不少演員在演電影時,詮釋方式幾乎和演日劇時沒兩樣(當然這也和導演有關係),此時要不像日劇也難,所以很多人看日本電影時往往有種不夠痛快的感覺。


不過中島哲也的電影絕對沒有上述的問題,除了他獨特又流暢的影像美學讓人心醉,他對演員的要求更是出名的高,我們絕對不會在中島哲也的電影裡看到日劇版的深田恭子、中谷美紀或是松隆子。關於本片的劇情細節我並不想聊太多,因為實在太精采了,還是要留給觀眾們自行進戲院好好品嘗。


雖然新聞稿說【告白】是日本派去角逐明年初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代表,雖然好萊塢不缺探討少年犯罪問題的導演(如:葛斯范桑),或是討論社會與人格結構崩毀等作品,但奧斯卡還是趨於保守,這種教 師復仇、少年犯殺害4歲女童的劇情,儘管中島哲透過分鏡把血腥鏡頭處理得很隱晦,甚至畫面很唯美,【告白】對於奧斯卡而言終究是非常政治不正確的題材,加 上去年的最佳外語片已經由日本的【送行者】拿走了,奧斯卡是否會連續兩年青睞日本電影還未可知。不過從湊佳苗的原著,以及日本鐵了心要派中島哲也的【告白】出國比賽,我們都可知道日本人對於這部電影是多麼地重視又多麼地喜歡。


廣告導演出身的中島哲也,在他過去的三部長篇電影裡,承襲了廣告的速度感與風格,運用了許多飽和色彩和歡樂音樂,以在劇情與視覺上製造出矛盾、滑稽與嘲諷,加上使用了大量的電腦動畫,甚至乾脆將人物卡通化,造成強烈的視覺印象,這樣風格的電影幾乎是中島哲也的正字標記。和過去三部電影比起來,中島哲也第四部電影【告白】的電影彩度明顯低調許多,儘管本片幾乎找不到【下妻物語】、【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以及【幸福的魔法繪本】裡那樣色彩繽紛的畫面,電影裡依然使用了中島哲也擅長的明快歡樂場景,並和故事人物的「告白」內容形成強烈對比,營造出濃烈的黑色風格。從YA性質的【下妻物語】到以社會青少年犯罪為題材的【告白】,中島哲也只拍了四部長篇電影,但我相信應該沒有什麼人會否定他是一位電影大師了。




【告白】改編自湊佳苗的同名小說,和小說相比,電影確實是省略了一些橋段,大家「告白」的內容也和小說有所出入,但在背負著原著書迷的期望和改編的壓力下,中島在電影裡進行的這些變動都不影響電影版的優異,甚至可以將電影視為一個完整的獨立作品。扣除一開始結業式上的告白,女主角松隆子的戲分並不算多,但卻是牽引整個故事走向的中心人物。【告白】裡角色各自表述的剪接方式也有點類似葛斯范桑的【大象】,但更類似於芥川龍之介的小說【竹林中】的敘事手法(黑澤明的電影【羅生門】是借用了芥川龍之介的【羅生門】小說之名,劇情實際上卻是改編自小說【竹林中】),故事裡每個人的「告白」如同拼圖般拼湊了整個事件發展的經過與真相。葛斯范桑的【大象】是探討美國校園暴力問題,但偏重於挖掘犯罪真相;【告白】則幾乎是在一開始就把犯罪真相告訴大家,目的則在探索形成犯罪結果的最初原因。儘管使用了每個人的角度闡述對事件的看法,表達自己內心的告白,但故事中人物的說法都是正確的嗎?每個人的告白都是真心的嗎?。


把改編小說成電影時,導演將劇情做了些變化,除了可以讓電影的步調更為緊湊,還有一個理由是中島哲也表示他其實並不完全相信每個人的告白說的都是真心話,故在一些較不影響故事主幹的部分進行了修改(如同小說【竹林中】裡的強盜、樵夫、僧侶等人告白也不盡然是事實)。

中島哲也很注重音樂對電影的影響,他認為電影音樂是構成一部完整電影的重要元素,如第一部電影【下妻物語】不但畫面很卡通,連音樂都刻意使用大量迪士尼動畫電影黃金時期的配樂來營造夢幻卡通的效果。【告白】不但從預告片到正片都使用了大量的古典樂,像是帕格尼尼、巴哈、董尼采第、德佛札克都出現在【告白】裡,另外還有電台司令、Boris、The xx等知名樂團與音樂人的作品,甚至在故事裡少年B跑去少年A的房間裡討論「實驗計畫」時,少年B當時看的還是AKB48的MV。這些音樂的穿插營造出荒謬、黑色、逐漸失控的效果,在部分搖滾電子音樂的襯托下更營造出生命的絕望感,不得不稱讚中島哲也對於電影音樂選擇上的強烈個人風格與品味。

很多拍攝廣告或MV起家的導演轉行拍電影時,都會犯下很多敘事結構缺乏邏輯,或是過度注重畫面效果以至於劇情貧乏等問題,雖然【告白】非常具有廣告與MV的影像風格,但是中島哲也並沒有犯下上述的低級錯誤,反而讓電影在充滿MV的敘事風格下保有非常撲朔迷離的黑色電影味道 。電影【告白】的色彩雖然不如過去中島的電影那樣飽和,卻因為風格化的低調色度和精準的分鏡,加上穿插許多蒙太奇與慢速播放的攝影手法,讓電影依舊保有高度質感。儘管有些畫面會因為分鏡構圖實在太華麗、太精確而有設計感太重的嫌疑,但因畫面色彩不繁雜,故不會讓人產生眼花撩亂的視覺障礙。(強烈建議台灣某MV起家、又常常傳出『抄襲』疑雲的導演看【告白】,儘管我覺得該導演的能力大概已經沒有發展空間了,但看看中島哲也如何用MV式的剪接風格完程敘事流暢、邏輯通順的電影,最起碼下次拍片時該導演又想找『參考』對象可以有個健康完整的範本)







【告白】是一部精采地讓人寒毛直豎、在戲院會專注地吃不下爆米花的電影。劇情相當怵目驚心,而讓人看了難受不是畫面有多血腥殘忍,本片也不是宮崎勤或秋葉原事件的翻拍,雖然在某些犯罪精神的表述上可能受到了這些案子的影響,但更多成分則融合了日本的家庭教育、學校教育、人格養成、個人特質、社會化影響、少年犯罪、校園霸凌和個人崩毀等問題。透過少年犯罪意識萌芽的種子與經過,揭開種種日常生活中的小事情居然可以讓青少年產生如此巨大的影響,這些心靈上的扭曲與不健全,每一個環境變化所造成的性格極端,恐怕是在多數正常成長的人所難以想像的。

有趣的是,這部電影在探討並呈現少年犯黑暗幼稚又殘酷的一面時,也在不斷地挑戰普世價值觀,不斷地問觀眾:生命真的可貴嗎?

相信走出戲院時,大多數觀眾還是肯定「生命是可貴的」,但若生命是可貴的,那又為何會有「好人與壞人」的分別?如果有好人與壞人的分別,那是否表示有些人的命並不珍貴、有些人的命可有可無呢?如果生命是可貴的,天下眾生平等,那麼又為什麼會有好人壞人之分?為什麼有些人的命就是比較值錢?如果有人是壞人,那為什麼我們不能去懲罰他們?

以上問題當然是出自同一個主題的謬論,並非得不到答案,【告白】卻刻意避免直接討論,反而透過兇殺案和地獄般的復仇不斷拋出問題,這不光激發觀眾思考,同時也在企圖喚醒這個「好人太少、壞人太多」的冷漠社會,並且透過強大破壞力的少年A,指責了現代媒體喜歡報導腥羶色、導致社會價值觀逐漸偏差的現象。

電影裡的校園霸凌情節幾乎可說是日本中學文化特色,中島哲也在霸凌、處以精神私刑的過程中,刻意多次穿插班上同學快樂的合照影像,形成一種諷刺對比,更加凸顯出霸凌的陰暗與錯誤價值觀下的漠視結果。因此這絕對不是一部用愛與和平、熱血,最後戰勝邪惡、矯正性格的教育電影,因為從預告片裡就可以知道,森口悠子(松隆子飾演)就表示「即使未成年法可以保護你,我也不會原諒你」。因此【告白】雖然一點都不溫柔,但卻是一部精準、辛辣、沉重又痛苦的驚悚片、社會片、教育片、推理片,甚至也可以是所有人的成長電影,導演已經清清楚楚地透過劇情以及強烈的影像,告訴所有人:「傷害是不可逆的!傷害他人就要有付出代價的心理準備」,沒有任何動人的演講或是冠冕堂皇的教育理念,而是直接帶觀眾走一遭,好好體會一下什麼是「痛過才會知道什麼叫作痛」,以永遠不可能修復的失去為起點,領悟無知青春爆走下的悔恨。(雖然不想爆太多故事劇情,但提到此還是想大聲說:中島哲也在最後的那場『時間逆流是不可能』的特效戲,配上松隆子那瞪大雙眼的「DOKAN」,那幾分鐘真的是精彩絕倫)


松隆子是一位老師,觀眾與讀者會先入為主地用神聖的教職角色套在森口上,容易忽略了她也是一個母親,還是一個無緣無故痛失愛女的母親。除了森口,少年A、少年B,甚至是少年B的怪獸母親、岡田將生飾演的白目熱血老師及少女C,幾乎都報有一種執著且單一方向的愛。如同身為母親的森口最初的復仇告白就是出自於對女兒的愛,有人的愛與生命完全付出給兒女,有人的愛與熱情完全給了學生,有人的愛只重視自己,也有人的愛與信任則是交給情人,不難發現中島哲也從過去到現在,作品裡幾乎都是以「愛」為中心,連「令人討厭的松子」那悲慘的一生也不過就是為了追求一個純粹的「愛」--無論是何種形式。也因為電影在誇張又具毀滅性的原動力下,具有這麼深刻、這麼濃烈卻又非常真實地情感,【告白】才會這麼受注目、這麼驚心動魄、這麼爭議,甚至10個人看過可能產生10種不同的感想。






僅管完全不影響電影的精彩,還是私心希望導演能給予木村佳乃飾演的怪獸家長,以及岡田將生飾演的熱血白目老師,這兩個角色多一點描寫空間。電影給木村佳乃詮釋溺愛子女母親的時間還算多,完全呈現出「我家孩子很乖只是交到壞朋友」的霸道母親心態,但陳述該名母親的幾個階段的心情轉折還是稍微局促了點。岡田將生扮演的熱血老師幾乎只是個被利用的過場配角(想看岡田將生更多演出的人,個人很推薦他和加瀨亮合作的【重力小丑】,這也是一個原作和改編電影都很出色的代表),原著中關於該老師的描寫更多,包含書中少女C對這名新老師的測試也是個經典橋段,可惜被刪去了,若能給該名角色更多發揮空間,或許可以讓故事中的「老師」角色可以更多元化,而不是只有擔任復仇者的松隆子(甚至松隆子到後來根本脫下了老師的外衣),以及少許櫻宮正義--這個擁有正義凜然名字和作為的「正義」,不但是受害者的親人,在被害者母親的眼裡,無論是生是死皆把學生看得比自己的孩子還重要,幾乎是帶著諷刺意味的存在--典型角度的師長形象(從少年A和少女C在走廊上交身而過的曖昧擊掌畫面,很有可能少女C測試新老師是否說真心話的橋段拍了,但最後卻決定剪掉也說不定)。

電影的結局和書本的結局都非常具備衝擊力,中島哲也使用了非常唯美卻又殘酷的方式給書中的少年犯罪者,甚至是看電影的每一個觀眾最沉重的一擊。少年犯們在鑄下大錯前,往往心中想的是「我不過是想開玩笑而已」。如同改編自「秀茂坪童黨燒屍案」的【三五成群】,裡面那些十幾歲的青少年每次在霸凌他人、動用私刑時的最初想法也是懷著「開玩笑、我覺得好玩」的心態,不知輕重的這群青年哪裡曉得有一天他們就玩太大、玩出人命了呢?

扣除以上黑暗的電影情節,【告白】如果還給任何觀影者不舒服的感覺,大概就是因為這些少年們在做出犯罪、報復、霸凌、私刑時,往往是出自一種「開玩笑、鬧著玩、試試看、沒什麼大不了」的自我中心情緒,無論是家庭或社會因素形成的理由,他們的動機通常都單純又可笑,更缺乏常識與同理心。

法律給予這些少年犯罪者管教保護和重新做人的機會,可事實上這些人真的會腳踏實地重新做人嗎?而這些少年犯又值得社會大眾給予他們重新做人的機會嗎?當少年犯罪率不斷上升、而少年犯長大後又不斷犯罪的今日,少年們真的可以因為年紀輕,就可得到法律得天獨厚的保護嗎?如果殺人犯因為是青少年就可以迴避刑法,那又有誰能給受害者一個公道呢?比起人命是否可貴,少年犯是否該給予重生機會恐怕是更難辯論的題材。

【告白】最後一幕,松隆子完成她的復仇大業後,也回了少年A一句「我開玩笑的」。我們才深深體會到原來如此輕鬆的「開玩笑」居然可以是最具備惡意也最難以原諒的犯行意圖。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tblmrwti
  (2011-04-26 06:56)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