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feqtupz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布布同人/羅黃】笑望相思-1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這是一篇半現代的傾軋文……  沒想到我竟然真的寫出來了(掩面逃) ☆★☆★☆★   那是一場似假還真的夢境。   一個潮溼陰暗的洞窟、兩名對峙而立的人、一支奪命的銀槍;對望的兩雙眼,一者冷漠平靜的紅、一者尖利冷冽的藍。   橫槍而立的武者,如焰似雪,最寒冷的殺意、最熾熱的眷戀。   毫無起因、沒有因由,他就是從那片看似冷峭的藍中看到了──不知名的眷戀,不容忽視的留戀。   赭紅色的長睫奇奧地掩去眸中全部生理,劃槍而來的姿態煞是優雅美麗。沒有猶豫、亦不曾遲疑,眨眼抵住心口的槍尖傳遞著隻要彼此才略體會的感情。   他看著接于眼前的銀紅身影,或許有點不捨、但更多的是平靜,這一槍過去,前仇舊恨斷然消逝,全部從新來過。   以是他選擇在劇痛侵襲全身過來閉上了眼……   然後,夢境失落,睜開眼之後是看了多年的雪色佈景。   天花闆的壁紙是一片雪明的景緻,乍看之下落雪紛紛,這樣絕不真實的雪色勾起大腦深處最生疏的記憶。   晴朗記得,曾幾何時他置身於一片白雪中,四周寂靜得彷彿天地宇宙融為一體,沒有生命、沒有喜樂、沒有憤怒、亦不見悲傷。   莫名地感覺到認識與懷念。   偉岸頎長的男性軀體赤裸著上身自床上坐起,稍長的燦金髮絲拂在曲線優美的後頸,睡亂了的瀏海在殷紅色眼睛背面搖晃,他隨手一耙,表露白淨飽滿的額頭。   一張令人看不出年齡的容貌,美麗冷峭、雪皙邪魅,這不是一名成年男人應有的臉龐,卻屬於一名已經三十歲的成熟男性。   羅喉,駕馭天都集團的最高統領者,旗下企業攏括國際間各種發展,小至搖控汽車、大至戰鬥機,黑暗正大遊走於黑白兩道,獨善其身不為誰臣服。   放眼環球,隻要是有腦袋的、清楚思忖的生物,誰都曉得令黑白兩道為之震懾、崇拜的天都集團,出名被敬稱為「武君」的BOSS,可是真正見過羅喉的人少之又少。   他有三名與他非常要好的結拜兄弟,他們同時也是他的最佳代辦署理人,任何一個人都或者替代羅喉向天都旗下企業下達号令,可是任何一個人都無法替代羅喉的存在。   天都集團能夠發展的如廝神速,無非是十年前剛堀起時,羅喉以快、狠、準的尖利眼光相中了當時正逐漸成為天下趨勢的電子業界,不吝全部人力資金投入發展,短短不到十年,天都成為舉世共睹的強悍企業。   待其它同業發現情況不對時,天都已經併吞了許許多多藍圖看好的中小企業,成爲了普通歧立不搖的存在。   位居最高,神龍見尾不見首的武君羅喉擁有絕對的權力、敏銳的判斷力、俐落的行動力,他所下的每個決策、與其它企業的買賣,無一不是為了天都發展。   也許天都眾部屬都不曾見過羅喉真風儀,可是他們皆曉得自己有個值得追隨、崇拜的BOSS。   「叩、叩。」   短暫的兩聲敲門聲排彙羅喉把穩,他走向衣櫃拿出一件淺灰色的襯衫隨意套上。「進來。」   聽見那彷彿具有魔力的飛騰嗓音穿透瘦弱荏弱的門闆,站在門外的曼妙少女緩緩開門而入,俏臉上巧笑倩兮。「大伯。」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羅喉四弟君鳳卿的女兒,芳齡十五的君曼睩。   有別於群體同齡者靈便瀾漫的性格,君曼睩雖然性格殘暴純潔,可是為人處事卻非常穩重成熟,常常給人超乎年齡的成熟感,儘管她和君鳳卿並沒有間接的血緣關係,如故沒有人會覺得他們不是父女。   羅喉覺得鳳卿和他的女兒不適合跟他一路站在這黑不黑、白不明的灰色地帶,畢竟天都樹敵無數,常常都會有敵人企圖整垮他們,過去甚至還有人為了威脅他而綁架年紀輕輕的君曼睩,梗概趁人不備偷襲他的結拜兄弟。   他很大白這是因為自己向來不在大眾前出頭具名所導緻,既然無法間接對付天都最高領導者,那麼對付其它人也能夠給予天都極大的打擊。   君鳳卿與其它兩位結拜兄弟差異,性格溫和又不擅與人爭執,不絕以來儘管在天都擁有極大的權力,卻始終不曾參與天都的工作,可是沒有人想像的到,不少看似是羅喉下的決策,其實都來自於君鳳卿的建議。   他或許不愛與別人爭些什麼,可是為了自家兄弟們、為了天都集團,君鳳卿一貫是最不為人知的貢獻者,于是他也最讓羅喉定心不下。   三名兄弟內就屬君鳳卿最不清楚保護自己,為此羅喉才會乞求君鳳卿與君曼睩搬到他遠離市區、梗概城郊以外的豪華宅邸。   這間在T市要價將近十億的宅邸,外觀並不像其它國家的城堡,而是因為佔地範圍太廣闊,幾乎或者比擬一座鄉村,環境幽靜而且戒護嚴厲,巨人想要潛入這間宅邸偷襲他們,隻怕還沒通過前門重重警備就不曉暢之了。   當然除了君鳳卿父女外,宅邸內還有其它兩名兄弟的房間,隻是他們各自有自己的住處,偶爾才會住在這裡。   「曼睩,有事嗎?」丟下疑問人便往寢室裡附設的衛浴室走進,留下君曼睩在空盪盪的寬敞房間,這一幕就像每天早上都會重播的電影,兩人早已習以為常。   「早飯已經準備好,父親說他有事想跟大伯磋商。」君曼睩偏了偏頭,睇向衛浴間的霧狀玻璃門,羅喉高頎的身態透過含糊明顯的玻璃門依舊能夠給人極大的壓迫感。   從小君曼睩就特別親近這位大伯父,不僅是因為他有張讓人看不出年齡的臉蛋,而是她總能體會到大伯父看似嚴肅冷峭的面目下,有顆體貼兄弟、照顧下屬、疼愛小侄女的心。   大伯父是個公私懂得的人,縱然君曼睩並不大白天都集團的營運,可是和二伯父、三伯父差異,大伯父從不會把公司的事拿回家裡,秉承著今日事今日畢,絕不利落至隔日的原則。   一方面在工作不怕獲咎同業,另一方面還能把他們保護得滴水不漏,如此讓他更能無後顧之憂地處理公事,這樣的羅喉,不絕是君曼睩學習的榜樣,也是她最敬愛的長輩。   隻是有些時候,看著最敬服的長輩總是獨自一人面對任何難題,她心裡還是會有點不捨。   父親曾經說過,大伯父内心上看起來雖然不好相處,但其實對他所認同的人都非常保護,也不吝於給別人往上爬的機會,就是太獨來獨往,不絕以來也沒看他身邊有誰駐留過,沒有人能同他分享工作上的辛勞、或公事上的喜悅。   身為一名正值芳華年華的十五歲少女,現在也正談著家人公認的戀愛,君曼睩很邃曉身邊有人陪伴的喜悅與滿足,喜怒哀樂種種情緒,能夠有個人一路分享最是漂亮了。   以是她祈望她最敬愛的大伯父也能找到與之相隨的對象;以是她常常盧著父親幫她的大伯父相親,儘管最後總是不曉暢之。   「鳳卿有事?我曉患了,妳先下樓吧。」渾然不知小侄女細膩的生理,羅喉沉穩的嗓音傳了出來。   君曼睩聞言,極度乖巧地離開了羅喉的房間。   梳洗過後,羅喉離開衛浴室,睡醒時淩亂的髮絲此刻已經服貼地往後梳起,隻餘下幾撮不聽話的瀏海垂在額頭,使他看來嚴謹的面容略微鹵莽了一點,不至於給人過大的壓迫感。   羅喉其實常常出入天都集團,由於最頂樓是四位兄弟專屬的工作空間,于是幾乎沒有人會認出羅喉的身份,其最大的起因不啻是他那副俊魅邪肆的容貌。   若說長相,羅喉還不至於被誤認性別過,卻是常被誤以為是剛出社會的新鮮人,最扯的是曾被誤認為是未成年的少年過,那時羅喉的臉色有多難看,隻要他三位兄弟、以及君曼睩才曉得。   無論是如扇濃密的金睫、梗概是冷冽的紅眸、甚至是帶點嫣色的薄唇、以及白清水嫩的肌膚,若不是羅喉的身材骨架活脫脫是個大男人,他唯恐難逃被誤認為是女人的下場。   一個事業有成、有權有勢的三十歲成年男人,究竟要怎樣保養才會有這樣的「仙顔」,置信見過羅喉自己的工作對手(或夥伴)都非常獵奇,而最認識他的三位兄弟和小侄女,一緻認為這是「天生麗質」。   談生意業務時,羅喉的「仙顔」幾何也影響了一些結果,雖然是微乎其微的影響,但不可否認不少生意業務對象都被羅喉的外表欺騙了,錯把獅子當作綿羊,導緻談生意業務的優劣條件被羅喉一手主宰。   當然,羅喉自己並不是很在意這一點,梗概說他根蒂基礎沒把穩到自己帶給別人的影響。   站在衣櫥前挑了套布料質感都很高級的西裝穿上,合身的剪裁豈但充份展表露羅喉頎長的身材,柔軟的伸縮性更未便修長的四肢蔓延。他穿衣服向來不挑品牌,緊張的是未便活動。   羅喉看向擺設在衣櫥旁的全身鏡,再一次整理自己的穿著,鏡面反射出一張冷峭、不苟言笑的容顏,孤高而冷淡的紅眸下,有著難察的陰鬱,從何而來,羅喉再大白不過。   又是同樣的夢境。   一樣的場景,相同的兩個人,不變的結果──多年來不絕糾纏不清。   羅喉很難確定那些夢到底是真是假?是現實還是虛幻?因為他的三位結拜兄弟與君曼睩過來皆出現在他的夢境過。   創立天都過來,他總是夢見他在一處野林傍邊與三位兄弟飲酒暢談,有記憶以來他從未像在夢裡那般歡暢大笑過,不知不覺便嚮往起夢裡的保管,也于是之後認識君鳳卿他們三人時便與之結為兄弟。   君鳳卿他們就像活生生自他的夢裡出現的存在,無論是性格、還是模樣,初次見面時都讓他認識到以為他們已經相識多年,甚至一路共患難過,于是他才會和他們一路創立天都集團。   至於君曼睩,羅喉也曾經夢過她。   第一次見面時君曼睩不過才七歲,可是羅喉卻對她非常認識,夢中他時常聽著君曼睩為他彈箏,儘管眼前的君曼睩還隻是個娃兒,羅喉卻毅然決然要君鳳卿收養她作為養女。   內心深處莫名產生一種感覺,似乎如此才是他最殘破的歸宿。   等待天都集團成為名揚國際的企業,直到武君羅喉這個名號在黑白兩道組成轟動,他許久不曾夢過的夢境又開始了。   在一個漆黑孤寂的洞窟內,站在他眼前身穿銀紅戰甲的青年,一頭雪色銀絲,滲著幾縷鮮紅色澤隨風飄曳,俊美而孤高、冷豔而伶丁。   夢的內容不絕不曾變過,自己死在那名青年的槍下,而他始終看不清紅色長睫下的神態,在他們距離迩來的剎那,自己選擇閉上雙眼……   為什麼?   明顯想看清他的神色,卻莫名地不願看穿。   為什麼?   糾結的人是自己?還是夢境?假定像過去做的夢一樣,默示這個已經糾纏他數年的夢境是真實的,又為何遲遲沒有碰到夢裡出現的那名青年?   羅喉不由自主地將手覆上心口,畸形跳動的心臟傳遞著生命的力量,他不絕無法認識夢裡的自己為何心甘情願任由那名青年將長槍刺進心口,雷同地,在那瞬間,自己竟然有種解脫的感覺。   如漆黑是那樣,就是說夢裡的自己是故意尋死嗎?   這種示弱的行為是現今的羅喉所無法承受的。   瞥見鏡子裡的男人面露疑惑、茫然,羅喉立即收歛心神,繃起神色,恢復他一貫的冷肅。他是天都的武君羅喉,絕對不能表露半點破綻,即使隻是狐疑也不行。   從新堆積起精神,羅喉轉身離開房間,步伐一如普通的堅毅不平,誰都不會曉得,在很久很久過來,他也曾經踏著這樣自信、強勢的步伐,帶領無數將領掀起龐然戰火。   那時候,離他迩來的人,普通早就不見蹤影……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prbprye
  (2011-05-03 14:57)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