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irrcusav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一顆蘿蔔一個坑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一顆蘿蔔一個坑 荷蘭的冬季終於緩緩的失落在越來越清領略亮的藍天白雲底下了。 夏季一過, 天就亮的快了。早上不到六點半, 百葉窗的隙縫間就隱隱透亮; 秋季重生的雛鳥們也會在這個時候開始活躍起來 … … 稀奇是我們家屋頂上的紅嘴鳥, 往年不知道生了幾隻 ? 叫聲又難聽又響亮, 天還沒大亮就吱吱喳喳的, 活像是整個動物園住在我的天花闆上, 這要怎麼睡覺啊 ? 我麻麻總是抱怨, 說我們小孩子啊, 簡直就跟鬧鐘一樣, 天一亮就會自動起床亂叫… … 其實, 我是無辜的… … 荷蘭的夏季其實是很無聊的, 稀奇是餐桌上的食品; 除了常見的洋蔥, 紅蘿蔔以外, 即是繁冗購得, 寄存任意的洋蔥, 紅蘿蔔… … 再不然即是價格廉價, 變化多真個洋蔥, 紅蘿蔔。 總之, 除了洋蔥, 紅蘿蔔以外就沒有什麼了。以是秋季的到來是很讓人雀躍的。 「即日午飯吃什麼 ? 」「ㄟ … … 又要吃飯啦 ? 」媽媽坐在客廳看電視, 一點都沒有心識到夜間十二點是吃飯的時間。她慢斯條裏的拿起遙控器, 關掉電視, 偏著頭考慮要煮點什麼。我和阿舫, 兩個飢餓的幼兒, 隻能睜大4隻可愛的眼睛, 屏息的站在她的背地。 麻麻考慮了不知道多久之後, 終於問道: 「那… …吃稀飯好不好 ? 」 「YA~~ 稀飯 ! 稀飯 !」一聽到吃稀飯我和阿舫兩個人都樂了, 揮舞著雙手, 繞著沙發打轉。「呵呵… … 這麼高興幹麻, 稀飯有這麼好吃嗎 ? 」媽媽對我們的反應很滿意, 拍拍衣服, 站起來往廚房走去。 「麻麻, 不要煮白色的, 煮紫色的稀飯好不好 ? 」我趕緊加上一句。「喔, 好。」「麻麻, 僕低狗垂垂濕小淡淡。」阿舫也趕緊加上一句。「吭 ?」「麻麻, 僕低狗垂垂濕小淡淡。」「你再說一次。」媽媽彎下腰來, 把耳多靠向阿舫。「麻麻, 僕低狗垂垂濕小淡淡。」「你是說不要煮蔥蔥, 要吃蛋蛋, 是不是 ? 」阿舫點點頭。「嗯… … 那弄個紅蘿蔔炒蛋好了。」 啊… … 不會吧, 又是紅蘿蔔 !?我想都不想的就張開雙臂, 擋在媽媽和冰箱之間, 大聲的道: 「不要吃紅蘿蔔。」阿舫也單幹的叫道: 「麻麻诶缽缽 ……」 誰知道麻麻連看都不看我們一眼, 就間接伸手去開冰箱:「小孩子不或許挑食, 要多吃紅蘿蔔跟小包心菜才會長高。」「我們不日已經吃過紅蘿蔔了。」我抗議。「以是呢 ? 」「以是即日應該要吃別種的。」「那你不日也吃過飯了, 即日是不是要減肥 ? 」「麻麻, 小孩子不或許減肥… … 」 麻麻徹底無視我們的抗議, 依然從冰箱拿出一跟帶著綠油油蘿蔔葉的紅蘿蔔出來, 準備炒一盤健康的紅蘿蔔炒蛋。 而我隻能眼睜睜的站在一旁看著這掃數發生嗎 ? 不, 我當然不能讓紅蘿蔔炒蛋成為事實。 「麻麻, 你這樣子抓著紅蘿蔔的頭髮, 紅蘿蔔會痛的。」說著, 我伸手一把抓起寶寶舫的頭髮。「噢 ! 噢 ! 鼓賈抓頭舫, 頭舫痛痛… … 」阿舫這個時候也單幹的叫了起來。 「小孩子胡說8道什麼東西, 紅蘿蔔怎麼會痛 ? 」「麻麻, 紅蘿蔔是大地的孩子, 我們不或許吃別人的小孩。」「越說越離譜了, 紅蘿蔔即是紅蘿蔔, 抓了不會痛, 切了也不會流血。」說著, 麻麻就從抽屜中拿出菜刀來, 俐落的一刀砍斷紅蘿蔔帶葉的蒂。 「麻麻, 妳把她的頭砍下來了 !!!」我立刻尖叫了起來, 順便狠狠的踩了寶寶舫一腳。「哇… … 」寶寶舫也立刻單幹無間的放聲大哭。「什 ……」這下子連麻麻都不知該如何下手了。「可憐的紅蘿蔔。」我跟著也歡欣的為紅蘿蔔擠出幾滴眼淚。 手握利刃的媽媽這下有點不高興了。她一手晃動著手中的 “ 兇器 “ , 一手指著我, 問道: 「哪裡學來的胡說8道 ? 」看到麻麻臉色不善, 我卻是有點心虛了:「我們老師說, 殺害生命即是謀殺 ……」「是嗎 ? 我看過那一個章節, 妳們老師是說欺負小動物吧。」「紅蘿蔔也是生命嘛 …… 」我小聲的回道。「紅蘿蔔即是為了要吃才種的, 假定不吃的話就不會種了, 以是紅蘿蔔不是大地的小孩, 紅蘿蔔是你拔拔種的, 成熟後從土裏拔出來隻會有一個坑, 無庸剪臍帶。」說完麻麻就再舉起利刃, 一刀斬斷紅蘿蔔的尾部。 這一次我還沒想到該如何回覆, 站在一旁跳腳的寶寶舫卻陡然爆出了一句力挽狂濫的驚世明言 !! 他說:「噢~~ 缽缽的小屁屁 !!」 就這樣, 麻麻決定帶我們去吃麥當勞。 奸淫*奸淫*奸淫*奸淫*奸淫*奸淫*奸淫*奸淫*奸淫*奸淫*奸淫*奸淫*奸淫*奸淫*奸淫*奸淫*奸淫*奸淫*奸淫 吃完油滋滋的炸薯條和擠滿番茄醬, 附帶酸黃瓜片的漢堡後, 我和阿舫人手一跟印著麥當勞淑淑的氣球, 精力十足的繞著麥當勞裏的垃圾桶玩捉迷藏。 剛剛吃完一客麥香堡餐的麻麻挺著圓圓的肚子坐在一旁看著我們散放青春, 一點都沒有要動一下的意思, 直到寶寶舫決定要爬進那個裝滿廢棄可樂杯的銀色大垃圾筒探險後, 麻麻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移動手頭, 指著我道: 「雅雅姐姐, 趕快去阻止妳弟弟做傻事。」說著, 也就發迹整頓桌上的廢薯殘餚, 在我們家寶寶舫還沒做出更麻煩的事件過去, 帶著我們離開麥當勞。 秋季的太陽是豔麗的, 4週開始抽綠發芽的風景在陽光的照射下顯的頗爲的嬌嫩討喜。麻麻的車車緩緩的開在限速 30 的小道上, 陽光從枝葉尚為濃重的樹林間透出, 一條一條的光線像是相互追趕著, 相互交連著, 連著我們的視線, 連著公園裏的滑梯… … 「滑梯 !! 」我高興的指著前方不遠處的紅色滑梯。「滑梯 !! 」阿舫也立刻發現那座完善的紅色弧線。吃飽飽情緒好的麻麻這個時候問道:「要不要去溜一下 ? 」「YA~~ ~~ 滑梯 !! 滑梯 !! 」「YA~~ ~~ 滑梯 !! 滑梯 !! 」我和阿舫兩個人立刻歡欣鼓舞的歡騰了起來。麻麻也高興的將車子緩緩的停泊在公園的停車場裏。 我們住家周圍的這個公園啊, 沒有什麼特別的傲人之處, 唯一上的了台面的, 應該即是公園裏附設的這個遊樂場了! 光是大大小小的滑梯就有4座, 從給最小的小寶寶玩的 ”小斜坡 ”到兩層樓高的障礙式滑梯都有。另外的像是單槓, 翹翹闆, 蜘蛛式大型秋千, 乒乓球桌, 兒童健身器材, 均衡桿等等一樣尋常常見的兒童運動休閒器材以外, 最引人注方針即是那一座長達 20 米的家養纜車! 家養纜車要怎麼玩呢 ?其實不過是一條 20 米長的纜線掛在遊樂場兩旁的欄杆上。欄杆是靜止在兩座沙丘之上的; 從欄杆的這一頭到另一頭, 即是一條用綿細白沙鋪成的 20 米路線。會用白沙鋪路是為了讓小友人們掉下來的時候不會摔的太痛。 纜線上有一條活動的, 堅固的大鐵鍊, 鐵鏈下是一個闆凳。以是呢, 假定把這個掛著闆凳的鐵鍊拉到沙丘一真個欄杆下, 雙腳用力的往上跳, 手腳緊緊的夾住鐵鏈和鐵鍊下的闆凳, 重力減速率, 這根鐵鍊就會帶著你往 20 米的這一端蕩向 20 米的另一端; 當鐵鏈碰着另一真個時候, 這條鐵鍊就會反彈, 會再帶著你從 20 米的另一端回蕩, 直到晃動無力的時候就會自動停下來了。 各為看到這裡千萬無庸覺得可駭, 因為這個闆凳的高度不超 60 公分, 小友人們的 “ 重力 “ 不夠, 以是速率也快不到哪裡去。從闆凳上掉下來也頂可能是吃吃地上的沙子罷了。 尋素日子的遊樂場裏人不多, 隻要幾個家庭在遊樂場4周的草地上鋪著野餐巾。小友人也不多, 大部分都是路還走不穩的小寶寶, 以是站在家養纜車下排隊等著當泰山的小友人們就更少了… … 站在旁邊等著接小孩的爸爸媽媽們比小孩子還多。 我和阿舫兩個人當然是從最佳玩的開始嘍~~ 以是我們一進遊樂場就往家養纜車跑去。我三兩下就爬上那個排隊的沙丘, 而阿舫則是爬一步滑兩步的原地吃沙… … 呵呵… … 「麻麻 ! 」爬不上沙丘的阿舫隻好向麻麻緊張。誰知道麻麻這個時候卻站在沙丘上和同樣帶著小孩, 大狗, 來公園散心的鄰居太太聊了起來。「麻麻 ! 幫喔, 幫喔 ! 」阿舫放聲大喊。聊的正起勁的麻麻隻對阿舫輝揮手, 道:「要玩就要爬的上來。」「麻麻 ! 」「大人說話小孩子不要吵, 爬不上來就去玩滑梯嘛, 那個比較適合兩歲的小寶寶玩。」說完就僱自又和鄰居太太聊了起來.」 得不到幫助的阿舫卻不死心, 他先往後退幾步, 停住, 彎腰, 往前衝刺 !!ㄟ… … 還真的讓他爬上幾步, 隻惋惜衝力缺乏, 爬不到一半就又往下滾。 他再一次往後, 停住, 彎腰, 往前衝刺 !!Wowwww… … 又多爬上了幾步, 惋惜還是衝力缺乏, 以是衝力一失, 就又咕嚕咕嚕往下滾。 這個時候我已經蕩過一圈回來了, 輕輕鬆鬆的三手兩腳爬上小沙丘, 帥氣的和鄰居太太打招呼, 摸摸她們家那隻可愛的大拉布拉多, 和他握握手。 「強森太太好。」「雅雅好, 妳即日穿這麼大度啊。」「是啊, 我麻麻即日幫我綁公主頭, 并且我還帶新的髮箍。」「唉, 是啊, 這麼大度的髮箍, 粉紅色的, 剛好配妳即日穿的裙子。」「并且妳看這個。」我趕緊將頭湊過去讓她看個邃曉, 道: 「這個髮箍上面有一個金色的愛心, 和我 T-Shirt 上的金色 Hello Kitty 很配對不對 ? 」「是啊, 配的剛剛好, 是你媽媽幫你配的嗎 ? 」鄰居太太摸摸髮箍上的金色愛心, 讚美道。「不是。」我驕傲的挺起胸膛: 「即日的衣服是我大師配的。」「嘩, 妳這麼利害啊。我們的鄰居女孩長大了。」「呵呵 …… 哪裡, 哪裡, 您太客氣了… … 」我蘊藉的道。「歐… …哪裡, 哪裡, 您太客氣了… … 呵呵呵呵… … 妳這麼有禮貌, 是誰教妳講這句話的 ? 」「是我大師… … 」我紅著臉低下頭, 省得讓大師看起來太臭屁。我撥了撥前額的劉海, 調整了一下呼吸, 等著承受鄰居太太接下來的讚美。 喉…… 喉 …… 喉 …… 喉 … … 咦 ? 什麼是喉…… 喉… … ? 這樣子就讚美完了嗎 ? 還是我剛剛的表現太臭屁了 ? 我擡起頭來往鄰居太太望去… … ㄟ… … 人咧 ?剛剛鄰居太太不是站在這裡嗎 ? 怎麼招呼也不打一聲就不見了 ? 我4處看了一下, 在鄰居太太剛剛站的地方發現了一隻鞋子 !!ㄟ… … 這不是鄰居太太的鞋子嗎 ? 鄰居太太說走就走, 也沒打聲招呼, 人走了鞋子也不穿著… … ?! 這實在是太詭異了?!「ㄟ …… 那個… … 麻麻 … … 」我回過頭去找麻麻, 想跟她說這件怪事。 誰知道麻麻剛剛站著的地方也隻剩下空氣!!麻麻也失落了!!ㄟ… … 怎麼會這樣 ? 我傻傻的站在原地, 懷疑剛剛是不是在作夢 ? 不大約是作夢啊, 鄰居太太的鞋子還在地上… … 并且她剛剛還牽著大拉布… … ㄟ… … 對厚, 大拉布也跟著不見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陡然聽見大拉布的慘叫聲!! 我趕緊往慘叫的标的方針望過去, 隻看見大拉布和阿舫一人一狗掛在纜車闆凳的兩邊 !! 阿的雙手死死的抓著大拉布的尾巴 !! 而大拉布則因為吃痛, 死命亂蹬的希望救出大師的尾巴 !! 媽媽呢 ? 噢… … 她竟然一頭插進欄杆下的沙丘裏… … 并且隔鄰還有一坨圓圓的, 正在蠕動的東西… … 歐 … … 那個不即是剛剛在跟我說話的鄰居太太嗎 ?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事件是這樣的… … 正當我調和的跟鄰居太太談天說地的時候, 我家阿舫仿照照舊不放棄用家養纜車當泰山的機會, 依然歡欣的嘗試爬上我們站立著的小沙丘。 他衝刺過幾次, 滾下過幾次之後呢, 終於發現沙丘中有幾撮稀濃重疏的青草。於是他就試著在往上衝的同時伸手去撈那幾撮青草, 然後藉著那幾撮青草, 緩緩的攀爬上沙丘。隻惋惜, 不是每一撮小草都是那麼的堅韌不拔。以是每當阿舫攀上一撮不堅韌的小草時, 他就會連人帶草的又滾回原地。 就這樣, 經過了不知道幾次的爆起反動之後, 阿舫深深的理解到了衝刺的緊張性。他先是緩緩的退到恰當的距離以外, 半屈著膝, 然後順著腳尖的推力往前撲出, 到點後, 奮力一跳, 雙手亂抓, 抓到什麼算什麼… … 雙腳亂踢, 頂到什麼算什麼… … 就這樣, 他一把抓住大拉布的尾巴, 死命的往他的肚子踢去!!!吃痛又飽受驚嚇的溫柔大拉布反射性的向前跳出, 帶著阿舫劃過天空, 劃過媽媽的刻下。 陡然看見大拉布和阿舫同時從刻下飛過的媽媽嚇的差點就昏了過去, 她想都不想的就雙手向前, 往阿舫的标的方針撲去… … 誰知道這一撲竟然把那個恰恰坐纜車經過的小友人撲下闆凳, 那個倒黴的小孩就地就在沙地上印出一個大字型。 媽媽和阿舫則因為過快的速率間接穿過纜車闆凳… … 不對, 正確的說法應該是: 媽媽穿過了纜車的闆凳, 並且繼續往前衝… … 阿舫呢 ? 因為雙手還死抓著大拉布的尾巴, 以是兩人一狗隔著纜車闆凳掛在天空, 重力減速率, 鏘錓鏘錓的就往 20 米的另一端蕩過去… … 真正的重力減速率 !! 至於那個牽著狗的可連鄰居太太呢… … 雖然她沒有和那兩人一狗一起坐纜車, 但是卻享遭到了緩慢均衡飛行的快感, 直衝沙丘 !! 那一世界午我和麻麻, 阿舫一起在浴室洗了一個難受的玫瑰花泡泡浴, 這是尋常我們小孩子享受不到的香氣浴 ( 因為有家養香料 ), 但是麻麻卻堅持隻要玫瑰花泡泡浴能力夠讓平復飽受創傷的心神。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hpzdfkhw
  (2011-05-03 15:56)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