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feqtupz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土銀】曇天.04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 坂本出場。※ 文風小改變有,崩壞慎入。 天空飄著細雨,這種天氣最讓民心煩,雨水沾的滿身半溼不乾的。既不是傾盆大雨、也不是舒爽的好天,幽暗的天空在細雨中又覆上了一層煩悶。 江戶的某個角落出現了詭異的畫面,一艘艦艇就這麼的撞進一間毫無特色的衡宇。船的家丁就在那幾乎被撞爛的屋子內,看到那駕駛的技巧,不不測的就是坂本辰馬。而留著一頭長髮的壤夷領頭也在這個中央,事實上這個被撞爛的中央就是桂小太郎的家。 「天道眾?」平靜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驚訝,眉頭悄然的皺了起來。此時而今他們兩人難得的認真,口中的平靜語氣以及那毫無波瀾的眼神也一併帶出讓人無不顫慄的冰冷氣場,從這裡看的出來,過去的他們是怎麼留存上來的。那樣的氣質、眼神但凡經過那樣無數戰亂充滿著覺悟的神情。 「身為壤夷志士的你應該很明晰,近來幕府的動盪。」坂本架在鼻樑上的墨鏡逆著光讓桂感到與平時不一樣的辰馬,即便不克不及明晰看見他的雙眼,可是桂小太郎也可以明晰的感想到當中的莊嚴肅穆。「反水、還說不過去。不過在繼續上來不敢保證春雨不會有所動作。」 抿了抿脣。從真選組的調動以及幕府一連串的事件,他很明晰近來幕府的變動搞的壤夷志士也變的動盪不安,有些不由得不曉得何時殺來幕府草頭神,壤夷志士有些也一一開始有了反擊的動作,可是這樣反而讓他們露出了馬腳,很多同胞也就這麼被一網打盡。假定在這樣上來不免會來場血染之戰,隻是他沒有想到的是春雨會雲雲大規模的參加。 也許隻是一瞬間,又或許已過一刻鐘,不管經過多久,兩人堅定都無法忽視。彷彿當年與殺戮為伍的他們,即便他們在別人眼裡是給對方添麻煩的損友,但在另方面他們仍有著不容忽視的默契。 注視著那對平靜無波的深隧眸子,坂本辰馬等著長髮夫君開口,「銀時呢?你告訴他了?」桂問道。 「不,你是第一個。」坂本會這麼做是因為桂大家就是壤夷志士勢必對於這方面有著幾多的瞭解,更不必說高杉晉助,他也許是最明晰的一個。「金時那方面嘛、我想他應該一點都不想看見我吧。阿哈哈哈,畢竟過來把他們家撞了一個大洞嘛。」嚴肅的氣氛被減弱了一大半,不過這才是坂本真正的模樣。而與他面對面的桂小太郎則是無奈的想著,自家屋頂不也被撞出個大洞嗎。 「對了,晉介那邊我也會過去說的,至於金時那裡就麻煩你囉。」坂本笑笑的說著,可是他仿佛沒有發現本人說到了一個緊迫的角色,「高杉?跟他有什麼關係?」桂小太郎有些驚訝的問道。 「你不曉得嗎,鬼兵隊與第七師團神威聯手的動态。」收起嘻笑的模樣,坂本繼續接著說,「元老院絕對會對他們兩人做出行動。當然、即便晉介不答應也還是必須面對春雨的攻擊。事實上春雨現在梗概亂的能夠吧。晉介以及神威勢必是個威脅,但天道眾也不容小覦。兩邊都不克不及緩歇,雲雲春雨的勢力也會被分成兩邊。」長期的在宇宙間穿越,這一類的訊息坂本辰馬比任何人都要來的關注,不僅僅是在宇宙當中探險,他還曾經宣誓過要守護地球。也許對他而言守護才是他真正的目的,「身為一個資深實力派宇宙商人兼晉介最要好的友人這點如芥般的小事我當然心如明鏡的盡收眼底囉阿哈哈哈哈哈……」 「他哪是你最要密友人,他的S屬性就是因為你開啟的吧,還說什麼資深實力,你的第二性情又被那扭曲的毛囊給封印著了嗎!」原本坂本辰馬又再度營造起認真的氣氛,沒想到卻又在後面不過幾句又被打散,并且就連桂小太郎也一併淪陷。 「扭曲的毛囊沒什麼欠好啊,我在邊境星球上看到了一種動物其構培育像螺旋扭曲的毛躁亂髮,用來來濾食甲殼蟲類而其成株的大小就和你家屋子那般大!」坂本對於這種事務異常的感到驕傲,而桂能夠透過遮住他雙眼的墨鏡看到閃亮白的視線。 「跟我家一樣大,我家都被撞掉一大半了!還有你要用你那頭捲髮來濾食蒼蠅嗎!」桂激動的喊著。而坂本也是不退讓的反駁,「雖然是跟你家一樣大可是也跟我家廁所一樣大啊,有什麼差別啊!」 「以是你是盼願我住進你家廁所嗎!給我賠一間過來啊!還有你家廁所是公路旁的休息站嗎!那是公廁嗎?是公廁吧!」看來對於坂同族大的詭異的廁所桂頗有言詞。 「你就這麼想要一間跟我家一樣大的廁所嗎!沒問題!我們快援隊資金技術方面一定大力合作絕對給你一間跟我家一樣大的廁所!」 「你話說到哪邊了啊!跟你家一樣大的廁所!?不是越蓋越大間了嗎!是我家!我家!」對於坂本的口誤,桂糾正著。誰曉得蓋出一間跟坂同族一樣大的廁所是什麼樣子。小小地日式住宅擠進一間比本體還打上幾倍的廁所,這風景絕對能聘美「異次元空間厘革王」(註)啊! 「啊哈哈哈哈哈,說錯話了說錯話了,是跟我家廁所一樣大也跟你家一樣大的廁所。」坂本又發出一貫笑聲的說著,不過正因為這笑聲桂又更大聲的斥責著,「懂得一開始還說錯話為什麼現在又溘然變這麼饒舌啊!我不要廁所!快賠我一棟屋子啊啊啊啊!」 兩人不知不覺的將廁所當成爲了真正的主題,徹底的這麼忽略了上一幕的莊嚴無一不透露出千錘百煉的隱忍和修養。 ── 時間轉換到銀時撫著被繩子磨得幾乎快出血的伎倆,一邊聽著桂小太郎的訴說。不過從銀髮夫君由嚴肅不絕到極度不耐的表情,即便是旁人也曉得隻要桂小太郎在說出一句話就能夠打碎銀時降服怒氣的理智。不過在這裡能夠證明桂小太郎沒有腦袋的事實。 「夠了吧!結果你們的對話徹底都follow在廁所上面嘛!我徹底忘記你們在那過來的對話有多正經啊!後面那一大段不緊迫的事務不必告訴我的啊!」銀時一掌拍在桌上,打斷了桂小太郎敘述前兩天坂本辰馬回來和他吵了一架兼告訴他這麼天大的事務的激動模樣,「真是的、兩個蠢蛋在一起公開不會有什麼結論。」銀時環著雙臂自以為冷靜的定下結論。頓了一下後開口,「意思是春雨隨時都有梗概會打過來對吧。」 「底子上是這麼說沒有錯。」收回事後失態的模樣,桂喝了一口熱茶後說道。 「我懂了。」長髮夫君話說完的下一秒銀時馬上就站了起來,拍拍印著流雲下襬的和服說。「那麼、我先走了啊。」在別人眼裡,銀時的舉動讓人感到迥殊挺秀。 桂有些不測銀時的反應,事實上攘夷時期的他們有什麼事務是沒經歷過的?他們在生死間徘迴著,對他們來說是生是死不過一線之隔。當年與入世共存的眾人當中,那雙堅定的血紅雙眼卻是異常的平靜,並不是他不感到恐懼,而是將他的全數情緒隱瞞在那名為白夜叉的面具底下。不過此時而今他不測的是銀時眼裡漾起的波波漣漪。「沒想到啊。」桂又喝了口熱茶看似感覺的說。 傍晚迥殊,天空已經不是一片灰濛,而像是一塊被染成橘紅色的畫布。 「哼哼,公開嗎。」近藤一臉嚴肅的站在真選組庭院自言自語著。「該是時候了啊。」手裡握著練習用的木刀,看得出來是練習完的樣子。而站在一旁想將文件交給近藤過目的山崎無意間的看到這一幕,有些驚訝的在一旁小聲說著,「該、該不會近藤局長要下手了吧。」手中印滿緊迫資料的紙張不知不覺的被山崎緊握的手給抓出了些皺摺。 「在真選組這慌亂的時刻勢須要有些對策了啊。」舉起的木刀指著在大門印有真選組這三個字的建築。「在這麼上來也不是辦法,是該準備進一步的行動。」用力的一揮。響白的發出木刀與空氣争辯的聲音。 「近、近藤局長……」山崎下意識的喊出近藤的名字,臉上滿滿的寫著「感動」兩個字。 就算尋常是多廢的局長,一整天隻曉得當個跟蹤狂,就算被拒絕了還尤其厚臉皮的繼續死皮賴臉上來。可是在這一刻,我溘然由衷的崇拜他了啊。在真選組最匆忙的時刻,局長終於又再度背負起重振大家的緊迫角色了嗎?我、我─── 「近藤局長!」山崎溘然大叫,「不管是什麼任務我都會盡力去做的!隻假設能夠幫上忙的!」 「山崎?」意識到山崎具有的近藤露出能夠看到他牙齒閃閃發白的愁容說道,「太好了,我們真選組公開不失人才啊!」 「那麼、就要開始了。」近藤又再度舉起木刀,望著逆橘紅色夕陽的筆直木刀,堅定的說道。 「該是讓真選組重新振作了啊。」 曇天04──To be Continue. ── 註:摁摁,「異次元空間厘革王」這東西嘛。事實上是從一個本節目叫做「全能住宅厘革王」來的,啊因為厘革前和厘革後整個差許多,懂得就是很小的空間。哪來能夠建的那麼寬敞,以是在我家那個節目就叫做「異次元空間厘革王」。 太好了啊!我以為04要在基測後身手發啊!(超大哭奔) 這一篇整個感覺都變了呢,變得比較惡搞一點了,不過該認真的中央也是很認真的啊。摁、銀魂真的但凡這樣的感覺吧,該認真的時候認真,搞笑的時候真得很惡搞啊。雖然說我詮釋的還不是很好,可是銀魂就是要這樣啊。之後要把這樣的文風練好! 結果這篇又沒有土銀了,不過下一篇一定!因為原本要接續在真選組後面的就是土銀,不過字數到了就延後吧,這樣也可以有一點留存生計嘛、哈哈。(打爛 曇天05有梗大綱基測後了呀(淚目)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prbprye
  (2011-05-03 16:2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