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feqtupz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土銀】曇天. 01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 劇情修改。※ 崩崩樂注意。 烏雲密佈還未落下雨滴、那時候的一句撫慰的話沖破了堅持。不過……也沖破了埋沒於殺盡力盡枯瘠隱瞞懦弱的心。那個背影在無窮遠處、摸不著。 ── 「唔…痛啊…」昏昏沉沉的腦袋彷彿迴盪著嗡嗡嗡的聲音,睜開眼,起首映入眼簾的並不是在昏睡過去的場景,而是那參雜著淡淡煙味在熟識不過的味道以及木質天花闆。撐起家子環視著四周,視線停駐在不遠處的菸灰缸,裡面堆著至多有半包的菸蒂。想必他在這裡坐了有一陣子。銀時這麼想。銀時並沒有抽菸的習慣,事實上他對菸味有些許的惡感,但是也為萬事屋準備了一個菸灰缸,意義不明。他大師也不清楚,可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個菸灰缸就直直地放在桌上他也忘了,也許良久了吧。 騷了騷頭,胭脂色的眼眸轉向窗外那片灰濛濛的地面,一醒來即是這麼令人討厭的天氣心境忽然盪到了極點。他討厭現在的雨天,窗外的風景讓他總有著欠好的預感,隻要大師一人孤單的雨天,這感覺如無法制止的狂風捲入他的心。但是…他不曾企望誰會留下來,也不曾讓任何人知曉,這樣的心境他來承擔就夠了…不願讓人見到他的軟弱,但是…越孤單就越察覺大師的無能… 嘆了口氣,雙腿使力撐起綦重繁重的身子,就在站起來的那一剎那,後腦杓就像被狠狠地敲一下似的痛到太陽穴去了,「可惡…不該喝這麼多的。」他輕聲的嘀咕著。拖著疲憊的法式緩緩的走到浴室,正想痛羅唆快的洗去一個早晨在居酒屋裡感染上的酒臭和菸臭味,但是就在想將身上那套下擺印有流雲圖案的白底和服時,卻發現身上穿的竟然是那套藍色的睡服,而往常的外出服就躺在浴室門口旁的籃子裡。 喂喂、不會吧。難道阿銀我被看光光了嗎!? 錯愕混雜著慌張的表情,銀時脫下那套寝衣隻剩下一條內褲後鬆了口氣,「哈哈,原來隻是換個外套嘛,還好阿銀我瀕臨裸體的最後一道防線還沒有被扒掉,還以為就要嫁[/B]不出去了呢,太好了太好了。」銀髮女子一邊為這種變亂莫名高慢一邊扭開水龍頭,然後絲毫沒有注意到大師的用詞。 溫熱的水拍打在他的身上,沒有直過的銀色捲髮被打濕後變得乖巧服貼。這即是他想要的直髮嘛。銀髮女子多麼企望大師的頭髮就這麼的直上去,不過很顯然就過去的經驗這是不大要的,直髮這種變亂隻要在大師想像的劇情裡才會出現。半仰起頭任由溫水淌洩在大師身上、什麼都不做,隻感慨著水的溫度。 洗去一個晚凹凸來的汙垢,身上唯一的掩藏隻要遮住下體的一條浴巾,然後就這麼若無其事的踏出浴室一邊擦拭著那一頭銀色捲髮。此景,說實話真是令人血脈噴張,雖然是白皙的肌膚,但是仍有著美滿的肌理線條,加之淋浴過後透出淡淡的緋紅。就算是男人也會想來上一晚吧。 拖著依舊有些疲憊的腳步走到了窗邊,半裸的白皙身子靠著窗櫺,望著那彷彿入地一個不借鑒的打翻了墨水,將湛藍染成一片陰鬱的地面。 過去的掃數培育種植提拔了他現在這副模樣。過去瀕臨瘋狂的時候他也不知道該憤恨誰、他隻覺得不公允…極端非常不公允…而現在呢?他不知道,也許不是他想的這麼差。因為如此他理解理睬保護、保護他身邊掃數顧惜的。隻是也領會到…他是如此軟弱。 這是他領會的萬事屋卻不見兩個孩子及一條狗的戲鬧聲,腳步慵懶緩慢的走了一遍房子才忽然想起昨晚神樂、定春都跟著新八去阿妙家了,否則…他和土方十四郎那傢夥也不會在居酒屋裡飲酒喝到天亮啊。 是啊、自從有了那三個傢夥要照顧,仿佛就不如以往的經常喝到徹夜不眠了。總之他們也凡是要照顧的嘛。騷了騷半乾的銀色捲髮,也許猶豫了幾回,不過還是套上一如泛泛的衣著抓起門邊的傘,踏出萬事屋。 「雨天…」嘆了口氣,「不但心亂、也很麻煩啊。」空著的手拉起被雨水打濕的和服下擺,所以他討厭雨天。 就再整頓著下擺的同時他並沒有注意到一個隻到銀時腰部,嬌小柔軟的身子就這麼的撞了過來,一個蹣跚、但還好銀時的反應夠快,踏出了一歩穩住身子也順手的拉了一把目下的孩子,好讓他不要颠仆在地上。濕淋淋的男孩看起來像是想要冒著雨跑回家。 「啊、大哥哥。對不起!」男孩慌慌張張的賠禮著。 歲數明晰就快破三字頭了卻被叫了聲哥哥。頓時、心花盛開,當回過神來時從萬事屋代出來的傘早就失蹤在手中,一顆銀色的頭傻呼呼的給雨淋著。混帳!不過是一聲「哥哥」就把手中的雨傘拱出去了,看吧現在全身都濕答答的!你說要怎麼辦!心裡抱怨的像是別人害的一樣。要不是兩個小鬼頭都不在場,否則一定會被恥笑的臉都不知道擺哪去。 算了,淋雨的男人也是瀟灑的。嘆了口氣,他這麼欺騙大師。 隻是就今朝的情況地面落下的雨並沒有減弱的跡象,最後還是落的必須要在店家的屋簷下躲雨。 「唉…」嘆氣的二心裡想著。早就知道就不出門了,神樂也不會笨到不知道回萬事屋的路怎麼走吧,而且新八也不會就這麼丟著神樂大師離開。此時在爲大師多此一舉的行為低頭嘆息的銀時瞥見了身前的一雙腳。 「喂。」一個領會的聲音將他從大師的內心戲中拉回現實,映入眼簾的即是昨晚與他共度夜晚的男人──土方十四郎。「癡人,看就知道在下雨為什麼還不帶傘?」看著目下濕淋淋又狼狽的銀時,土莫名方微慍的說。 是他。看著昨夜一塊兒喝到通宵的土方,銀時開口說,「啊、多串。還不趕快把你手中的傘給我。」臉上明晰即是過分燦爛的愁容,嘴裡卻吐不出什麼好話來。 「不要說的仿佛我的傘理所當然的要給你似的,你這混帳。」土方語氣相對平靜的說道,也許早就習慣銀時這種個性了吧。 甩了甩傘、土方也跟著輕輕靠在店家緊關的鐵捲門上,就在銀時的旁邊。兩人差距的看著地面,望著雨滴落下。沒有人說話,隻要雨滴落下來的聲音,他們沒想到兩人緘默下來的氣氛是如此的極冷。 「嘩啦嘩啦──」雨聲不間斷,也顯得我們兩人之間的緘默。「嘩啦嘩啦──」該說些什麼呢。 雨、沒有停下也沒有繼續變大的趨勢。身邊的銀髮人兒有了一點動作將土方的眼光排彙了過去。 他伸入手任雨水在上面做上文章,雨滴點著向上的手掌有些沿著手臂溜下,因為手的伸起和服震袖滑下了一些。他的手其實很白,土方有些讚嘆,甚至因為那白皙而發愣,然後在土方直直盯著銀時時彷佛隱約聽見他嘟噥著「雨為什麼不快停」之類的話。對了、他那些久無日照得地方愈加的精明。昨晚才幫銀時…… 「喂、多串?」銀時喚醒土方不知道飄往哪的思緒。「你在想什麼啊?」看著土方發呆的模樣銀時感慨有些好笑。「不、沒什麼。」被稱為多串的黑髮女子将就回答。不克不及被發現他現在還想著昨晚的變亂啊,否則又會被笑的什麼都不是。 「對了、昨晚是你送我回萬事屋的吧。」 「啊?是啊。」土方的反應有些生硬,事實上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是。喂喂、是成心的吧,你這傢夥該不會知道我在想什麼吧喂! 「哈哈、多串君還這麼體貼欸,真是沒想到啊。」銀時這麼鬧著。 「什麼啊!不過是把你送回家然後再幫你換個衣服罷了,隻是這樣而已。」可惡、真是的,結果還是這樣。死捲毛妖怪。 「我知道啦!」事實上銀時心底莫名的燃起一絲不滿。 兩人頓時緘默了兩秒,土方原以為剛剛那種氣氛又要繼續無限PLAY直到雨停下來,但是一旁的白髮男人又開口,「喂、你不覺得氣氛很詭異嗎?」 「是這麼有一點……」其實土方極端意外銀時會問他這種變亂,他還以為銀時對這方面遲鈍的大要。「那你還待在這裡幹嘛啊,打混摸魚?騙了我們這麼多的稅金這樣欠好吧。」銀時又繼續他的調侃。 「這麼說也是。」黑色的眼眸望像被擺在一旁還正滴著雨水的傘。 他下意識覺得不應該就這麼離開,隻是等他意識到時早已經撐起傘走到離銀時有五步的距離,可是回頭看著那頂著銀色捲毛的男人時他也正看著大師,視線相交了幾秒然後開口,「過來吧……回屯所拿傘。」 語末落下、他馬上就聽見了銀時的笑聲。 「嘻嘻。」如銀鈴般的笑聲,也許銀時大師沒發現吧、但那雙銳利的崇高高貴黑眸卻盡收眼底。他的嘴角下意識的袒露一抹美的連女人都不得不讚嘆的莞爾,以及那雙肅靜瞇起、蠱惑眾生的胭脂色眼眸。 「哈,多串最好了。」銀時一個箭歩躲到了土方的傘下。而後者的主人隻能帶著一臉無奈嘴角卻又肅靜勾起的表情走著。 「啊,副長您巡邏回來了!」才拉開屯所的門迎來的第一個人是山崎。「這個請您過目。」山崎還是一樣言裡盡是敬詞。雖然說一個不注意山崎就跟新八一樣太簡單被忽略,但是直視他那燦爛的愁容卻又莫名的閃亮…… 這個地方銀時並不陌生,但也沒說多領會。不過總覺得即日的屯所比往常忙碌許多。也沒看見沖田總悟那傢夥毫無預警的突襲。在偷懶? 銀時四處張望著尋找著褐色頭髮的青年,沒有什麼特別的緣故原由,隻不過是土方現在就站在他身邊讓他有些不安罷了。隻是才這麼想,馬上就聽見了沖田慵懶的聲音,「唷,土方副長終於瞎混回來了啊。」這裡是難得有在任務和還是一樣喜歡對著土方毒舌的沖田總悟。「在本身忙碌當中你還去哪混啊、還帶了個快奔三十的大叔來,總而言之你還是快點去死吧。」 這話傳入了銀時的耳裡一旁未出聲銀髮女子的感慨到大師的嘴角正抽續著。不過是不絕沒說話罷了,為什麼要把我和那個青光眼相提並論啊,而且将近奔三十歲的大叔又錯了嗎? 銀時在心底冷清地吐槽,而他大師也沒發現他現在針對的不但是總悟,就連土方也被間接的嘲笑了一番。 「哼、我沒那閒時間和你瞎鬧啊沖田總悟。」土方冷冷地說道。隻是沖田那傢夥卻變本加厲地又繼續的說了上去,「唉、現在的大人我早就看清了。你無須再做更多的解釋了,那隻是藉口罷了。」 「夠了、沖田總悟!快回到大師的崗位去!」銀時很明顯地看到土方的額角爆出了青筋。但是不知道是真心地想把土方的明智逼到極限還是鄉下的老媽沒幫他生出一雙健全的眼睛,沖田總悟擺了擺手,袒露了極度不屑的表情,「不用再說了,我清楚的。記得要把大師份內的任務做完啊,你可沒幾何時間和老闆廝混唷。」 酒紅色的雙眸看著沖田總悟,銀時必須老實說就算沖田調侃的並不是大師,但是他的那副嘴臉真是會讓人想捲起袖子把他的下巴打爛啊。 「啪──」啊啊、漆黑。就在語尾落下時在場的四個人很明白的大要聽見一條名為「明智」的線緊繃而斷裂的聲音。而下一秒馬上就看見頂著一頭清秀的褐色短髮青年正踏著輕快的腳步逃離現場,就連往常被當成出氣筒的山崎也退後了好幾步。看起來,土方還是有待磨練啊。 在那之後銀時不但聽見了紙張被撕裂成兩半的聲音,也聽見了土方咬牙切齒的咒罵,雖然很想衝上去砍那小子千刀,但是他確實沒這時間。 「山崎!」 「呃……是的!」語氣中仍帶著極度不悅,但是還是伸手向離他有些距離的山崎再拿了一份備份資料。看的出來山崎對這樣的景遇已經極端領會了,讓他清楚給土方的資料一定要準備兩份啊。銀時對此感慨莫名感慨。 嘆了口氣,土方接過紙張。看著站在原地認真鑽研著山崎拿來的資料的土方,銀時這麼想的,「有什麼變亂大要讓稅金小偷們這麼忙碌?」 看得出神的銀時並沒有發現大師是用什麼樣的表情看著土方,不絕到土方動身往屯所的更深處、土方的辦公室,他才回過神來。 「喂、那個多串───」想起來這裡的目的,銀時開口喊到忘了他的存在的土方,但是話還沒說完就這麼打住了。發愣的看著土方走去的偏向。 那個雨天,那個背影。就在無法挽回的災難過去。 在快失蹤在視線裡的黑色背影中回過神來、然後慌慌張張的跟上。 『那個背影在無窮遠處、摸不著。』 曇天──To be Continue. 關於CP方面嘛、主配對是土銀這是無庸置疑的,不過也許我會插手一些萬山(萬退)和沖神進入本文梗概另打番外這樣。基礎底細上副配對方面萬山會比沖神多一點吧,因為在銀魂CP的喜愛程度我是這樣排的 土銀→萬山→沖神、高桂。 摁摁,說到這裡總結一句即是「雷者直走右轉紅色叉叉不送」這樣。 上面那個是第一次看曇天的人一定要看的(欸)。 好、回來正題。這次修文我改了許多地方,像是他們的關係啦之類的,我會想改掉的緣故原由是因為假設依據那時他們這樣複雜的關係繼續上去我會很難打這樣(欸),然後還有一些用詞和人物個性之類的,有在看的人應該會看的出來啦。阿然後我發現這是一篇長篇,很長的長篇,沒意外的話我覺得就算十章也不會完結,更有大要十五章也不會,這隻是傳統估計,因為我已經打到超展開了,我也沒辦法。空知猩猩的劇情讓我不得不超展開啊。 曇天01修完以後即是要修02了,不過我01修成這樣,所以再去看02的話會極端跳痛,雖然我不打算把02鎖起來,但是我建議第一次看的人先不要去看02否則會覺得很詭異(欸),先等我打完吧,雖然說不知道要等多久(喂)。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prbprye
  (2011-05-03 16:32)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