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feqtupz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佐櫻】瓶中蝶 ∥ 八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第八章

》 森山中這一次充滿了霧氣,土壤也被雨水滋潤的變成汙泥,小腳踩在下面不一會兒就髒掉了,但是女孩兒還是不怕的在山上馳驅著。 『宇智波大少爺,你給我出來!』 女孩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她擡眼看了看充滿霧氣的森林,又看了看腳下,全髒了。切,真該死。 她把粉紅色頭髮淩亂的紮起,無奈的把袖子捲到最高,又提步在森山裡走呀走,『我叫你出來──快點──早膳準備好了──』 『回答我我再出來。』不知哪裡傳來的男聲,這讓女孩擡起眼往高高的樹上看了看,有些皺著眉頭的對著上空大呼,『回答你個頭!不要以為你現在稍微比我強你便可能這麼囂張!』 男孩的笑聲傳來,緊接著是那自尊又挑釁的聲音低身道,『那無所謂,櫻,不回答我我就會纏著你;回答的我不滿意我還是會纏著你。但你貪圖再繼續命令我。』 『什麼鬼,誰在命令你,叫你吃早膳而已。』櫻無奈的轉了轉美觀的碧綠眸,她無奈的跳到了樹上,把樹當成支撐的站在樹頭上,『你不吃也罷,我也沒逼你吃,搞得我仿佛是壞人一樣。』 櫻嘆了口氣搖了搖頭,『佐助小鬼,都幾歲了還跟我耍脾氣,這招對我沒用懂嗎?給我出來!』都不是小孩子了,佐助究竟在玩什麼把戲? 佐助冷哼一聲,『說過了,給我答案。』 櫻沒好氣的抿了抿唇,攤了手已經妥協,『你究竟想要什麼答案?拜託,你不餓我餓了!』 『別裝傻,你曉得的。』佐助忽低出現在櫻的對面,這讓櫻靜寂嚇了一跳,但並沒有說什麼的弄了弄自己的鼻子,『喔,這個喔。』 佐助冷哼,他俊帥的臉蛋挑起了美觀的愁容,『別對付我。』他一步步的接近了櫻,而櫻皺了皺眉頭後退幾步,但是又怕站不穩的靠在樹上。 『佐助,這一點也不好玩。女孩子家但是要嫁人的,你敢對我亂來你就死定了。』不是白癡,櫻早就曉得佐助究竟想要幹嘛,痛惜自己真的……她是說,她沒有準備好。 佐助倒是畫開愁容的聳了聳肩,『無所謂,反正妳要嫁的也是我。』 『哈!好大的口氣!』櫻忍不住諷刺的大笑,卻掩飾不了自己的逞強,『誰要嫁給你!我都說了我才不嫁給白斬雞!呃……我是說,我要自己去選我老公!』 『哼,什麼白斬雞你這死女人。』佐助忍不住乾笑,沒想到自己在櫻心目中是隻雞?也罷,『就算我是雞,你也得嫁給雞。』 『喂!尊重點,我可不想在這裡跟你吵這些幼稚到不成的東西。』櫻抓緊了時機,一個翻身漂白的落在樹下,她有些驕傲的仰了仰頭,『嫁不嫁的,還早。現在,我光是養這個家都累了,誰還在乎嫁不嫁呀。』 佐助也不曉得何時出現在櫻的身旁,他低頭望著櫻,『女人十四或十六就得嫁了,你打點拖到什麼時候?』不是他要逼,隻不過盼望櫻不要避讓了而已。 『大不了不要嫁。』櫻無奈的撇撇手,『走啦!吃早膳!』 但是佐助並沒有提步,隻是皺了皺眉看著已經走在身前的櫻。 『櫻,選擇我就這麼勉強?』 櫻頓了頓,隻是回眸的看著佐助,並沒有開口。但是眼神中卻充滿了複雜,像是想掩飾些什麼卻又不能開口說些什麼。 『……至少,給我一個答案吧。』 佐助玄黑色的眸看著遠處的櫻,隻是她依舊沉默不語。這讓佐助有些挫敗的抿了抿唇,他不能置信自己沒有機會。 但是……櫻這幾年當中,跟她最要好的人也隻要自己。他是真的很想擁有櫻。 他是赤心的,但是他真的不曉得該讓刻下的女孩懂他。 風吹呀吹,吹散了一點兒霧,卻也依舊朦朧的看不清她眼神中想要傳達的訊息,看不清看不清。 櫻隻是苦苦的靜寂扯了扯嘴角。 她的聲音很輕很輕,幾乎是柔的也聽不太見。 『……就算……我也喜歡你,那又能怎樣?』 『………哀?』 好像沒有想過櫻會回應自己,這讓佐助有些不太能反應過來的征了征,懷疑自己能否聽錯。他靜寂鬆開了劍眉,不由得感覺心跳加速。 櫻隻是走回佐助身旁,然後甜甜的吐露了傻笑,像以往一樣伸出了手,她捏了又捏佐助的臉頰,『笨──蛋──,我隻是說說而已!』 『你……你知不曉得我很認真?這一點也不好玩。』感覺自己又被潑了一次冷水,佐助有靜寂動怒的皺起了美觀的眉頭,但是刻下的女孩隻是勉強了又笑了一下,撇過了頭。 『佐助,你喜歡蝴蝶嗎?』忽來的一句話,櫻輕聲細語的說著,『我就很喜歡,因為他們在沒長大的時候被人嫌棄、噁心,卻也不怕危險變成如斯美麗的花朵。』 櫻眨了眨美觀的眸,『大膽的很美麗,飛翔的時候也很美麗。隻是自身看到的都隻是結果而已,一點兒也沒看到他們辛勞的過程。』 她伸了手碰了碰佐助有些冰涼的臉頰,她靜寂笑。 『佐助,你從沒去想過對吧?』 『…………』好像終於察覺到了櫻的異常,這讓佐助皺起的劍眉愈加不睬解似的微提著,他想開口詢問些什麼,卻又像是不曉得若何開口。 櫻隻是跳了幾步後退了,她聳了聳自己的肩膀,『不過我答應你,假定……你曉暢愛護保重了,也曉暢真正的辛勞,我會願意跟你在一起不分開,永遠永遠。』 櫻走得有些遠了,佐助看不清櫻的神色,乃至連身影都有一些的開始晶瑩暗昧了。 『櫻……!等等……!!』 佐助還想開口些什麼,他伸下手想要捉住她,但是卻隻捕獲到了空氣。 他靜寂睜開了眼珠,或許從沒想過自己在霧中卻遜了櫻一些,他抿緊唇四處看著,溘然之間感覺到了手心中傳來的溫度,他愣了一下,隻是記憶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身旁的櫻。 櫻隻是甜甜的吐露愁容。 『佐助,那麼你想不想跟我試試看這麼一天?』 》 櫻是該死的、該死該死該死該死的………惡魔! 佐助第一次心中不斷的重覆這句話,他簡直是不敢置信的皺著美觀的眉想要強忍著笑意,不難看出他那滿是愉悅的樣子。 他應該說,在他的心目中櫻即是一個什麼事情都敢做敢當,并且還會尖嘴利牙的以雙倍的分量討還歸去,做什麼事情談不可就打,打完就笑,并且從不會哭。 他曾聽櫻說過,她沒有時間啜泣,并且啜泣是敗者的行為。 不過就他來看,啜泣是女人該有的情緒吧。 并且櫻總是穿得跟男人一樣,又從不打理自己的心裏,衣服也常常破破爛爛,加上工作的關係總是全身弄得髒兮兮,就連臉蛋也總是不乾淨;說真的,從早年自己不論多夙起來櫻夙起了,等見到了面櫻早就一身髒了。 早晨也是,自己不論怎樣櫻即是比自己晚睡,或許是要洗個澡,而他當然不成能在場,以是不論怎麼說,櫻在他的印象裡除了髒字即是強,總結三個字,男人婆。 那試問為什麼自己會喜歡上她? 他不能不承認自己一開始是極其非常欽敬她的,因為曾經自己是如斯的軟弱,也隻會哭。對於什麼都敢做的櫻對自己來說,比誰都還要奪目。 接著……或許在相處之間,喜歡上她的所作所為,也喜歡上她那毫不掩飾的個性和……愁容。 而現在,隻是愈加強烈的喜歡上了她而已。想保護她,想要愛護她。 然後他就深深的曉患了,自己是真的、真的很愛她。也不想,再讓她這麼的刻苦。 誰曉得櫻雖然什麼都強,卻是個對感情什麼的毫無經驗,雖然說自己也沒什麼經驗底子不能說她,但是……從沒被人追過的櫻,隻會避讓。 佐助嘆了口氣,溘然覺得真是苦了自己;什麼密斯都搶著要嫁給他,那個小疊啦,那個誰拉,哀,就不曉得為什麼櫻還要給自己出難題,早曉得自己就找個誇姣又有學識文才、也愛讀書、更有女孩子味道一點的女人娶了,何必找個這樣子的男人婆還讓自己懊惱半天? 害自己覺得很灰心就想要放棄的時候,卻說願意跟自己在一起一天? 很該死……真的超該死!櫻真是該死的曉得該用怎樣的把戲綁死自己! 該死的讓二心動……讓他底子就不能再管束自己的感受,并且該死的……該死的……… 佐助簡直是不能置信的擡眼看著她,皺著眉頭有些猶豫的看著刻下的人,抿著唇,上高低下的掃過了她。 這……這是誰? 『………櫻?』他猶豫的開了開口,即便擦了擦自己眼睛還是不太願意置信自己所看到的。 女人皺著美觀的眉頭,崛起臉頰用力的走過去搥了佐助一下,這個可駭的力道加上這種打人法子讓佐助立即曉得這是櫻自身沒錯了。 『忘八,我請那些女孩子們幫我打理打理,然後穿著你送的什麼鬼衣服罷了。』櫻不是很人造的扯了扯自己的裙子,皺了皺美觀的眉頭好像還沒習慣,『真是夠了,怎麼每個人看到我都認不出我?』 『呃,這……這當然;畢竟你底子沒穿過女孩子的衣服。』何止這點,底子就像是擁有同樣性格同樣名字的人!這麼多年來……別說別人了,乃至連自己這個青梅竹馬都沒看出來,櫻那總是骯髒的心裏下人卻長得這麼……… 佐助吞了吞口水,玄色的眼珠擡起看著刻下玩著自己頭髮好像還不習慣這雖然不算花俏也有小女人樣子的紮髮,她那雙碧綠色的瞳兒此時愈加的晶亮,靜寂嘟起的朱唇好像在咕噥著些什麼,俏麗的臉蛋輪廓也讓人目不轉睛。 好、好誇姣……… 這真的是櫻嗎? 『女人真麻煩,小疊他們還打點幫我化妝,拜託,穿個衣服用個髮兒就花了我快要一盞茶的時間。』櫻好像還是沒有女孩子的自覺,隻覺獨特的不停拉了拉自己身上上好的衣服。 這倒是換佐助忐忑不安了,不單是櫻還沒習慣,就連佐助也該死的不習慣這樣的櫻,他猶豫的開了口,『呃……一般女人都會用將近兩盞茶……不,我是說,這衣服很適合你。』 『………喔?』櫻斜眼看著佐助,完善的嘴角靜寂上仰,這讓佐助曉得櫻又要出招了。黑暗,忽低一個轉身,櫻笑的邪惡極了,『吶,佐助,我誇姣嗎?』 『哈,你什麼時候也在意你自己漂不誇姣了?』當然誇姣,簡直是誇姣到心坎裡;搞不好全村的男人看到這樣的櫻下巴不單掉到地上,乃至還會忌妒起他。痛惜佐助還是死鴨子嘴軟的逞強。 櫻隻是喔的拉出長音,卻挑起一邊的眉毛帶著愁容的看著佐助,『女人方面我是分不出怎樣算誇姣怎樣算醜,不過我自認不難看。』櫻驕傲的摸了摸鼻子,美麗玲珑的臉蛋帶著那詭譎的笑靨。 這……這……早年他鐵定敢大笑然後說醜女也想當仙女,但是……說真的,現在的她美的連仙女也比不上……至、至少在他眼中是如斯。 佐助征了征,隻是撇過頭不想看著這女人,『什麼鬼東西,猛然穿成這樣做什麼,我……我底子搞不懂你。』 『嘛,今日你就得歸去了嘛,加上我又答應你跟你就那麼在一起一天囉,怎麼樣也不能總是像早年那樣子嘛,』櫻想了想,笑了出來,『我的意思是,這天對我倆都很特別吧,下一次見面不曉得是什麼時候了,以是囉,就想來點特別。』 『………恩。』佐助抿了抿唇,黑眸緩緩看向一旁的櫻,『我父親……我是說,他很反對我回到這裡……說實在,這一次我但是不吃不喝才勉強得到允許一次,但……』 『恩我曉得,你阿,現在的身分跟我不同,但是個有錢貴族的兒子,卻不停跑來這鄉下骯髒的中央,你那個老頭阿,隻是盼望你心是在大農村,而不是鳥不生蛋的鬼中央。』櫻冷哼,雖然心裏光鮮亮麗起來,粗口還是沒改變。 『恩,我曉得。』佐助隻是點了點頭。 『……佐助其實你底子就沒有搞領略我想表達什麼嘛,』櫻無奈的用手卓戳了戳佐助,碧眸對上了佐助美觀的雙瞳,她溘然的後退了幾步,在遠處停了下來,『佐助,這個距離呢,是我們家世的距離;你是貴族,而我是孤兒。』 接著,櫻想了一想,又往前走了幾步,乃至超過了佐助,走到了後面,回過身回頭望著佐助笑了笑,『而這是早熟的距離喔,哈哈,不是說你不早熟,但是你也不能否認我懂的、我做的比你多。』 呃,這的確不能否認。 『但是那又怎樣呢?這就能互相平均嗎?這種時代呀,女人懂什麼學識、什麼鬼女紅,統統有比家世煩忙嘛?』櫻又走回到了佐助身後,然後又後退了幾步,踩了踩腳下那有些硬的土壤,『以是佐助,你要娶我?不論你現在所看到的距離有多近;其實咱們的距離是遠到你我都看不見。』 『………。』 『以是,你下一次就算耍了率性不吃不喝要回來可沒那麼複雜,就算回來了,咱倆的命運早就被決定,你覺得咱們有大要嗎?你倒是娶到一個什麼都行的醜女人頗有大要,乃至娶到啥都不會隻要一張臉蛋的才子也有大要,但我呢?你貪圖。』 櫻還用手指比了比互相之間的距離,好像想強調她所說的事實;對對,佐助懂,她真的是比自己早熟,那些小孩子該有的天真、該有的純樸,該有的夢想,這些東西早就被現實經辦,對於現實之外的東西櫻寧可裝不懂也不願承認。 他是說,多少熟悉櫻為何拒絕他了。 雖然說,他並不曉得櫻能否真的有喜歡過他,可能或許從沒喜歡過他,早在那一步前櫻早就被現實的牆擋在心門外,以是他才從沒有一步踏進去過櫻的心裡。 因為櫻從不願承認這個打從一開始就不成能有機會在一起的事實,以是不如打從一開始就不要有關係;他想,這應該即是櫻的想法吧。 以是,櫻才會不停拒絕他吧。 他曉得的,互相真的沒有大要。假定他現在還是個孤兒,或許他們真的可能永遠走在一起。 隻是事實已經變了,他分明,在自己掉頭選擇到宇智波家,等於是自己必須埋沒掉自己的感情……因為,從轉身的那一刻起,他們的身份就不同了。 若是自己當時沒有就這樣走掉選擇了當有錢人,或許自己還是一事無成,不過至少自己還是可能待在櫻的身邊……而現在,這些東西彷彿真的是過去式了。 但是………他底子不在乎。 佐助眨了眨眼睛,隻是走到了櫻的旁邊,他猶豫的低下頭看著一臉乾淨的櫻正用著碧涔涔的大眼兒看著自己,他伸出了手緩緩握住了櫻的小手,隻感覺得手心中的小手好像有些微顫一下,低下了頭,卻不像早年那樣的反抗。 佐助隻是把手握得更緊些,然後俊帥的臉龐畫出了迷人的愁容。 『不過櫻,我隻曉得,我們現在的距離,是近到你我都不知所措的水平而已。』 櫻聽聞,隻是擡起了美觀的眼望著佐助那雙黑不見底的眸,還有那張笑的讓人著迷的誇姣臉蛋。 『你曉得嗎?我這輩子,也隻會娶我自己認定的内子。』 待續‥》


後記:     我承認我已經有將近一年的時間沒有來PC了囧(汗顏
    因為根蒂上我以為沒有人看了~(囧遭PIA) 是恨利密了我跟我說這些事情,讓我覺得說真的,不論怎樣我的文章還是會有人看的阿,我假定隨隨便便就棄掉的話那真的很蹩腳囧(遭PIA

    以是我必須為我隨便的消失跟始終還有在這裡的人們道個歉><
    雖然我不曉得還有多少人還會看我的文章,又可能或許有多少人沒有被岸本那爛到我無話可說的火影影響繼續追著佐櫻的迷們,我必須跟列位道歉>_<

    好信息是我前陣子忙著準備報大學需求的作品跟論文,現在有好大學願意收我了~讓我現在可能跟早年一樣輕鬆的打文章和看漫畫了呼呼,前陣子真的是忙到我想吐>_<(雖然一半也是因為玩到瘋(遭PIA)

    總之,感謝自身的支持,我會乖乖的填完這坑的>口<!(喂 别的坑哩?)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prbprye
  (2011-05-03 19:07)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