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feqtupz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佐櫻】假中真 -01 (完成)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天很熱,但我的心卻是冷的,沒有溫度,好冰,好冷。從沒想過的分離,就發生了。一點一滴,也都跟著逝去。 身上有著異常的疼痛,雙眼緊閉著不想睜開,像是不願面對現實般的殘酷,腦袋裡,也隻是一片空白,什麼都不曉得,什麼也都不想曉得。耳邊不斷竄來聲音,很雜,想必有良多人在我旁邊吧?腳步聲也是連綿不斷的傳入耳裡,有的倉皇,有的深重,此中卻沒有一個是我領會的聲音。感覺就像被丟下一樣。 我被丟下了嗎? 接著,即是鐵椅移動洪亮響白的掿移聲。「櫻,你快醒醒,我還要等妳回來參加我的婚禮,妳還要幫我挑婚紗的,妳忘了嗎?」井野講的猶如很痛苦,好難受,我感覺到了。手被緊緊的握著,很緊,很緊。淚水也一滴又一滴的躺落在我極冷的手上,又是這種感覺,好冰,好冷,就跟我的心一樣,不在溫暖了。「對呀!櫻說過的話要算數的,不克不及不停遲遲不醒來,井野的婚禮還有我的婚禮,妳都得來參加,這是妳答應的。」聲音好安然平靜,但是同樣充滿悲傷。我答應過的事故定然會做到,但為什麼別人答應我的事故,他並沒做到呢?你不是說過會伴我畢生一世的你忘了嗎?佐助。「櫻,你就快點起來,假設妳不停不醒來,我可無法和雛田結婚。」鳴人的聲音,好沉,比起剛認識,多了幾分穩重幼稚的感覺。一樣的人,卻沒有從前的發火。難不成,連愛情也會這樣的變嗎?或者說,這即是你拋下我的起因? 這悉數的悉數,我都親眼看到,親耳聽到,弗成能是假的,他說的,凡是真實的謊言! 每天每天,他們都會來看我,說著一天中發生了什麼事故,或者有什麼獨特或無味的事故,但是口中卻有著深深的悲傷,好難過,好痛苦。為什麼自身要為了我享樂呢?為什麼你要拋下我呢? 我不懂。 夜晚,因該是好冷好冷,但我沒有感覺,因為我的身心比氣溫還要低。我仍舊不想張眼,就怕再次傷害本身。回頭思忖本身的妄為,不僅傷害井野和雛田,也任性的害到兩位石友的未婚夫,或許是妒忌心所引起的,也許是本身不願面對,但這就何否?有必要傷害無辜的人嗎?在怎麼講,她們也不該作為她愛情的陪葬品吧?鼓起勇氣,她緩慢的睜開雙眸。祖母綠的瞳孔在暗房中顯的醒目。往這生疏的環境張望,才發現本身不停身在病房,但這是為什麼呢?眼神清明懂得的飄向門窗,在轉入本身的皮包,從中拿出粉色的手機,按了幾個數字鍵後,停頓了。 手裡握住手機的力道變重,思忖的問題又是一個接著一個的令民氣煩。最後,按下綠色的通話鑑。 我打了這通電話後,事故會變的怎樣? 通話後。櫻緩緩開口,她不為別的,隻想見見那些好朋友,隻要她們伴随本身度過現在最難熬過的日子,即是得到最新愛的人的時間。「可能來陪我嗎?我真的好孤獨。」櫻把自已心裡深深的苦澀從嘴裡勇敢的說出,獲得約束的則是本身不停封閉的心,想要得到真實的愛就必須跨出這一步。「櫻,妳醒啦?我們現在過去找妳!」滿是驚訝,沒人想到,就在這一天,她醒了!因該說她願意面對了吧?  淚水落下的瞬間,她覺得真實。喜極而泣的井野帶著愁容來看櫻。
白色的門打開,就見井野和雛田和她們各自的男朋友即未婚夫進門,心裡又是一種肉痛。她們都有很好的歸屬,曾經,我也和她們一樣,有疼愛本身的人。但現在呢?丟下本身一走了知了。想著,又是一陣心傷啊! 酸酸的感覺漸漸擴張,緊鎖著整個生理。想要殘缺不假的戀情,卻換到絕情的傷害,因為假象,把她推入深淵。 「櫻,醫生剛剛有跟我說了,既然妳醒了,那就沒什麼大問題,過幾天因該就能夠入院了,等那時你定然要來幫我看婚紗喔。」井野僥幸的笑了,好溫馨的感覺,或許櫻以前也像這樣笑過,即是那種僥幸,好香甜。「對啊!妳也要來參加我和鳴人的婚禮喔!」雛田也開口說話,渺小的聲音仍舊在病房裡傳開,且了解打聽的在櫻的腦海裡盪漾。她的貼心朋友都要結婚了,她因該為她們高興才對,但是本身卻不克不及自然開心的笑不出來。櫻嘴角願意勾起一絲笑意,卻是一個很無奈的苦笑,看的出痛苦,井野也曉得,櫻沒有自身想的堅強,她也是很軟弱的,她仍舊裝堅強,她曉得。看著這樣的櫻,又是一陣不捨。 櫻的愛情,沒辦法用友誼去彌補,隻能為此療傷,以是對於現在的櫻來說,交誼隻能去治療現在她的愛情,不克不及頂替。 雛田不想看著櫻平白無故的被傷害,被騙!她無法想像櫻經歷的愛情會是這般虛偽,假設悉數的假,能換取一絲真,那她能願相信假中真,因為她必須相信。 嘴裡說著本身的僥幸,即是她的痛處。沒有人的畢生都會很幸運,很香甜快樂,但也沒有滿是心傷痛苦啊!為什呢?究竟結果是為了什麼要這樣熬煎櫻?是為什麼啊!「小櫻,佐助他失蹤了,音訊全無,以是妳才有心給車撞,但這不克不及解決事故啊!」不停莫不吭聲的鹿丸,終於開口說話了。他不停是這整件事故的旁觀者,他無法看著這整件事故在錯誤上來!祭戰戰兢兢的看著櫻,很自創的說。雖然不想讓櫻勾起那些回憶,但也沒有辦法讓她一輩子都再規避這個現實,讓她早點認清悉數才是最佳的辦法。 「我曉得。」櫻淡淡的應聲,猶如和本身無關似的,一點也不打緊。悉數隻再於一個人,也隻再於一個字,愛!但這隻是輪廓,你曉得嗎?當她聽到音訊全無,她的心好痛,真的好痛,比死還要難受。可是她的輪廓沒有任何反應,她沒有笑,也沒有哭,慘白的臉上,也沒有一絲表情,像是被奪去心情的木偶,隻剩下這個軀殼。還是該說她哭不出來了?徹底徹底的傷心。 糾結的心不停隱隱作痛,避開鹿丸的視線隻想找個動把本身給埋了。「那妳·······」「鹿丸!別講了!」井野眼看著櫻又要崩潰了,連忙制止本身的未婚夫說上來,萬一,假如櫻又有什麼萬一,她可無法想像。井野以眼神再次告誡鹿丸。 表示到井野的顧慮,他也利便多說。 「我和井野去買點吃的。」鹿丸看著櫻,覺得還是先別撫慰她。用買吃的來當藉口先緩緩場面。井野就這樣心急的快步將鹿丸給推出門外。走前還回頭向雛田使了個眼色,雛田也很聰明的點點頭。 「摁,快去快回喔!」雛田仍舊看著這小倆口離開,還在後面喊著。雖然曉得鹿丸的設想,但真的還不是時候,因為我們根基還不領略櫻和佐助見面後是講了什麼。 并且剛剛,櫻沒有哭。 「櫻,別在想佐助的事故了,妳可能考慮寧次哥哥啊!他不停暗戀妳呢!」雛田願意的想轉移櫻悼念佐助的心情,因為這種悼念,就和被傷害一樣,很難受。她不曾想過佐助會離開櫻,假設早知雲雲,她絕對不會鼓勵櫻和佐助在一起的,這隻是在傷害櫻。「我不會再戀愛的,假設我選擇寧次,那這樣是在傷害他。」櫻依舊平穩的說,她的自然,讓人麻木。假設能移情別戀,那又有何弗成?但是她沒辦法,她真的無法承受其它一個人碰觸本身,她也無法和她說我愛你,真的,沒有辦法,也沒有資格,她隻愛一個人,以是容不饬令一個人,假設勉強,那隻是傷害,一個更深的傷害。 寧次,對不起。 「雛田還有鳴人,你們倆可別和我跟佐助一樣喔!要好好走上來。」櫻馬上又給了他們一個淺笑,不過藏著許多複雜的心情。鼓勵他們走上來,叫他們別跟本身一樣,這是自嘲嗎?嘲諷本身對愛情的無知,認真相信悉數,毫無顧慮的領取,悉數想起來還真是好笑。 因為,悉數凡是假的。
但是謊言中可否又存有真實? 假中真又何否能被發現? ★☆★☆★☆★☆★☆★☆★☆★☆★☆★☆★☆★☆★☆★☆★☆★ 其實這個題材我思忖很長一段時間,也修過好多次!我記得有個生日賀文想要略甜略酸略苦!以是要把苦帶過甜很難很難,就先練習一下而這篇即是那個練習的~本身看了一下,發現假設沒練習真的會一踏糊塗... 我不是很懂酸的表現,以是可能或許被我紐的有些難看啦!但還是請打加將就點這篇可能或許有些難懂喔!看不懂的人可能留言問我,因為負面打的有些清曉暢亮啦!比較不懂那些的就會看不太懂...不過沒關西,不懂哪一句我都會講領略! 某薇可能或許要在欠著下章了,因為迩來有點詞窮啦!上網時間集體即是假日偶爾加星期五~加減打一些吧? 我先睡了,晚安~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prbprye
  (2011-05-03 19:3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