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feqtupz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佐櫻】三月成永恆《二》猶豫不決,能否愛(實現)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猶豫不決能否愛》   你的愛,我蒙受不起你要的愛,我也給不起!  未得傷害前,先放棄未得愛情前,先截斷 沒有愛情,也沒有傷害,隻需孤獨。 然則..........我畢竟,能否愛?                     生平第一次,她春野櫻一覺到天明。沒有那些賠本回憶的惡夢,也沒有煩擾她的人存在,她憂慮也放鬆似的毫無戒備的倚偎在佐助的懷裡進入夢鄉。在他胸懷有無比的憂郁。心中出現絲絲漣漪,是種自己也不清楚明明的波動。 眷戀似的情感,她痛恨。 漂明的睫毛輕微的煽動,隨後原本緊閉的眼眸就肅靜徵開,眼瞳碧綠的光澤閃爍著,卻也在瞬間昏暗下來。纖手輕撫了身邊的床位,一點殘留的餘溫都沒有。她緊皺著眉目,連自己都不體味理睬為何會有如此衝動的反應,隻曉得心中的不悅和失落感。佐助沒在自己的身邊,便是那樣的不安嗎?清楚明明還相處不到一天,就已經那麼依賴他了嗎?不˙可˙能!  她否認。 清晨的現在天氣攸暗,絲絲冷意讓她不經肅靜一顫。神速的發迹就惹來陣陣暈眩,胃裡早飯的味道一齊湧上,讓她感到噁心。手不自覺得捂住小嘴,深怕一不自創就忍不住把那些噁心的東西噴灑在地,或許佐助還好大罵自己也不定然。 經不發迹體的不適又再度重重往後坐下。臉頰的紅霞未退去,又染上更深的色澤,隻曉得自己混身滾燙,雖然皮相上沒什麼,清摸自己上額,也沒發燒,但各人確實感到火熱啊!不服輸的櫻從床上勉強發迹,搖晃不定的往門的方向走去。在未處摸們把的瞬間,門早已神速的打開,來不叠閃躲的櫻就隻需被門撞開的份。「啊!」在門碰觸她上額的瞬間,一振據痛就傳遍她各個神經,下意識的尖叫出聲。嬌小的身軀也隨著往後跌下,她重重的摔向冰冷的玉石地闆。臉上的式樣在也好不到哪裡去,櫻惡狠狠的盯著開門的罪魁禍首。隻見金髮的少男一臉癡呆樣,基礎底細就無視了剛才的傷害,隻能呆站在那兒看著火冒三丈的櫻。左手拿著用玻璃盛著的柳橙汁,右手提著的食品,正是步調的麵包。「妳還好吧?」鳴人可終於反應過來,但居是一附漫不經心,毫不在乎的態度,這讓櫻更是氣憤。「你˙覺˙得˙呢?」櫻咬牙切齒,一個字一個字的唸入口,能聽出她有多生氣。「痾......對不起啦!我剛也不是存心的啊!」鳴人退後幾小步,開始有些緊張。這少女,誰也惹不起啊! 「那你是說,我便是存心的不成?」櫻反擊。在氣頭上的她,徹底不退讓。鄙視的看了鳴人一眼。暈眩更是讓她煩躁,恨不得把氣都出在他生上。本想發迹的,但卻使不出力,隻能任由自己坐在地上。 「不不不!別誤會啊!」鳴人被嚇到似的,想狡辯,又不曉得從何說起她材幹原諒自己。而櫻面對自己的報仇似乎樂在其中,嘴角又漂明的上揚。她在高興。                      在櫻還想繼續欺負鳴人的前一秒,她就聽到了一個人走向這的腳步聲,慘重的步聲讓她質疑了。在這裡,除了奈良鹿丸還有宇智波佐助,便是漩渦鳴人這三個男生,這人定然不是女的,而漩渦君又在這,會是鹿丸嗎?不會的!那便是......宇智波!櫻冷靜的判斷,當他想到宇智波,未來的急想上來時,思緒已被強制性牽回。「醒了?」此聲早已回蕩在櫻的腦海裡,消之不去,但卻又犯警回應,見到他,整個人便是不對勁。不是害怕。絕對不是! 佐助見櫻遲遲不回話,不經挑眉。「傻了?」簡短的語句裡充滿不樂。凝視櫻的一舉一動,發現這基礎底細便是呆了,且為何不絕坐在地闆上呢?這讓他感到疑惑。「當、當然沒有!」櫻不服輸的態度又挑起佐助的興志。眼神的飄忽不定,佐助更是近收眼底,但他不懂..........這女人,有問題不成?「妳就這麼愛地闆嗎?不曉得很冰、會感冒的嗎?」佐助的語氣雖是冰酷極冷、毫無溫度,但其實充滿著對櫻身不見底的愛和關心。 佐助的一句關心,她能怅然蒙受。但對於佐助的愛,現在的她,蒙受不起。也無法回應相對的愛。她,也給不起! 「我怎樣又不關你的事。」櫻回絕了佐助的愛,或許是心冷,不願蒙受這段情感吧?不愛,就不用擔心被傷害不是嗎?這場愛情的遊戲,她沒主宰贏得最後的勝利。 用力撇過頭不敢直視佐助的雙眼。深深的感到他的不爽,自己就更過意不去。傷害他,也不是自己的本意,但.........她有本錢愛嗎?她,沒有被愛的權利,也沒有愛人的勇氣。「喔?妳覺得我捨得自己的女人又感冒耐勞?」徹底的看破櫻的心理,一擊就打入櫻的心房。曖昧的語句才是引人遐思。鳴人又是臉紅又是尷尬,他是不是當了電燈泡啦?「你、你、你這不要臉的傢夥!」櫻一陣臉紅,又開始破口大罵櫻更是把自己害臊顯現,兩頰微紅的可愛。現在的她連站起來都成問題,更別說是衝去打他。現在不絕坐在地上的櫻,就像是任人宰割的羊兒。不過好心又耍壞的佐助當然是想要來嚇嚇她、逗逗她囉!「好了,妳先起來吧!我是真的會捨不得的。」佐助憋笑,第一次,他的神色如此豐富,這倒是讓從剛才都不敢發言島擾的鳴人見識到櫻對佐助來說的垂危,看來,佐助真的是視她如珍寶呢!佐助的溫柔一笑,到是讓櫻不經多看幾眼。他手插口袋,沒有要拉自己一把的意思,是存心的?
想到這,又是一氣。鳴人緩緩展露開暢的笑容。
真的,很燦爛。然而,佐助的這片赤心的愛,真的打動櫻了。
第一次,心靈這般悸動。
第一次,心會這樣的甜。
第二次,感到無比憂郁,因為有你。
「可是我......」櫻半吐半吞,她才不甘因為自己沒力氣,站不起來,而讓佐助往後拿來損自己。她使出混身的力起,努力讓自己站好,而不讓佐助發現自己的不適。
但啟會想到自己真的弱的站不穩呢?
這次依然走不到幾步就癱軟的要往後倒去,但分歧的是,迎向的不是冰冷的地闆,而是佐助的懷抱。又見他的邪惡含笑,就曉得自己始終被他耍著玩。「你存心的!」櫻氣憤的入口。肯定的是,他存心也存心要自己吃虧。
「妳又曉得?」佐助戲謔口氣讓她好不生氣!兩人依舊相擁。 佐助偷吸她的芳香,淡淡的香味,他愛。
將臉埋入細柔的髮絲,又能聞到櫻花般的幽香。
手緊緊鎖住她的細腰,兩人緊貼著對方,這使櫻不用出力就能穩穩站著,然而,代價就是,讓他偷香! 久久的享用,但他還是不滿足,他要她的全部,雖然現在不成,但以後定然行! 佐助似乎當心到鳴人依然很不識相的站著打擾他,眉頭又緊皺一起,一臉不爽的給他使了個眼色,要他滾。蔚藍的眼曈對上佐助的黑眸,又發現他眼裡的意思,隻能又高興又無奈的準備離開。
「痾......我看我先把早飯擺著好了,你們兩各自想用自己的早飯吧!哈!」鳴人半調侃的說道,櫻或許還沒聽出來,但佐助可是特别很是體會呢!鳴人把手中的飲料和步調麵包都平放在桌面,就輕步離開瀰漫曖昧的空間,帶著邪笑漸漸走遠。而這次佐助並無生氣,反倒是輕輕一笑。即日他的早飯,真的很美味呢!對吧?櫻「我肚子餓了。」看著自己的早飯放在玻璃桌上,自己餓著肚子那麼久,早就想吃了,但現在,居然被一隻狼強行控管行動。隻能半哀告半撒嬌的口氣和佐助求著。
「等我吃完妳再吃。」佐助一派輕鬆的回應,話中還藏著深深曖昧,一點都不臉紅、不害羞的說入口。手又更鎖緊櫻的細腰,因此換來櫻無意義的掙紮。 櫻,三個月,我們有三個月的時間。
我不怕妳愛上我後,丟棄我,隻怕妳不會選擇愛上我。 淡淡的愛,深深的吻,使她忘懷。一瞬間的悸動,一連串的情絲。 她,能否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颯哥哥,薇還真的不懂!所以把那整個刪了但看到小玥都更文了,又引發我想發文的心理,所以就先發囉!說實話,小薇體味理睬,但凡看文學來的~然則其實關於那類的文,並沒有不少啊!所以半懂半不懂便是了并且,你覺得一個小六女生怎麼大約會曉得這些?我很懷疑那些曉得的人是怎麼曉得的耶!學長們又是怎麼曉得的啊?一˙定˙要˙留˙言˙告˙訴˙我! 橫豎,最後還是免強實現了~ 小寒答應妳的,薇也算是做到了喲!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prbprye
  (2011-05-03 20:06)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