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feqtupz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REBORN】= 我不會愛 =【雲平】-下(1)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 最後,她還是回到了這裡。 雲守府。 那個她從這裡離開後,以為這輩子不再會踏入的地方。一平局裡提著今早煮好的清粥及魚湯,還有一些水果。雖然早從京子那裏曉得他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刻期也已經出院了,但還是需求好好靜養一陣子。既使如斯…… 「既使如斯,也還是想見他對吧?」 想到那時京子的話,一平覺得丟臉極了,想不到本人內心的設法主見竟如斯繁雜地被看頭。但是─── 一陣微風吹起,黑色髮絲輕柔的拂著一平細明的頰,大而明的雙眸定在木刻門牌上的三個字。當初能突起勇氣離開這裡,沒想到再一次踏進去所需求的勇氣要比當初還要多更多…… 隻是探病而已,不會怎麼樣的……當一平在心裡這麼勸解著本人的同時,雲雀恭彌那對嚴寒的黑眸也一閃而過,但在心底鼓動的不是恐驚也不是不安,而是一種再內心裡猖狂地囂叫著,但同時卻也單純的─── 想見一個人的豪情。 「一平蜜斯。」 忽地聽見身後的呼喚聲,一平回過頭,「啊!是草壁教員!你好。」 見那女孩直待在門口不進去,草壁才不由得出聲喚她。 看著刻下這個女孩,他不由得想起最近,曾在夜晚看見雲雀恭彌獨自坐在沒開燈的房間看著夜空,仍舊霸氣的背影,卻多了股清寂……是和她有關吧!他逕冷用心裡猜測。跟在雲雀恭彌的身邊這麼久,雖然雲雀從未曾主動對他說過什麼,但一平溘然從雲守府消失,草壁多少也曉得發生了什麼事。那個女孩,白白淨淨的,自她還是五歲孩子時就喜歡著自家仆人,這點他再相識理睬不過了。而,在某次無意中撞見了雲雀恭彌往那熟睡著的女孩那白淨的臉頰上印下一吻之後,也明白了那女孩對於雲雀恭彌的告急性───  「妳是來探病的吧!我帶妳進去吧!」他含笑著對她說。 「那、那麼……就麻煩你了。」 * 這裡,都沒變。雖然她也才離開了幾天。一平跟在草壁的後頭,輕輕的觀察著左近。走廊上的花瓶,是她和他一同去古玩街上亂逛時,一同看中的。走進客廳,沙發上的方型抱枕,是她去請教小春,一針一線親手縫製的。一旁玻璃櫃上擺著的相框,是她學生時期的家政作業。這些,凡是她離開時遺留下的,她以為她沒帶走,他也會一件件的丟棄。那些東西假定被新歡看見的話不太好吧?但為什麼都還在呢? 算了,他本來就不是會顧慮別人豪情的人,這些東西在他眼裡也不過就是擺飾,是誰做的是誰買的,根本就沒居心義,留下又如何呢?她想出一番解釋打消本人的疑惑,卻不自覺地因為本人所猜測的答案感受落漠。她安靜的低著頭坐在沙發上,等待著去詢問雲雀能否随便見客的草壁回來。 走廊上傳來了腳步聲,接著客廳的門被打開了,「一平蜜斯,請上樓到恭教員的房間去吧!」 「好的。」大白就在大門口猶豫了許久,現在馬上就要見面了,不知為何,豪情卻異常的平靜。她想她並不是不在乎了,而是明白本人若表現得過於緊張,不正是擺懂得告訴他她心裡還有他嗎?她才不要這樣,凡事都讓他看頭、凡事都如他所想。 不由得在發迹前伸手撫觸本人親手做的方型抱枕,柔軟的觸感讓她想起她曾抱著它然後依畏在雲雀恭彌的懷裡睡著。那時的本人不曉得眼淚竟是像海水般的鹹,也不懂心竟會讓人傷得剝竣工碎片。經過了這次的傷害,她就像是一晚上長大般,走出他為她所建構的、像童話般的全國。是該感謝的吧?他讓她變得成熟,讓她見識到愛情不是僅有溫柔僥幸,也有所謂如刀劍般鋒利的一面。 風起,窗簾一角輕微的飛揚了起來。窗台上那盆她曾悉心敷陳的小盆栽,已開出了粉色的小花。 謝謝。[/B][/B] 她沉着在心底做了決定,她要笑著親口對他說。因他雖沒讓她的愛情開花結果,卻仍給了她許多──她該承認,這是不爭的事實,她曾毫無懷疑的置信能待在他身邊 本人就是最僥幸的人。 * 他沒想到她會來,畢竟在醫院她讓他的等待一次次的沒捉住。說真的,聽見草壁告訴他說她來了,他竟開始感受慌亂,心裡像千萬隻馬正在奔騰著,儘管他的神色是平靜無波,整個身軀卻異常的緊繃。 她來幹什麼?他的傷幾乎都快痊癒了,現在才來關心會不會太多餘?他承認,這些沒有她在身邊的日子,他確實感受孤獨。每到晚餐時間,餐桌上少了美味佳餚,屋內不再飄著溫馨的飯菜香。院子裡的花花卉草雖然仍舊茁壯的成長著,但那花朵的盛放在他眼裡卻不若泛泛那樣燦爛。屋裡那每一件她沒有帶走的、屬於她的物品,僅管隻是一個相框,也能讓他看著看著便忘了時間的流逝。少了她,感受空虛的不僅是這個房子,還有他的心,彷彿遺失了什麼── 若說是遺失,也就代表他曾經擁有過,而那到底是什麼?他為此而疑心著。 「扣扣。」 簡短無力的敲門聲,截斷了雲雀恭彌的思緒,「進來。」厚重的木製房門一打開,是草壁哲史,而站在宏偉的他身後的,則是穿著一身白洋裝搭配著淺藍針織小外套的一平。 他的眼一對上那雙水靈靈的黑眸,他發現本人的心跳逐漸加快,乃至他好像聽見本人的心跳聲在耳邊。草壁哲史安靜的列入房外。 一平一雙大眼直盯著雲雀恭彌,她發現真正見了面後,她並沒有原先以為的緊張,反而是擔心他的傷口和身體。雖然聽說已經好得差未幾了,但她還是想看看── 一平向前踏出一步── 「── 為什麼來?」雲雀恭彌沉著聲問。 一平將手上的粥湯和水果放在床邊的矮櫃上,「我曉得你不想看見我。」將裝著粥的保溫罐蓋子打開,還飄著熱氣,不一會兒,雲雀恭彌便聞到一股熟悉的香味,那讓緊繃的他漸漸放鬆下來。「但是我想見你───」 聽聞她柔細的聲音說出的話語,雲雀恭彌輕輕一顫,左手在被子裡緊揪著床單。 一平忙著為他乘粥,雲雀恭彌則是緊盯著她繁忙的身影。室內回復到一開始的寂靜,一緻的是氣氛不再尷尬僵凝,而是一種緩慢渲染的曖昧。無法牽制的是倆人失序的心跳。那句"想見你",融了雲雀恭彌心中的冰。 將餐具擺好後,一平轉身面對坐在床上的他。她曉得她溘然這麼說很怪異,但這卻是她心裡真實的設法主見。一平想起擔心著他的傷卻沒有勇氣來見他的那些日子,每一晚上凡是在床上裹著被子煩惱著睡著的。多日來快溢出心房的悼念,還有對他的擔心,一平已不想再去推敲任何說入口的字句,而是直明的表露內心。 「聽見你受傷的靜态,我很擔心,即使曉得你已經復原得差未幾了,我還是想來看看……」她看著他,輕輕一笑,「現在親眼見到你沒事,那就行了。」她指向矮櫃上她帶來的粥,「這是我煮的粥。雖然曉得會有人煮給你吃,但我還是帶來了,假設你不想吃的話就──」 丟掉吧!原先是想這麼說的,但她卻說不入口,好像有什麼梗著喉嚨,她咳了聲,「就隨便你處理吧!」 丟棄一詞,就像針一樣紮入她的心,她無法說入口。她想起那些他沒丟棄的物品,但諷刺的是創造出那些物品的仆人卻是他不要的…心揪痛了,胸口已經悶得讓她無法呼吸。 雲雀恭彌仍舊靜默,但銳利的眼卻沒放過她臉就任何的神色變化,此刻的她儘管臉上掛著含笑,卻掩覆著一層輕愁…為什麼表露這種神色?他輕皺眉,不由得伸手撫向那細明的頰輕輕的摩娑著,似是想為她揭去那張愁容。 遽然感受到他溫厚手掌的溫度,她纖瘦的身子輕輕一顫,一陣鼻酸襲來,刻下也漸漸明朗了。她曉得本人該躲開,不該再沉浸在他的溫柔中,不該再當隻等待著他疼寵的小貓,但是、但是────  雙腳就像定著一樣怎樣都動不了……他的撫觸令她將那些她已決定要永埋心底的僥幸回憶又再次翻開,從她第一次見到他的敬慕,然後隨著年齡成長而升等的喜歡,接著是那總讓人深陷的愛,直到她拖著那隻皮箱,離開。 沒想到最後她還是敗給了本人的感情,原來愛不是說想捨棄就能夠捨棄,假設能如斯輕易就健忘,那或許就不是愛了吧! 撫著她臉的手心感受一陣濕熱,他看著她的眼淚不停的落下,滑過了頰並沾濕了他的手,一滴滴都讓他的心莫名抽痛,他溘然感受一股吉利的預感,黑眸見她流著淚卻綻開了愁容──  「謝謝你,恭彌。」 謝謝你,讓我懂愛。 轉身,一平頭也不回的邁開腳步,走出雲雀恭彌的房間、走出他的視線,最後,走出他的全國──……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prbprye
  (2011-05-03 20:5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