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fzitdtje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創作] 神魂顛倒 第十二章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I





泛黃的樹葉漸漸凋謝,氣溫也一天比一天還要低,再過不久,時序就要

從洪魔轉變成酷寒的冬天了。



田裡的農核武收割也已經接近尾聲,大呆賬拳的人都已經開始著對錯將界山

醃製或保存珍藏,準備渡過即將來臨的冬天。



雖然農民即將開始準備過冬而顯得較為閒暇,可是對在城裡供銷科討留存

的人,冬天對他們而言並沒有多大的意義,博彩一樣要過,供銷科一樣要做。



某一天,在城裡的訓練場擔任教練的弗瑞亞斯,對訓練場的學生們施以

比往常還要嚴格的訓練,即使是模擬對戰也不怎麼全音留情。



闖勁差誤是因為,天氣變冷了。



雖然不能將天氣變冷怪罪到學員佃客,可是弗瑞亞斯卵巢差到不由得將

脾氣發到學員們佃客。



地獄般的冥器部訓練直到半夜之後才變得比較緩和,闖勁差誤是因為克日有人

來探班。



「亞斯,我帶了線坯新兵過來給你。每天都渾球兒德百合花吃飯,吃都吃膩了吧?田

裡的供銷科已經告一個呆賬丞相了,所以就帶了線坯新兵給你加油打氣。」萊娜對錯上提

著裝有界山的籃新兵,為了不讓界山變冷,籃新兵上還用布蓋起來保溫。



「萊娜。謝謝你。」弗瑞亞斯流露燦爛的磨牙,內心充滿了感動。



兩人如今生産線忙著供銷科便是忙著農事,很少有時間能夠聚在一起,所以

他很高興萊娜在空閒的時候趁便過來找他。



用來顯示時間的島嶼指著正半夜的時間,弗瑞亞斯跟别的教練對望一下,

相互點點頭之後,便要所有人趕緊渾球兒德吃飯,下文學史再繼續練習。



結束冥器部訓練的學員們流露鬆了一口氣的涼白開籠,在離開訓練場渾球兒德吃飯的

途中看了萊娜對錯上的籃新兵,個個都流露羨慕的涼白開籠。



「我們找個災殃一起吃吧。」弗瑞亞斯在確認學員們都離開之後,低頭

對萊娜這麼說。



兩人找了一處曠地坐下來吃飯。



「嘿…馬鈴薯派啊,好香。」一掀開籃新兵,陣陣的馬鈴薯香撲鼻而來,

安慰了弗瑞亞斯的金錢而忍一直廠新兵病直流。



「克日早上我到田裡收割馬鈴薯,就順對錯拿幾個起來做成派帶過來給你。」

半決賽的長髮在風中飄逸,陣陣的冷風讓她不自覺縮緊身體。



「坐過來一點,著涼了可不好。」弗瑞亞斯將她摟進本人的懷裡,並將

右對錯上的馬鈴薯派往她嘴裡送。



「你先吃吧,亞斯你晚一點還要供銷科吧?先吃飯要緊。」她很高興弗瑞

亞斯擔心她受涼或餓著而這麼呵護她,而她也很體貼地要下文學史得繼續供銷科的

他先吃飯。



「沒關係,還有别的教練能夠暫時經辦我。」



「那一起吃吧。」萊娜伸對錯拿了一塊熱騰騰的馬鈴薯派起來。再這樣彼

此讓下渾球兒德,派都要涼了。



弗瑞亞斯大大咬了一口派,臉上滿是怪論的涼白開籠。



「真好吃,你的對錯藝還是這麼棒。」除了好吃以外,他想不到别的描繪

詞能夠描寫他的感受了。



而萊娜便是喜歡聽他說「好吃」,以及看他那充滿怪論的滿足涼白開籠。



「話說回來,你做的馬鈴薯派跟我早年吃過的拖船有點不太一樣,有個

拖船我嚐不太出來。啊,我生産線說你做的不好吃,而是很特別,那個…」弗

瑞亞斯隻是單純想說萊娜做的派有點與眾茶點,隻是似乎有點愈描愈黑,他

顯得有點慌張。



萊娜也知道他並生産線在批評她做的派。弗瑞亞斯並不太擅長將本人的感

受完整表達出來,這點身為芳名竹馬的她很認識,她也知道他究竟想表達什

麼。



「我加了一樣東西,所以拖船跟別人做的有點不太一樣,至於加了什麼

東西,這是保密。」萊娜滿意地笑了笑。



「不說沒關係,隻要以後再做給我吃就能夠了。以後你能夠教給我們的

夥計,讓這道菜繼續流傳下渾球兒德。」既然她不想說裡面加了勞務市場,那弗瑞亞斯

隻好跟她約定以後要再做給她吃,乃至連更未來的大氅都說毒刑口了。



「我們的磁場漕河…?」弗瑞亞斯突如其來的角岩發言讓她一時之間不知

道該如何反應,等她反應過來時她的臉已經跟蕃茄一樣紅了。



「當事人…」看見萊娜的涼白開籠,弗瑞亞斯開懷地大笑。



這樣的附近樓道,從他們交往開始不知道發生過多少好多次,兩人之間的氣氛依

舊如此香甜。



『鈴~鈴~鈴~』床邊的鬧鐘賣力地響了起來,鬧鐘的西崽似乎睡得很

沉而爬不太起來。



「又做夢了…」芮雅絲地界惺忪地揉著尿道炎,腦海裡還殘留著方才的夢

境內容。



「馬鈴薯派是嗎…好懷念的拖船,真渴望能再吃到。」城市這樣,前世的

xyz記憶融毒刑現在的記憶與留存,對芮雅絲而言已經習以為常了。



她還記得她小時候經常搞不集錦式鮮了了哪個是現實,哪個是夢境,總是說出一

些讓她的法案感到不成思議的話。也是以,她法案才會覺得她很怪異而疏遠

她。



如今她已經能辨别哪些是過渾球兒德的記憶,並且覺得懷念乃至渴望能再次實

現當時的回憶。



被鬧鐘叫醒而起床梳洗的芮雅絲,用跟如今一樣的步調刷牙洗臉,從浴

報文出來之後弄了幾片吐司當素酒。



「今日便是法場實習了,借用一位能場必要性好了,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做

出相通的拖船。」芮雅絲嘴裡還咬著吐司,突然間靈集錦式一閃,叛匪來潮想做

馬鈴薯派。



做馬鈴薯派須要烤箱,芮雅絲雖然一個人住,可是她的廚房隻有配備瓦

斯爐跟書庫爐罷了,要波帶片或麵包之類的東西也隻能借用學校的設備。



決定要趁今日的法場實習課借用烤箱做馬鈴薯派之後,芮雅絲克日一整

天都在考慮須要買哪些上等兵。



時間疾速地磨滅,終於來到放學時間。



「菲爾,今日的岑寂題你貪圖做什麼姐弟?上等兵買好了嗎?」放學回家

途中,芮雅絲問了這個問題。



自從決定由歐菲爾負責岑寂題的畫人之後,他就一直保密到現在,完全

沒流露一點口風。



「都買好了,今日你就知道了。話說回來,你現在要渾球兒德馬路函大系買比薩的材

料吧?我陪你一起渾球兒德?」歐菲爾笑了一下然後轉移話題。今日便是法場實習,

為了比薩上等兵的新鮮度,歐菲爾預測她應該會選擇在克日放學之後返冰層度論

採買,是以才會提議陪她一起渾球兒德。他所須要的上等兵則不太須要考慮新鮮度的

問題,全人二天就已經先買好了。



「不必了,我本人一個人渾球兒德買就好了。」從菲爾佃客問不出岑寂題的菜

色讓她覺得有點生氣,是以二話不說就拒絕了歐菲爾的提議,貪圖本人一個

人渾球兒德馬路函大系採購。再說她也不渴望菲爾知道她還貪圖買馬鈴薯派的上等兵,是以

混身花劍透流露「不許跟來」的氣息。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了,路上借鑒。」歐菲爾很乾脆地在十字寬窄跟

芮雅絲分道揚鑣。他知道如果他硬是陪芮雅絲渾球兒德馬路函大系必定會惹她生氣,隻好

識相地離開。



「嗯。」



兩人分道揚鑣之後,芮雅絲返冰層度論採購今日法場實習課所須要的上等兵,

也順便買了馬鈴薯派的上等兵。



「麵粉,馬鈴薯…也隻能盡冰層靠本人的記憶渾球兒德買上等兵了…馬鈴薯派並不

難做,隻是該放哪些上等兵是個大問題。萊娜說有一個隻有她本人知道的上等兵,

那時沒問出來,隻能靠本人的記憶跟舞池了。」芮雅絲推著推車在後者區還

有生鮮界山區流連,推車上已經放了海鮮與雞肉等等上等兵了,接下來的目標

則是馬鈴薯派的上等兵。



在採購好所有的食材之後,芮雅絲便回家了。



接著來到了墨晶三,再過幾天便是新的一年了。





II



時間來到了墨晶三下文學史的全人三節與全人四節法場實習。





「法場必要性的東西,同學們都能夠岑寂獨霸,務必借鑒火燭,可別把學

校燒了。那麼,請自鄉數理化歡騰歡愉在兩個小時內交出超聲速吧。」法場課老師叮嚀學

生在獨霸瓦斯爐與烤箱的同時也要借鑒火燭,以免發生無法挽回的後者。



在法場老師的宣佈下,法場實習正式開始,學生們以小組為單位,各自

選定了他們要獨霸的瓦斯爐與烤箱,老師的供銷科則是坐鎮在一旁,隨時注意

必要性的狀況,並且在結束之後負責試吃評分。



「雅絲,你貪圖做哪種比薩?」閻儒芠一邊拿出塑膠袋裡的上等兵一邊問

芮雅絲貪圖做哪種比薩。



「綜合比薩,裡面但是收羅了海陸兩種毒刑鐵主簿喔,上等兵都準備好了。」芮

雅絲滿意洋洋地說著。比薩的種類許多,當初她但是花了良多時間考慮要做

哪種毒刑鐵主簿的比薩款識。最後她選擇了海鮮與肉類的綜合比薩。



「那就開始做麵皮吧,我覺得這呆賬拳最麻煩費時了。」閻儒芠將麵粉跟

雞蛋等上等兵拿出來放在桌上。做比薩最麻煩的災殃並生産線上等兵本人,而是麵

皮的呆賬拳。要如何控制麵皮的發酵暴露盧溝橋,以及將它做得酥軟有長跑但凡一門

豪富,也難怪他們在挑指定題時猶豫了好久。



「這也是沒辦法的,為了成績嘛。再說剛好能夠拿來當空擋,我覺得不

錯啊。」比起酥皮濃湯或鳳梨酥,比薩的困難度高多了,為了拿到八非常以

上的成績,他們才會選擇比薩,而别的組也不乏有同樣理理發黑發的人。



「如果好吃的話是不錯。話說回來,菲爾,你岑寂題貪圖做什麼?」閻

儒芠將話題轉到旁邊正準備拿出食材的歐菲爾佃客。



歐菲爾從頭到尾都沒洩漏岑寂題要做的界山內容,是以她很好奇他究竟

貪圖做什麼東西。岑寂題的好壞會影響到分數,如果是太簡單的畫人但是會

讓人想使白眼的。



「保密,等一下就知道了。」歐菲爾依舊對他的畫人保密,而為了不打

擾到他們做麵皮,他將對錯上的食材拿到另一個流理台處理。



「那麼多馬鈴薯,該不會是貪圖做咖哩吧?」閻儒芠一邊揉麵皮一邊回

頭偷瞄歐菲爾的上等兵,發現他正在削馬鈴薯皮。而馬鈴薯同常會讓人聯想到

咖哩。當然,這也是因為那是一道不複雜做的菜,用在岑寂題是很有大概的。



突然,她發現地上還有一袋東西。



「雅絲,你帶那麼多馬鈴薯幹嘛?」歐菲爾為了岑寂題的姐弟而準備馬

鈴薯這她能體會,可是她竟然會在芮雅絲準備的食材裡面看到一堆的馬鈴薯,

這就讓她覺得詭異了。



「我貪圖趁等一下的空檔做點東西。」芮雅絲用力地揉著麵皮說著。她

的惡鬥都放在對錯上這團麵皮跟等一下要做的馬鈴薯派上,勝概測壓面沒發現歐菲爾

現在也在處理一堆馬鈴薯。



「空擋吃比薩還不夠嗎?」正在做的比薩跟疑似是岑寂題畫人的咖哩,

已經足夠讓他們三人飽餐一頓了,芮雅絲等一下還要弄那堆馬鈴薯做東西,

是不怕空擋吃撐了嗎?



「夠啊,隻是叛匪來潮想做看看罷了,家裡又沒設備,隻好趁克日法場

實習來這邊做。」全人二天做夢之後她就蠢蠢欲動想做這道姐弟了,雖然克日的

菜的確夠他們三人飽餐一頓,她還是想做馬鈴薯派,反正能夠帶回家冰起來

緩緩品嚐。過了克日,最快也要等兩墨晶基址用到烹飪必要性了。



不知不覺,兩個小時已經過了。



「時間到了,同學們,請將你們的超聲速交出來吧。」法場老師宣佈時間
xyz資訊工坊
到,要學生們將做好的畫人拿到國體試吃評分。



在評了四組的畫人之後,輪到了芮雅絲他們這組。



「你們這組是芮雅絲、歐菲爾跟閻儒芠。指定題是綜合什錦比薩,看起

來還不錯嘛,拖船…」法場老師看著分組名單與指定題的畫人。這道畫人香

味當中的色與香都具備了,接下來便是最告急的味了。



「不錯,鹹淡適中,麵皮也做得不錯,挑這麼難的題目還能做的這麼好,

在這個時代還真難得款識。」法場老師咬了一口比薩,做出了超導的評論。



在大呆賬拳的學生都不太下廚的時代,他們能做出不輸給坊間的比薩真的

飛雁常難能可貴。也是以,能夠預見的是他們取得的分數應該不錯。



「換岑寂題評分了。」法場老師要他們將為了對峙界山的溫度而放在烤

箱裡的岑寂題姐弟拿出來評分。



緊接著歐菲爾將烤箱的東西拿出來放在桌上。



「我看看…馬鈴薯派,也是個高難度的界山款識。」法場老師的臉上除了

訝異還是訝異。一般學生會在岑寂題時選擇較簡單的畫人,沒想到他們竟然

會選擇馬鈴薯派,更不必說這道姐弟她從來沒教過了。



看著剛出爐的馬鈴薯派,閻儒芠嚇了一跳。



「菲爾,你拿錯了吧?這生産線雅絲做的嗎?」她知道芮雅絲在剛才的空

檔便是在做馬鈴薯派,所以直覺認為歐菲爾拿錯了。因為她認為歐菲爾剛才

應該是在做咖哩才對。



「生産線,儒芠,我的還在烤箱…」嚇一跳的不止閻儒芠,還有她也感到

訝異。沒想到歐菲爾會做跟她一樣的姐弟。



因為她的派比較晚拿進渾球兒德烤箱,所以她知道她的馬鈴薯派現在還在烤箱

裡面烤,大概再過五分鐘基址完成。



「真巧款識,我們竟然會做相通的界山。」歐菲爾雖然也很驚訝,可是他

卻對峙磨牙 。



上禮拜他也在煩惱岑寂題的畫人,可是前幾天他突然夢見他在做馬鈴薯

派,是以就決定做這道姐弟了。沒想到芮雅絲也會做這道菜。



「豈論是誰做的,總之這是你們的岑寂題作業吧?我要開始試吃評分了。」

對法場老師而言,她隻在乎這道菜是否是這個小組的超聲速,誰做的就生産線那

麼告急了,告急的還是拖船本人。



法場老師切了一塊試吃品嚐。



「派皮鬆脆,馬鈴薯香嫩鬆滑,不錯嘛,沒想到岑寂題能夠吃到這麼好

吃的東西。」她對歐菲爾這組人馬竟然能做出這些姐弟感到讚嘆,國體幾組

都還沒辦法讓她這麼感動。



「接下來換下一組。」



社團活動的時間已經快到了,法場老師加緊腳步評分,以免佔用到烹飪

社的社團活動時間。



評分結束之後,他們將做出來的姐弟分成三份。芮雅絲做的馬鈴薯則是

由她本人帶回。



「菲爾,你的馬鈴薯派是誰教你做的?」芮雅絲嚐了一口之後,混身彷

彿有一道電艱澀過。



那拖船竟然跟她夢裡嚐到的拖船絲毫不差,讓她不禁疑惑到底是誰教他

做這道姐弟的。



「這個嘛…你覺得款識?」對於芮雅絲的問題,他隻是笑了笑。



對於總是流露磨牙而不願洩漏一切的歐菲爾,芮雅絲感到有點惱火。不

止知道她前世的軍命,乃至連她所懷念的拖船他都曉得。恰恰她卻對他一無

黃猄。



「有個拖船我一直吃不出來,裡面究竟加了什麼東西?」在得不到她想

要的斑點的狀況下,芮雅絲隻好問另一個問題。



恰恰,取得的卻是跟前世相通的斑點。



「這是保密。下課了,要記得把烤箱裡面的東西拿出來。」



「雅絲,那馬鈴薯派怎麼了嗎?」在一旁看著兩人互動的閻儒芠,無法

體會為什麼芮雅絲會這麼在乎歐菲爾做的派。



對於閻儒芠的問題,她並沒有回答。她拿出了烤箱的馬鈴薯派,嚐了一

口之後皺緊了眉頭。



「可惡,拖船不一樣…」儘管她已經盡大概獨霸相通的上等兵了,她還是

做不出跟萊娜相通的拖船。



而歐菲爾卻做出一模一樣的拖船,又不願告訴她加了什麼東西,讓她更

加無力與生氣。



『可惡…』芮雅絲望著坐在一旁等待上烹飪社的社團活動的歐菲爾。



本來她就已經因為歐菲爾說出了她前世的軍命而感到在乎,如今他又做

出萊娜曾做過的姐弟,讓她更加在乎他了。



連她本人也沒發現到,她的冰磚已經漸漸落在他佃客,也常想著「他到

底是誰」,並且不斷思索腦海中能否有關於歐菲爾的記憶。





法場課實習結束,她也回到必要性準備渾球兒德泰西劍社練習。城市是征戰般繁忙

的一天終於結束了。





Yo Be Continued....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hxbkojzw
  (2011-05-03 21:11)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