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feqtupz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APH_菊灣】靜止的永恆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圖若侵權請告知撤下,謝謝!



※同繪文_159_靜止的永恆※APH《本田菊×灣》   「比起堅強的人跟溫柔的人,你想要成為哪種呢?」少女輕輕的笑了,拋出了一個毫無頭緒的問題,然後問著她目下彷佛還在思量的良人。她沒有慫恿,隻是靜靜的等著。   「……比起成為堅強的人,渴望成為一個溫柔的人。」於是良人回給少女一個淺笑。 時間的沙漏在此時當初暫時停滯。[/B][/B] ※不甜不悲,淡。※參考BGM:RADWIMPS - Order Made。※本田菊視角。※過去→現在,旁觀者[/B],平行天下。※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那麼你又是旁觀者亦或當局者?[/B][/B] 00.   他獨自想著本身尚未睜開雙目下的天下,是一樣的和平呢?還是一樣的混亂呢?那麼是不是本身不睜開雙眼那麼這個天下就會和平一點?   但是並沒有人能回應他。   他又想著,若是本身獨自消亡,會不會有誰發現呢?也許他隻是等候有個人能為他的掉落抽泣而已,就這麼簡單。   他忘記有誰曾經這麼問過他:『能看到過去或未來隻能選一個[/B],你要哪個?』   於是他反而笑著,腦中浮現的卻是頭上插著牡丹髮簪的女孩子,也許他還不克不及忘記,也許是不成能忘記[/B]。在那裡的每一天,也許不是每一天凡是那麼的多彩繽紛,但他知道,有那個女孩子之處就會有歡笑。   而他也知道,在不知不覺間就早已注視著女孩的一舉一動。 『你要哪個[/B]?』『我渴望理解理睬什麼是 回憶 [/B]。』 於是他選擇了過去[/B]。 01.   過去指的又是什麼呢?他並沒有多思量,純粹的思念、純粹的純真、純粹的…… 純粹的 想 見 她 一 面 。[/B][/B]   其實他並沒有多麼想要的東西,除了她[/B]。就算他放棄部分,天下啊、財產啊、名望啊、生命啊,他部分都可以不要。   所以看著竹林的本身、小小的本身清醒後,那樸陋的雙眼他有多麼的想笑。那部分的部分,就像開始漏沙的沙漏般,細小卻又不斷的掉落著。 『手臂、腳、嘴、耳朵、眼睛還故意臟、胸部、鼻孔,都給你兩個,不錯吧?』   小小的他還沒有看懂這個天下,有人突如其來的造訪卻無法驚動他一絲一毫,略偏灰色的雙眼看著目下的人,而在不遠處的他卻也不自禁的笑了出來。   「我叫本田菊,日/出/之/國。」孩子的話語充滿了輕視,但對方彷佛隻當是個孩子,淡淡的笑了兩聲便將他輕輕抱起,小小的本田菊並沒有掙紮,他隻是對這溫暖的懷抱感觸一種炫然欲泣的衝動,然而遠處的他卻早已落下了淚。   本田菊並不知道本身為什麼哭,又或許是為了什麼而哭? 『於是我提出了申請,嘴的話一個就夠了[/B]。』   本田菊也許曾自大他有著這麼好的一個哥哥,也或許這樣,他卻也恨著所謂的哥哥。隻假設為了她,他願意與部分為敵,不管友人還是親人。   無疑的是他輕手破壞了這種均衡。   「這是你的妹妹啊嚕,菊。」身後躲著的是一個年齡還小的女孩子,染紅的雙頰以及白皙的皮膚,眼中的敵意卻無法掩飾,像針一樣的刺在本田菊身上。   於是他緩緩的朝她走去,即便對方彷佛那麼的不領情,他卻還是優雅的自我介紹著。   「妳好,我叫本田菊,妳呢?」他笑著。 『因為我不渴望本身跟本身打罵、因為我渴望能與别的一個人親吻。』   小小的女孩子沒有回應,倒是咬了他一口便頭也不回的跑了。  在遠處的他彷佛也笑了,不自覺的撫上曾被她咬過之處,雖然那邊早已經沒有了痕跡,但卻覺得隱隱的刺痛著。 『想要忘記,但是忘不掉的這種情緒[/B]叫做什麼呢?』 02.   抓緊胸口的衣衿,那股騷動並沒有因此而截至,反而因為時間的流轉而愈加劇烈,那感覺令他鬱悶又苦楚,但卻又不能不從裡頭感覺到那有如毒藥的甜蜜。 『最緊急的心臟,我給你支配各一個,這樣很不錯吧?』   如果小小的女孩子已經蛻變成為少女,那麼他又變成什麼?  名義上的哥哥?沒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   不不不,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他真正想假設──佔有[/B]。   「你不是我認識的本田菊。」她的眼中充滿著仇恨。  「那麼妳認識的本田菊又是怎樣的人呢?」他輕笑,將刀入鞘。   少女頓時無聲,啊啊……她所認識的本田菊又是怎樣呢?是個怎樣的一個人呢?那是身為人的意志呢?還是身為國/家的意志呢? 『欠好心思,我毋庸要右邊的心臟。』   於是他沉寂回想,那是用著本田菊的意識呢?還是用著日/本的意識呢?映入眼簾的是怵目驚心的紅,不斷的流淌著。   所以他想著,也許他的時間從那個時間就已經沉寂截至了。   在那個時候,將刀舉起又揮下的感受是什麼?快感?愉悅?興奮?  在那個時候,看見她淚水落下的感受是什麼?難過?哀傷?自責?  在那個時候……他想著,或是他什麼感受也沒有[/B]。   接著他一個轉身,與他面對面的……是那穿著一絲不苟潔白軍裝的……本身嗎? 『因為我想跟愛的人,』   他愛的人是誰?他有可以愛的人嗎?他可以去愛人嗎[/B]?   緘默沉靜的將手舉起,指尖觸碰着的卻是那個眼中早已失掉光華的他,為了慾望而矇蔽部分的、為了勢力而拋棄部分的、為了權力而丟下部分的、為了她[/B]而失掉部分的……他。   回憶之所以苦楚,是因為你不克不及選擇想要保存著怎樣的設法。  回憶之所以甜蜜,是因為你強制選擇遺忘了那些苦楚的過程。  回憶之所以明媚,是因為你知道,在回想時,那種甜蜜苦澀。   本田菊逞強的揚起嘴角,即便沒有人看到,因為他正在體驗,回憶[/B]。 『在擁抱的時候,感覺到支配兩邊的心跳。』   「我是不是太多申請了呢?」良人笑著說。  「欸?你也知道你申請太多啊?」對方也笑著。   是啊,我所申請的變亂,有很多。 03. 『還有最後一項,等于眼淚[/B]的恪守。』   「如果有一天妳能離開了,開心嗎?」  「……。」   少女選擇默不吭聲,端方的坐姿就似乎那女兒節娃娃,甚至連眼神都沒有給予過他。  轉眼間他佔有她的時間開始轉動,已經到了終點[/B]。 『有人覺得麻煩,所以沒有這項,那麼,你要嗎?』   他自然也認為眼淚麻煩,在面對敵人毋庸要有眼淚,眼淚隻會透暴露本身的軟弱。  或許他在那個時候[/B]會這麼說。   「其實有眼淚,也不錯?」  「那麼就快點決定好欠好?慢吞吞的。」對方一臉不耐煩的回應著,然而良人依舊笑著。 『我渴望能夠理解理睬什麼是 珍惜[/B] 。』   戰爭的終焉,於是他失掉了她,那潔白的軍裝染上的是對比的鮮紅,就似乎那時的那麼……那麼的,不,並不會有人替他難過。   這是他拋棄了部分所應該失掉的代價。   後悔嗎?  仇恨嗎?  悲傷嗎?  想哭嗎?   他不能不承認,這些心境他部分都沒有。  他有的隻有內心那充斥的空虛[/B]感。 『那麼,眼淚的滋味要哪一種呢?』『酸的?鹹的?辣的?還是甜的呢?』『選一個喜歡的吧?選哪個呢?』 04.   在一片空缺的天下,正中央有著一位少女以及一位良人。   「吶,你的願望全都實現了吧?」   被問著的良人並沒有任何反應,少女隻是一臉猜疑著在他身邊繞來繞去……像是在看著什麼私人珍藏物般觀察著。   「那麼,驕傲的讓我看看你的哭臉吧?」   其實少女知道,說他沒有反應是騙人的,那悄然默默顫抖的肩膀,幾乎要流出血的嘴唇,還有不斷滴落的水珠。   但她卻沒有任何想要寬慰他的念頭。   「……真的很感謝妳。」歡暢壓著啜泣的聲音,略顯得低沉。  「欸?有什麼惡感謝的呢?」   少女笑著,一臉開懷。 05.   「總覺得,夢到了很多變亂。」  「是嗎是嗎?開心嗎?」   良人笑著,輕輕的搖了搖頭,然而對方卻表現一臉疑惑。  少女疑惑著,看著良人的笑臉卻不斷滴落的淚珠。   「那麼是很苦楚囉?」   良人依舊搖了搖頭,為此少女生氣的跺著腳,臉上堆著疑惑以及稍許怒氣。   「該不會你還有什麼不滿嗎?」  「不、不是,我真的很開心,真的很謝謝。」   因為他彷佛體驗的了他已經許久未曾擁有的東西,也許在良久曩昔拋棄的、遺忘的、丟下的,他彷佛都能觸摸到一點點,也因為如此,胸口的躁動依舊大如雷聲。   「是這樣啊?那麼,就這樣,你的心願都完成那我也該走了。」於是少女綻開了笑靨,略偏棕色的長髮更顯得部分如夢。   「啊……那個……最後我想問……」良人倒是怯怯的開口,卻又引起了少女的不耐煩,停下腳步,轉過身面對良人,一臉無奈。   良人的玄黑色瞳孔映照著的少女的臉,那種情緒叫什麼呢?胸口不斷的騷動,卻又不住的感觸懷念[/B]。   在少女轉身離開之際,他提起腳步向前邁進,牢牢的抓緊了少女的手。 「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面?」[/B][/B] Finally.   「妳好,我叫本田菊,妳呢?」他笑著。  「……你好,我叫灣……」女孩靦腆的回應著。 時間的沙漏在此時當初成為永恆。[/B][/B] [/B] [/B] [/B] [/B][/B] [/B] [/B] [/B] [/B] [/B] [/B]靜止[/B]   的[/B]   永恆[/B][/B]FIN[/B] 該怎麼說呢,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呢。至於想呈現的感覺,應該是平行天下吧。菊回憶的是身為國/家本田菊的回憶,至於灣則是平行天下替菊Order Made的人。也許是思維錯置,也或許隻是菊對於拋棄的部分從新思量,至於這事實是怎麼回事,還是聽著歌比較有感覺啦我想。其實很歡迎大家去看靜臨版PV哦~畢竟我哭了(誰管你) 雖然這結局令人不太滿意,但我想開放式更令人有想像力吧?近來腦中凡是星座彼氏,啊啊菊灣的感覺都不見了…說到這篇底子等于菊視角全文啊。我對不起天天向我催稿的大眾(有這種人嗎?) 也許哪天想到會部分翻修吧?我是說也許。 番外[/B]-[/B]你來亂的嗎(?)[/B].[/B]   在少女轉身離開之際,他提起腳步向前邁進,牢牢的抓緊了少女的手。 「小姐妳好誇姣願意嫁給我幫我畫同人本嗎?」[/B][/B] 就說是來亂的了………(逃)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prbprye
  (2011-05-03 22:21)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