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feqtupz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派突娜』 第八章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已經忘記了這是第幾杯威士忌,森龍貴一人坐在一角,默不作聲地喝著酒來。正當她要再斟多一杯時,一隻手提起了她的杯子。擡起頭來一望,原來是淩月優的調酒師─小粟旬。
「小粟先生,你不要打擾我的興緻大要嗎?」
小粟旬沒有和應森龍貴的說話,淡淡的說:「你在這裡,我便有責任照顧你,我可不想優回來怪責我的。」
「酒是傷身之物,還是少喝為妙。」語畢,他隻奉上一杯熱茶給森龍貴。
森龍貴瞟了一眼笑一笑,接著點了一根香煙。今晚在『Jazz』的仆人不多,而且淩月優還沒回來,以是小粟旬大要放鬆一下。
「怎樣?在擔心『派突娜』?」
小粟旬是位成熟的男仕,雖然常日是一名不多說話的男士,但其實是位傾訴苦衷的好對象,而且在『派突娜』裡頭她都找不到有誰大要跟她傾訴,以是森龍貴特别誠懇地點頭顯示。
「嗯…有一點…此終我沒有歸去……」
「皇帝不急太監急,『派突娜』也不是你的,怎樣龍貴如此著緊呢?」
森龍貴微微的笑一笑,沒有答複任何一句。見狀,小粟旬又問:「那麼六本木的人如何?」
「沒什麼,隻是仁從前是他們的人,如同自己有點過節,但怎樣說『派突娜』是有損失的。」
「損失…?」一個如同不恰當的字眼,小粟旬笑容越發燦爛,「我倒認為是人氣急升了,署名的新宿牛郎店跟六本木的人大打動手,怎梗概會不成為新聞,而且動手的更是你們的老闆,那不會成為佳話才怪。哈哈!」
「唉……」嘆了一口氣,森龍貴按著自己的太陽穴,真的巴望山下智久不要再麻煩她了,再這樣子上來,她寧願過來『Jazz』好了。
「龍貴,你蓄意要來『Jazz』嗎?假設你來的話,『Jazz』的買賣必定會再多三倍。」
「哈,我但是牛郎來。」
「不錯,『派突娜』今天不日最出名的牛郎加盟『Jazz』,一定會有許多狂鋒浪蝶跟隨你的,我信任優也會承諾。」
「哈哈……」
「我回來了。」
認識的聲音從黯淡的店內響起,小粟旬以笑容歡迎淩月優的歸來,「你回來了,怎樣子?談判如何?」
「咦?真司郎代替我去了的,我想他大較在發瘋了。」一點也不在乎他的感慨,淩月優覺得應該要自己去談判才是,那樣她又大要見到他失望是樣子是多麼可笑的。
「真司郎?怎樣是他去的?」
從談話中,森龍貴已經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以是又插嘴的問著淩月優。淩月優起首坐在他的身旁,才答複,「他說很想看看你老闆楞然的樣子,以是便由他去了。」
「但是我怕老闆會動手打他的?」
「怎梗概…那個笨蛋不會做損人不利己的事,而且假設他打傷了真司郎,你看看他還可不大要在銀座藏身的。」
「真的對不起,打擾了淩月小姐。」
「才沒有打擾,而且是某個笨蛋的錯,你不用介意,你留在銀座多久也沒問題,乾脆來『Jazz』吧!山下智久給幾多好多給你,我淩月優兩倍。」
同樣地森龍貴凡是對峙含笑,沒有答複淩月優任何一句話。
「優,志穎說今晚有一個鋼琴手來的。」
「嗯,是什麼人?」
「咦?沒有問,志穎說你必定會喜歡上他。」
對於那位色士風的能手,森龍貴都隻不過是見過他三次,曾經聽淩月優說他其實是一名車手,但是特别喜歡音樂,以是她才會遨請他到『Jazz』飾演一下,當然薪酬是相當不錯的,不過因為近來比較多比賽,以是他便推介一名鋼琴手給她,但是怎樣子,就隻有林志穎自己才知道的。

@@@@@@@@@@@@@@@@@@@@@@

畢竟他是牛嗎?有四個胃嗎?現在已經第五杯了,他不會感受飽嗎?
不!那不是問題所在,問題所在因而他如此驚人的食量身材還大要如此標準,那一代的小朋友畢竟是吃什麼奶粉長大的。
不…不…不!
他來的指标不應該是探討他的胃是什麼構造,他是來追問森龍貴才是。
「啊……真司郎?龍貴呢?」
一邊吃著雜果芭菲枯燥無味的與真司郎被山下智久這樣一問,他才覺醒自己不是來吃甜品,而是來跟他談判,不過其實不用談也知道結果是怎樣子。
與真司郎揚起一角,道:「在姐姐那裡。」
他媽的,公然是淩月優做的好事,他就知道森龍貴不梗概那樣子對待他,一定有人在教唆他,公然是淩月優的所作所為。
山下智久盡量對峙笑容,道:「怎樣我家龍貴會在淩月小姐身邊?」
「咦?山下先生你有所不知了,龍貴來了之後,自己都不讓他走,你也知道做你們這行職業,不大要抗拒仆人的,而且龍貴都覺得不錯了。」
「什麼?!?龍貴但是我的人!!怎樣自己的店不做,要到別人的店!!」
聽著與真司郎的事實,山下智久一下子忍耐不住自己的喜氣,大力地拍著桌子跟他抗議著。與真司郎沒有被他的行為所嚇倒,也許在過去就知道他是那樣子的人,以是他再先吃一口,道:「山下先生,龍貴之以是那樣子做還不是你的無腦行為連累嗎?」
什麼?!他說什麼???
「若不是你跟六本木的人鬥毆,那就不會落得如此境地。」
好了!他將最後一口的都吃了,近來為了拍寫真集,害他吃不到甜品,還好今次是別人付錢,但還是集體的,公然他應該要去Acerbic才是。
與真司郎把嘴巴抺一抺後,陡然一手扣住山下智久的頸項,傾前的貼著他,眉開眼笑,「混帳的山下智久,我要你為自己做過的事而後悔!假設你想不出你如何補償『派突娜』那天的損失給我!那麼你休想我會回來『派突娜』,你自己好好想明顯!!」
語畢,與真司郎即時鬆開雙手,本是一張殘忍的樣子變回常日的溫和,遽然被攻擊的山下智久當然感受莫明其妙,但其語氣及行為怎樣似曾相識的。
「龍貴叫我這樣傳話給你知道。」
「什…什麼?龍貴她……」
「哎呀!!我不跟你說了,山下先生,我要回事務所了,總之你還是要想想如何彌補自己的錯,不然龍貴真的會離開『派突娜』。我要走了,拜拜。」
完全沒有給半點機會山下智久說話,與真司郎便站起來急匆匆的離開餐廳了,留下原位的山下智久怎樣都認為那不是一個談判,一開始他便輸了。
「呀!淩月優!!!我討厭你!!!」



@@@@@@@@@@@@@@@@@@@@@@@@@@@@@@@@@@@

「啊……藍。」
「嗯……」
剛開始新學期沒久,怎樣功課堆積如山的推過來的,井川藍正在努力在飯堂作最後衝刺,同學卻在身旁叫住她,「外觀有一個外國人找你。」
「外國人??」
在井川藍的留存圈子裡大要認識外國人的地方就是『派突娜』,但是他們沒梗概知道她是M大的學生,就算知道也沒梗概會來這裡找她的,擡頭望住同學,問:「是誰?」
「啊……是一個很美的外國人。」同學一張害羞的低頭說著,就越發令井川藍不解了,很美的外國人是指『派突娜』近來來的女仆人,BLAIR嗎?
公然來至紐約的人是不同的,單是衣著就不是她大要買到的,不過跟她傾計時才知道她要氣弄自己的男朋友才來到日本的。
井川藍沒有再問上來便走出飯堂,看看是否是BLAIR來找她的,不過走到校門時卻被那個人嚇得大叫一聲,令自己的眼光都一路望向她。
本是一壁将近睡著的上田竜也被井川藍的叫聲嚇一嚇,睡蟲又走了,他慢條斯理的跟她打招待。「早安,井川小姐。」
她的天!怎樣『fairytale』No.1羅密歐會來大學找她的,該不會是因為上次她大鬧『fairytale』一事,現在來尋仇嗎?還是因為山下智久鬥毆,以是他來討藥費?
一時間井川藍變得有點慌張,手忙腳亂的想開口說話,可惜又說不出口,一開口便口吃起來,「那…那個…羅…」看到井川藍的緊張,上田竜也卻掛上含笑,說:「井川小姐有時間嗎?大要陪我去吃甜品嗎?」
井川藍隻是點點頭便跟隨上田竜也離開M大了。兩人在一路上也沒有說話,但其實倒不如說井川藍不知道要跟他說什麼,因為他又不是『派突娜』的人,而且她是第一次見到他自己。
微微的往上一看,怪不得是『fairytale』No.1,而且還有羅密歐的稱呼,雖然他的感覺跟leonardo當年飾演的羅密歐有很大分別,但是她在日本就找不到有人梗概像他如此優雅的氣質了,假設不知道他自己的話,也許會認為他是那裡的公子少爺了。
「井川小姐,你臉很紅,沒事嗎?」淡淡的含笑掛在面上,本是面紅的井川藍更侵略羞,雙手搖擺不絕的否認,「不不不……我…沒事…沒事…」
「我們到了。」
擡起頭來一看,原來是那間馳譽的甜品店,Acerbic。上田竜也輕描淡寫的走進去,從後跟隨著他的井川藍發現當上田竜也走入Acerbic的一刻女生都被他所俘虜了,不過這樣也很難怪的,誰叫他是『fairytale』No.1,女生看呆也是不出奇的事。
上田竜也是這裡的熟客嗎?還是他認識這裡的人,怎樣一副自覺的態度入門口便轉上二樓,彷彿那悉數是理所當然一樣。
「山田小姐,你就不要跟我客氣了。」
轉上二樓便看到不應該出現的速水直道,他看到井川藍時卻很天然地揮手打招待,「嗨!小藍,怎樣你也來呢?」
「直…直道?咦??弦葉?」
「咦咦咦!?小藍??」
兩名女生約會對方同是牛郎,地方同是甜品店,雖然自己同屬『派突娜』,不過心裡都起了同一個疑問:『怎樣會跟牛郎在一路?』
當然二人最終沒有問道,靜靜的看著餐單。相似身為『派突娜』的NO.2對上田竜也感受興趣,主動的伸動手,「你好,『派突娜』的速水直道。」
上田竜也也伸動手微微的握住速水直道的手,答複他,「『fairytale』的羅密歐。」
「啊啊!!原來你就是羅密歐,我在許多仆人都聽過你的事了,公然聞名不如見面。」
從速水直道的語氣一點也看不出會與對方產生敵意,相似是一種很期待的感覺,相對地上田竜也隻是輕輕的點頭。「嘻!那麼不知道『fairytale』No.1找我們的小藍什麼事呢?信任不是單純的吃甜品吧!」
面上雖然帶著笑容,但說話大要一針見血,令井川藍醒一醒,的確不梗概是隻單純跟他吃甜品的,那麼他畢竟找自己有什麼事呢?
上田竜也沈默了一會,與速水直道互相對望數十秒,之後他將眼光落在井川藍身上,令她一時間緊張起來,握緊自己的手。
「那麼我就開門見山說,我其實來挖角的。」

@@@@@@@@@@@@@@@@@@@@@@@@@@@@@@

擡頭望著招牌,再垂下視線望著手上的紙,跟圖案是分歧的,之不過他什麼都沒有說東家是女還是男,畢竟他有沒有理會過他的感慨呢?一聲說要比賽便要他幫他摒擋爛攤子,真的很可惡!
不滿地跌著地上的石子,張敬軒實在不明顯為什麼他特别幫林志穎不可,就因為他們是四年大學室友的關係嗎?而且他但是不懂日文吧!叫他怎樣跟別人溝通。
正當張敬軒站在門前猶豫自己要不要走進去時,森龍貴從後拍拍他的肩膀,嚇得他整個人都跳起來,轉頭一看,隻見一名短髮白襯衫黑褲的外子…?還是男子出現,手上還拿著一袋東西,是這裡的員工嗎?
看到他如此慌張,森龍貴又瞟了他手上的紙,問:「你找誰?」
一句日語問題,完全不懂日文的他基礎就不知道他在問什麼,他皺著眉的望住森龍貴,然後醒過來將紙條交給他。
接過紙條的森龍貴才知道他就是小粟旬口中所說要代表林志穎的人,但如同他是不懂日語,不然都不會不明顯他剛才說什麼。於是森龍貴將扣在襯衫的名牌給他看,體現自己是『Jazz』的。
看到他名牌上有店舖名字,公然是這間酒吧的員工,張敬軒點點頭,接著森龍貴便把他帶歸去了。返回『Jazz』,森龍貴先邀請他坐下來,接著把材料放在酒吧桌上。
「龍貴,那是什麼人?」
「他是林先生所說的鋼琴手,不過他聽不懂日語。」
居然找一個聽不懂日語的人來日本代替他出席飾演,林志穎是在耍他嗎?假設他沒有撞上森龍貴,那麼怎麼辦?小粟旬從心認為張敬軒有被擺弄因素,想到這一點他不敢從心笑出來。
「你先把材料放進去,我來招待他。」
「咦?小粟先生你懂國語嗎?」
「嗯,一點點,志穎有教過我,我想我大要應付了,不過你大要打電話告訴優知道一聲嗎?」
「嗯,好的。」
右左渴想整間店舖裝修,公然跟香港的酒吧很大分別,香港的酒吧隻會播放足球大假設樂隊來飾演,而且也沒有職位地方大要擺放一部鋼琴的,平時林志穎便在這裡表現,而且任務時間隻是四小時,薪金還不錯,真是優薪厚職的。
『你好的。』
暢通流暢的國語傳感人中,隻見走來的人不是剛才的人,而是另一名頭髮不長不短,後面紮了一條小辮子,服飾跟剛才是一樣的男生走過來。『我是這裡的跑堂,我叫小粟旬,怎樣稱呼你?』
原來林志穎對他還不錯了,找一間懂說國語的酒吧給他,那麼他就不怕雞同鴨講。張敬軒面帶含笑,『你好,叫我軒仔便大要了。今晚我就是用它嗎?』
『嗯,沒錯的,不過老闆娘要晚一點才回來,以是我不太明顯你要何時飾演,不過我們也将近開門了,假設你不介意,你大要先看看鋼琴有沒有問題。』
『好的,麻煩你。』
語畢,小粟旬便返回酒吧,準備今晚要用的酒了,而森龍貴便走進廚房,看看有什麼東西要幫手了,現在是早晨時間五時了,來開門時間還有一小時了。
當兩人都忙著時,張敬軒獨個兒走到鋼琴迎面,他如同很久都沒有彈過這一類的鋼琴,在香港要做一個音樂人真的不繁雜了,又要為配合市場口味,又不巴望太過商業化,不過對於近來的自己實在有點洩氣了。
不!現在不是想這種事的時候,他要好好的上演,不然下次林志穎不會介紹任務給他做了。







怪異了!怎樣他會聽到有鋼琴聲的!他明顯記得淩月優隻有色士風,怎樣會聽到鋼琴,是他聽錯的嗎?
貼近門邊的山下智久在猜測裡頭畢竟有什麼人,當然那個樸黑臉小粟旬一定會在裡頭,那麼淩月優又會在裡面嗎?他是否是要現在入去將森龍貴帶走呢?
「你在這裡做什麼?」
真的早上不要說人,早晨不要說鬼,剛才說她的名字,現在卻出現在他背後。淩月優還叉著腰,不客氣的說:「你想來接走龍貴?」
「什麼想,他本來就是我的人!」
「呵!可惜龍貴不想歸去『派突娜』呢…」
「你…你說謊!!」當初山下智久不平輸的要撐上來,明知道森龍貴有機會不喜歡他來這裡請他歸去,但是他怎大要把自己的王牌雙手奉送給別人,不!就是不梗概給淩月優就是,什麼地方也大要去,恰好就要來『Jazz』,明顯就是跟他作對。
「哼!智久,你還是不要做多餘事,不然龍貴真的不歸去吧!」
「你…你這個……」
正當山下智久氣得要開口大罵時,淩月優遽然用手掩住他的口,在耳邊細聲地說:「噓!不要出聲。」
「?!」
緩緩鋼琴從裡頭慢慢地傳出來,是誰在彈琴?淩月優推開大門走進去,發現店內的人都慢慢停動手來,靜心細聽那位來至香港的鋼琴手的飾演。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i9sQlq4oDw


將最尾的一個音符都彈完後,張敬軒才將自己帶回現實,緩緩的張開眼睛,接著即時換來強烈的掌聲,令坐在鋼琴席上的他有點楞然,怎樣他沒發現有那麼多人走進來,是他太過沈醉嗎?
「小子你很帥!!」
「很不錯吧!!」
「鋼琴彈得不錯吧!!是小優的新請回來嗎?」
全場除了掌聲外還傳來仆人的讚賞,雖然聽不懂日語的張敬軒,但看到別人面上不是一張生氣的樣子,那就大要鬆一口氣了。
看到如此卓越的表現,淩月優上前要好好多謝這位鋼琴師。「你好,我是這店的老闆娘,我叫…」還沒說到一半,看到他的表現驚慌察覺不對勁。,再看小粟旬的手勢一看,才明顯是怎樣的一回事。
淩月優乾咳幾聲,再次介紹自己,『你好,我是這店的老闆娘,我叫淩月優。』
張敬軒聽到淩月優的介紹楞一楞,試探的問:『你…你叫淩月優?』
『對!淩厲的淩,月明的月,優秀的優。』
『哈!小優!!』
接著自己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隻是知道張敬軒一下子撲向淩月優,來一個熱情的擁抱,淩月優卻反應不及的被他抱在懷中,身旁的山下智久見狀卻無名火起,即時推開了張敬軒,將淩月優拉向後面,不客氣的道:「幹什麼?!你是那裡的人!你就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那個事理嗎?」
實在令人大跌眼鏡的一幕,怎樣作為『派突娜』的老闆會在銀座,不!那不是問題所在,是為什麼他要生氣?眾所周知他跟淩月優是勢不兩立的人,怎樣會因為這樣子的擁抱而生氣。
「你的老闆不日很失常啊…」
「不!是他無意識行為。」森龍貴一點也不出奇的繼續為仆人調劑飲品,小粟旬再偷瞟一眼,再繼續埋頭苦幹了。
畢竟發生什麼事,他又在說什麼?但是看他的樣子如同很生氣的,他是小優的男朋友嗎?也許是。
『對…對不起,我不是居心,隻…隻是……』
糟了…他的口吃又開始發作了,每次緊張總會這樣子,慘了…
『軒仔?是軒仔嗎?』
正當張敬軒在想要如何解釋時,淩月優卻在開聲問道他。張敬軒聽到即時笑起來,『是啊!』
『哈哈…真的是你!我很掛念你啊!』
推開山下智久,淩月優上前擁抱著他。被無視的山下智久看到淩月優對這個來路不明的人如此熱情越發令人生氣。「喂!你當眾抱漢子,你不知羞恥嗎?」
淩月優沒有在意山下智久的說話,但如其說不在意,不如說她基礎就沒有聽到山下智久在說話,因為刻下的人是她從前在孤兒院一路過的朋友,可是渡過十年時光又再一次遇見,那麼她又怎樣關心别的事的。
『軒仔,來這邊坐下來,我有不少事要跟你說的。』
『咦……嗯…』被拉著走向坐位去,他又轉頭回望山下智久,『你不用理會他嗎?』
『不用,他隻是閒人一個,歸正就不重要。』
『啊……是那樣子…』
閒人一個?閒人會推開他還會罵他嗎?如同關係是自己想像中還複雜的。被無視的山下智久氣得即時轉身離開。「他如同很沮喪,你要去撫慰他嗎?」小粟旬又問。
「不用,我才不想理會他的事。」雙手蕩滌過後,森龍貴抺了水點,「小粟先生,這裡拜託你。」
「嗯。」
語畢,森龍貴便推開廚房的門走到後門去。走出窄狹的小巷,他從口袋裡拿出香煙,點上它。閉上雙眼養神,像是很久都沒這樣放鬆過似的。
這樣的早晨還真的令人頭痛。



TBN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prbprye
  (2011-05-03 23:21)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