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feqtupz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靈魂擁抱》~~侯文詠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書名:《靈魂擁抱》 作者:侯文詠 出版:皇冠文化 一種齷齪的感覺襲來,身體與靈魂彷彿被剝離似的,失去了焦距,分不清是哪個比較污穢;願望可不可恥?道德高不高貴?或者都是相似的無私?而生命可否就得在這作不做為的抉擇裡狐疑、焦慮與作亂本人? 關於故事,別人已說得太多,況且我也說不明确,反正去讀就對了! 當我闔上最後一頁,我心上冒出的第一個設法是:這本書的副角裡面,沒有一個是完善的悍賊,緻使連那讓人覺得他是悍賊的感覺也沒有。我認為唯一完全側面的腳色是:曹心瑩——雖然戲份未幾,但她的出現都是供給陪伴、關懷與闡發的腳色。而仔細回想一下,每個副角身邊的腳色,恍如都比副角本人含有更多的側面力量,讓我感覺到作者寫作時,心中梗概或許有的那股不堪——不忍,但必須。(不忍心把本人書中的副角描寫成那樣,但為了實現本人想表達的,卻必須這麼做。) 還是從腳色說起,我最感到疼愛的是宋菁穎,她面對的抉擇隻需兩種答案:戰鬥也許潛逃(fight or flee)。面對彭立中的瘋狂尋求(幾乎是變態尋求),宋菁穎誠實面對本人的心情,從堅決說不,到抵當後無力想逃,到無法潛逃選擇堅強再戰,宋菁穎展現了女鬥士的風範,雖然也曾膽小、也曾慌張,但她自始至終都保持著捍衛本人的決心,即便到最後,受情勢所害,不得不與彭立中進行虛有其名的「靈魂擁抱」,她還是誠實地感覺到:她無法接受這個人,無法實現真正的「靈魂擁抱」。可惜,當她想要選擇放棄全體,面對本人真實情感的時刻,對象卻是「寧選擇當虛偽的君子,也不願是誠實的正人」的俞培文,使得她不得不走向悲壯的路程。 我最感不齒的腳色是俞培文,他也是最難堪的腳色。對於成名戀棧,盼望被必然、被激賞,這是人性,但他卻因為本人不夠堅決、對本人不夠「驕橫」,陷入名利的泥坑,在此中掙紮、矛盾、欺瞞,慢慢地被現實銷蝕了原本的道德勇氣。——我看到有人為他辯解,說他曾想拒絕,隻是情勢所逼,讓他不得不去承認那件不是出自於已的作品,而得到名聲。我說,那他的拒絕也太過懦弱消瘦,不到十頁,不到幾個小時的時間(書中),他就已經作亂了本人,他真的認真地去捍衛本人的原則和寫作的自尊了嗎?在我看來,沒有。以是他被擺弄,被牽著鼻子走,我的心裡隻想:什麼時候,你才會展現出勇氣?為本人原則放棄名聲、承認錯誤的勇氣?但是很可惜,沒有,即便作者恍如讓他在最後得到救贖,讓他徹悟,我依舊沒見到他的勇氣。——這時我才真的認同《哈利波特》裡所說的:「世界上有很多東西都是難能可貴的,蘊含伶俐、才華,貫徹信念的野心,但最難得,也無法經辦的是勇氣,道德的勇氣。」——雖然對這個腳色不以為然,但他也表達了許多作者想要表達的設法,而且是我喜歡的設法。(這待會再說)   對於彭立中這個貫徹本人信念,不惜使用各種材幹的腳色,雖然嫌惡多於欽佩,但他能運用身邊各種對象,去實現本人想實現的事故,卻是我所短缺的不服不撓精力,隻是很可惜,當這全體是站在一個不穩的立場、是純粹為了私利而動的時候,部分的歡欣,都成了雄心壯志的瘋狂籠統。最讓我感到愚笨的因而死相逼的行為,也是這點讓我對他的偏執,沒有一絲的憐憫。其它,當他對宋菁穎說:『你是我心中最完善的完善,完善到不容許任何玷污的……』。也讓我感到噁心,想起他對著電視螢幕裡的宋菁穎性幻想,他怎能寡廉鮮恥的說出這些話?令人費解! 至於王郁萍,誠如書中所說,他等于一個代表弱者的籠統,弱勢是不容遭到批判的,部分批判他的人,就會被歸類成壞人。隻是,她展現了一種弱者的慘酷,因為本人不堪的過去,將「籌算」寄託在別人身上,然後,深深地刺進別人的保管裡,又以不容批判的姿態,實現本人的渴賴,即便推動結局的尚有其人,她也不該躲在輿論以外!我最難體會的是:為何會有人希望本人的生命,由別人來幫本人圓滿?是我錯了嗎?因為大部分的人都這樣? 關於書中靈魂與肉體的論述,我隻需感到一整個噁心,梗概或許是因為故事的關係,但我每每看到強調「靈魂的擁抱」的字眼出現,就有欲嘔的感覺。 這本書的寫作方面,我認為視角的轉換還算恰當,至於有人提出作者用差别視角來描繪統一個事故,卻又沒有什麼差別,我認為,這是作者在強調每個靈魂的殘缺性,也在表達那個疑惑——人在清醒的時候,靈魂是理性的這件事——反而才貼近主題的差别性(不過這隻是我個人的觀點)。書我比較不讚賞的事故節的邏輯性,或許是我用太高的道德標準去檢視書中的腳色,甚至於情節的發展令我錯愕,覺得沒有道理,感覺到為了展現主題,特異安裝劇情走向的牽強。有人說:作者應該在兩位副角(俞、王)進行真正的「靈魂擁抱」時驟然結束,後面令一些事實成真的情節,是多餘的。我則認為,這是作者對於讀者的一種救贖,讓書中帶給人的負面情緒,得到一些舒緩,更緊迫的,應該是保持一種:沒有一個人是殘缺無暇的基調。 在這書中,作者也表達了一些他創作的觀點,我想把它摘錄下來:首先,副角之一的作家俞培文,評論引起整個故事的那篇文章<靈魂的擁抱>,當他的助理說故事很都雅,結論也很側面的時候,他說那種結論根底等于弱智、周詳。(在這疇前,他的助理跟他說,這篇文章梗概或許選進中學生的國文課本)我偏偏覺得,這是作者對於國文課本中,文章選擇的諷刺——可否台灣學生所讀的課本,都有個很側面的結論,一個不容反駁的結論,使得文章變得索然無味?也扼殺了學生從故事中去判斷、思索的想像力?而藉由俞培文之口也提出論點:你有看過哪部暢銷的作品,結局是這麼側面的嗎? 其次,當別人問俞培文怎樣寫出所謂的好作品時,他說:我會問本人一個問題。(這裡我不想多做解釋。) 再次,是關於媒體扭曲的批駁,作者其實用很大的篇幅在描寫媒體的掃數,留情出版社、電視、廣播、報紙等媒體,對於媒體處理新聞的態度、設法也有許多闡述,我大膽設想一下作者所認為媒體最大的卑劣:疏忽個體的感受。而且我要承認:媒體當今的發展,有很大掃數是由於觀眾形成的,畢竟觀眾成績收視率,收視率導緻廣告價,廣告價代表獲利,以是,演變成寬慰、聳動的話題就能夠排彙觀眾,而當今台灣的新聞大部分等于如斯。即便有人感嘆:媒體治國。但實際上,我認為是「民粹」,藉由選擇新聞,導緻了新聞選取的偏向,直到有一天本人面對媒體的時候,才會感到這個巨獸的可駭之處。倘若讀者能融入宋菁穎這腳色一些,相信會有所覺悟,有所改變! 記得吳祥輝在《芬蘭驚豔》一書中,諷刺的說:「芬蘭的新聞真的沒什麼都雅的,大部分都是外國的新聞,而且總是在報導哪個國家正在戰爭,哪個國家發生災難必要幫忙,這類關心別人的新聞。」我想,一個「尊重少數」的新聞,和一個「順從多數」的新聞,隻能在本人真正經歷的時候,才力深入體會吧。 最後,柏拉圖的設法,恍如貫穿了整本書的發展,有趣的是,書中關於柏拉圖對於牽涉到情慾的肉體接觸見地的掃數,真正實現的是俞培文,在短短的回憶中,竟看到他隻是為了尋求美,而沒有佔有美(當然要解讀成他隻把愛情遊戲也行),因而他拒絕了大學時代的學妹,也拒絕了目下的宋菁穎。而這份「不佔有」別人的心理,也就成了和其它人差别的標誌。(可惜他的不佔有沒有包含「名聲」這掃數。) 我想用書中小記者的話來結束這篇文章:『八卦記者沒有什麼微乎其微,假定這個世界上有任何情由,讓我不敢報導我親眼看到、親耳聽到的故事,那我才變成了真正的微乎其微。』本文就當作我的一篇八卦報導吧,一篇關於《靈魂擁抱》的報導。 PS.《芬蘭驚豔》中,吳祥輝說起女伴Catherine (現在應該是吳夫人)愛看小說,但她覺得台灣的作家不敷想像力,故事說得不夠減色。即日,我想,或許他的心裡梗概住進一個台灣作家了。 以下是我的喃喃自語:還記得不久前和朋友提到經典,也提到侯文詠,我說:侯文詠有機會邁向經典,雖然現在的他梗概或許還沒有。不過現在我會說,那日子應該不遠了。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prbprye
  (2011-05-04 01:45)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