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feqtupz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達賴‧班禪‧乾隆皇》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大陸電視劇《達賴‧班禪‧乾隆皇》和《文成公主》明顯的有宗教統戰象征!難怪如前評《康定情歌》,網上少見人評。不過就漢藏關係的《影視史學》或宗教影視作品而言,還是值得看評。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souj/3/1303879399/20080226070047《達賴‧班禪‧乾隆皇》 (14片) VCD導 演 :闞衛平
主 角 : 曲吉/毛孩/紮西頓珠/郭旭新/劇雪
中國第一部以最高活佛為主角的電視連續劇群星會萃場面弘大、震蕩民氣引人入勝.
劇情簡介:.
  清代乾隆二年(西元1737年)7月,西藏五世班禪圓寂,以後,六世班禪坐床。乾隆二十二年(西元1757年),七世達賴圓寂,乾隆皇帝派章嘉國師到拉薩協同班禪尋找並確立達賴七世的轉世靈童和舉行坐床典禮。章嘉看到班禪為了弘揚佛法,賜福眾生,不辭幸勞,不怕艱險;對佛經粗通諳熟,對達賴循循善誘;他還特别特别愛崇皇上,忠於朝廷,凜然維護西藏與清政府的統一。為此,乾隆皇帝敦請班禪來京奉經施法。班禪不顧眾人的阻攔和勸說,歷盡千辛萬苦,一年多的時間,路線二萬多公裏,終於來到避暑山莊;而清政府也做了熱情的準備,並為班禪專門構築了須彌福壽行宮, 並親自學藏語, 習藏禮期盼著班禪佛爺早日到來。
  乾隆萬壽慶典,仲巴怒闖山莊,揭露乾隆喜愛的董妃偷換行宮佛冠上的寶珠。為了保持和好,班禪請皇帝免去了董妃的死刑,乾隆也讓班禪饒恕了仲巴擅闖禁宮之罪,兩人都會心的笑了,眾人歡樂,慶典開始。乾隆正式冊封八世達賴剌嘛強白嘉措,班禪激動的對乾隆說,貧僧和西藏僧俗的一片執誠終有所歸,仲巴扥木盒來到班禪住處,告知他普南吉要親自見皇上, 章嘉勁要班禪仔細對待此事,班禪決定將此事稟奏皇上,班禪扥木盒來到 "四知書屋",向皇上乾隆講述了哈斯汀送禮之事,乾隆豈但沒有怪罪,反而讚揚 "班禪一片赤誠,朕深為感動",親自伴随班禪前去北京。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dvd/dvdfile.php?item=D020012277六世班禪  六世班禪于乾隆三年在後藏向紮喜策轉世,三歲時坐床。班禪是班禪額爾德尼的簡稱,班是梵語,意爲“粗通五明的學者”,禪是藏語“大”的意思。 額爾德尼是滿語,意爲“寶”。六世班禪名貝丹益西(公元1738-1780),意譯不祥智,清乾隆四十年(公元1780年)奉命進京給清高宗祝壽,先住承德避暑山莊,後隨駕到北京,清室賜給玉冊玉印。同年在北京黃寺圓寂。
六世班禪的確立
  六世班禪額爾德尼羅桑華丹益希,于藏曆第十二繞迥之土馬年(1738年,清乾隆三年)生在襄地紮西則(今後藏南木林宗紮西則)地方。父唐拉,咒師出身;母尼達昂茂,系貴族宗室之女。
  1740年,經過劄什倫布寺喇嘛尋訪察看,在拉薩請護法神降神,七世達賴派代表,會同噶廈政府官員,共同確認羅桑華丹益希是前世班禪轉世靈童。七世達賴使正式光顧賜顧劄什倫布寺,並光顧賜顧駐藏大臣紀山,請他轉奏清高宗皇帝,不久使獲得乾隆皇帝的恩準。七世達賴給六世班禪取法名羅桑華丹益希。金雞年(1741年)六月四日,將靈童迎到劄什倫布寺日光殿舉行坐床典禮,乾隆帝特派專位與七世達賴的代表一塊兒由頗羅鼐伴随到劄什倫布寺祝賀坐床典禮。土蛇年(1749年)九月,六世班禪到拉薩拜會七世達賴。七世達賴說:“前世班禪是我的上師,給我傳授了許多經典教授。現在要把我學到的經典傳授給你”。七世達賴給他授了沙彌戒,從此便成立了師徒關系。六世班禪住在布達拉宮,每天由七世達賴給他傳授經論。
六世班禪的貢獻
  火牛年(1757年)二月,七世達賴在拉薩圓寂,六世班禪對七世達賴的喪生,感受特别特别悲傷,饬令劄什倫布寺全體僧衆悲悼三天,誦經祈禱達賴喇嘛早日轉世。當乾隆帝接到七世達賴圓寂的奏報後,擔心西藏局勢不穩,即派國師章嘉?若白多傑入藏辦理七世達賴的後事,並掌管認定轉世靈童。是年六月,由經師羅桑群佩在劄什倫布寺爲六世班禪授比丘戒。
  土虎年(1758)四月,章嘉?若白多傑赴後藏到劄什倫布寺看望六世班禪,商議西藏政教事務。1759年二月,章嘉國師和噶廈政府請六世班禪到拉薩,爲章嘉國師等6000多名僧衆傳授時輪大灌頂,並和章菇國師一塊兒爲七世達賴的靈塔開光。 1760年,六世班禪派人在後藏托布嘉地方訪到八世達賴靈童後,經乾隆帝恩準,接到劄什倫布寺,由六世班禪爲他剪發起法名。1762年,在六世班禪的掌管下,爲八世達賴在布達拉宮舉行坐床典禮。1765年,六世班禪又到拉薩爲八世達賴授沙彌戒,並在布達拉宮爲八世達賴講經兩個多月。1766年,乾隆帝遣使到劄什倫布寺冊封六世班禪,頒給金冊金印。金冊粗心是贊譽班禪是劄什倫布寺的一名年高德劭的高憎,且是達賴的上師,粗通佛法,要向僧俗公衆宣傳,嚴守正確的戒律,要整飭發展衛藏的佛教事業,歡快使衛藏的每個蒼生知曉德性禮節。班禪大師寫了一封奏折向皇上謝恩。1769年,他3l歲時,乾隆帝又賜給了一顆用230兩黃金鑄成的有藏、滿、蒙三種筆墨的班禪額爾德尼金印。
  1774年,英國東印公司與不丹發生戰爭,不丹國王請六世班禪寫信調解。英國駐印總督哈斯汀士遂操縱這一機會,差遣東印公司職員英國人波格爾擅自闖到劄什倫布寺見六世班禪。六世班禪用印度語與他交談,強調不丹是中國藩屬,而西藏屬中國領土,全副要聽從中國大皇帝的聖旨辦事。對波格爾提出的英國與西藏成立聯系、英方與西藏默默通商、請介紹到拉薩見駐藏大臣並在拉薩設立代表等哀求,一律加以拒絕,使波格爾的計劃未能得逞。
  火雞年(1777年)四月,六世班禪應邀在拉薩大昭寺爲八世達賴授比丘戒。在布達拉宮栖身一年,給達賴傳經。
  1778年,乾隆帝爲慶賀本人的70大壽,邀請六世班禪進京。土豬年(1779年)六月,六世班禪率13名勒參巴及隨行人員2000餘人,從劄什倫布寺啓程,經過羊八井時,八世達賴、駐藏大臣、攝政和全體噶倫前來隆重迎送。進入青海後,陝甘總督和西寧辦事大臣等率僧俗數萬人分批歡送。當年十月十五日到次年三月旬日,六世班撣一行駐錫塔爾寺過冬;從塔爾寺出發前班禪大師讓二世嘉木樣活佛爲其隨從人員種痘,他本人卻沒種。金鼠年(1780年)七月二十一日,六世班禪一行到達承德,清高宗命王公大臣等迎入專爲六世班禪入覲時栖身而興建的須彌福壽廟。六世班禪乘轎到承德避暑山莊覲見清高宗時,清高宗特許乘轎至殿前,見面時問道:“喇嘛身體好嗎?一同上艱苦了吧?”班禪答稱:“托皇上拱福,沿途無恙。”清高宗又說:“朕今年已70歲,以如斯高齡,幸見喇嘛,甚慰朕懷。從此中土佛法弘揚可期,四海群衆得歌升乎。”並將本人用的珍珠串、玉惬心和一條內庫哈達贈給六世班禪。次日,清高宗親臨須彌福壽廟看望班禪,高宗說:“即日五世達賴來朝,我祖特建黃寺以館之。朕今特建熱河劄什倫布寺,以備喇嘛駐錫。切欲對話,故學藏語,但隻能講日常平凡用語,聖經文奧典,仍須由章嘉呼圖克圖譯述。”皇上能用藏語交談,班禪大爲驚訝,也深受感動。七月二十四日清高宗在避暑山莊萬樹園宴請六世班禪。八月三日,高宗又派內大臣二人到須彌福壽廟給班禪頒賜玉冊玉印。八月七日,六世班禪和章嘉國師率僧衆至避暑山莊誦經,爲高宗祝壽,班禪進獻重300兩的金佛像、佛案和菩薩畫像81幅、全套《甘珠爾》、重30兩的金制護身盒、虎魄串珠三挂等物品,作爲壽禮。八月十三日,六世班禪又到避暑山莊率僧衆誦經祝福乾隆帝萬壽無疆,並參加祝壽宴會等活動。八月二十五日,六世班禪離熱河經古北口至北京,由皇六子和章嘉國師伴随遊覽圓明園、大鍾寺、頤和園、香山等地,爲殿堂、園林、廟宇開光加持。九月十八日,清高宗謁陵後返京,與六世班禪在香山昭廟會見,高宗又向班禪獻金惬心、羊脂五香爐、寶體等;班禪向高宗南佛像及僧衣等。九月二十五日,高宗到黃寺看望班禪。十月三日,在紫禁城保和殿宴請六世班禪,特許六世班禪乘轎至層丹墀。十月二十七日,班禪在雍和宮爲高宗傳授佛法。
六世班禪圓寂
  金鼠年(1780年,乾隆四十五年)十一月二日下午,六世班禪在北京黃寺因患天花治療無效而圓寂,享年42歲。班禪遺體在黃寺停放了6天,供各界人士和佛教徒瞻仰。然後用防腐藥水浸洗,移置到由高宗禦賜的用7000兩黃金制作的天降金塔裏。次年二月,六世班禪的靈塔運往西藏劄什倫布寺,劄什倫布寺僧衆造了一座大銀塔,將禦賜金塔供奉在內。高宗爲了紀念六世班禪,特命在他生前住過的黃寺西側,成立了一座宏偉的"清淨化城塔",俗稱西黃寺。寺內有清高宗禦制的用漢、滿、蒙、藏四種筆墨書寫的碑文。
  六世班禪的著述有《持樂國願望》、《自傳》凹凸冊、《道情歌集彙編》、《菩提道次序面授法?利他甘露瓶》、《顯密集要點問答彙編》、《十六羅漢繞佛記》、《喇巴強巴傳》、《聖?洛桑巴傳奇?不成思議》、書劄、儀軌、修行等方面的典籍共98種之多。
http://baike.baidu.com/view/943676.html?tp=0_11七世達賴喇嘛

  達賴七世(1708-1757) 名噶桑嘉措,康熙五十九年由清代政府派往西藏平叛的軍隊護送到拉薩。雍正五年(1727)﹐西藏地方又由西藏農奴主的實力人物噶蔔倫阿爾布巴?隆布鼐?紮爾鼐等策劃﹐發動了武裝叛亂﹐殺死首席噶布倫康濟鼐。雍正帝又派兵入藏安甯了叛亂。為加強對西藏地方的統治﹐雍正帝決定在西藏設置駐藏大臣正副二人﹐其位置與達賴平等﹐在達賴之下仍設藏王一人﹐由珠爾默特那木劄勒繼任﹐受達賴與駐藏大臣的共同領導﹐處理西藏地方的個别政務。乾隆十四年(1749)﹐藏王珠爾默特那木劄勒陰謀叛亂﹐乾隆帝安甯叛亂後﹐決定廢除藏王制﹐政務由噶廈(西藏地方政府)籌算﹐受達賴與駐藏大臣的直接領導。
http://xz.people.com.cn/BIG5/138902/139221/140795/8497840.html章嘉‧若貝多傑著,蒲文成譯《七世達賴喇嘛傳》(中國藏學出版社,2006)達賴喇嘛和班禪額爾德尼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兩大活佛轉世系統。自從15世紀格魯派駁回活佛轉世的辦法來解決其宗教領袖的繼承問題後,達賴喇嘛是入手下手出現的格魯派的轉世活佛之一。好像許多歷史事物一樣,達賴喇嘛活佛轉世也經歷了由小到大、由簡到繁、由日常平凡到非凡的發展演變過程。
本書介紹的是七世達賴喇嘛的生平。七世達賴喇嘛時乾隆皇帝確定了達賴喇嘛領導西藏噶廈的體制,使以後的歷輩達賴喇嘛存在了朝廷冊封的西藏政教領袖的位置。同時乾隆皇帝又通過制訂《欽定藏內善後章程二十九條》,規定了對達賴喇嘛等大活佛轉世的認定實行金瓶掣簽、達賴喇嘛圓寂到新達賴喇嘛親政期間由朝廷任命攝政代行達賴喇嘛職權、駐藏大臣總攬西藏政務等,明確了地方朝廷和達賴喇嘛的政治關系。
我們這裏介紹給讀者的七冊書,是有關歷輩達賴喇嘛生平事跡的歷史資料性的套書。此套書包孕了從藏文傳記中翻譯的一世達賴喇嘛的兩種傳記、二世達賴喇嘛的自述、三世達賴喇嘛傳、四世達賴喇嘛傳(以上合編為一冊)、五世達賴喇嘛的自傳(凹凸冊)、七世達賴喇嘛傳、八世達賴喇嘛傳、九世達賴喇嘛傳、十二世達賴喇嘛傳,以及我們組織編寫的《歷輩達賴喇嘛生平形象歷史》的書。此中五世達賴喇嘛自傳和七世達賴喇嘛傳,曾經由中國藏學出版社(1997年)和西藏群衆出版社(1987年)出版過,三世達賴喇嘛傳和四世達賴喇嘛傳由全國圖書館圖書縮微復制焦點(1992年)印制發行過,因為當時的印數不多,現在讀者已經難以買到,以是這次我們將它們一並收入。其它還有六世達賴喇嘛、十世達賴喇嘛、十一世達賴喇嘛、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藏文傳記,也正在著手翻譯。
達賴喇嘛和班禪額爾德尼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兩大活佛轉世系統。自從15世紀格魯派駁回活佛轉世的辦法來解決其宗教領袖的繼承問題後,達賴喇嘛是入手下手出現的格魯派的轉世活佛之一。好像許多歷史事物一樣,達賴喇嘛活佛轉世也經歷了由小到大、由簡到繁、由日常平凡到非凡的發展演變過程。一世達賴喇嘛出身貧苦,以終生的歡快興建紮什倫布寺,成為馳譽的宗教活動家。二世達賴喇嘛的轉世身份是經過鬥爭才獲得承認的,並在格魯派處境困難時成為了格魯派的領袖人物。三世達賴喇嘛通過和蒙古俺答汗的聯合,獲得了達賴喇嘛的尊號,並鞏固了格魯派的位置。四世達賴喇嘛出世于蒙古王族,給格魯派帶來強有力的外援。五世達賴喇嘛時期,格魯派和蒙古和碩特部固始汗聯合,推翻第悉藏巴汗的統治,獲得了西藏地方的政教權力,又通過五世達賴喇嘛進京朝覲順治帝,獲得清代朝廷的冊封,確立了達賴喇嘛的政治和宗教位置。接下來圍繞六世達賴喇嘛的真假問題,西藏政局發生過劇烈的變動。七世達賴喇嘛時乾隆皇帝確定了達賴喇嘛領導西藏噶廈的體制,使以後的歷輩達賴喇嘛存在了朝廷冊封的西藏政教領袖的位置。同時乾隆皇帝又通過制訂《欽定藏內善後章程二十九條》,規定了對達賴喇嘛等大活佛轉世的認定實行金瓶掣簽、達賴喇嘛圓寂到新達賴喇嘛親政期間由朝廷任命攝政代行達賴喇嘛職權、駐藏大臣總攬西藏政務等,明確了地方朝廷和達賴喇嘛的政治關系。總的來說,從三世達賴喇嘛開始,不停到1959年夙昔的十四世達賴喇嘛,歷輩達賴喇嘛都是在地方政權管轄下的西藏地方的一個宗教和政治領袖,是有大量文獻資料證明的歷史史實。
然而,從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西方帝國主義在攻擊中國的過程中,也把西藏作為他們攻擊和豆割中國的一個重點地區。老牌的英帝國主義為了鞏固它在印度的殖專制義統治,與沙俄爭奪在中亞的霸權,駁回各種陰謀技巧,力圖將西藏從中國破裂出去。在兩次武裝攻擊西藏之後,他們在西藏上層統治集團中拉攏和收買一部分人,殘害民族破裂主義分子,宣傳“西藏獨立”。1959年十四世達賴喇嘛逃往國外以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中的反華反共勢力和以達賴喇嘛為首的破裂主義集團互相配合、互相操縱,不停在進行“西藏獨立”的破裂活動。在樹立“出亡政府”、選舉“內閣”、頒布“憲法”、成立“西藏獨立”的大本營的同時,在西方反華勢力的鼓動和挑唆下,破裂主義分子借助達賴喇嘛的影響,展開了一系列的“外交活動”,頻繁“出訪”全國各國,在國際上進行大量的宣傳活動。在他們進行的蒙蔽全國輿論的“西藏獨立”的宣傳鼓噪中,一個事多的方面便是曲解歷史,制作假相,否認西藏在歷史上便是中國一個不成支解的部分的歷史事實。在達賴喇嘛活佛轉世系統的歷史方面,他們有意避讓和否認歷史上的達賴喇嘛是在中國地方政府管轄下的地方的政教領袖的歷史事實,宣稱達賴喇嘛不停是他們所說的所謂“西藏國”的元首,達賴喇嘛天然存在統治“西藏國”的權力。為了宣傳“西藏獨立”,他們對歷輩達賴喇嘛的歷史也采取斷章取義、矢口否認、編造篡改的體例加以曲解。1995年,十四世達賴喇嘛不顧歷史上十世、十一世、十二世達賴喇嘛和八世、九世班禪是經過金瓶掣簽而認定的事實,自行搶先在國外頒發指認十世班禪的轉世靈童,為班禪轉世制作混亂和障礙,而西方輿論界的一些人與之配合,宣稱歷史上班禪轉世便是達賴喇嘛指認,好像金瓶掣簽基礎就沒有存在和實行過,並且就此鼎力大舉攻擊中國政府幹涉宗教事務,破壞宗教信仰默默,掀起一股反華的浪潮,便是一個明顯的例子。比年來,十四世達賴喇嘛雖然幾次宣稱大概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大概不尋求“西藏獨立”,隻尋求在西藏實行“高度自治”,但是他們如故宣稱西藏在歷史上不停是“獨立國家”,是在1951年被中國佔領的“國家”,要以此立場和中國地方政府“談判”,試圖在西方一些大國的支持下達到變相獨立的指标,而且他們還企圖把達賴喇嘛的管轄權擴大到歷史上歷輩達賴喇嘛和噶廈政府都沒有管轄過的甘青川滇廣大藏區,樹立所謂的“高度自治的大藏區”。由此可見,西方反華勢力和破裂主義分子挑起的有關西藏歷史問題的論爭還會長期進行下去。
歷史終究是不容篡改的,歷輩達賴喇嘛的藏文傳記,梗概是達賴喇嘛本人寫作,梗概是達賴喇嘛的經師、攝政等人寫作,準確地記載了西方帝國主義勢力東來夙昔格魯派上層人士對達賴喇嘛的歷史和政教位置的見識。傳記中有的還記載了詳細的歷史細節,大概補充《清實錄》、《清史稿》等史冊的不夠,結合現存的檔案資料,大概使讀者更意識理睬地理解數百年來達賴喇嘛活佛轉世的歷史。五世達賴喇嘛寫下的明朝封給三世達賴喇嘛、四世達賴喇嘛封號和印章,以及他本人進京朝見和受封的經過,七世達賴喇嘛傳記載的受清代冊封、清軍護送他進藏、雍正帝時根據清代的陳設移居泰寧以及在清代官員和章嘉國師伴随下返回拉薩、乾隆皇帝命七世達賴喇嘛領導噶廈,八世達賴喇嘛傳記載的廓爾喀戰爭和二十九條章程的制定,十世、十一世、十二世達賴喇嘛傳記載的金瓶掣簽決定達賴喇嘛的轉世等,都是說明達賴喇嘛和地方政府之間政治關系的事多史料。
除了政治史以外,歷輩達賴喇嘛的藏文傳記還記載了許多藏傳佛教各教派之間交往和鬥爭的情況,寺廟的興建和維修,法事活動的舉行,乃至藏醫藥的制作和使用的情況等,對于研究當時西藏的宗教史和文化史也有事多的參考價值。
鑒于藏文的歷輩達賴喇嘛傳記的事多的史料價值,我國許多學者在進行學術研究時都將其作為事多的參考書籍,恰白‧次旦平措等西席寫作的《西藏通史——松石寶串》、牙含章西席寫作的《達賴喇嘛傳》等,都引用了不少藏文的歷輩達賴喇嘛傳記的內容︰中國藏學研究焦點歷史研究地址承擔編寫多卷本《西藏通史》的課題時,組織學者翻譯了部分藏文的達賴喇嘛傳記,並在此基礎上整頓編寫了歷輩達賴喇嘛的生平。我們現在將其出版,是盼願為有關的研究者供給這方面的資料。
需要指出的是,因爲這些傳記資料的作者是藏傳佛教的上層人土,他們在寫作時天然會帶著當時西藏的社會思想的影響,比方一些關于佛教高僧的奇幻故事和傳說的刻畫等。别的,這些傳記資估中提到一些西藏的歷史地名、人物、職官、廟宇名稱等,還需要進一步研究,使翻譯加倍準確。以上敬請讀者鑒察。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china/chinafile.php?item=CN10079133班禪  西藏佛教格魯派(黃教)中與達賴並列的兩大宗教領袖之一。班,梵語班智達(pandita)的略稱,意爲博學之士;禪,藏語意爲大;班禪意爲大班智達,即大學者。原爲後藏(舊日喀則地區)一帶對佛學知識淵博的高僧的尊稱。
  17世紀初,日喀則馳譽黃教廟宇紮什倫布寺寺主羅桑卻吉堅贊(Blo-bzang chos-kyi rgyal-mtshan,1567~1662)是當時黃教領袖,因粗通佛學而被人尊稱爲班禪。明崇禎十五年(1642)蒙古和碩特部領袖顧實汗消滅與黃教爲敵的藏巴汗,在西藏成馬上方政權。清順治二年(1645),顧實汗在羅桑卻吉堅贊原有班禪尊稱的基礎上贈給他“班禪博克多”的稱號(博克多,蒙語對智勇兼備人物的尊稱)。康熙元年(1662)羅桑卻吉堅贊圓寂,他的高足、黃教另一領袖達賴五世爲他尋找轉世“靈童”,從此黃教成立了班禪活佛系統。羅桑卻吉堅贊爲班禪四世,班禪三世羅桑頓主(Blo-bzang don-grub,1505~1566)、班禪二世索南喬郎(Bsod-nams phyogs-glang,1439~1504)、班禪一世克主傑?格雷貝桑(Mkhas-grub-rie Dge-legsdpal-bzang,1385~1438。黃教創始人宗喀巴的高足)都是追認的。但也有人認爲羅桑卻吉堅贊爲班禪一世。自班禪四世起,曆世班禪都以紮什倫布寺爲母寺。班禪五世名羅桑意希(Blo-bzang ye-shes,1663~1737)。康熙五十二年清代派官員進藏封他爲“斑禪額爾德尼”(額爾德尼,滿語珍寶之意),賜金冊金印。從此班禪的宗教位置獲得清代地方的確認。班禪六世貝丹意希(Dpal-ldan ye-shes,1738~1780)是第一個到過內地的班禪,他于乾隆四十五年(1780)先後到承德、北京,祝賀乾隆帝七十壽辰,當年冬圓寂于北京。五十六年廓爾喀(今尼泊爾)攻擊後藏,班禪七世丹貝尼瑪(Bstan-pa’i nyi-ma,1781~1853)退步拉薩,與達賴八世籲請清代協助。班禪八世丹貝旺秋(Bstan-ps’i dbang-phyug,1854~1882)二十八歲圓寂。班禪九世卻吉尼瑪(Chos-kyi nyi-ma,1883~1937)因受達賴十三世排擠,于1924年逃至內地,1937年返藏受阻,圓寂于青海玉樹。確吉堅贊(Chos-kyi rgyal-mtshan,1938~1989)爲班禪十世,于1989年1月28日在日喀則圓寂。 十一世班禪堅贊諾布(1990~ )屬馬,1990年2月13日出世于西藏自治區嘉黎縣一日常平凡藏族家庭。  
  班禪世系
  年代/本名/事多事故
  一世班禪(追認)1385-1438格雷貝桑
宗喀巴高足,爲格魯派的發展做過貢獻
  二世班禪(追認)1439-1504索南喬郎
  爲達賴二世受沙彌戒
  三世班禪(追認)1505-1566溫薩八羅桑敦主
  四世班禪1567-1662羅桑卻吉堅贊
  達賴五世之師,首獲班禪活佛封號
  五世班禪1663-1737羅桑意希
  首獲班禪額爾德尼名號
  六世班禪1738-1780貝丹意希
  第一個到過內地的班禪,卒于北京
  七世班禪1782-1853丹貝尼瑪
  八世班禪1854-1882丹貝旺秋
  爲達賴十三世削發
  九世班禪1883-1937卻吉尼瑪
  爲抵抗英國殖民者,加強漢藏團結做過貢獻
  十世班禪1938-1989確吉堅贊
  馳譽愛國宗教人士,爲藏漢團結作出過巨大貢獻
  十一世班禪1990- 確吉傑布【各世班禪簡介】  一世班禪克珠傑?格勒巴桑
  克珠傑是全藏敬信的尊者宗喀巴的主要高足,在藏傳佛教史上聲名顯赫。
  克珠傑,童年時在薩迦寺出家,拜薩迦派的僧格堅贊爲師,受了沙彌戒。16歲時去昂仁寺與珀東班禪等辯論經教,獲得勝利,聲譽鵲起。隨後又返回薩迦寺,從吉尊熱蓬娃學習密宗。
  18歲時,到前藏聽宗喀巴講經。宗喀巴向克珠傑講說"三藏",授大灌頂,克珠傑對宗喀巴的淵博知識深感欽佩。克珠傑在22歲時,再次赴前藏,正式拜宗喀巴爲師,從此成爲宗喀巴的忠實信徒。當時一些舊教派對宗喀巴所創立的和魯派視爲眼中釘,肉中刺,持敵對態度,極力貶低和誹謗。據說當時一名很有影響的寧瑪派(紅教)法王叫絨青巴,與他進行長時期的辯論,結果,絨青巴認輸。這事傳開後,克珠傑的聲望大振,公認他是宗喀巴的第二大高足。
  1432年,賈曹?達瑪仁欽圓寂後,甘丹寺的全體僧衆化推克珠傑繼任甘丹寺第三任赤巴(法臺)。克珠傑任法臺達8年之久,爲鞏固和發展格魯派,盡心極力。他在任期內因爲大力倡導,各方接濟,籌集資金和財物,在寄存宗喀巴肉身銀塔的藏式大殿的屋頂上,建造了一座漢式的金頂,俗稱“金瓦寺”。這是甘丹曆史上建築的第一座金瓦寺。
  自1407年克珠傑師事宗喀巴以後,跟隨宗喀巴12年,在闡述格魯派教義、制定格魯派的各種法規和學習順叙、成立廟宇的籌算軌制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因爲賈曹和克珠傑作爲宗連長巴師的第一、第二兩大助手,對于創立格魯派起了奠基基礎的感召,因此藏族宗教界把宗喀巴、賈曹和克主傑三人合稱爲“師徒三尊”、“父子三尊”,在廟宇中有他們的泥像。
  相傳克珠傑還是一名很有才華的畫家和雕塑家,現在甘丹寺有兩幅壁畫,便是他的佳作。
  克珠傑于藏曆第七繞迥之土馬年(1438年)三月二十一日圓寂。于公元1645年將克珠傑追認爲第一世班禪額爾德尼。   
  二世班禪恩薩?索南卻朗
  二世班禪索南卻朗于藏曆第七繞迥之土羊年(1439年)正月旬日誕生在後藏恩薩(舊日喀則江當區)地方。幼時傳說他能追述班禪第一世生前之蹤迹,聰明異常,後到噶丹寺出家爲僧,一日去到當時擔任噶丹寺赤巴拔梭?曲結堅贊座前頂禮時,赤巴問他叫什麽名字?回答“畢烏”(即牛犢之意)。赤巴曰:“犢長成牛。”牛,藏語稱“朗”,因此賜法名索卻吉朗布,簡稱索南卻朗。見其靈慧異常,遂收爲門徒,授以灌頂。因爲他勤奮好學,粗通顯密二宗,特別善長于辯論,在當時噶丹寺的三千喇嘛中,凡與索南卻朗辯論過的人,都敗在他的部屬,在噶丹寺“聲名大著”,得有格西學位。
  索南卻朗中年以後,離開噶丹寺返回後藏,駐錫隱更寺,專事禪修,不問俗務,有僧徒十六人,俱成大器,廣宣佛法,在後藏宣揚和發展黃教有定然的貢獻。
  于藏曆第八繞迥之木鼠年(1504年)三月二十五日圓寂,享壽65歲。後來被追認爲二世班禪額爾德尼。   
  三世班禪恩薩?羅桑丹珠
  三世班禪羅桑丹珠,于藏曆第八繞迥之木牛年(1505年,明弘治十八年)正月初四在後藏恩薩地力誕生。他與二世班禪索南曲朗是同一家屬。
  羅桑丹珠11歲時,到拉仁孜寺出家爲僧,拜該寺格白堪欽爲師,受了沙彌戒,少年時期,主要學習顯宗。後來到後藏各廟宇,拜許多高僧爲師,研習《集密金剛灌頂》、《菩提道次序廣論》、《時輪金剛》、《大威德金剛》等經法,對顯密二宗有了較進修詣。
  中年以後,曾雲遊後藏各地,宣講格魯派教義。他招收了許多門徒,對格魯派在後藏的發展,作了定然貢獻。老歲尾年不停在恩薩寺內閉關靜修,並撰寫了一部闡述格魯派教義的著述。因爲羅桑丹珠在後藏地區有較高聲望,恩薩寺僧衆確認他爲索南曲朗的轉世活佛,後來被追認爲三世班禪。
  羅桑丹珠于藏曆第九繞迥之火虎年(1566年,明嘉靖四十五年)二月二十三日圓寂,享年62歲。   
  四世班禪羅桑卻吉堅贊
  四世班禪額爾德尼羅桑卻吉堅贊,意爲“善法幢”,于藏曆第十繞迥之金馬年(1570年,明隆慶四年)誕生在後藏拉珠嘉爾地方(即今之日喀則)西面蘭倫熱布莊園之竹加白哇村。父措協才讓班覺,母措嘉。給其取幼名爲曲嘉華丹桑波。5歲時,恩薩寺的喇嘛發現他靈異不凡,便向他父母理解有關情況。13歲時送到恩薩寺出家,從克智桑傑益西受沙彌戒,賜法名羅桑卻吉堅贊,簡稱羅桑卻吉。從此在寺內學經,克智桑傑益西傳授給他密集灌頂等許多教法,參加辯經。當時江孜八果曲丹寺高僧慈誠來恩薩寺傳法,與該寺喇嘛辯經。他發現羅桑卻吉雖然年幼,但粗通佛經,很有辯才,大爲驚奇。于是請他到本人的臥室,敬之以茶,贈送黃色鬥篷一件,並請羅桑卻吉給本人傳法。這事一下轟動了恩薩寺,僧衆差異認爲羅桑卻吉是羅桑丹珠的轉世靈童。但羅桑卻吉大家說本人德性不深,佛法淺薄,隻是一個日常平凡喇嘛,並非活佛。
  1583年2月3日,爲羅桑卻吉舉行坐床典禮,擁立爲恩薩寺赤巴(法臺)。火狗年(1586年),他17歲時,前去劄什倫布寺學經,在廟宇學習《因明論》,參加辯論,以求進修,遂成爲能言善辯者。22歲,他拜劄什倫布寺第十四任法臺唐卻雅佩爲師,在拉章堅贊宮中受近圓戒。是年秋日,他前去拉薩朝拜學經,在甘丹寺以學識淵博及有辯才馳譽。1598年29歲時,返回恩薩寺,接受寺政,收徒傳法。其後又應崗堅曲培寺之請,兼任該寺赤巴(法臺)。這時劄什倫布寺的第十五任法臺去職,劄寺僧衆迎請羅桑卻吉前來擔任第十六任法臺。當時劄什倫布寺寺政廢馳,鍋破飯少,僧衆生活極苦,羅桑卻吉爲理解決僧衆吃飯問題,先鑄造了一口新鍋,一次可煮1775斤米,供2000僧衆同時吃飯。接著又鑄造了熬茶的三口大鍋和百餘個大銅茶壺,解決了僧衆在大經堂誦經時的喝茶問題。因爲寺內生活改良,紀律嚴明,僧衆都稱頌羅卻吉治寺有力。
  水兔年(160S年),羅桑卻吉創立了劄什倫布寺的傳召大法會,規定每年藏曆正月初三至十六日爲會期,其內容與拉薩大昭寺的傳召大法會雷同。這樣豈但免除了該寺僧衆每年到拉薩參加傳召大法會約兩個月往返的艱苦,而且擴大了在教民中的影響。這期間,在他的掌管下,劄寺制作佛像,構築佛殿,新建僧舍,還創建了專修密宗的歐巴劄倉(即密宗經院),使劄什倫布寺發展成爲有完整的顯密傳授系統的大廟宇。1603年,他受拉薩三大寺僧衆的邀請,到拉薩爲四世達賴雲丹嘉措剃度授戒,並取法名。這是班禪和達賴第一次成爲師徒關系,長者爲師,幼者爲徒,從此成爲定例。1614年,羅桑卻吉又給四世達賴授了比丘戒。木虎年(1616年)十二月十五日,四世達賴在哲蚌寺的噶丹頗章溘然暴亡,羅桑卻吉趕到拉薩,掌管雲丹嘉措的超度儀式,並祈禱靈童早日轉世。
  當時牽制西藏地方政權的藏巴汗,不許尋找四世達賴的轉世靈童,並以武力壓制格魯派。四世班禪羅桑卻吉在極其艱難的條件下,承擔起掌管格魯派教務的重擔,忍辱負重,保管和發展格魯派的力量。
  這時藏巴汗溘然生了病,請了許多醫生醫治均不見效。羅桑卻吉粗通藏醫,藏巴汗隻好請他治療。經羅桑卻吉精心治療,藏巴汗很快恢複了健康。藏巴汗準備向劄寺捐獻一個莊園作爲酬謝,但羅桑卻吉堅辭不受,僅僅提出一個條件,哀求藏巴汗允許尋找四世達賴的轉世靈童,藏巴汗隻好應允。于是哲蚌寺公開尋訪靈童,很快找到了五世達賴羅桑嘉措。1625年,四世班禪羅桑卻吉又應邀到拉薩,爲五世達賴剃度,取法名阿旺羅桑嘉措,並授了沙彌戒。1638年,他又給五世達賴授了比丘戒。
  1642年,四世班禪和五世達賴籌劃,在蒙古和碩特部首領固始汗的幫助下,打敗了藏巴汗和噶瑪噶舉派的勢力,成立了以達賴爲首的噶丹頗章政權,從此才確立了格魯派在藏傳佛教中的統治位置。緊接著四世班禪還和五世達賴、固始汗一塊兒約定,派青鳥使到盛京(今沈陽)向即將入關的清代通好。
  在這場鬥爭中,四世班禪羅桑卻吉是實際的領袖,達賴的許多宏壯決策,都是來源于班禪的主張。但在公開場合,他常以“調解者”的身份出面,並且極度謙遜,從不居功。因爲他的權威和功績,1645年固始汗贈給他“班禪博克多”的稱號。“班”爲梵語“班智達”的簡稱,意爲粗通佛教五明之學的賢哲;“禪”爲藏語“欽波”的簡稱,意爲“巨大”;“博克多”是蒙語,是對睿智威武聖明之人的稱呼。從此“班禪”成爲這一活佛轉世系統的專稱,對別的佛教學者不再用這一稱呼。自四世班禪以後,劄什倫布寺的赤巴都由曆代班禪大師擔任,其他人不克不及充任此職。
  藏曆第十一繞迥之水虎年(1662年,清康熙元年)二月十三日,四世班禪羅桑卻吉堅贊在劄什倫布寺赤巴任內圓寂,享年92歲。又一說其生卒年爲1567—1662年。
  世班禪不僅是一名功德無量的宗教領袖,也是一名傑出的政治領袖。他爲格魯派的發展,爲維護祖國統一,爲促進漢、滿、蒙、藏各兄弟民族的友愛團結,作出了事多貢獻。在佛教力面,他主張教門少爭門立戶,特別崇奉宗喀巴,粗通顯密,刊印經卷,其著述約計有100種擺布,此中《恩薩巴等三大智者傳》、《四世班禪自傳》等爲其代表作。
  四世班禪圓寂後、劄什倫布寺決定保管其肉體,供人瞻仰。建造了一座金塔。將肉體奉安于此中,成爲曆代班禪的第一座靈塔。
  權力大增的五世班禪   
  四世班禪棄世後,羅桑意希成爲其轉世班禪。他出世于後藏托蔔加地方。清康熙六年(1667)被迎至紮什倫布寺坐床,師事達賴五世。達賴五世死後,掌管達賴六世尋認、受戒諸事。達賴七世進藏、坐床諸事亦由他掌管。康熙五十二年(1713)清廷封以“額爾德尼”稱號,並頒金冊金印。至此,清代地方政府予以確認,分管後藏部分地區政教事務的大權,大大星散了達賴在後藏政教方面的權力,常駐紮什倫布寺。教徒尊爲無量光佛化身。   
  六世班禪羅桑華丹益
  六世班禪額爾德尼羅桑華丹益希,于藏曆第十二繞迥之土馬年(1738年,清乾隆三年)生在襄地紮西則(今後藏南木林宗紮西則)地方。父唐拉,咒師出身;母尼達昂茂,系貴族宗室之女。
  1740年,經過劄什倫布寺喇嘛尋訪察看,在拉薩請護法神降神,七世達賴派代表,會同噶廈政府官員,共同確認羅桑華丹益希是前世班禪轉世靈童。七世達賴使正式光顧賜顧劄什倫布寺,並光顧賜顧駐藏大臣紀山,請他轉奏清高宗皇帝,不久使獲得乾隆皇帝的恩準。七世達賴給六世班禪取法名羅桑華丹益希。金雞年(1741年)六月四日,將靈童迎到劄什倫布寺日光殿舉行坐床典禮,乾隆帝特派專位與七世達賴的代表一塊兒由頗羅鼐伴随到劄什倫布寺祝賀坐床典禮。土蛇年(1749年)九月,六世班禪到拉薩拜會七世達賴。七世達賴說:“前世班禪是我的上師,給我傳授了許多經典教授。現在要把我學到的經典傳授給你”。七世達賴給他授了沙彌戒,從此便成立了師徒關系。六世班禪住在布達拉宮,每天由七世達賴給他傳授經論。
  火牛年(1757年)二月,七世達賴在拉薩圓寂,六世班禪對七世達賴的喪生,感受特别特别悲傷,饬令劄什倫布寺全體僧衆悲悼三天,誦經祈禱達賴喇嘛早日轉世。當乾隆帝接到七世達賴圓寂的奏報後,擔心西藏局勢不穩,即派國師章嘉?若白多傑入藏辦理七世達賴的後事,並掌管認定轉世靈童。是年六月,由經師羅桑群佩在劄什倫布寺爲六世班禪授比丘戒。
  土虎年(1758)四月,章嘉?若白多傑赴後藏到劄什倫布寺看望六世班禪,商議西藏政教事務。1759年二月,章嘉國師和噶廈政府請六世班禪到拉薩,爲章嘉國師等6000多名僧衆傳授時輪大灌頂,並和章菇國師一塊兒爲七世達賴的靈塔開光。1760年,六世班禪派人在後藏托布嘉地方訪到八世達賴靈童後,經乾隆帝恩準,接到劄什倫布寺,由六世班禪爲他剪發起法名。1762年,在六世班禪的掌管下,爲八世達賴在布達拉宮舉行坐床典禮。1765年,六世班禪又到拉薩爲八世達賴授沙彌戒,並在布達拉宮爲八世達賴講經兩個多月。1766年,乾隆帝遣使到劄什倫布寺冊封六世班禪,頒給金冊金印。金冊粗心是贊譽班禪是劄什倫布寺的一名年高德劭的高憎,且是達賴的上師,粗通佛法,要向僧俗公衆宣傳,嚴守正確的戒律,要整飭發展衛藏的佛教事業,歡快使衛藏的每個蒼生知曉德性禮節。班禪大師寫了一封奏折向皇上謝恩。1769年,他3l歲時,乾隆帝又賜給了一顆用230兩黃金鑄成的有藏、滿、蒙三種筆墨的班禪額爾德尼金印。
  1774年,英國東印公司與不丹發生戰爭,不丹國王請六世班禪寫信調解。英國駐印總督哈斯汀士遂操縱這一機會,差遣東印公司職員英國人波格爾擅自闖到劄什倫布寺見六世班禪。六世班禪用印度語與他交談,強調不丹是中國藩屬,而西藏屬中國領土,全副要聽從中國大皇帝的聖旨辦事。對波格爾提出的英國與西藏成立聯系、英方與西藏默默通商、請介紹到拉薩見駐藏大臣並在拉薩設立代表等哀求,一律加以拒絕,使波格爾的計劃未能得逞。
  火雞年(1777年)四月,六世班禪應邀在拉薩大昭寺爲八世達賴授比丘戒。在布達拉宮栖身一年,給達賴傳經。
  1778年,乾隆帝爲慶賀本人的70大壽,邀請六世班禪進京。土豬年(1779年)六月,六世班禪率13名勒參巴及隨行人員2000餘人,從劄什倫布寺啓程,經過羊八井時,八世達賴、駐藏大臣、攝政和全體噶倫前來隆重迎送。進入青海後,陝甘總督和西寧辦事大臣等率僧俗數萬人分批歡送。當年十月十五日到次年三月旬日,六世班撣一行駐錫塔爾寺過冬;從塔爾寺出發前班禪大師讓二世嘉木樣活佛爲其隨從人員種痘,他本人卻沒種。金鼠年(1780年)七月二十一日,六世班禪一行到達承德,清高宗命王公大臣等迎入專爲六世班禪入覲時栖身而興建的須彌福壽廟。六世班禪乘轎到承德避暑山莊覲見清高宗時,清高宗特許乘轎至殿前,見面時問道:“喇嘛身體好嗎?一同上艱苦了吧?”班禪答稱:“托皇上拱福,沿途無恙。”清高宗又說:“朕今年已70歲,以如斯高齡,幸見喇嘛,甚慰朕懷。從此中土佛法弘揚可期,四海群衆得歌升乎。”並將本人用的珍珠串、玉惬心和一條內庫哈達贈給六世班禪。次日,清高宗親臨須彌福壽廟看望班禪,高宗說:“即日五世達賴來朝,我祖特建黃寺以館之。朕今特建熱河劄什倫布寺,以備喇嘛駐錫。切欲對話,故學藏語,但隻能講日常平凡用語,聖經文奧典,仍須由章嘉呼圖克圖譯述。”皇上能用藏語交談,班禪大爲驚訝,也深受感動。七月二十四日清高宗在避暑山莊萬樹園宴請六世班禪。八月三日,高宗又派內大臣二人到須彌福壽廟給班禪頒賜玉冊玉印。八月七日,六世班禪和章嘉國師率僧衆至避暑山莊誦經,爲高宗祝壽,班禪進獻重300兩的金佛像、佛案和菩薩畫像81幅、全套《甘珠爾》、重30兩的金制護身盒、虎魄串珠三挂等物品,作爲壽禮。八月十三日,六世班禪又到避暑山莊率僧衆誦經祝福乾隆帝萬壽無疆,並參加祝壽宴會等活動。八月二十五日,六世班禪離熱河經古北口至北京,由皇六子和章嘉國師伴随遊覽圓明園、大鍾寺、頤和園、香山等地,爲殿堂、園林、廟宇開光加持。九月十八日,清高宗謁陵後返京,與六世班禪在香山昭廟會見,高宗又向班禪獻金惬心、羊脂五香爐、寶體等;班禪向高宗南佛像及僧衣等。九月二十五日,高宗到黃寺看望班禪。十月三日,在紫禁城保和殿宴請六世班禪,特許六世班禪乘轎至層丹墀。十月二十七日,班禪在雍和宮爲高宗傳授佛法。
  金鼠年(1780年,乾隆四十五年)十一月二日下午,六世班禪在北京黃寺因患天花治療無效而圓寂,享年42歲。班禪遺體在黃寺停放了6天,供各界人士和佛教徒瞻仰。然後用防腐藥水浸洗,移置到由高宗禦賜的用7000兩黃金制作的天降金塔裏。次年二月,六世班禪的靈塔運往西藏劄什倫布寺,劄什倫布寺僧衆造了一座大銀塔,將禦賜金塔供奉在內。高宗爲了紀念六世班禪,特命在他生前住過的黃寺西側,成立了一座宏偉的"清淨化城塔",俗稱西黃寺。寺內有清高宗禦制的用漢、滿、蒙、藏四種筆墨書寫的碑文。
  六世班禪的著述有《持樂國願望》、《自傳》凹凸冊、《道情歌集彙編》、《菩提道次序面授法?利他甘露瓶》、《顯密集要點問答彙編》、《十六羅漢繞佛記》、《喇巴強巴傳》、《聖?洛桑巴傳奇?不成思議》、書劄、儀軌、修行等方面的典籍共98種之多。   
  七世班禪丹白尼瑪
  七世班禪丹白尼瑪,意爲“佛日”,系後藏白朗宗吉雄溪卡人,出世于藏曆第十三繞迥之水虎年(1782年,清乾隆四十七年)四月八日。父名巴丹敦主,母名季美甲姆。
  六世班禪巴丹益喜圓寂以後,共找了四個轉世靈童。紮什倫布寺派出六世班禪的蘇本堪布前去四個“靈童”的家屬進行明察暗訪,並拿出六世班禪生前用過的茶杯、鈴杵、念珠等,讓“靈童”本人挑選,以行試驗。據說隻需白朗宗吉雄溪卡的“靈童”選出的器物,都是六世班禪用過的。于是蘇本堪布首先必定這個“靈童”確系六世班禪的“轉世”。于是紮寺即請駐藏大臣博清額轉奏清高宗予以答允。1782年,清高宗答允了奏請。七世班禪實現了認定手續。
  1784年,“靈童”被迎到紮什倫布寺,八月十二日在紮寺日光殿上舉行了七世班禪坐床大典,由駐藏大臣博清額親自掌管。九月初七日,在紮什倫布寺的益格穹曾宮內,舉行了八世達賴給七世班禪剪發並取法名的典禮,取法名爲吉總羅桑巴丹丹白尼瑪確來南加貝桑布,簡稱丹白尼瑪。接著,又授近事戒。清乾隆五十四年(1789)六月四日,由八世達賴授給沙彌戒。1801年(清嘉慶六年)七世班禪丹白尼瑪十九歲,由八世達賴授比丘戒。
  七世班禪自坐床以來,是清代地方政權對西藏地方的統治達到了它的全盛時期,《欽定二十九條章程》和西藏宏壯政治軌制與宗教軌制,都是在這一時期制定的。但是,西藏地方開始受到外國勢力的攻擊,廓爾喀人兩次攻入西藏,把紮什倫布寺搶掠一空,幸虧當時清代政府及時派兵入藏,將侵入西藏的廓爾喀人部分驅逐入境。在廓爾喀人入侵時,紮什倫布寺大家不僅受到宏壯破壞,紮寺所屬黎民,更受到敵人的殘酷蹂躪。因爲七世班禪的艱辛工作,領導無方,再加上國家的大力聲援,到七世班禪老歲尾年時,紮寺及所屬黎民,基礎底細上恢複到災前的程度。這些都應說是七世班禪的貢獻。七世班禪一輩子一生沒世經曆了清高宗、清仁宗、清宣宗和清文宗四個皇帝的統治,和他共事的駐藏大臣前後有37人,幫辦大臣有39人(此中有些幫辦大臣後來升任辦事大臣)。七世班禪始終堅定地站在承認西藏是中國領土的不成支解的一部分的立場,站在西藏地方屬于清代地方的立場,對于曆代皇帝都是極度恭順的,對曆任駐藏大臣都是很尊重的,但凡紮寺的大事,都通過駐藏大臣請示皇帝答允;清代皇帝要他辦的事件,他都是盡心盡力辦理。以是曆代皇帝與曆任駐藏大臣對七世班禪都是很信賴的。這是七世班禪在維護祖國統一與民族團結方面的宏壯貢獻。别的,七世班禪是八世達賴的徒弟,他又是九、10、十一世達賴的師傅,他和這幾代達賴的關系都是很好的。他很注意搞好與達賴集團的關系。比方,在清道光二十四年,清宣宗令他爲西藏攝政,那時他不願擔任,後因不克不及違抗“聖旨”,而勉強擔任了八個月攝政,以後堅決辭去。這種理智的態度,對鞏固西藏內部的團結作出了貢獻。
  1853年(清鹹豐三年)農曆正月十四日,久病不愈的七世班禪丹白尼碼,在紮什倫布寺的拉讓內圓寂,享年七十二歲。   
  八世班禪丹白旺修
  丹白旺修,是第八世班禪。後藏托布加溪卡人,生于清鹹豐五年(1855)八月八日。父名丹增旺嘉,母名紮西拉姆。
  七世班禪丹白尼瑪圓寂以後,紮什倫布寺派出代表到各地找尋其“轉世”的“靈童”。當時共找了三個“靈童”。經1857年在布達拉宮舉行“金瓶掣簽”,掣出的是托布加溪卡丹增旺嘉的孩子的名字,遂被認定爲八世班禪。由攝政哷征阿齊圖呼克圖擔任堪布,給八世班禪剃發換僧衣,並取法名爲曲結紮巴丹白旺修貝桑布,簡稱丹白旺修。
  清鹹豐十年(1860)十月初三月,迎請八世班禪到紮什倫布寺舉行了坐床典禮。初七日由攝政哷征阿齊圖呼圖克圖給授沙彌戒。八世班禪受沙彌戒以後。經駐藏大臣呈請清文宗答允任命噶青羅布藏丹巴堅贊爲經師,“把穩教習經典”,並賞給諾門罕名號。這時我國正處在第二次鴉片戰爭時期,英法聯軍攻入北京,火燒了圓明園,清文宗逃到承德避暑山莊,不久在承德喪生。接著清穆宗當了皇帝,改元同治。
  1875年(清光緒元年),八世班禪年滿二十一歲,由普覺活佛給授了比丘戒。八世班禪受了比丘戒以後,對宗喀巴創立的格魯派的教義並不靜心學習,他感興趣的是“紅教”寧瑪派的教義。因此引起紮什倫布寺的喇嘛,特別是鐵桑林紮倉的全體喇嘛的反對。據八世班禪的藏文傳記載,經紮寺劄薩喇嘛頻頻解釋,一場風波才告暫停。對這件事,《清實錄》中也有記載:“光緒二年(公元1878)駐藏大臣松溎奏:班禪額爾德尼惑習紅教,現令具結改悔。得旨,著隨時觀察,妥慎處理。”
  1878年(清光緒四年)正月十一日,八世班禪在攝政、駐藏大臣、全體噶倫、三大寺代表等多人伴随下,到達公堂寺,在該寺大經堂內給十三世達賴剃發換了僧衣,並取法名。
  八世班禪丹白旺修生活的這一時期,西藏發生了僧俗大農奴主之間的爭權奪利的鬥爭,即攝政哷征阿齊圖呼圖克圖與哲蚌寺羅賽林紮倉的堪布之間的抵牾公開化。結果哷征阿齊圖呼圖克圖被清代政府注銷名號。不許再令轉世。答允“即以汪曲結布協理西藏事務”。1864年,汪曲結布病故,經駐藏大臣滿慶奏請清代政府答允,由羅布藏青饒汪曲辦理商上全副事務,並賞諾門罕名號。
  八世班禪丹白旺修自受比丘戒以後。身體就不很健康。到了清光緒八年(公元1882),病情加重,食欲不振,肉體萎靡;紮什倫布寺僧官請他回到紮寺治病,他不願回寺(當時八世班禪住在藏北甲錯地方),而于是年五月初六日,移居他的故舍養病,但病勢日趨嚴重,于7月15日圓寂。隻活了二十七歲。
  奮勇抗英抗日的九世班禪   
  曲吉尼瑪,系第九世班禪的法名,全稱是羅桑圖丹曲吉尼瑪格勒南結貝桑布,他的乳名叫倉珠嘉措。前藏達布地方噶夏村人,生于清光緒九年(公元1883)正月12日。劉家駒的《班禪大師選集》說,“寄父名當珍,母名當瓊措姆”,“班禪生而母啞”。
  八世班禪丹白旺修棄世以後,紮什倫布寺派出代表多人,尋找“轉世”的“靈童”,結果在西藏地方找到了三個“靈童”。根據清代政府答允擇定光緒十四年(公元1888)正月15日,在布達拉宮皇帝牌位負面,舉行掣簽儀式,從金瓶頂用象牙筷子抽出一名,是達布地區的倉珠嘉措的名字,于是就認定爲九世班禪。當天在布達拉宮的日光殿上,九世班禪拜十三世達賴土登嘉措爲師,剃發取法名爲吉總羅桑曲吉尼瑪格勒南結貝桑布,簡稱曲吉尼瑪。
  光緒十八年(公元1892)正月初三日,九世班禪在紮布倫布寺坐床。攝政第穆呼圖克圖給九世班禪授了沙彌戒。爲了祝賀九世班禪坐床,清代政府特賜白銀一萬兩,由四川總督劉秉璋由“司庫提領”,“派員急迅解往”。九世班禪坐床以後,特派堪布羅布藏榮墊前去北京,向慈禧太後和清德宗“謝恩”。
  1902年(清光緒二十八年),由十三世達賴在大昭寺釋迦牟尼像前,給九世班禪授了比丘戒。同年五月初旬日,九世班禪由拉薩返回紮什倫布寺。九世班禪曲吉尼瑪從出世到受比丘戒這一時期,正是英帝國主義者向西藏地區進行軍事攻擊時期,也是西藏僧俗群衆進行勇敢的抗英戰爭時期。第一次抗英戰爭發生于清光緒十四年(公元1888),當時英國人部分占領了哲孟雄(錫金),已于西藏交界,西藏方面爲了禁止英人入侵,在與哲孟雄交界的隆吐地方,構築防線,不許英人逾越。爲了默示西藏僧俗群衆的抗英決心,光緒十三年(1887),西藏三大寺、紮什倫布寺、西藏地方政府的七品以上全體官員,向駐藏大臣文碩上了一道公稟,聲明“縱有男盡女絕之憂,惟當複仇抵禦,永遠力阻,別無所思。”當時的駐藏大臣文碩忠于職守,站在西藏群衆一邊,極力支持他們的抗英正義鬥爭。但是,因爲當時清代政府執行對外效用政策,加上英國的老式刀兵與藏軍的弓箭刀矛和火槍的相差懸殊,隆吐防線被英軍攻占。這是西藏曆史上第一次抗英戰爭。
  在第一次抗英戰爭中達賴方面和班禪方面的態度是徹底差異的。達賴方面是由三大寺出面,班禪方面是由紮什倫布寺帶頭出面。開赴前線的藏軍中,也有班禪管轄地區的民兵。
  1904年(清光緒三十年)元月4日,英軍攻占春丕,6日攻占帕裏。4月11日英軍進抵江孜,在此雙方又發生激烈的戰鬥,江孜堡壘被毀,藏軍損失很大,英軍也死傷不少。這便是西藏曆史上馳譽的江孜保衛戰。8月初英軍攻占拉薩。十三世達賴在英軍抵拉薩的前夕,爲了防備被英軍俘獲,被迫出走,經過青海,到了外蒙古。對此,駐藏大臣向清代政府的奏摺中“彈劾”十三世達賴“平日跋扈妄爲,臨事潛逃無蹤,請褫革達賴喇嘛的名號”。清代政府回電:“著即將達賴喇嘛名號暫行革去,並著班禪額爾德尼暫攝”。
  然而,九世班禪是有政治遠見、顧全大局的。他考慮到十三世達賴離藏期間,由他代理達賴的職權,隻會削減他們之間的隔閡,對西藏內部的團結是很不利的。因此,九世班禪接到駐藏大臣的光顧賜顧後,以“後藏爲緊急之區,地方公事須人料理,且後藏距江孜僅二日程,英人出沒靡常,尤宜嚴密防範,若分身前去前藏,恐有顧此失彼之虞。”沒有接受要他前去代理達賴職務的哀求。
  英帝國主義者乘十三世達賴避難之機會,命在江孜留駐的鄂康諾大佐于光緒三十一年(公元1905)9月24日,率英軍50餘人,溘然到達日喀則,借口他今天即將回國,特來向九世班禪告辭。九世班禪還是很有禮貌地歡送了鄂康諾。在接見中,鄂康諾溘然提出讓九世班禪赴印度。“班禪當即回稱:我往印度不難,但須稟陳欽憲,奏知大皇帝殊批照準,方可解纜,否則難以從命。該英員即稱,該國有信,不去不行,請細思之等語”。並且以英軍要占日喀則和憶什倫布寺爲由進行威脅。在此情況下,九世班禪于光緒三十一年(公元1905)10月12日離日喀則去印度。九世班禪到印度後見英皇太子時,鄂康諾要班禪敬拜,“班禪未從,當稱我隻在大皇帝前敬拜,其它不行。仍行執手常禮。”當時清代政府外務部“已電達駐印欽使及印督等,班禪來印赴會則可,若逼令幹預藏事,即令班禪親自畫押,蓋用印信,均作爲廢紙”。這樣,英人的陰謀得逞,不得不厚禮送歸九世班禪。
  九世班禪一行1905年12月返回江孜,在江孜勞動兩天後返回紮什倫布寺。這次班禪被迫赴印,未做絲毫有損主權的事件。
  1909年(清宣統元年)4月 15日,十三世達賴又自塔爾寺啓程,八月初八日到達西藏正北方的重鎮那曲(黑河)。九世班禪曲吉尼瑪從紮什倫布寺遠道前來那曲,歡迎達賴回藏。與此同時,川軍入藏,對此達賴不滿,遂與駐藏大臣發生尖銳抵牾。按理講,駐藏大臣哀求清代政府派官兵入藏,清代政府也予以答允,是正當的,因爲西藏是大清帝國的領土,疊遭英帝的攻擊,爲了保衛邊疆,鞏固國防,地方政府有權也應該差遣軍隊進駐西藏。但是,在1910年“川軍前隊抵拉薩,聯豫(駐藏大臣)派衛隊迎之。衛隊歸途開槍,擊斃巡警一名,大昭寺之濟仲大喇嘛于琉璃橋畔飲彈而亡,衛隊又向布達拉宮開槍亂擊,僧衆亦有帶傷者,一時全城震動,民氣不安,達賴恐遭危險,即挈其擺布逃往印度。”(見朱繡著《西藏六十年大事記》)因十三世達賴出逃印度,駐藏大臣聯豫緊追不舍,于是達賴由亞東,逃到了印度大吉嶺,受到英國官員的“熱誠歡送”。對此清代政府又根據駐藏大臣的建議,頒發“取銷”達賴名號,並要另找靈童替代,引起很大震動。但清政府不願收回成命,隻令駐藏大臣聯豫派人前去印度,設法勸說十三世達賴回來。直到1912年(民國元年)袁世凱發表恢複十三世達賴名號的号令。同時,也加封了九世班禪,加封令是1913年(民國二年)頒發的,全文是:“大總統令,據班禪額爾德尼稱,久仰中邦,實沾德喜。凡在我屬漢邊官軍民等,借餉籌食,無微不至等語。該額爾德尼實贊共和,效忠民國,維持藏事,備著勤勞。本大總統實深嘉慰。應即加封緻忠闡假名號,以彰民國優待忠勤,愛崇黃教之意。此令”。
  九世班禪接到加封号令後,向袁世凱寫信默示感謝:“癸醜年,番三月二十五日,陸委員興祺專人至招,蒙大總統加封緻忠闡假名號,謹在紮什倫布寺內,恭設香案,敬叩祗領跪謝。緻忠闡化班禪額爾德尼謹呈”。
  1912年,十三世達賴從大吉嶺回藏以後,達賴與班禪之間的關系,逐漸惡化。其緣故原由是:1915年,達賴在日喀則設立了基宗(相當于內地行政專員公署),任命僧官羅桑敦主、俗官木霞二人爲基宗(後藏總官)。基宗的職權很大,他們除管轄達賴在後藏的局部宗溪以外,也管轄班禪所屬四個宗和局部溪卡,這就進犯了班禪的固有位置和職權。在設立了基宗之後,即向班禪轄區的黎民征收與攤派軍糧稅款和烏拉。這樣就使班禪與達賴這間的關系日趨惡化。1916年班禪寫信給達賴,指出基宗幹涉寺政不當,並哀求會晤,解決問題,達賴複信拒絕。到了1919年春,達賴承諾班禪去拉薩會晤,但無結果。這樣,不停到了1923年,達賴号令紮什倫布寺的幾個負責官員前去拉薩,這幾個官員到拉薩後,未經審問,即被投入監獄。當班禪得知這一動态後,感受是大禍臨頭的先光,如不逃走,勢將危及本人的生命平安。于是立即決定,向內地出走。但他怕日喀則基發覺,作了需要陳設。1923年11月15晝夜,九世班禪領侍從15人,向北出走,無人知曉。三日之後,即11月18日晚,九世班禪的蘇本堪布羅桑堅贊等100餘人乘月色逃出,追趕班禪,疾行五晝夜,才會合一塊兒,直向藏北羌塘前進。由那裏越唐古拉山脈,即入青海境內。1924年農曆5月4日到達蘭州,甘肅督軍陸洪濤率領官員、軍隊數千人在蘭州郊外歡送。班禪經過的街道皆用黃布鋪路,紮了彩色牌坊,“備極莊嚴”。北洋政府大總統曹錕特派李乃芬爲“迎護專員”,率衛隊百人由北京前來蘭州歡迎。從此,九世班禪在國內各地流浪了整整十四年之久。
  1937年,當九世班禪回藏受阻以後,仍將行轅設在青海玉樹大寺的甲拉頗章時,當時日軍已侵害了北京、天津、上海等大城市,抗戰形勢日趨嚴重,班禪即從玉樹捐獻三萬元,購公債二萬元,並動員行轅全體同仁踴躍捐款,彙集前哨,慰勞抗戰將士及救濟傷兵與難民。並在玉樹寺誦經祈禱抗戰早日勝利。同年11月4日,九世班視野飲食難進,每食即吐,左肋劇育,不克不及安臥,而且日趨嚴重。到12月1日,在玉樹大寺甲拉頗章宮內圓寂,享年五十四歲。1941年2月4日,九世班禪靈柩運到後藏,在紮什倫布寺建寶塔供養。
  九世班禪的一輩子一生沒世,是彎曲委曲的一輩子一生沒世,也是鬥爭的一輩子一生沒世。九世班禪不僅佛學造詣極深,而且政治上也很成熟。晚期他與十三世達賴共同領導了抗英鬥爭,老歲尾年又積極從事抗日鬥爭,可說是一名果敢的反對帝國主義的戰士。至于他對祖國統一,民族團結的維護,更是始終一貫,堅持到死,在西藏宗教上層人物中是難能可貴的。因此,我們大概絕不誇張地說,九世班禪額爾德尼曲吉尼瑪,是西藏近代史上一名傑出的反帝國領袖人物。
  愛國愛教的十世班禪   
  十世班禪羅桑確吉堅贊,意爲“法幢”,于藏曆第十六繞迥之土虎年正月初三(1938年12月19日)誕生在青海省循化縣溫都鄉一家貧苦農民的家裏,乳名貢布才旦。父古公才旦,母索南卓瑪,胞弟溫都?頒布頒發甲。
  九世班禪圓寂後,根據慣例,噶廈政府、班禪堪布會議廳、劄什倫布寺等,均積極進行尋找轉世靈童工作。經過錯綜複雜的過程和鬥爭,最後于1949年6月3日,在廣州的國民政府頒布号令:“青海靈童官保慈丹(即貢布才旦),慧性澄圓,靈異夙著,查系第九世班禪額尼德尼轉世,應即免于掣簽,特準繼任爲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同年8月10日,在國民黨政府專使關吉玉(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和青海省政府主席馬步芳掌管下,在塔爾寺舉行了坐床大典。班禪堪布會議廳邀請拉蔔楞寺馳譽喇嘛拉科倉?晉美赤烈嘉措爲貢布才旦剪發,取法名爲羅桑赤烈倫珠確吉堅贊,簡稱確吉堅贊,並受了沙彌戒。
  十世班禪誕生和成長的年代,正是中國群衆抗擊日本帝國主義攻擊和抗戰勝利後中國面臨兩種命運決戰的曆史時期。同時,還面臨著西藏極少數破裂主義分子妄圖搞“西藏獨立”的嚴峻大勢。在這種動蕩不安的政治形勢下,幼年的十世班禪便卷入了政治鬥爭的漩渦,對他的成長産生著深切的影響。
  1949年4月,國民黨政府的國都南京約束在即,蔣家王朝即將覆滅。這時的國民政府極力拉攏、誘騙班禪堪布會議廳的主要成員,企圖把班禪和堪廳遷往臺灣。堪廳的主要成員詹東?計晉美決然作出了正確的決定:“不去臺灣,留在東南,審時度勢,視情而行”。當時班禪才11歲,雖然不成能決定政治上的宏壯問題,但他在父母和長輩的影響下,本人有一個明確的主張:我是藏族人,是喝黃河水長大的,我愛故鄉,不到外邊去,絕不克不及離開生我養我的地盤。這說明幼小的十世班禪有不凡的靈性。
  1949年10月1日,中華群衆共和國頒發樹立。這使避居在青海牧區班禪香火地--香日德寺的班禪歡欣鞭策,當即分別給毛主席、朱總司令發出緻敬電。隨後,班禪大師收到了毛主席、朱總司令和彭德懷副總司令員的複電,盼願班禪“和全西藏愛國人士差異歡快,爲西藏的約束和漢藏群衆的團結而奮鬥”。
  新中國樹立後,在黨地方、東南局和青海省政府的關懷下,班禪和堪布會議廳由香日德返回塔爾寺。此後,班禪主要在塔爾寺學習藏文和經典。曾任九世班禪經師年高望重的拉科活佛繼任十世班禪的經師,後又由嘉雅活佛任經師。每烏黑下午和清晨,根據規定的課程,學習藏文《三十頌》、練習書法、讀書念經、背誦經文。
  1951年春,十四世達賴親政,地方群衆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噶廈)約定在北京舉行戰争約束西藏的談判。地方特邀十世班禪進京,共商國事。當年4月中旬,班禪赴京途中在西安會見習促勳時說:“我們是專程去北京向毛主席緻敬的,我們把藏族群衆對地方群衆政府和毛主席的良好祝願親自傳達給毛主席”。班禪默示:“要堅決擁護地方群衆政府的正確領導,決心與西藏各界愛國人士一道,爲西藏的約束和藏族群衆的團結而歡快奮鬥”。4月25日,班禪一行45人到達北京,當晚,周恩來總理設宴爲班禪接風洗塵。宴會前,周總理同班禪進行了長時間的交談。班禪被周總理淵博的知識、誠懇的態度、謙虛的作風、端莊的舉止、慈愛的笑容深度吸收,留下了終生難忘的印象,對班禪以後的成長産生了深切影響。
  1951年“五一”節,毛主席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了班禪,使他特别特别激動。6月23日,舉行了“關于戰争約束西藏辦法的協議”的簽字儀式。次日下午,毛主席在中南海懷仁堂接見西藏地方政府和談代表和班禪一行。班禪向毛主席獻了哈達,贈送了錦旗、金盾、長壽銅像、銀曼劄、藏香及其它珍貴禮品。當晚毛主席舉行盛大宴會,班禪大師發表祝酒詞:“多少年來沒有解決的中國內部的民族問題——西藏問題,在毛主席領導下勝利地解決了。戰争約束西藏是中國各民族本身庭的一大兇事。地方群衆政府、達賴和班禪三方面的團結,隻需在中國共産黨和群衆政府領導下才力實現”。6月2日,班禪赴天津、上海、杭州等地參觀。6月26日返抵塔爾寺。
  九世班禪自1923年離開後藏的劄什倫布寺以來,至十世班禪時逢全國約束的時候,兩代班禪已有20多年無法回到他的駐錫地劄什倫布寺了。以是,約束以後,中共地方和地方群衆政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prbprye
  (2011-05-04 02:00)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