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feqtupz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花花故事》 第十回 四條眉毛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第十回  四條眉毛
  「輝,你也一塊兒祈禱吧。」
  沈望輝嘴巴沒答應,但聽見擴音器內校長的慈聲,便隨眾起立,徐徐閤眼,儘管隻因為疲累。
  在鄉下,六時才放學,反觀這裡是四時,更無須在勞碌整天後振奮高歌進行曲,也無須向學校領導虛偽行禮,偏偏不輕鬆。校長帶領頌經,他不懂,隻寧靜聆聽校長、老師和同學的合誦。
  「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亞孟。」
  禱告結束,俞怡笑意道:「傻瓜,概略張開眼了。」
  沈望輝從晶瑩恍惚中醒來,雖然軀體仿照照舊倦怠,但睡意已減退多,恢復些微臉色,道:「嗯,走吧。」
  同學由老師往校門,便各散東西。有人守候校巴,也有很多同學會百口長或家傭,少一切高年級則自行回家。
  從前同學但凡圍村孩子,學校在圍村最深處,以是同學都朝雷同方向,一塊兒步碾兒上學、放學。這裡的同學來自港九新界分歧地區,有些住銅鑼灣、灣仔、北角,有些住尖沙咀、旺角、深水埗,亦有些住沙田、大埔、上水,要找同路人委實不易。他望一眼在守候校巴的孩子,邊離開校門,邊說:「你住哪裡?」
  俞怡注視一位孩子樂透地跑向外傭,漫不經心答道:「我住上環,你呢?」
  「我住油麻地,我們也是乘地鐵吧。」
  二人幾經艱難才穿過家長和家傭的包圍網,一塊兒登入地橋。沈望輝回望由私家車隊佔據的校門,嘆氣道:「還有良多補充練習沒做完,我不想上學……咦,不是說好去你家做補充練習嗎?人多好辦事啊。」
  俞怡忽然記得插班試的險境,著意道:「你……怎麼那天不認我?」
  「啥?我幾時不認你?」他挺直腰闆,觀看欄杆外的風光。
  「沒有啊。」俞怡若無其事,眼睛瞪得大大的,卻望向沈望輝身處的溝通方向,瞧見幾名同班同學在遠處的巴士站守候,說:「其實我概略乘巴士。」
  「是嗎?」沈望輝本仍把穩校門,但不忘補充練習,「那終究後果去你家嗎?」
  俞怡猶豫一會,才拒絕道:「我媽媽和傭人在家,好像不恣意,不如去圖書館吧,反正就在不遠,又夠寧靜。」
  沈望輝沒有異議,便跟從俞怡。
  不久,香港中央圖書館就在背後。沈望輝望向在十數樓的頂層,訝異道:「全幢但凡圖書館嗎?」
  俞怡抿嘴笑說:「你沒來過嗎?」
  沈望輝即時狠瞪對方,皺眉道:「我在香港死亡的!隻是沒去過這間圖書館。你又譏刺我,信不信我打死你!」
  俞怡登時怕得急步前行,男的則自知語氣稍重,但是嚇一下小丫頭亦不壞,臭老爸沒甚麼精采,即是教會他別讓女人太囂張。
  他們進入圖書館,沈望輝在大堂核心擡頭,這裡是沒有通天的天井,并且是特大的天井,比祠堂的更廣闊。橫瞥看,可見兩架升降機衝入地花;不,不是天花,而是更高的樓層。
  俞怡帶他乘電梯,在三樓找不到空了的雙連座,四樓也沒有,繼而上五樓。
  沈望輝在扶手電梯望向大堂,本人愈升愈高,地面就愈來愈低。忽然一股熱氣滾滾湧上,雙腿發軟,「看來不複雜找座位,不如走吧。」
  俞怡雙手撐住扶手,脖子像駱駝伸到電梯外掃視,「定然有的,別急……」
  沈望輝連忙拉回搭檔,說:「喂,很危險的!」
  俞怡站穩陣腳,瞧見對方面容繃緊,便猜到對方有畏高症,覺得很可愛,但不敢說穿,隻好捂住嘴巴偷笑。可是沈望輝一眼便看破把戲,霍地拉開對方的手,正要破口大罵,忽然感覺有人把穩本人,不得已收斂脾氣,低聲說:「你又笑我!」俞怡花些力氣掙脫,便站到一旁繼續笑,氣得沈望輝咬牙切齒。不過孩子小打趣沒煩擾多久,在五樓走一圈,甚麼氣都消了。
  俞怡看準一對大哥男女離開,即時牽著搭檔上前。可是一時不慎,撞到別人,本人跌倒地上,擦破了膝蓋,被撞到的男人也吃一記痛,退後兩步,罵道:「死靚妹,你沒長眼睛嗎?撞到人還不緻歉?」
  沈望輝白一下男人,安撫著俞怡,但見俞怡咬著唇,按住足踝,勉強坐在地上,似乎不是擦傷般簡單,心道男人牛高馬大還與小女孩計較,即克服不住:「你吵甚麼?怎看也是你不該!」
  男人禿頭,兩撇鬍子,天氣清涼卻隻穿短袖汗衣和牛仔褲,壯碩肌肉表露無遺,個子比沈望輝要高一尺,聲如雷震,指著沈的鼻子,罵道:「屌你老母,你敢多講一次!」
  沈望輝不甘示弱,挺起胸膛回道:「怕你不成?怎看也是你不該!」
  男人火冒三丈,一本硬皮書狠狠擲在沈望輝的頭,然後重重踏步向前,像要踩死俞怡。還好職員及時趕至,與幾名市民合力制止,但他仍口沫橫飛,罵個一直。
  俞怡霎時忘記虧蝕,馬上檢查著搭檔頭顱,「你痛嗎?」
  沈望輝搖搖首,緩緩站起,面有難色道:「你腳沒大礙嗎?我們走吧。」
  「我想我扭傷了……」她挨著虧蝕,說:「你的才緊張,假設傷害腦袋可麻煩了。」
  「管他的,我才不會這就死。」沈望輝深呼吸,便拚盡力氣背起俞怡,回首說:「光頭佬,你等著瞧!」
  「仆你個街……」男人本已漸消氣,此時又怒火重燃,另外人再阻攔不住。但是他将近追上時,沈俞的升降機剛好關門,直降大堂,隻得不甘地作罷。
  沈望輝與俞怡身高相當,體重不過相差三十磅,男的跑出門口,已無力氣前進,二人隻好坐在正門外的樓梯挨沙塵勞動。
  女的平生第一次扭傷,足踝開始腫脹,感情更壞,自責道:「都怪我不好、都怪我不好……」
  男的抹一把汗,看見對方就心痛,搓著對方手心,說:「好了好了,別總是把責任怪在本人頭上,邃曉是那光頭佬沒長眼睛,還惡人先告狀。長得高峻又如何?心懷狹窄……你腿痛嗎?給你揉一下好嗎?」
  俞怡也不知管用否,無可置疑地點頭,豈知男的才遇到傷處,即時痛得流淚。但她擔心男的不高興,於是啞忍,直至數分鐘後,虧蝕竟如奇蹟逐漸舒緩,驚奇道:「我良多多少了,你會跌打嗎?」
  沈望輝沒領這道高帽,老氣道:「哪會?隻是做些事情,讓你撮合把穩力,人造可減輕虧蝕。」
  俞怡聽見,頓時覺得疼痛起來,心道心理作用暗中影響巨大,便說:「你好厲害,清楚鮮亮了解理睬良多呢。」
  沈望輝不願提及,又不想隱瞞,「但凡我爸教的。小時候我每次踢球的遊玩的扭傷,我爸都給我揉腳,每次都不必一會便不痛。」
  「原來如此……你爸爸不單很厲害,還很疼你。」
  此番讚許衷心至極,連本人都不得不認同,但想起比年父親愈饒富,便愈少回家陪媽媽,便一股不快啃在喉頭,遂轉話題說:「都快五點,你又受傷,還是回家吧。」
  俞怡憂心道:「家課怎管理?」
  「你夠聰明,定然概略本人完成。中文練習我還能本人應付,大不了晚些睡覺。你要乘甚麼?我背你去車站。」
  俞怡猶豫一會,說:「上面車站就有我要的巴士,不用背了。」
  「不用背,也讓我扶你一把,下樓梯要特別小心。」沈望輝自作主張,將俞怡的手撂在本人肩膊,然後扶著對方的腰,步步為營,幸虧巴士站隻在樓梯下方,花不了幾多時間和力氣。
  二人離散作別,沈望輝往港鐵站去,但他不了解銅鑼灣的街道,隻好依據俞怡口述去崇光乘地鐵。此時約五時,太陽在高樓之後,天氣漸涼。他外行人專用區的出口進入車站,從月台擠上車廂,左方一條毛頸巾,右方一件毛衣,更有人穿大衣、羽絨、手襪子。
  在灣仔站,又多擠進一群放工和下課人士,車廂更局促。他昨夜睡得不好,剛才又跑了良多路,一時空氣不流通便頭暈作嘔。列車駛進金鐘站,他即時湧向月台,走到垃圾桶旁以防萬一,還是頭一遭如此狼狽。
  他重返地面,走在兩排高樓之間,風勢忽然凜冽,彷彿比空曠的祠堂廣場更急煞,他即時打個大噴嚏,惹起一陣重重的耳鳴,回家便躺在床沉睡……
  矇矓裡,荏弱消瘦的沙沙聲吵醒他,睜眼看見一個身影。油黃的燈光下,此身影很眼熟,身體高挑,長髮披背,穿起樸素的直紋睡衣,不是姊姊還有誰?姊姊留意到他醒來,便蹲下輕撫他的額頭,柔聲細語:「你還沒退熱,待會吃點白粥,再好好睡。」
  姊姊總是人如其名,清楚明明與他說話,卻讓他憂慮進入夢鄉……


(待續)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prbprye
  (2011-05-04 02:34)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