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feqtupz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花花故事》 第十一回 香車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第十一回  香車
  一場惡夢,沈望輝驚醒過來,乍見時鐘顯示為八時,即大呼不妙。可是他甫起床,立是黑前昏黑,連蜷縮腰背都甚艱苦。
  「你醒來了?」姊姊沈望寧突然進來,一身光鮮燕服,準備出門似的。
  沈望輝猜疑道:「姊,你怎麼來了?」
  沈望寧輕撫弟弟額頭,柔聲細語:「我今日要考試,所以爸昨天接我來。你還沒退熱,我已替你告假,你就好好勞動一天。廚房有白粥和豬仔包,肚子餓便翻熱來吃,曉得嗎?」
  弟弟答應一聲,倦意便湧至,躺在床上再睡。
  沈望寧見弟弟的病容就心痛,然則她無暇擔心,替弟弟蓋好被子便著急出門。
  離開屋苑,确定經過電影院。她暼見門外的西片海報,頓時心癢癢,可是看看腕錶,隻得望門輕嘆。電影院旁是書店,其時尚未營業,沒有燈火照明,環境暗淡,她卻因數本以經典影視人物作封面的書籍在櫥窗前停頓數秒,特別是穿起禮服帽的差利,那張難以言傳的稀怪異臉,總會引發她無窮覃思。然則她要趕赴試場,隻幸好心裡與差利道別。
  她去到彌敦道某茶樓外的車站,邊溫習英文課本,邊等待巴士。其時車站有數百人等待,她在此中一支隊伍的最末。
  車站群橫跨五間商舖,有十數條路線;不足五十米前,還有另一群車站,又有十餘條路線。隻待了五分鐘,便有合適的巴士靠站,可是雙層巴士未靠站,已見車上搭客已擠至車門,結果靠站後,隻多載三人便再吞不下。
  五分鐘、迥殊鐘後,第二、三輛巴士靠站,情況仿照照舊。
  本日搭客特別多,許多人已克服不住乘的士。她記得父親昨夜出門使命前給她兩百元,叮囑若來不疊,便乘的士,畢竟她不意識香港街道,多花點錢也值得。她正好捨不得掏出二百元,隻心想,假若後方再有數人去乘的士,便能夠更早上車。
  不久,再有巴士靠站,空位甚多,她終可上車。可是早上繁忙時段,彌敦道特別擠塞,從油麻地前往中環,連下車後的步行時間也計算在內,一小時好像太緊絀。然則再緊絀亦已上車,她本欲往上層,因為窗外視野更廣、風景更多。她為了節省上下車時間,看見下層最後排的坐位無人便上前。
  豈知隻前行兩步,即有一股惡臭撲鼻,刺激得鼻孔生痛,誰也不願湊近。但後方不斷推她前行,必不得以瀕臨惡臭的源頭,乍見坐位下有一灘紫色的嘔吐物。
  此時,巴士傳出廣播:「請搭客盡量行入車廂。」
  廣播教她著急,雖不願瀕臨穢物,但更抵擋不住後方擠擁,不甘情願地坐在嘔吐物旁。
  巴士繼續行駛,她專注溫習,被逼適應惡臭。但先後有數人坐在她身旁,都受不住惡臭離開,直至兩名身穿西服的男人就坐,此中一人三十來歲,打扮裝扮頗為土氣,掩鼻說:「唉,迩來特別多人喝醉。」旁邊較老成的男人說:「哈哈,這算是小兒科。我的學生竟然敢對我說,他們在巴士上小便呢。」
  「真的嗎?想不到我們學校也有這種學生,别的學校可不得了。」
  沈望寧心裡詫異,香港學生竟比大陸學生更會惡作劇。回顧回頭在大陸的投止學校,路途由學校安插。每週六陰郁學,每早六時起床梳洗和整頓床被,然後做早操、吃飯、上課,直至傍晚六時半的晚飯時段後,再集體往圖書館溫習,九時回房間自行梳洗之類,十時關掉部門燈光,生活像軍人般講究規律。
  大陸當然也有壞透的學生,譬喻她的室友兼學姐,幾乎每夜晚飯後,都爬窗偷溜去校園周圍的的士高,深宵三、四時才回房,并且例必是滿身煙酒臭味,還聞說她暗交不良少年,已不是處女,曾墮胎過。校方早就曉得這位學姐不守本份,但念在其成績名列前茅,便眼不見為淨。可憐别的同學依樣葫蘆,卻沒有幾個逃出法網。
  較年老的男人說:「聽說今日又有人考插班試,迩來可不少這些大陸人呢。」
  沈望寧豎起耳朵,猜測二人能否她應考的學校的老師。
  「大陸人有錢有位置,天然能夠來投考。怎麼不見元朗那些新移民和印巴人來投考?」
  「哈哈,我們學校知名無望,假定牽涉甚麼醜聞,便千年道行一朝喪。」
  「我們混這行飯都曉得那套規則,隻需局别人才矯捷認為不合理。你能夠說是歧視或壟斷,但不能否定社會製造的現實。」
  「你太認真了。」
  較年長的笑一下,看著腕錶說:「咦,今日遲了不少呢。」
  沈望寧一字不漏聽進心頭,轉頭當心海底地道外絡繹不絕,巴士像烏龜般慢行,光是從天橋進入地道已花迥殊鐘,直教沈望寧急得半死。穿過地道進入銅鑼灣,時間已無多。
  巴士未到站,她已預先擠至下車門,甫靠站便下車奔往學校。然則學校在山上,上山之路特別費勁。她平日不常運動,幾乎暈倒街頭,但總算依時抵達。
  校務處女職員檢查她的推薦信和身份證明文件,睥睨著滿額汗水的她,說:「你家人呢?」她喘氣著搖首,說:「他們要放工,所以……」女職員滿面疑色,但沒有多問,隻囑咐她往校務處外等待。
  等待之際,她看見校務處外是接通課室和大門的走廊,而後方是園圃。其時一陣寒風吹至,她便打個噴嚏。噴嚏打得大,淚水也湧出來,目下一片矇矓。可是雖見此處比不上大陸學校寬敞,甚至感觸淺窄,但好像中式天井的園圃翠綠盎然,紅磚城裡鳥語花香,擡頭除了校舍等于空中,儘管一片灰濛濛,仍彷似世外桃園
  她操作把持最後的溫習時間,哪怕隻多記得一個生字。但女職員很快便捧著試卷,領路往考室。
  二人穿過走廊,沈望寧望向身邊的講堂,男同學都穿白恤衫黑西褲,女同學都穿藍旗袍。同學本專注聽課,但都對此陌生品德外關注。她抵受不住好奇目光,漸漸別過臉,遙見後方轉角掛有幾幀利害照片;上前看,原來是校舍過去的風光。好像建校百年,就隻多增一幢高樓,其餘對峙不變。
  她們進入會議室,女職員放下試卷便說:「這裡是中二級試卷,你要在三小時內實現。這裡有閉路電視監視你的舉動,不準擅自離開。」
  沈望寧看見牆角的閉路電視鏡頭,一陣不藏身安身不由己,但無論如何,考試已展開。
  考試開始,心無旁鶩,雖時限緊絀,也無法左右其思緒。她不曉得假若換作香港的學生,也難於三小時內實現此試卷,隻道自己腦筋不靈活,隻擅於背誦,看見題目便一字不漏、用最快的速率默寫自己的知識;儘管她沒正式學習香港課程,一直隻靠自習香港的課本。
  遠在今年春天,她便曉得要移居香港,即時求父親購買課本和補充練習,讓她逐日實現大陸的功課後,預習香港的課程;有時候會請教那位看似不大可靠的室友學姐,每每獲益得多。
  她實現試卷,還來不疊檢查,時限已至。女職員準時收受領受試卷,她離開校門,回望身後,竟想多勾留一會。
  她乘地鐵歸去油麻地,看腕錶已瀕臨一時,未知弟弟睡醒沒有,下車便急步返家。回到家中,瞧見弟弟物質奕奕看電視、吃白粥,總算能憂慮道:「你退熱沒有?」弟弟神氣道:「當然!」她舒一口氣,邊拾掇包包,邊說:「吃白粥夠飽嗎?要麵包嗎?」
  「不,我喜歡吃粥。」弟弟邊看電視,邊說:「考試怎樣?」
  「啊?」沈望寧遲疑一會,有保留道:「不曉得,盼願不太差吧……」
  弟弟瞇眼懷疑道:「我才不信。你很桀黠,每次都說不曉得,但最後成績都很好。我就不合,唉,待會還要做補充練習,老師說假定四年級的練習都不懂,便要我留級。」
  沈望寧沒理會,翻看弟弟的補充練習,心道不是很難,弟弟天生聰明,按常應能作答。但她始終不憂慮,說:「要姊姊教嗎?」弟弟伸個懶腰,便往沙發躺上來,嚷道:「不如你幫我實現!」她馬上拾掇餐桌以示拒絕,在廚房邊洗碗,邊說:「不日是星期六,不必上課,就讓你懶散半天吧。」
  弟弟求情不得,即鼻哼一聲,說:「切,就是要我自己做,悲觀!喂,整天在家很無聊,有甚麼東西玩?」
  沈望寧想及錢包有二百元,便興緻勃勃說:「看電影好嗎?」
  可是弟弟一副事不關心,拿起手提遊戲機,說:「你自己去,我打機算了。」
  她見弟弟冷待自己,便清楚不必擔心。再三叮囑弟弟不要外出,即滿心期待地出門。


(待續)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prbprye
  (2011-05-04 02:37)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