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feqtupz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策馬入林》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策馬入林》不是已前評過了?看在號稱《策馬入林》是罕見的寫實武俠經典之臺灣新電影及得臺灣金馬獎份上,再補評、以與本館前後評之非寫實武俠經典、對比吧!另參本館《策馬入林》:
看了陳雨航的原著小說<策馬入林>(收於《策馬入林》,領導,1976)與王童1985年導演的同名電影,就會覺得前評《小畢的故事》的原著與改編沒啥了。
陳朱二人的原著風格完全不同,陳文是以現代分行散文詩才能、在寫故事故節瞹昧的唐朝綠林傳奇,而朱文則是以古典整段不分行才能、在寫故事故節領略的國府竹籬笆傳奇。
實在不知王童為何會看上<策馬入林>,小野和蔡亮堂又若何將瞹昧的故事故節改編成領略的:
唐末五代天下大亂,一群走頭無路的人拆散在一起開始打家劫舍,幹起了山賊勾當。這一日山賊頭子帶著群賊來到村莊索米糧,但村人欠收,無法滿足山賊懇求,頭子呼籲抓走一名叫彈珠的外子為人質,約定十天後以人來換米糧。
彈珠被帶回山裡的廢棄佛寺中,頭目要何南留下養傷,又帶眾人到烏家莊搶劫。彈珠假裝欲小解,何南放她出來後,彈珠立即逃走,卻掉到小湖中,好在何南將她救起。
頭目回來後,眾人神色凝重,因為烏家莊的人早就逃光了。十天後頭目帶眾人又回村莊,沒想到村長買通官兵冒充村人,雙方一陣激戰,頭目在這一役連兩名屬下一起被擒並遭砍頭示眾。
憤怒的何南在彈珠趁亂逃走後又追上了她,雖彈珠極力抵拒但何南還是強暴了她。彈珠心有不甘拔下髮釵趁何南不妥心時插中了他的背部,然則彈珠仍然無路可逃,最終還是被何南擒回古寺。
接著一連串的雨季使得眾人寸步難行,好幾名山賊夜晚欲強暴彈珠,幸何南替她露面始未讓别的人未遂,但山賊中為了爭當老大倒也經過一連串的鬥爭。名喚烏面的山賊欲離去,何南為了怕動搖軍心,遂攔在半路殺了他。在糧食日漸富餘之際又逢過年,何南不得已隻好殺了一匹老馬讓大夥飲酒吃肉過個好節。而彈珠卻也在當初問何南何時會放她回去?
何南決定去搶「公解錢」,大幹一票後再帶彈珠遠避他鄉。但押解公解錢的官兵眾多,何南副本打消搶劫的原意,沒想到有人弓箭脫手驚動官兵,不得已隻好殺出一博。這一役眾人幾乎全滅,何南帶彈珠及五叔逃走,但五叔腳受傷無法遠走,何南竟然殺了他,使得彈珠相當憤怒,卻也無奈跟著他一起走。在邊界的客棧內,一名姓白的殺手告訴彈珠說他是受其父母之託來找她的。殺手帶走彈珠後,何南隨後追趕,沒想到在村子前的樹林中遭殺手暗算,空留一段遺憾。
但蔡亮堂本人拍的電影為何又那麼灰澀不清呢?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souj/3/1281756231/20060819064343小說與電影>餘創豪 把小說改爲電影,是一件費勁的義務。我認為:把短篇小說、乃至是小小說(别名極短篇)搬上銀幕,其成果會比將長篇小說濃縮成電影更好。
小說是一種想像的藝術,無論作者怎樣淋漓盡緻地刻劃小說人物,但人物之「活現」,還是要通過讀者的想像,而小說改編成電影,由演員演繹小說人物時,那麼想像餘地便消失了。在長篇小說中,由於有較多筆墨去描畫人物,觀眾有了一個比較的藍本,在比較之下,通常是對電影失望。例如無線電視曾經將古龍小說【名劍風流】改編成連續劇集,夏雨飾演大俠俞佩玉,一位影評人嚴苛地批評夏雨:「書中的俞佩玉有知,真是哭笑不得。」又如許鞍華曾經把金庸小說【書劍恩仇錄】搬上大銀幕,陳家洛、文泰來、霍青桐等大俠高人,頓時降為伧夫俗人,有些觀眾認為許鞍華將他們過於「人性化」。
短篇小說或小小說卻有一個優勢:由於原著中人物描寫較精簡,電影觀眾便無從比較,而屢屢電影大師成爲了一個獨立的主體。例如陳雨航的【策馬入林】隻需幾千字,芥川龍之介的【羅生門】也是極短篇,但兩者被改拍成兩小時的電影之後,卻有比原著更排彙的魅力。其實黑澤明電影【羅生門】的人物、情節,跟原著大有出入,反而電影【策馬入林】,尚算忠於原著,【策馬入林】的故事特别簡單:一個山賊擄掠了一名奼女,但二人日久生情,來營救奼女的大俠要殺死山賊,奼女卻不忍心。小說的焦點隻是聚合在殺山賊的一幕,而電影則詳詳細細的交待整件事的後果前由,並且刻劃了山賊殘酷的一面,為後來奼女之不忍心埋下伏線。
其實,在小說原來的定義中,便征求了「短」和「想像」這兩種要素,英文的novel是譯自意大利文的novella,這是一種風行於中世紀的體裁,是精幹短小的真實故事;很多歐洲國家則用roman一字指小說,它的特征是傳奇式、想像式和詩意。小小說恰好捕捉了這兩點精萃。
藝術轉換媒體是一件有趣的事故,筆者涉獵文學、傳理和美術三個學科,其樂無窮。
http://www.creative-wisdom.com/education/essays/on_writing/novel_movie_g.shtml另參本館《小說改編與影視編劇》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souj/3/1281756239/20060828070127
《語言與回想的魅力》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souj/3/1281755904/20050917191710中影《策馬入林》(1984)Run Away導演:王童
編劇:小野
攝影:李屏賓 楊渭漢
剪輯:汪晉臣
音樂:張弘毅
演員:張盈真/管管/陳慧樓/鄧雨辰/王瑞/馬如風
得獎:民國74年金馬獎最好美術、服裝設計獎
   亞太影展最好美術指導、最好攝影獎
入圍:民國74年金馬獎最好影片
賞析
  這是根據陳雨航的原著改編的古裝奇情電影。將時空放置在唐朝末年的亂世,不僅凸顯了中國現代的惡質環境;當然也在這些紛亂衝突中建構了一段看似無情卻又薄情的情緒互動。
  類似這樣的題材在現代的真實環境中比比皆是,在愛與恨的抵牾中想放置一份男女的真情是一件相當使人等待之事。問題是要精細地去處理這樣使人躁動不安的人性環節是困難度極高的挑戰。
  本片在一九八五年曾獲金馬獎最好美術、最好服裝設計,並獲亞太影展最好美術指導及最好攝影獎。然則乍看之下的影片中的官兵其實有著太多黑澤明拍「蜘蛛巢城」以及「羅生門」的影子。何南強暴彈珠時,彈珠擡頭望著樹林上的陽光,一時在強光照耀下善惡的辨别便有了落差,我們唯一能有的解釋是英雄所見略同。蒙受鉅變之際,人的深層底真個思維有著複雜的悸動,當這些悸動必須以映象語言來呈現時,屢屢在異同之間會有相似的共鳴。
  彈珠被抓到盜窟之內的情況若以現實的觀點來看,天然大約想像其悲慘的遭遇,但除了何南在曠野因頭目被殺的憤怒以及彈珠的叛逃而強暴她以外,導演刻意將彈珠的無奈落難與山賊的無奈落草為寇作了相似的呼應。其意天然在凸顯人性善的本質以外;也顯現了大時代動盪不安的悲情。
  有人常說:「你隻看到強盜吃肉;沒見到強盜挨揍。」這是相當有趣的。「策」片的山賊其實都沒有高強的武功本領,他們依持的是眾人的團結,假如落了單,那這名山賊便變得什麼也不是。從鏡頭切入的角度讓觀眾感導了山賊的驚慌不安與不歸路。假若有一丁點的盼願,相信他們也不願被安上「山賊」之名的。
  假如要將調性定位在這種悲情的位階上,那策馬入林絕對是一部與眾不同的佳作。隻是背面提過,要經營這看似簡單的題材,其實是需要更為厚實的哲學態度才有辦法來駕馭的。本片恰恰在這方面有了些許的缺失。
  「策馬入林」的故事結構是相當殘缺的,但從電影的角度而言,我們見到的角色都略顯平面,不足由愛恨交織之後的深沈呈現。何南與彈珠的角色底子上都是失敗的,以何南為例,為安在強暴她之後便完全再也不理睬,就算將周密收歛在內心中,恍如也應該有些公道的具象表現。因為電影是觀賞的藝術,不克不及一個人靜靜坐在那兒就是思索,就映象的符號與道具或輔助動作中應該讓觀眾大約認識角色思索的偏向與對象。也因為如此,何南的戲便被削弱許多,我們不單無法感觸到這名角色的力量,乃至會覺得他連作山賊都不配。
  彈珠是天生的悲劇,命運使她在亂世中必須承載更為悲慘的事。被強暴那場戲恍如還大約有更多拓染的空間,從恨何南到最後愛上何南的過程應該大約有更多的著墨;隻可惜這些情緒的延續與變化都是斷斷續續的,觀眾感觸的力道就是以略顯疏離了。
  「策馬入林」是中影極少數以少量馬匹來入鏡的影片,導演在處理奔馬的幾場戲之力道直逼國外類同的影片,這一點是相當難能可貴的。號稱為「寫實武俠」的策馬入林,其實是有更多的企圖想在山賊與被搶外子之間的情緒起落作一種從未曾有過的展現。
  人的內在七情是相當複雜的,為安在蒙受欺淩之後,反而會衍伸出一種莫明的情愫?在愛與恨的極端對立中恍若有著另一種新解;大約說當人性的頻率求得共融之後,愛與恨立即結為一體而分不出互相。在某些角度而言,恨得更深,其實愛也相對地被愈加渲染。
  彈珠的無奈天然大約認識,但看到眾山賊在雨中修屋于是主動為本人作飯時,天生的「母性」立即承辦了時空的不安,乃至還像一名母親般地喃喃揭示眾人将近過節了。過節是一種保留的表徵,彈珠的舉止與言詞無疑地使她本人無形中「認同」盜窟這個「家」。這也是片尾那名白姓殺手告訴她過了林子就大約回家時,彈珠幾乎是以懷疑的語氣來自問「回家」的真義。
  彈珠其實已經心有所屬,這是導演的真確設定,在卑賤的時代中求取存活的機會時,人的本質還是永遠無法與好意及愛情脫鉤的。而這些情緒互動中,導演供應了另一個人類最卑微的所求,那就是建構一個「家」的必要。
  何南最後為了彈珠決定幹一票大的,然後帶著彈珠到「南」方去,因為他聽說南邊有溫暖的陽光;最緊急的是那兒沒有動亂,也因為如此,「落戶」生根的願望就可以達成爲了,何南取名一個南字,恍如也應該有著這份的期許吧!
  白姓殺手的出現雖然略顯挺秀,但也徹底隔絕了何南立室的心願,而被摀緘口的彈珠連出聲攔阻都不克不及,隻能絕望地搗頭掙紮,然則最終悲劇還是在她劈面發生了。
  導演以看似全然無望的時空背景,最終又給觀眾另一個盼願的解構,無非是藉著這份無力但真情卻又壓抑的男女互動,再次頒發亂世的悲情。其實仔細考慮不難發現就算恬靜盛事,相似的故事也頻頻上演著,隻是體式格式與過程完全不同罷了。
http://blog.roodo.com/hero.h/archives/411587.html王童 1942年出生於安徽太和縣,原名王中和。家庭為書香世家,深受中國傳統書畫的薰陶;在大陸時期看過釵h三0、四0年月的電影,如《一江春水向東流》、《萬家燈火》等,對此留有粗淺印象。
1949年舉家遷至臺灣,1962年入國立藝專美術科就讀,曾獲臺灣大專美術比賽第二名,1965年國立藝專美術科畢業後,曾在臺北舉辦個人畫展。
1966-1970年進入中央電影公司,負責服裝及美術設計,曾擔任過導演李嘉、李行、胡金銓、宋存壽、白景瑞、陳耀圻等的美術設計。1980年起以《假如我是真的》開始擔任導演,除了導演義務外,仍持續替别的導演做美術指導的義務。
1983年執導改編自黃春明小說的《看海的日子》,賣座極佳,且把女主角陸小芬自演藝熱潮中帶出。1984年的《策馬入林》為其電影美學的代表作,以寫實風格代替以往武俠片中炫方針武打招式,運用所考據的服裝陳設及演員天然的演技,將時代的氛圍帶出。
之後,王童連續導了臺灣近代三部曲:《稻草人》、《香蕉天堂》、《無言的山丘》,充滿對於時代下人的關懷。而1995年的《紅柿子》則帶有自傳性色彩,根據本人童年經驗拍攝而成。
王童與新海潮時期的導演一起崛起於八0年月,但在影片風格上卻有些不同。他將人物放到時代背景中去觀看,展現人性的細微層面,對於情緒的描繪則是溫婉質樸的,深具人文觀照。而其本人對中國傳統美術、書畫的修養,也造成它的電影與别的新電影作品有不同的風韻。其從影至今約三十年,擔任過一百多部電影的美術指導,導演電影十二部。目前王童也擔任臺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研讨所之兼任教師。
http://www.taiwancinema.com/ct.asp?xItem=12443&ctNode=39王童:國家文藝獎父親王仲廉為黃埔軍校出生的職業軍人,藝術細胞則受母系影響至多。外公郭藍雪為前清翰林,民國後以書畫所長繪賣彷畫假畫,留下很多畫譜、畫冊和扇面作品;外祖母則是傳統戲曲和手工藝的愛好者,不時向孫輩編說通俗演義,勾畫夢幻世界,王童五歲時就隨外祖母觀看了生平第一部電影《一江春水向東流》,感動得涕泗縱橫,對戲劇的愛好從此深植心中。
王童母親郭翔九亦精曉繪畫,不時指導兒子作畫,王童自幼耳濡目染,對美術繪畫極感興趣,母親因前清四大畫家都姓王,且都以單名行世,以是就為他刻了一記印章,取名王童,後來王中龢來臺就讀國立藝專美術科時,每凡畫畫就用王童之印,用習慣了,本名都忘了。
王仲廉為國民政府名將,王童兄弟姐妹眾人,共八男四女,他排行第六,家中常有隨從傳令照顧家人保留,經常廝混嬉戲,熟悉行伍大兵的保留習性及性格,養成敦睦 合群個性,1949年合家隨國民政府撤退來臺,定居景美地區,家勢已非同今年,更無權貴身段,保留習性日趨樸素親民,眷村廣場不時放映的露天電影更是他吸 取養份的緊急櫥窗,日本手刺《宮本武藏》、《七軍人》和《怪談》等片都帶給也極大啟發。
  結識名家,勤學多聞
國立藝專求學期間,在龍思良、高一峰和吳耀宗等老師引領下,在學問和人脈上都精進很多,其中最讓王童津津樂道的就是得能閱讀《劇場》及《文學季刊》,又在明 星咖啡屋認識詩人畫家陳映真及尉天聰等人,企盼藝文前輩風範,又在春之藝廊結識蒲月畫會和東方畫會的畫壇前輩,感觸藝術新潮,在心靈知性上獲益極多。當時作家黃春明在明星咖啡屋創作《看海的日子》,隨伺在旁的王童就可以在每完一頁稿紙時,就做第一位讀者,不意多年後,卻也在他手上將《看海的日子》拍成電影,人生機緣著實難料。
國立藝專美術科第一屆畢業後,適逢香港邵氏公司派導演袁秋楓來臺拍攝《山歌姻緣》,需要畫背景天片的繪畫美工,美術功力深邃深摯的王童表現極佳,又發現做美工所得酬勞遠比美術老師為多,于是轉向影藝事業發展。
考入中影製片廠後,從基層做起,追隨曹莊生師傅學習電影美術技藝,漸漸體會電影攝製的細節,粗淺體會電影美術範圍極大,舉凡建築、空間互動、服裝和色調搭配 都密不可分,勤奮地在電影實務中累積經驗,先後與李行、丁善璽、白景瑞、宋存壽、陳耀圻等導演切磋美術設計理念,並曾追隨以美術見長的李翰粗犷胡金銓導演 體會電影美術的美學與實務做法,他曾描畫:「李翰祥的電影有如美術家在說書,強調華麗與層層轉進力道;胡金銓作品則如水墨,重意境,構圖簡略樸實。」日 後,即根據不同的創作題材,恰如其份地展現需要的美學風格,也練就了熟練紮實的底子功。
  岑寂耕耘.開花結果
電影片廠義務時雖以美術為重,王童一方面發揮所長,另外亦岑寂學習攝影、鏡位和場面調度等技法,1981年永昇公司籌拍根據傷痕文學改編的電影《假如我是真 的》,因多位導演都不克執導,長期為永昇兼任美術指導的王童于是有了出任導演的機會,駕禦機會的王童因為表現不俗,從此就穩坐導演地位,此後20餘年,拍出11部劇情長片,得獎無數。
早期電影片廠採師徒制,對後進的基礎工懇求甚嚴,在電影廠待了30年歲月,養成一絲不苟的性格,他也堅信:「要想隨心所欲,就要先練好底子功,就像籠統畫絕對不是信筆亂畫,一定要有紮實的底子功力後,身手信手拈來,以寫意才能表達粗淺意境。」
正因為早期所受的訓練非常嚴格,拍片現場的王童有了「暴君」外號,他拍片過去先以詳細的分鏡表交待全數細節,到了現場更是一一檢稽核對,不許一絲馬虎;每回拍片更是一馬當先做苦工,舉凡除草、刷漆、打地椿都會親自上陣。
例如,拍攝《稻草人》時則是帶著劇務和副導演早三個月先去種稻,屆時身手有切合劇情需要的農田景觀;拍攝《無言的山 丘》時因為需要滿山油菜花的場景,他看好一塊野草地,儘管芒草長得比人還高,桿莖兒已粗得像竹子,他還是挽起袖子,捉起鐮刀割草拟來,再親手種起油菜花 了,結果五個月後電影要開拍了,油菜花還是沒開花,於是他再花幾十萬臺幣請美工做假花,依舊拍出銀幕上讓人驚豔難忘的油菜花。
跟隨胡金銓拍攝《天下第一》時,王童每天跟前跟後,親自見證到大導演每天到故宮看畫臨摹,工筆畫出全數服裝道具樣式,親手裁製道具服裝的美術功力,縱然隻是小官吏的 折帽都能從折疊或薄紗材質,領略說明其與當時人保留的密切關連性,在兼具實用性的條件下,又能突顯服裝的特殊性,而非像一般美術設計隻強調模式上的美觀或 顯著,完全沒有了實用考量。在設計《策馬入林》中的五代十國軍人盔甲時,他就拒絕塑膠材質的傳統做法,懇求真皮實木穿線,因為「材料一旦真實,厚度和份量 就不同,演員穿着起來就有身歷其境的生理認同成果」,後來,香港導演徐克深受他的服裝質感啟發,在《倩女幽魂》中亦對比製作相似花色的盔甲給主要演員穿着。
王童執導作品並不多,關鍵在於他對於題材鑽研籌備期都相當漫長而又細緻,想要拍的題材總是先因藝術家的直覺和遲緩,在保留中發掘了感想與感動之後,徐徐蘊釀發酵,能言善道的他,總是先試著用說故事的體式格式向友朋訴說故事大綱,從朋友眼神中看到等待嚮往之情後,再展開精細翔實的考證功夫,最後才集結相關素材,配 合巧手編劇和演員肉身成殘缺作品。
例如早期在以中國文革和改編傷痕文學作品的創作年月,他先到軍情局去研讨中共政治、文化等相關資料,看盡各種紀錄片,心中有了可靠圖象及戲劇內涵後,才著手輕建共產主義社會下的人文和美術情貌。
另外,總是以多情角度觀察人生的王童也相信本人的創作直覺,拍攝《看海的日子》四處看景時,途經宜蘭雙連埤農田時,深受美景感動,于是有了《稻草人》的故事 雛形,進而在到坪林拍片時,又戲臺前遇到一位頭戴日本軍帽的物資異常良人,嘴裡喃喃有詞唸著無人能解的話語,王童直覺認為這人一定有故事,開始從礦工與逃 兵故事發想,並深入中央圖書館考據研讨了日據時期臺灣農民保留的情貌,再少量閱讀臺灣鄉土文學作家作品,漸漸發展出以臺灣日治時期,大衆被迫返回南洋作 戰,農民悲情奉獻的時代風貌劇本,最後再結合當時賣座的外片《上帝也瘋狂》從一隻可樂瓶子發展出的喜趣故事點子,完成爲了《稻草人》的劇情架構。
同樣地,拍攝《稻草人》到金瓜石出外景時,溘然撞見一座美麗的山景,山間大霧茫茫,面前目今盡是野百合飄動回想,心頭就想起一則淒美的愛情故事,加之又看了日本 導演熊井啟的電影作品《望鄉》,於是就結合金瓜石開採金礦的鮮活傳說,以及參酌倡寮傳奇,完成爲了《無言的山丘》故事藍本。
  細筆寫情.大筆馭氣
在臺灣田園山頭,一樣也大約拍出中原大地群馬奔馳的雄渾氣勢,這是王童在《策馬入林》中展現場面調度和攝影鏡位就完成的視覺功力。
拿日本軍樂鼓號對照臺灣嗩吶,就看出「日本宏大臺灣細小」,「日本冒失臺灣悲嗆」的文化對比樂趣,這是王童在《稻草人》透過道具並列就完成的視覺震蕩。
從美術轉任導演的人難免都會居心無意間凸顯本人的美術功力,然則美術身世的王童深諳「回想不一律於畫面」的道理,篤信寫實主義的他總是灌注刻意雕琢畫面,而 是回歸實用人生,再從中擷取美學力量,「為了美術而美術是不對的,」王童展現:「美麗的畫面,再美也不過像是彩色月曆,不克不及帶給人們感動的力量。電影中的美術不是用來唬弄門外漢的,看似平平素穆,卻有硬功夫內涵其中才是手法。」王童謀求的回想就是廢話連篇,要能深入戲劇核心,傳達豐沛的能量與資訊,讓人一 看即懂即清楚,并且能有會心一笑的力量。
例如,《策馬入林》中的五代十國歷史背景,無需字幕,無需旁白,隻要透過彷雲崗石佛的林立雕像,以及彷唐風情的古廟盜窟,歷史的質感和滄桑動亂的時代風情即已穿透銀幕,再透過假透視法的場景配置,狹窄擁擠的棚內攝影,也就可以鋪展出寬廣的景觀力道。
例如許多人盛讚王童在《稻草人》中重建了臺灣早期的「土角厝」和粗布麻服的質感,讓時代風情躍然銀幕,然則攝影師李屏賓透過蓊鬱竹林的選景,更間接有力地捕捉了臺灣田園風味,一個蘊含千言萬語的鏡頭勝過野生造景,這正是王童服膺并且身體力行的美學風格。
這也是為什麼《無言的山丘》中,陳仙梅飾演的琉球雛妓富美子隻要對著油菜花田,望著海天角落,她的思鄉之情即已溢於言表,而那副青春姣美模樣,就足以能讓涉 世未深的長工阿屘(黃品源飾演)一見傾心,善用回想敘事的王童,不必言詞,一個場景,一個鏡頭就說出了攸攸人間的兒女情長了。
偶有雕琢,王童的詩意周密也總能讓人擊節讚歎,例如《策馬入林》中的男主角何南(馬如風飾演)在大哥中了官兵埋伏被斬首後,憤而在林間強暴女主角彈珠(張盈真飾演) 的戲,鏡頭不拍肉體磨磳,不拍情欲嘴臉,隻拍男女雙方各一隻腳,一個踢踹,一個蹬磳,欲望與悲憤的抵牾情緒已無需别的言語了。
  周密內歛.情深無語
王童曾經描畫本人的創作理念:「好電影,總要能撩起觀眾的衝動,繼而有回味的空間,讓觀眾細品創作者意欲傳遞的訊息。」做為說故事的創作人,他比臺灣新電影的多數導演更認識理睬在故事經營上添汁加味,而非一味打造個人風格,忽略戲劇樂趣;然則比起通俗劇的濃烈煽情,他則是多了幾分理性的自制,在內斂低調的內心煎 熬中反射人生情境。
實務上,王童不愛傳統戲劇以主線敘事貫穿濃度,喜好多角經營,多線發展的劇情結構,一針一線,看似不經意地穿越來去, 時代風情卻也就如此緩緩展現。《無言的山丘》中,苦悶的礦工喜以人物春宮模型逗樂,看似插科打諢的情節與道具,卻間接道出了礦工在暗無天日的礦坑中討保留 的沈重壓力,以是追趕男女嬉戲以求發洩,也是以帶出了發達興旺的倡寮風情,同時不單從而帶出兩度做寡婦的阿柔(楊貴媚飾演)在發薪日汲營肉體交易的無助人 生,也讓匹敵個屋簷下的阿助(澎恰恰飾演)越想越不是滋味,從幹預到示愛,從無力到歡欣,生疏男女的周密世界就在層層轉進的人生互動中有了人性的光輝與溫暖。
同樣地,《策馬入林》中何南因大哥有了血光之災,而有遷怒彈珠,強暴肉身的血光報復之念,彈珠亦不甘逞強,在何南起身寬衣後,即以髮 簪刺中何南背後,心中有恨,穿刺為報,男女易位,勢均力敵下,何南不拔背上之簪,彈珠委身上馬,無言相隨的回想,則是具體而微說出了互相由相對而諒解,由 創痛來療傷的同理心,進而來到情意暗生的相憐相悅境界,也讓傳統戲劇中黑白顯著的正邪角色,有了更開闊、更人性的認識角度,突顯了王童悲天憫人,不以傳統 框架界定人生吵嘴的戲劇駕禦。
王童的作品一向關懷最低階的大人物,在 表現這些手無寸鐵的小老黎民面對荒謬命運的卑微處境,不時亦有讓人莞爾的高級有趣,《稻草人》中的陳發(張柏舟飾演),被窮困生計壓得擡不起頭來,期求土 地公庇佑,卻不時口吐悲憤髒話,完全不同時宜,不同禮法,卻強而有力地表達了無語問蒼天,卻又不克不及不勉強斥罵的進退兩難;同樣地,到處馳驅扛著美軍炸彈要 去換獎品的陳發兄弟,卻被當成禍害,隻能把炸彈拋入海中,最無奈最絕望的人生卻沒有在此畫上句點,反而是一直不爆的炸彈,猛然在海底爆開,炸死成群魚兒, 人生巧合反而有了天公疼戇人的反諷樂趣,最後,陳發一家老少祈願著三不五時能有天降炸彈,就可以有海魚可吃的謙卑夢想,也是以有了讓人熱淚盈眶的笑謔能量了。
  知人善用.開發潛能
在做學徒的奮鬥人生中,王童從不忘感謝前輩大師的開悟提攜之恩,在他的創作人生中,他亦從不同情替單幹夥伴開創機緣,攀爬人生巔峰。
王童的導演人生中,腐蝕在《假如我是真的》中更換香港歌手譚詠麟,在《看海的日子》中改變臺灣女星陸小芬的演技縱深,使他們得能以博大演技獲得表演桂冠,眾多副本隻在本土電視劇中以誇張演技討好大眾的本土影星如文英、張柏舟、卓勝利、吳炳南、澎恰恰和楊貴媚等人,亦在王童有血有肉的戲劇作品中,如魚得水般悠 遊冷清,展現生猛生機。
至於技術人員方面,勇於創新的攝影師李屏賓在《策馬入林》和《稻草人》中展現的攝影功力和企圖心,讓他順利成為最搶手的臺灣攝影師;曾獲四座金馬獎音樂獎的 作曲家張弘毅也是毛遂自薦後,得能從《看海的日子》、《策馬入林》到《稻草人》,盡情摸索傳統音樂與現代回想的共鳴互振才能,後來的陳昇與陳建騏等音樂家 亦得能在王童的作品中一展所長,成為臺灣電影的幕後英雄。
王童曾說:「我看到劇本時,空間和畫面就出現了,看到演員時,血肉和靈魂就出現了。」拍片和繪畫都不喜歡重覆熟悉風 格的王童,在挑揀演員時,特重內在的潛力與韻味,「我的義務就是負責把演員的滋味給勾出來。并且藝術要新,不克不及熟練,熟練就易重複,一旦重複,就易生怠 惰。」以是他著重演員表演的新鮮感,強調高反差的戲路嘗試。同樣地,技術人員面對求新求變的王童,也就得不時面對強大的需索壓力,滋發挑戰新視野新偏向的 反彈能量。
  結語:
中 影退休後,王童仍有滿腔壯志,他的義務重心從劇情片轉往三D動畫製作上,要以本人專精的美術和戲劇功力,帶領臺灣動畫走出傳統代工框架。改編自傳統話本小 說《西遊記》的《紅孩兒:挑戰火燄山》,舉凡造型,節奏,視效和音效上都有新人耳方針成績;籌拍中的《大象林旺爺爺的故事》則試圖以本土的動物傳奇打造臺 灣動畫的偶像魅力,甫獲得國家文藝獎的王童提起電影,雙眼就有光有熱情,強烈的企圖心,繁茂的鬥志,依舊在他體內燒燃著。
http://blog.yam.com/tonyblue/article/12297866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prbprye
  (2011-05-04 03:01)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