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feqtupz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日記1989 ─ 1991》邱妙津(節錄2)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我考慮終日的結論是 ─ (我要能夠割除「熱情」和「占有欲」這兩個東西之後,手段和她有任何接觸)。這兩個東西幾乎是她走進我生命後這三年我蝕本的主題,也是兩次使我們的愛情成為毀滅緻死物的中心 。 ◎馬塞爾說「我的生命不克不及離開我對生命的熱愛,而要維持熱愛就要有感通,感通的方法是對自己開放和對別人開放。」我得隨時保持和自己的緊密接觸,接觸自己真實的豪情,這才是生機的本源,也要敞開對周圍人感動的開口,這手段使我感覺到我是與人們一同活在天下上的,我要的是一種喜樂、感動、帶點悲傷和源源的熱情,這樣的生命狀態。 ◎心理學對於認識問題是好手,哲學則是超過問題的權威,文學則是像氧氣筒般隻夠喘一口氣卻能積貯巨量的豪情,像保管的油脂。 ◎我們說:心靈的近似是更高、更籠統的近似,是能霸氣地說:「他就是這樣」,這樣的近似是奠定於愛對方更基礎的本質。 ◎弗洛姆說:「愛是一種關懷別人快樂與安全的才具。」 ◎這個天下的結局就是這樣,人與人都隻能有短暫的相遇,在這段相遇裡會發生什麼事就全看人如何把握,那是才具加上機運的問題,還有能不克不及很有彈性地看待與一個人的關係。假定大要合适的人相遇了,卻不克不及顧惜所共有的時間,那就是自己放棄與人發買賣義的權利。 ◎最求助的是我與我自己、我與人、我與我的生活生計「場域」的接觸深度和品質,我真正必要的是能感覺自己在「滾動」和不斷地「生產」什麼。 ◎人又不是禽獸,被一個人使勁地愛暫時己也曾那麼使勁地愛過後,總會堆積在那裡的,不會輕易就花銷或蒸發掉的。隻是模式會改變,愛的能量還是在那裡,起碼她會把我當成她的孩子來愛吧? ◎愛,要如此凝煉、如此高價、如此堅忍,年紀愈大,世事大白愈多後,愈清楚清楚明了愈是愛就愈是內斂、堅硬、分立、嚴寒的,相似的外洩、軟弱、黏合、熱烈就繁雜將愛的能量溢散掉。真愛的勇氣就在於忍受諸般的無奈,愛而不克不及愛、愛而不被愛、愛而分離、愛而出世。 ◎活著的勇氣不在於如何解放或壓制欲望,而是在該表現時表現、該收斂時收斂的勇氣。忍受欲望不是悲劇,它大要形成殘缺或蝕本,但這些不是都不成承受的,相似地大要承受得很有價值,那價值或許是一種純粹、靈敏的生活生計生計或自我珍愛。 ◎愛情光是審美和熱情是不夠的。也許愛情的起點應是道德和高價,終點才是審美和熱情。我信賴我能收斂我的欲望,因為過去不克不及是因為我始終恐懼我不克不及,現在我不恐懼我的欲望,也不以它為我活著的負擔了。曩昔「負擔」的感覺是來自於對滿足它的絕望、勉強要去滿足它的挫敗,加上自己的拒絕承認為自我的一部門(一種自我的非法感)。 ◎關於對愛情的必要,真的不是隸屬於欲望和強占的範疇,假定是發源於此,那不是一種珍愛自己的愛情,是應收斂起來的。愛情是在人能從其餘的來源上填補自己的感性到80%,且能在給予對方中維持在這個程度不至匱乏。是一種對一個靈魂專注的培育,關懷、疼惜、餵哺它,而專注的條件是在培育中能產生悅目合諧的共鳴,然後獲得一塊專注的領土,得以受到安全的庇護和溫柔的愛撫。所謂偉大的愛情就是無論形體的分合,兩顆靈魂都能始終在這樣的關係裡。 ◎對人與人關係的徹底絕望,習慣忍受對這樣妄圖的視而不見,如此竟是我在這個現實天下落地生根的起點。人在這整個生命的過程中竟要一路地釋下與生俱來的關於世界想像的基模,學習改裝整套基模到合适屬於他的現實,那也是他所分派到的天下,最後人慢慢地落地生根,與他的現實結為一體,於是截肢斷足,從此取得擁有高出現實的妄圖權利。這就是人墮落於現實的過程,以是卑賤之人成為卑賤,低俗之人成為低俗,罪犯之成為罪犯。 ◎人在生命的過程慢慢形成他的現實,成長之路便是學習到全部的現實而斬斷全部幻想的過程,這過程是人前半生蝕本的軌跡。而等到人徹底習慣了他的現實而免於妄圖的蝕本之後,這現實又能成為腐蝕精神的活水,人又得開始學習忍受超過現實的蝕本,那大要就是逐漸趨近死。 ◎這樣的一幅圖難道就是我幸福的部分?它不會是靜止的,它定然是走進鏡頭又走出鏡頭的一種東西,而生命的過程就是等待它、歡迎他、讓它射入、眼見它離開、在失去它裡哭泣,真正不變的是什麼呢?或許是一種親情,一種人與人間粗淺的生命繫屬關聯。 ◎我說要嚴肅思索人與人的本質,我到現在還不曉得那種本質是什麼?本質應該是不在一些會變的東西上,以是應該不受到「一隻腳不克不考中二次踏進匹敵條河裡」的影響,我在變,我所愛的人也在變,什麼是永恆不變的繫屬呢?是一種「強烈的直覺」嗎?這種「強烈的直覺」是有某種特定的條件的,人與人之間的永恆繫屬難道決定於一種「強烈的直覺」?且是被決定的? ◎我不曉得我能從這人生取得什麼,大假設可怕的頹喪,但此刻我已清楚清楚明了我必要蝕本、必要愛欲,使我愈美麗愈成熟,卻不要堕入蝕本或愛欲任何一極被管制,往不自主地扶病或強迫性花銷生命力的毀滅之路走。無論如何我要保有自我的岑寂,那種岑寂是我大要決定我的態度和我的選擇的岑寂,我從人生取得的大要有一個内在於我的對象,但無論這對象採取任何對我的態度與選擇,我所獲得的必須是從我本人生命發出的,對象的回應方法便是我的現實我的命運。「現實沒有錯,錯的是抱負」,我能從人生獲得的是相對於這個現實運施我的岑寂,而從我本人生命裡形成我大要欲且我欲的真實。以是「自主性」是最寶貴的,必須能自主地修改人類集體潛在於我的欲望形式和抱負幻覺,創造出屬於我能岑寂運作的欲望抱負結合體。 ◎她不克不及當我的神,不足以當,我不應該把她供在心中,我隻是怯生生沒人大要愛那種大空虛罷了,怯生生到最後就縱容自己的軟弱,演變成戒不掉的壞習慣,讓自己偽裝成一個嬰兒被收留被襁褓,假定這樣繼續下去就誤解了自己和別人的大要性,這是不誠實的。 ◎我應該果敢地站出來面對生命的虛無,生,是活在虛無裡大必定的生,連虛無都不怕才是真「無懼」,虛無躲避不了的,它是生命的本質,有是無裡的有。無神之後生命真的是大毀絕嗎?也許是,那也是我正本該承擔的,也許不是,我得用供奉神以外的方法去對抗這大毀絕。我不克不及要找個人來吸收我生命深處的孤苦、疲累、悲傷、恐懼,這些我得自己微笑著擔待。 ◎愛不是想像出來的,愛是做出來的,愛也不必要等,它會人造來到的。我不要再輕易去奉獻自己,我的美和愛是要給配得上、值得我這麼待他的人(你始終擋在我們中間,最後連我也變得配不上愛了,我不喜歡這麼輕又要假裝重的關係)。 ◎再也不為莫須有對生命的美麗妄圖,而悲苦、哀怨、倉皇奔尋、窮困潦倒了。現實沒有錯,錯的是抱負。妹妹,慢慢地我要的是「實在」,它也會愈來愈懂得。 ◎人要通過愛欲的鍛鍊才會成熟,要能面對愛欲,和它對話、辯證,不落入蝕本和愛欲任一方的支配,最後真正淩駕在愛欲之上。 ◎我不曉得關於欲望,去求和不去求的結果會有什麼差别,去求我會變得軟弱、蝕本,不去求則我有才具無條件給予、大要使別人岑寂,而求和不求這個動作大師並不會改變別人能否要給予我的態度,覺得我值得愛、願意來愛我的人人造會來愛我,不覺得我值得愛、不願意來愛我的人無論我如何求,還是不會進來我的生命的。而我信賴,之於我成心義且我有才具作選擇的唯有持續地去愛別人,至於什麼人會進駐我長期的生命意義,還是隻需那敢於來愛我、願意給予我很多且能愛到我的人。 ◎不要為了一時衝動而犧牲掉相互間更大的優點。 ◎生和死要分開嗎?人和人要相互糾纏嗎?幸福是存在於時間性裡的嗎?我真的能超越與生俱來的欲望模式和抱負幻覺嗎?關於命運我究竟下場結果要悲傷還是岑寂?我該放棄控制性的感性思索方法改用曖昧的方法嗎?在靈魂的意義範疇裡什麼東西該被優先選擇進去?生命裡深淵、曖昧、殘酷、無助、絕望的部門要如何被與其餘部門關聯? ◎關於愛情,我所必要的終究是什麼?一個徹徹底底屬於我的人嗎,一個在時間和空間上能與我徹底相互占據的人嗎?我不是覺得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相互牽纏到怎麼也分不開是一種醜惡嗎?但我怎麼好繁雜就讓自己去牽纏在別人的命運上呢?我想要獨立,我不要被愛欲或蝕本任一端支配,我要做個有自主性、全然岑寂的人,這是生命最上層的尊嚴召喚。對抗想與別人結合為一體、想歸屬於一個人、想成為一個人無條件犧牲活潑生命的愛欲與彎曲屈身這愛欲的蝕本,遠離要淪為愛欲與蝕本之奴的誘惑,而是要從容地成為愛欲與蝕本的客人,並且留下足夠的寬容允許愛欲與蝕本退下後的虛無與孤絕。 ◎我信奉我必須和人發生時間性的關聯,這種關聯是能超過生理、現實和社會的各種模式的拘限的。人是最高的,能不受這些東西的限度,人能超過這些岑寂決定自己的內在狀況。而與人發生時間性的關聯究竟下場結果是怎樣一回事?我無法如此專注,專注到保存意義那麼久,我不夠精純,太含心好奇且繁雜受誘惑,以是總是讓意義在時間裡散取得。 ◎在我人造的意願裡,我是想專注、同心專心一意地去愛K,可是我能這麼無私嗎?愛除了無私外應該還有責任,但這責任是怎麼生出來的呢?這對某個特定人的責任是體會到的一種價值,我信奉愛,且必須從本人做起,本人就是愛值得信奉的見證。這點馬建講得很懂得,人類就兩件事:靈魂覺醒和愛,但他是沒有找到值得信奉的愛的。活在天下和人類社會的部門活動都應該是指向靈魂覺醒和愛的才具的。 ◎因為隻需合适「原型」的愛手段喚醒愛,手段感動一個人深處人造湧出愛的根源。可是我若要添補這一部門,起碼要添加「對現實的全部責任負責,不再擁有能隨便處置自己的岑寂」和「進入社會去打破我和社會間相互的欺騙,並且果敢地哀求社會和女人以我真實的必要從新認可、允許我的要素」這兩部門。我要放棄自己岑寂揮霍生命的動能性和在至深的孤苦裡獨自承擔命運的最後尊嚴嗎? ◎愛應該不僅是一種必要或情緒,它應該是意義或信奉。 ◎我是人,人是能超過部門模式、超過部門內在的限度的,甚至超過人類自訂的悲劇範疇的。 ◎我真的清楚清楚明了一個要能長久的愛情必須雙方都平等地願意且有才具給予承受,反則永恆的愛情是不存在的,永恆的愛情不是人天性裡人造會生出或本來該有的。活在世間對待愛情的態度,與其說是圓成一個抱負永恆愛情的想像,毋寧說是去面對一個又一個荒誕殘缺愛情意義的責任。 ◎人和人要相互糾纏嗎?幸福是存在於時間性裡的嗎?我不要去活一個沒有愛欲、蝕本的時間,也不要被愛欲和蝕本掐住時間。每個愛情都會是殘缺的,且每個愛情裡的人都會是構成不了我該去愛的條件,我總是不該愛她們,我的愛情總會蒸發掉。我修改我的欲望模式,我所必要的是與人發生長期精神的關連,成為與別人一同過著舒适、相互給予的生活生計,以是尋求這種必要的失敗才是悲劇,與其躲避悲劇而拒絕尋求,反應該捨命尋求之後承擔悲劇。我是得因自己的這種必要去糾纏別人,勇於去製造悲劇,但必須竭盡生命力去為自己加諸別人的悲劇負責賦予意義。我的生命沒有所謂的幸福,也沒有所謂的永恆,都隻是代換性的東西。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prbprye
  (2011-05-04 05:2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