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ctuynyns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唐詩欣賞--李商隱錦瑟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唐詩----李商隱《錦瑟》
   錦瑟無端五十弦(1),一弦一柱思華年(2)。
  莊生曉夢迷蝴蝶(3),望帝春心托杜鵑(4)。
  滄海月明珠有淚(5),藍田日暖玉生煙(6)。
  此情可待成追憶(7),只是當時已怅惘(八)。 【註釋】(1) 錦瑟句: 錦瑟,裝飾華美的瑟。瑟為琴類撥絃樂器,群体2十五弦,此說五十弦,取斷弦之義。無端:無緣無故。 (2) 思華年句:柱,支弦小柱,一弦以一柱來支撐。思,追忆,憶念。華年,盛年,大哥标致的日子。(3) 莊生句:《莊子·齊物論》:「莊周夢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適志歟,不知周也。有时偶尔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蝴蝶歟?蝴蝶之夢為周歟?」 (4) 望帝句:《寰宇記》:「蜀王杜宇,號望帝,後因禪位,自亡去,化為子規。」子規:即杜鵑。(5) 滄海句:相傳珍珠是由南海鮫人(神話中的人魚)的眼淚變成。(6) 藍田:即藍田山,在今陝西藍田縣,為知名的產玉之地。日暖玉生煙:相傳寶玉埋在暗地,在陽光下,良玉上空會出現煙雲。唐代詩人戴叔倫曾說:「詩家之景如藍田日暖,良玉生煙,可望而不可置於眉睫从前也。」這裏化用其意,透露表现自己芳华時代标致願望已如藍田煙雲,可望而不可即。(7) 可待:豈待。(另解可能等待)(八) 只是句: 只是,猶即在,即便之意。怅惘:惆悵的樣子。這些情感不是刻期回憶才有的,在當時就已經感想惆悵、怅惘了。 【語譯】 錦瑟為什麼要有五十根絃? 一弦一柱都使我想起了芳华之年。莊周曾經曉夢自己化身成了蝴蝶, 望帝的思鄉之心託給了聲聲啼叫的杜鵑。 滄海月明下的蛟人的眼淚變成了珍珠, 藍田美玉在暖日裏彷彿會生起朦朧的煙。 這些情绪豈待刻期才追憶, 在當時就已經感想惆悵、怅惘了。 【賞析】
   據黃世中教师《論王蒙的李商隱研究》(《文藝研究》2004年第4期)統計:李商隱《錦瑟》是中國詩歌史上(除作為經書的《詩3百》)解人至多、爭論最大,聚訟最繁的一首詩。 詩人一生經歷,有難言之痛,至苦之情,鬱結中懷,發為詩句,往復低徊。如謂錦瑟之詩中有生離死別之恨,生怕也並非臆斷。詩人追憶了自己的芳华年華,傷感自己不幸的遭遇,寄託了悲慨、憤懣的情绪。全詩運用比興,善用典故,詞藻華美,含蓄深邃深挚,情真意長,动听至深。《錦瑟》一詩,歷來有多種解法,現綜合各家所說,再以己見言之。(一) 詠瑟說或音樂說 宋人《許彥周詩話》云:「《古今樂志》云:『錦瑟』之為器也,其柱如其弦數。其聲有適怨清和,又云感怨清和。」昔令狐楚侍人能彈此4曲。詩中4句,狀此4曲也。章子厚曾疑此詩,而趙推官深為說如此。」
  這梗概是解釋此詩的入手下手資料。許彥周記錄趙深的講法,以為這首詩是李商隱聽了令狐楚家妓彈奏錦瑟以後寫的。錦瑟有4種音調,詩中兩聯4句即分別描寫這4種音調。「莊生」句是寫適,或感,「望帝」句是寫怨,「滄海」句寫清,「藍田」句寫和。這樣講詩,真是可謂歪曲。「望帝」句勉強可能說是描绘其怨,其餘3句就扣不上去了。瑟與琴一樣,凡是一弦2柱,錦瑟的柱數與弦數同,顯然是胡說,既然李商隱自己沒有阐明此詩才能,又何從晓得令孤楚家妓女曾彈奏過適怨清和的瑟曲呢?可是,儘管許多人不能答应如此講法,而王世貞還說:「李義山《錦瑟》詩中2聯是麗語。作適怨清息争,甚通。然疑惑則涉無謂。既解則意味都盡,以此知詩之難也。」(《藝苑巵言》)他以為李商隱的這一類麗語,講欠通就沒居心思,講通了反而又覺得不過如此,沒有餘味了。這一評語,正說穿了李商隱詩的特徵。

  可是《唐詩宣扬》中郝天挺注此詩,仍用適怨清和之說。廖文炳從而解云:「此義山有托而詠也。首言錦瑟之制,其弦五十,其柱如之。以人之華年而移於其數。樂隨時去,事與境遷,故於是乎可思耳(以上解第一聯)。乃若華年所歷,適如莊生之曉夢,怨如望帝之春心,清而為滄海之珠淚,和而為藍田之玉煙,不特錦瑟之音,有此4者之情已(以上解中2聯)。夫以如此情緒,事往悲生,不胜回顾,固不可待之异日而成追憶也。可是流光荏苒,韶華再也不,遙溯當時,則已怅惘矣(以上解尾聯)。」這樣解釋,已經是逐句串講了,可是說服力仍嫌不够,讀者還一定能豁然開朗。 (2) 情詩說--對令狐家愛姬或婢女的愛戀 劉攽《中山詩話》說:錦瑟是當時某一個貴人的愛姬或婢女。《唐詩紀事》說是令狐楚的妾。總之,都以為錦瑟是人名,而這首詩是李商隱寫他對錦瑟的愛戀。這一講法,也只是臆說,毫無根據。《錦瑟》在李義山詩会合,可能作為編年詩而排在末位,可見是他老年末年之作。而在他巨匠老年末年編定的《玉溪生詩集》中,卻又被置諸卷首。這種非凡的「布列」,供给了非凡的資訊。讨论原創的本心,天然要考慮到可否公正地解釋這個非凡的「排位」。有了這個限制,也就幫助清扫了某些主觀猜測的大要性,譬喻「令狐家愛姬或婢女」的說法。假定《錦瑟》原創的本心,真是寫的「令狐家愛姬或婢女」,它就不會被排在卷首。

(3) 豔情說 紀曉嵐認為《錦瑟》是一首豔情詩:「始有所歡,中有所阻,故追憶之而作。」(《李義山詩辨正》引)大多數註家均不採用此說。(4) 悼亡說----對老婆王氏的吊唁 此說初阶提出者乃清代學者朱彝尊,他認為「錦瑟」乃義山荆王氏生前之遺物,並認為王氏生前也善鼓瑟。他還說,瑟本2十五弦,斷了才成五十弦,故曰「無端」,取斷弦之意。他甚至也猜測王氏死時的年齡即是2十五歲,所以義山才有「思華年」的感想。 後來,清人錢良擇發揮朱彝尊的說法,錢良擇在《唐音審體》中釋云:「此悼亡詩也。《房中曲》(義山在老婆亡後所寫)云:『歸來已不見,錦瑟長於人。』即以義山詩注義山詩,豈非明證?...... 会合悼亡詩甚多,所悼者疑即王茂元之女。舊解紛紛,殊無意義。」錦瑟當是義山荆王氏之遺物,而其妻死時,義山又確在異地,所以回來後睹物思人,于是托物起興。清人程夢星也說,經史中自古就有將琴瑟例如為夫婦伉儷的先例,故當為悼亡詩。清人胡以梅、陸崑曾、姚培謙、孟森等人均贊同此說。 以此詩為悼亡而作,以錦瑟為興感之物,朱彝尊、朱長孺、馮浩也都有此設想,不過對詩句的具體意義,自己的體會又各有異同。
  「錦瑟無端五十弦」,錢氏云:「瑟本2十五弦,一斷而為2,則五十弦矣。故曰無端,取斷弦之意也。」馮浩末端的箋解,以為此句是“言瑟之泛例”,引李商隱詩另一句“雨打湘靈五十弦”為例。又說:「以2十五弦為五十,取斷弦之義者,亦誤。」又說:「此悼亡詩,定論也。以首2字為題,会合甚多,何足泥也。」這樣,馮氐雖然也以此詩為悼亡而作,但錦瑟和五十弦都沒有任何寓意。但他在重校本中卻答应了錢氏的講法。
  「一弦一柱思華年」,錢氏云:「弦分為五十,柱則依旧2十五。數瑟之柱而思華年,意其人年2十五歲而卒也。」楊守智箋云:「琴瑟喻夫婦,冠以錦者,言貴重華美,非荊釵布裙之匹也。五十弦、五十柱,合之得百數。思華年者,猶云百歲偕老也。」何焯解此詩首2句云:「首借素女鼓瑟事以發其端,言悲思之情,有不可得而止者。」馮浩箋云:「楊說似精而實非也。言瑟而曰錦瑟、寶瑟,猶言琴而曰玉琴、瑤琴,亦泛例耳。有弦必有柱,今者撫其弦柱而歎年華之倏過,思舊而神傷也。」
   「莊生曉夢」2句,錢氏以為「言已化為異物」。何焯云:「悲其遽化異物。」馮浩則以為上句是「取归天之義」,下句則「謂身在蜀中,托物寓哀」。
   「滄海月明」2句,錢氏以為上句言其「哭之悲」,下句「謂已葬也,猶言埋香瘞(瘞,「葬」之意)玉」。何焯以為「悲其不能復起之9原也」。這兩家的意見是同樣的,上句寓哀悼之意,下句惜其長眠暗地。馮浩一存问這一講法。他以為這首詩的下半是「重致其撫今追昔之痛」,「滄海」句是「美其明眸」,「藍田」句是「美其容色」
   最後一聯,「此情」2句,錢氏解釋道:「豈待刻期始成追憶,當保留之時,固已憂其至此矣。意其人必婉弱善病,故云。」馮浩在初校本中,講法與錢氏一致。他說:「怅惘緊應無端2字。無端者,不意得此夫妇也。當時睹此美色,已覺如夢如迷,早知好物必不堅牢耳。」可是在重校本的《補注》中,卻扫数否定了自己的舊說,認為錢氏「起結之解,究為近理。中4句必如愚解。」他承認錢氏對此詩首尾兩聯的解釋,較為近理。可是還堅持他對中間2聯的解釋。
  以上所引諸家,凡是清初康熙、乾隆朝的箋注家。他們都認為這是一首悼亡詩,可是全詩八句,自己的講法都不盡差异。即便有相同處,也是同中有異。總的說來,清代詩家。都答应這是為悼亡而作。 (五) 自傷平生 據說有一個宋刻本李商隱詩集,第一首即是《錦瑟》,因此,何焯又曾以為是李商隱「自題其集以開卷」,此詩有自傷平生之意。此說記載於王應奎的《柳南隨筆》。馮浩以為這不是何焯的話。近代張采田作《玉溪生年譜會箋》,關於《錦瑟》這首詩,就採用此說。迩来出版了一部《李商隱評傳》,其作者更以為這樣講法「最得其實」。
  《錦瑟》實際上是李義山一生遭遇蹤跡的概括。宋刊義山詩集把它置於卷首決不是有时偶尔的。首聯以「錦瑟」興起,是虛寫。「思華年」3字統攝全篇,是本詩底子主題思维的概括,中4句是純系自傷平生之辭。「莊生」句囊括兩方面意思。一方面是實寫,即追憶青年時代仙游留存。「莊生」,詩人自謂;「迷蝴蝶」,喻入道仙遊。另一方面又是虛寫,是說自己青年時代有過許多綺麗标致的抱负,後來在冷淡的現實留存中逐个幻滅,化為泡影,老年末年回憶起來真是既辛酸,又甜蜜。「望帝」句謂我滿腹憂憤,唯有假詩篇以曲傳。「春心」寓遲暮之感。「滄海」句取滄海遺珠之意。意思是說:滄海的遺珠長對明月而垂淚。「藍田」句意思與上句4周,是說藍田的美玉,每臨暖日而生煙。總的說來,這兩句義山自慨不遇。珠、玉,詩人自喻美才;淚、煙,抒寫沉淪不遇之痛。尾聯運用遞進句式,今昔對照,群体詩人內心的惆悵孤单。詩用反問句式更无力地确定正面意思:凡此種種接受,何待刻期回憶,就在當時也夠令人惆悵傷感的啊!又詩題曰《錦瑟》,取首2字為題,猶《無題》也。
  作者每講一個詞語,都引李商隱此外詩中抗衡個詞語為證。譬喻莊周夢蝶的典故,李商隱用過好幾次,作者都引用來作為旁證,以證明這是寫「遊仙留存」。看到句中有「滄海」和「珠」字,就說這是「滄海遺珠」之意。如此穿鑿附會的講法。李商隱原詩雖然不能諑句實講,但體會其涵義,我以為悼亡之說,應是最好的解釋。自傷平生的講法,可能作為補充。 從詩意來推测,我認為自傷身世的說法還可能承受。首2句以錦瑟起興,引起對「華年」的追憶,有無限傷感之意。第3、4句以莊周和杜宇的典故例如自己路线挫折,旧事如夢幻群体,有「人生如夢」的感想。所遭遇的不幸,無處傾訴,只好如望帝托杜鵑訴說春心,自己託詩篇訴說不幸。第五、六句更以懷才不遇,抱负破滅的切身感到,來抒發難言的隱痛。最後兩句慨歎一生遭遇、悵惘得志,心潮難平。全詩運用例如和象徵,情意含蓄,感想深長。 總之,《錦瑟》的主題思维,當以吊唁亡妻為主,而兼有自傷身世之感,2者並不抵牾,可能融合起來,令讀者可能感到李商隱思维情绪的豐富。 文章擷取網路資源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ehacpcif
  (2011-07-08 10:18)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