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ctuynyns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呼喚(二稿)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那時候是夜间了下樓在停放機車及堆砌著舊家具鏽銅罐臭皮鞋被清空的垃圾桶前庭抽著菸 ,只穿內褲,喝著冰箱內不明液體(笑,反正是夏天,反正是大概解渴的冷飲。)晚風輕拂,伍佰並沒有在此時到來,比、興 [[創作的契機]]中,翁文嫻老師以為是[聲音],興學生卻突然有了另外的呼喚原野,無關李維史陀 也無關有錢有閒。新儒家,更裡面,只是遮掩,回不去那裡了,是[[天涯一樂園]]大概或许[[蒼蠅王]],人性终究在哪裡?(離題了)佈景是鐵欄鋼,大概望見鄰居家的庭院;傳來了喧嘩聲 皺了皺眉,仍抽著菸,思緒不確定導向哪裡。(可是,那個傳統卻是真的)關於[見證者],要訴說的是[故事]大概或许只是筆錄而已?家暴的孩子,怨嘆了誰? 這天下待我如此孤獨,大概或许,徜徉的幽魂亦如是,哈姆雷特 徐4金,[[低音大提琴]],帳目的另一邊,有戲正在排演觀看 倪匡寫的衛斯理知到了有個无须語言的星球,那是進化之後了,沒有了[語言] 而[語言]在這個故事當中是什麼?是言語,大概或许包括了笔墨的符碼指稱?離題了。 隔天一早,傳來了佛唱的梵唄聲響老伯弃世了。(默禱) 忘了是社會局或衛生局的甘甜女聲,不活期地來電關心佚凡這個殺人未遂犯(笑)有時候,倒偏頗地以為必須要有戰爭,只要天下上沒有[欺騙] 老伯弃世了;曾經販賣早餐的老伯弃世了。是隔天(其實還是那一天)上午,從母親的口中才知道的 關於見證者,我是因何在故事裡面?[[第三個舞者]],其實,更早畴前[手槍王]就已經在述說了 師範體系不願被借入的生活生存步調,白話文就是既得利益者(這不是佚凡的腔調)大概或许,佛經? 經典的解釋?遊戲規則的確定?遠洋漁業的紧急?師範體系? 離題了。R,是鬼雨書院,大概或许是薔薇學派?(離題了)忘了是梁羽生的哪篇小說,忘了是李自成大概或许張士誠,大概或许是他們的部属 人生,必須偽裝......饰演......經歷過三個階段,當然不是獅身人面像的謎語 明太祖也曾經如此牧童(或叫花子?)、僧侶、天子 [[古今圖書集成]]大概或许[[4庫全書]]? 撿拾拾穗,米勒,大嘴,NBA......@@聖經? (蔣公是誰的信徒?)離題了 饰演著路人甲,政大的同志社團而墾丁的棋盤腳是海漂动物,小友好就知道了 操縱著什麼?神話,大概或许,傳說?見證的危機大概或许觀看之道?我們總是習慣以成敗論俊杰,總是習慣归结综合性地論述著自己,大概或许他人 (假如能......而不要這麼快地就放棄的話,定然大概......)那其實也無妨 如何才是抱负中的[歷史]?若因此,[歷史]不斷地變動,[自己]其實也就是等待被治癒的患者而不是呼喊等待帮手卻也白手发迹并且遇上星期五的魯賓遜 不談[歷史],只談個人的遭逢如何才是見證者? 佚凡鄙視有些以[學術]之名而坐享其豐碩成果,卻訕笑以至譏諷另外學術人員、毫無所謂的[独裁]及自律的最起碼相互尊重的假道學傢伙 (離題了)見證者的遭逢,大概或许, 見證者該何去何從?而我們沒有身體刑,未曾當兵的我更認為我們无须要軍妓 離題了,那天夜间,透過鐵欄間遠遠地望向了老伯家,燈影浓郁人往潮來,皺了皺眉 早上外出吃早點時,還向老伯的兒子打了個招待回家聽母親談起 才知道自己當時看到的是什麼兒子他紅著眼眶如故擠出愁容 (會不會這就是老死不相往來?會不會這就是老子所謂的乱世?平居未几話的點頭鄰居?) 下战书,雖然父母依著禮儀風俗,不斷地叮囑著佚凡不要去打擾諸多事(不是[功德]呦)的佚凡仍在老伯家門前徜徉,門內傳來了呼喊,是啊婆在叫著佚凡的另一個名字 [暫厝慈湖]终究是什麼意义?楊青矗先生的台語字典的解釋,是小友好早就知道了 那天,其實腦海耳際一直傳來了佛唱的梵唄聲響一直 有些畫面,我只想在小說內寫出來,不適合佚凡在這裡的腔調。回憶,圖像,會不會有更大震撼? [繪事后素]终究是什麼?[笔墨]帶動的會不會其實更大,那些繁文縟節的儀式, 悲傷只是少顷的?[[父後7日]]。那是想到,那是圖然回憶起,可是那是在記憶裡面啊! 下战书,佚凡複習了銀色快手前輩當年寫給佚凡的 什麼在当中?不,佚凡不是說[在記憶当中],或許大概如此提問,記憶在什麼当中? 什麼是記憶,什麼是認定的記憶?比方,多年來,獨派的長者,比方,多年來統派的長者,比方,多年來, 那篇小說中的妳,满身素明的妳。那是曾經惬心的小說,雖然 日後常显示給他人觀看的,是第一篇不斷地引文著心思學及教导學教科書的小說人名和實際的事分離了卻被, 卻被濃縮在一篇故事裡面那裡的人名有誰、副角有誰、發生了什麼、曾經是什麼彷彿郁永河,遊記 是[遊記]嗎?佚凡慣性地想起了[[靈山]],當然還有不斷提起的貝克特,那些不知對錯 等待、求救 巫言是喚靈術大概或许是縱靈術?let's partyit's show time 什麼是[來不及]?又因為自己的粗心,導致了三個小時的篇章不見了心痛的是什麼?當時面臨到的,借由人名、以及事件,下筆婆娑之際複製如此的步驟,有沒有辦法回到畴前 當[不見了]之後?[周禮]是什麼?開始了。那時候,還躺在病床上的佚凡,看到的是妳吧?看到的是妳吧?因為,妳有化妝了 (離題)了[氣本論]的出現其實就意指了那是一段歷史,大概或许,故事,以經流逝無法挽回能作的是留連大概或许迷戀 青春的肉體,川端康成寫[睡才子],朱姐姐寫[古都]如何拼湊何建構[歷史],當人名與事件同時出現了? 氣,回不來了;只能憑弔昨夜曾經還記得的些許詞句,可是已經沒有辦法完成了 人名、事件俱在,那是個残缺的[歷史],大概或许個人參與此中的[記憶],是見證者、是參與者,是不知如何使然者 著急,焦躁,撞牆,伊利亞德原地不停地打轉著打轉著哎呀怎麼了呢其實當時妳只剩教科書大概或许這麼說好了[說明書]寫著緊張的時候將會不斷地原地打轉一直跺腳彷彿 狗,失戀的狗 關鍵字,能喚回的是什麼?沒有[喚回],也沒有[裡面]沙特後來也沒轍了,沙特喜悦地想回到本来 不斷地囫圇著彷彿普通的佚凡,仍記得那些人名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件卻少了什麼? 少了什麼?參與者退位,成了見證者成了[事件]的見證者。[事件]從何而來? 赫胥黎想要脫逃,安伯托艾可處於开展的年代,可是赫曼赫賽呢 赫曼赫賽呢?誰繼承了誰?誰被誰標記了在地圖上?不是陳進興的内人孩子 (嗯,白曉燕案的陳進興)不是陳進興的内人孩子而是希達太子沒有多在飘泊著 各處?各地?大概或许個個時間?各個時間被从头把捉 有人、有事、還有妳,帶上手錶的妳 因為妳是個錯亂者,因為妳的身世一直被調換,所以你是個失憶者字團張開後,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妳只能斷斷續續隻言片語地說著說著笑話 妳會害羞,於是妳總不克不及告訴隨行的臭男生們那個我要那\個...... 妳不克不及說 妳無法說,妳夾緊了大腿妳面有難色妳其實也無法告訴偕行的女生們,因為其實女生們和妳一樣同時都喜歡上都暗戀著那個男孩子 敵人,深不可測的敵人 妳崩溃了什麼?沒有身體刑沒有軍妓之後,妳崩溃了什麼?遠洋漁業? 我曾經喜歡的人,在那裡 (離題了)於是妳只好不斷地不斷地說著笑話,以便高涨如此緊繃的冷然單調氛圍 然後,妳笑了,大腿肌肉放鬆,妳失禁了 當成(诡秘)旁邊的人都不說,現場只留有妳的笑聲 和淅瀝淅瀝的水流聲部门事变都斷斷續續的都被阻攔了 (不是審判,也不是定罪,只是見證)故事被提起, 斷斷續續的故事被提起妳必須残缺地交接發生了什麼 嗯,這時候是[言、事]之分妳試圖把故事繪製成精緻的沙盤地圖什麼時間什麼點 當然是被断绝的,當然妳無法知道故事的全貌可是妳有人名,并且妳有地圖 妳不知道故事,可是妳有地圖,妳有人名妳當然不會妳當然不知道故事可是妳有人名,可是妳有地圖 妳是舞者,飘泊者之歌計畫原來的棲息地被破壞了,我們只好遷徙
大概或许,原來的棲息地被破壞了,我們於是重建 妳不知道要聽誰的,留在那裡的是什麼?留在那裡的是否是[故事]的原貌而那些出奔的呢? 那些以為苦行其實是步驟的呢? 妳不知道故事的全体,妳的聲音斷斷續續,妳方式蹣跚,妳4肢健全卻謊稱中肢殘障 妳或多或少地說出了故事當然妳是見證者妳是參與者,因為妳是偕行者 并且,是被邀請的偕行者被邀請,因為,妳是[我們], 妳和[我們]一樣,都有罪,有那個不可告人的罪 告子 人性 收錄 在夢 子裡 面。妳和[我們]一樣,妳是[我們]的人,妳是我們,妳是自己人。 儒家,齐心圓,杜正勝(這傢伙亂抄[[尚書]]的五服)妳說完了妳知道的故事之後,妳回到了妳的坐位 妳坐下可是,妳發覺4處凡是不辑睦的眼神 妳笑了笑。妳知道妳是個隨地巨细便的傢伙,妳知道妳被嫌惡,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面貌猙獰的妳像是布袋戲人物[秘雕] 并且,是老了是皮膚有如風乾福橘皮生去了水份取患了光則取患了讚嘆眼光的肌膚 妳笑了笑,無所謂了妳坐穩了,妳抬頭望向前列咦怎麼了呢 這不是肯德基這不是肯德基 (這個笑話不好笑,妳的大腿肌肉並沒有放鬆)妳突然發現那天隨行的人們不見了幾個在坐位上 倒述法 有幾個人不在坐位上 怎麼了呢時間到了各人應該近來安靜地坐好等待蔣師上演完善的操練那叫作計畫經濟啊 怎麼了呢怎麼不見了妳妳好奇地4處看了看卻發覺更多更剧烈的冷视與不屑的神态射來 妳發現了更多更剧烈的冷视與不屑先是那天的偕行人們,在來是另一群人,後來變成良多人,各人都在班上都在瞪著妳 各人凡是自己人而妳 出賣了自己 人那個人是鐵扇公主的丈夫 妳出賣了自己人,那個人是鐵扇公主的丈夫,是紅孩兒的父親 妳是出自水濂洞的猢猻 周星馳那部電影叫作什麼名字因為太多版本已經難以考究了只知道在水簾洞內見到了真相 見到了真相忘記是柏拉圖說蘇格拉底和哪個傢伙談話時提到了嘿嘿嘿我告訴你事實的真相其實不是如此呦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我不提真相)我只說,始可與言詩矣 我們大概談詩了 我們大概談那已經被作好的詩,大概或许,我們大概談如何作詩、采詩;我們來談那天發生的部门部门吧 發生了什麼,我並不知道妳如此地吶喊著在心內,他們不見了他們不見了 唯一的見證者是誰 妳開始緊張部门的氛圍部门的構成天地之間部门人事物在此時就像是妳要失禁的當時 (氣本論呢)能追回的是什麼?[氣],大概或许,遊戲規則? 可是妳知道,妳的緊張其實並不是單純地只因位妳要失禁了^^"為了寫小說,妳必須下 呃不是海是山 為了寫小說你必須下山然後去光華商場購買廉價的數位相機嘿嘿嘿,廉價的呦 所以,妳必須裝成一個窮酸臭破爛的叫花子 加上,妳本來就確實地對這些高科技電氣產品不意识於是,妳战败地饰演了一個被強姦的妓女 妳回憶起妳性低潮的嘴臉,卻眼见了嫖客有香港腳和濃重的煙味,順間皺眉妳像是個無助的受害者妳站在攤位前楚楚可憐地沒有殺價卻更高价 耶,战败^^" 妳好奇地把玩著這台廉價的數位相機,外頭有廉價卻出格很是顯眼的烤漆妳調整到錄影效率,妳拍攝下來了廉價的速食店外合照的廉價情侶們的廉價愛情 喔,筆誤:不是拍攝,嘿嘿嘿,沒有拍也沒有射,而是錄影,錄影存證像是發現水門案的阿甘正傳像是買A片時發現自己是男副角像是蔡豁亮後來被民進黨籍的市長選為高雄市代表藝術電影導演到過中國文化大學演講的蔡豁亮拍攝的電影有個父親去找機卻遇上了兒子 錄影存證(廢話未几說) 妳回到了山上,妳看到一個女孩子超漂明的背影就算是殺手級的妳也願意上鉤妳於是向前招待妳當然知道芒果日報以及數字週刊引發的反感,妳當然知道所以妳說我 大概只拍妳的背影然後一直到宿舍嗎女孩子說好 妳就沿路跟著女孩子這是踐迹嗎(括號忘了加)回到了女生宿舍謝謝晚安 這是歷史?這是重述?為什麼夸姣沒有到來為何歷史不克不及重來為何你無法留住這位美麗背影的女孩呢? 因為沒有氣? 大概或许,妳方式蹣跚? 戲劇系或歷史系?或新儒家?或移居國外的學者? 大概或许中國歷史學會本来在中國文化大學而哲學系藏有[[大藏經]]最後到了中國歷史學會地点的佛光大學 大概或许維基百科說很大很豪華的中台禪寺 聖經 誰才有辦法意识聖經,意识[歷史]?是誰? 不見的,大概回來了嗎?那天,因為不懂禮儀习惯,到了老伯家就只好抱著啊婆 啊婆要佚凡祭拜走到地藏王菩薩的聖像前,佚凡雙手合拾 (中國文化大學教師宿舍鄰近上帝教堂,而東海大學?)啊婆台語說焚香吧虔誠地祭拜著,因為不知道禮儀 所以不敢正面朝拜粗鲁平靜的老伯 再把香插回香爐後,雙手合十向老伯鞠躬。活過日據時代的老伯,當時什麼叫作[被統治]其實佚凡也說不上來只記得老伯在老年末年的時候有點沉浸在當時平靜不起波濤的回憶裡(這一句話,啊就上一句啦,很紧张呦)說著懷念日據時代,台語是日本時代 不過,佚凡堅持師訓......呃,也不是堅持師訓,而是自以為的堅持:日據時代 什麼凡是自以為的佛家說:魔在妳心頭 妳最大的敵人是妳自己 馬丁路德說人大概透過聖經的閱讀直接聆聽上帝的教誨 關於妳有罪、大概或许,他有罪 末日要來了?大概或许,妳是囚徒,不是審判也不是定罪更不是證言 我從上帝那裡知道妳有罪,妳必須承受審判,然後妳必須取得懲罰妳有罪,因為妳不夠完善 因位妳隔邻鄰居的内人的堂哥的國小同學的老師 的兒子的妹妹的同學的姐姐跟牧師或神父或法師或誰告解的時候說妳 犯下了不可告人之罪像是歷史事件的軌跡 無可變更 就算沒有天下末日就算沒有審判 妳還是有罪 妳的行為將被收錄在經典当中 就算陽世的纪律無法定妳罪 妳做過什麼勾當心裡有數, 魔自心頭起,妳最大的敵人就是妳自己。為了不被他人除掉,妳只好不斷地設計他人搭救他人殺戮他人,大概或许殺死妳自己 這是新儒家所拟订的歷史人物嗎?嗯,喜歡妳,很喜歡妳,雖然佚凡至今仍要作個無用之人 朱西甯是誰?朱姐姐們又是誰? 我恨師範體系。三十歲,大概或许這麼說好了,畢業之後,佚凡才真正且確實地告別了處男,並且在藏經閣裡射精。終於知道有罪的缘故缘故原由, 佚凡必要被陶染,那些人,其實凡是自己人,凡是自家人,那份血緣親屬關係,才會讓佚凡如此逍遙如此敗行,被縱容 我是棄。 并且是新一代比較進化的棄。 會喝雪碧并且沒有塑化劑的棄。 啦啦啦




[rr一]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ehacpcif
  (2011-07-08 10:30)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