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emaafpoo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健康談:腳底疣治療經驗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我目前共有兩次的經驗但凡長在左腳,都对立個地位,第1次是在當兵快入伍的時候,起因不明,我也不晓得那是甚麼?圓圓地像長繭1樣的東西,只晓得它越來越大時,會安慰腳底,但倒不是到痛的感覺,由於當兵也沒那麼多時間去想太多,就當成是「雞眼」吧。入伍後沒多久有1天在洗澡的時候留意到它的存在,想說好幾個月沒有理它了,就用指甲略微摳摳看,沒想到意本地很好挖,也感覺好像要各人掉的樣子,畢竟外觀也都有點腫脹裂痕,1下就摳出1個红色的角質集合體,下方還粉粉的,還有很多粉末狀的屑屑,總體積大小約巨人小指頭1樣的東西,摳完後看到腳底有1個小洞,摸摸裡面的肉也還好,沒有流血甚麼的。想說這「雞眼」不睬它就會好,還不錯,接下來我就到加州去念書了,但幾年後回國,那時候我1直處在治療鼻竇炎的問題而痛苦,就在這期間突然發現,原本乾淨的腳底又浮現了1顆跟當時1樣大小的硬物。◎雞眼復發?我當下由於苦於鼻竇炎的問題,加上過去左腳同樣地位有長過這1樣的東西,還是當成雞眼不予理會,但或許是入伍後有時間會去留意東、留意西的,我反而沒有去不睬它,而是經罕用小剪刀將這個「長繭」的部位修剪修剪。只是時間過了好幾個月,這個「繭」1直沒有像當時第1次的時候會各人掉下來的樣子,而且不晓得是否是我的錯覺,感覺有變大的趨勢,但卻是很緩慢的。接著我異想天開想說「用泡水的设施軟化它」,想想當時年輕真是笨,但我也這樣泡了快1個月的時間,也沒有去特別動它,看它會不會各人掉,我發現1個月不睬它後,它膨脹起來跟當時第1次要掉的時候好像,我很高興地開始用手與小剪刀摳它,公开很多角質的小屑屑,輕而易舉的將這個粉狀硬物給挖了出來。看著腳底跟當時1樣1個小洞,我想這樣應該是OK了,想說公开不睬它是對的,只是過了1個禮拜,那個異物感又出現時,我開始覺得事变有點棘手...。◎第1次找醫生看腳底,醫生說這是「病毒疣」我不想再花1個月的時間試驗,聽家人的建議去台中家(當時住台中市)四周的1間私人診所看,醫師說這是「病毒疣」並不是「雞眼」。我聽到「病毒」二字,老實說有點傻眼,我怎麼會長這個?但這位醫師說這種病毒很常見,在很多人共用的場所都有,很多人都得過,有些會自行痊癒,有些則花好久都不會好,更甚有些人還會再復發,但傳染發病的起因還是謎,但次如果跟「免疫力」有關。◎醫生給我1瓶有刺鼻味的藥水去點我心想該不會跟我長期吃「抗生素」有關,但我現在在治療鼻竇炎也不能貿然停藥,真的讓人很心灰,但醫生給我1瓶藥水每天迟早去點它看看,這個「藥水」很刺鼻,也就是所謂的「水楊酸」,這應該是要缓缓腐蝕患部角質,讓病毒疣死掉的吧。但點了1個多月,我也添加了用量,但宛如趕不上這病毒疣增生的速度,我發現我用剪刀剪還比較快,所以我最後都剪到最底,到會有點痛的部位後,再用這藥水去點它,但時間又過了好幾個禮拜,我發現依旧沒有成绩。◎鼎力剪上来,發現裡面居然有散布眾多的紅玄色細點我研究過,病毒疣只會寄生在表皮,並不會跑到真皮去,或者跑進去會被免疫細胞發現吧,某天,我不知哪個心情煩悶,我就用剪刀去剪這1直長不绝的角質,剪到會略微痛的处所,想說還可能再剪,在撕開1些頑強的角質屑,這時突然流出細細的血來,但並沒有很痛的感覺,我最後看到1個很奇妙的现象,這個硬繭的圓型範圍裡面,在最底層全但凡密密层层、极其細的「紅玄色點點」。我心想流血,該不會這裡已經是表皮底層了,居然長這麼深!?當下我也不敢拿藥水直接去點,這流血並不會1直留,這點點宛如下方還紧锁蠻深的感覺,再挖上来唯恐我會痛死而作罷。◎可怕燒肉經驗我住在7期,當然就近去7期裡相當有名的大醫院,我掛完號直接上二樓門診,當時1位看起來年約四十初的醫師幫我看診,但面相就我感覺就是很「油舌」那種(這裡簡稱他為油醫生)1直說這是「可怕的病毒疣」,還馬上請護士拿出各種病毒疣在人體產生的症狀,更說了1個令人不寒而栗的事,他說:「這個不治好,改天傳染到生殖器就會變成菜花!」挖哩勒,我在怎麼笨也晓得這是不成能的事,但畢竟對方是醫師,應該是渴想我相信他才這樣說吧,這位油醫師建議我最快的设施就是用甚麼「二氧化碳」雷射割除最快,我當下也答應了,我不晓得他是接下來沒病人還是怎麼樣,馬上就說要為我手術。我問要不要麻醉,他說腳底部分麻醉而已,不會痛,我說好。說手術室,其實也不過是隔壁的診療間而已,我簡單地換穿衣服後躺在病床上,這位油醫師與護士將我的左腳消毒乾淨後打麻醉,接著開始用1個會發出「霹、霹」聲的刀兵...,不,是儀器。◎整個二樓瀰漫著我的燒肉味由於打了麻醉,我心裡就只等候將這煩人的病毒疣荟萃而已,也沒有留意油醫生究竟后果结果是要怎麼做,可能大概打了不晓得幾次的「霹、霹」,只覺得腳底開始有點痛,但還可能忍耐,只是接著開始聞到很濃的燒肉味,但不是很香的那種,有點濒临用「電蚊拍持續電焦蚊子」的滋味。看護士的臉有點不悅,因為滋味越來越濃,但還是必須待在這房間幫忙(真是艰苦了),只是我不晓得這濃濃的滋味已經逐漸紧锁到整個診間二樓(這二樓是很大的),最後有略微開了窗戶,但看這位油醫師還是不睬會的繼續「霹、霹」,也看到護士不斷地再擦拭我留出來的血,天啊怎麼流那麼多血!◎别的醫師破門而入!隨著滋味越來越濃,我也開始覺得有點難忍耐「霹、霹」下給的痛時,這時有1位醫師突然用力的打開連接心里候診區的門進來,大聲不爽的說:「你們在搞甚麼東西啊!?」扫数人也都被此舉下了1跳,門後方陸續有醫院的人湊過來看,油醫師停下「霹、霹」說:「我在進行手術」又說:「快..快好了」接著只晓得那位破門而入的醫師沒有離開1直再报怨、念東念西,但此時我只想趕快手術結束......。我開始聽到别的处所的窗戶都打開的聲音,油醫師繼續他的「霹、霹」,但不知是否是被剛剛的报怨影響,他以有點馬虎的脸色告訴我說「好了」,然後幫我包紮後準備去領藥,還叫我準備下次預約的時間。其實我是等候著的,雖然感覺走到1樓的路上很多醫院的人都在看我,我心裡想沒關係,能好就好,但孰不知這只是悲观的開始...。◎不敢再給对立個醫師看而換醫生過了幾天之後,我小心的將包紮剪開,在塗藥的當下我就晓得1件事:「手術失敗了」因為我用手指頭塗藥時碰着那個部位是「硬的!」我的心再次遭到衝擊,隔天我要去複診,但當下不晓得為什麼,我卻選了另1名皮膚科醫師,這位醫師的臉看起來就相當有醫師(簡稱認真醫師)該有的扮相,我將所薄情況告訴這位認真醫師,這位認真醫師宛如掩飾不了怒火,大聲的說「亂搞!」接著1連串臭罵那位油醫師,但也吝惜我的遭逢,想必他早就晓得前幾天發生的燒肉事故,也長期下來累積许多對那位油醫師的不滿,但為什麼這種油醫師能在這裡任職呢?不得而知,接著這位認真醫師看了我的傷口後跟我說,你去中港院區的「某某醫院」看,要手術的話那裏的儀器比較好。◎轉醫院再度求醫,1樣進行手術過幾天之後,我的腳雖然還有傷口的感覺,但宛如又逐漸地又被這病毒疣給長了回來的感覺,我來到這家某某醫院,在皮膚科醫師建議用手術的设施1勞永逸,我轉到整形内科装置手術,在1樣部分麻醉下,手術很快地完成,而且沒有半點燒肉味。只是這個恢復的過程當中,极其的疼痛,是那種定時幾秒就會發生的抽痛,手術完第1天還好,接著這將近1個禮拜的時間,我都痛到需要隨時吃止痛藥,這時我才晓得被割下1塊肉是奪麼痛苦的事变。1兩星期過後,我摸摸腳底的那個部位,發現沒有硬硬的,心裡高興了起來,心想終於好了,接著幾個禮拜的復診與塗藥復原後,我就恢復集体保存,但與鼻竇炎的戰鬥依旧持續。◎令人崩潰的噩夢再度出現1個多月過去了,我發現這個手術的部位的皮有點小硬,但可能感覺得出來那是复活的皮要脫落的感覺,壓壓肉還是有彈性的,並沒有那種有異物黏住的感覺,所以我還是保持以經治好的心態,當然我也沒有再去複診,因為光用我的肉眼看這個部位已經但凡光滑的外表了,只剩下复活薄薄的硬表皮而已。接著我也就快忘記它了,因為我還有1個要戰鬥的目標,就是「鼻竇炎」,我也要準備去做鼻竇炎的手術了,畢竟我也不想繼續吃抗生素來對抗鼻竇炎。但再過了1個多月,我又開始感触腳底的異樣感,我緊張地看了1下左腳底,我發現有1個小硬點,在患部的最中間,我想那該不會是當時复活的皮的老廢角質吧?我這樣宽慰各人,過幾天我再想起此事,再看看腳底,只見幾天前1個小硬點有紧锁開的現象,而且接下來的幾天,這個部位越來越硬。接著我1直只能看著我恐惧的事,我開始冒盗汗,因為它幾乎已經長回底子沒有手術前的「病毒疣」残破的现象!!我不晓得該怎麼辦,但因為接著要準備忙著搬场到台北的事变,我也只能先擱著不予理會,加上「鼻竇炎手術」的败北,我也要好好休息才行,不能再有悲觀的情緒,畢竟光是鼻竇炎好了,能自在沉着的呼吸以經是1件令人感谢的事了,我這樣告訴各人。◎台北某某「貴族醫院」我的鼻竇炎終於好了,但腳底疣依旧存在,我抱持著第1次長時不睬會它的態度,過著每天在台北的保存,每當長到膨脹會安慰時,我再用剪刀或手將它摳開。這樣日復1日,我1天聽到有朋友說台北某某醫院風評不錯,那家是貴族醫院喔,我就再度嘗試去看那家所謂的貴族醫院的皮膚科...。這家貴族醫院的皮膚科門診記得沒錯的話,當時在三樓,剛好也是育嬰房的樓層的樣子,常看到護士蜜斯推著嬰兒的保溫箱移動,掛診的人很多,這皮膚科還有作醫學美容等,也有很大的混身紅外線儀器,而且這位醫師看資料是相當有地位的,我抱持的渴想來這裡。輪到我時,我敘述了我的經歷給這位醫師(簡稱貴族醫師好了),這位貴族醫師很仔細看診,唯1就是脾氣很「傲」的感覺,但還蠻好相處。◎冷凍治療貴族醫師很有自傲看著我的病毒疣說,這顆雖然有點大(比第1次手術時變大1倍),但應該沒問題,告訴我要用「冷凍治療」,接著就帶我到隔壁室的診療間,我雖然沒有躺下來,只是單純地坐著腳伸直,醫師沒有打麻醉,清潔消毒後,直接拿1瓶好像瓦斯罐的東西噴我的左腳病毒疣的地位。接著叫我指定幾天再過來,當下這個「冷凍治療」真的是冰涼無比,冰到骨頭裡去的感覺,因為才力很強,所以必須間斷間斷的噴這液態氮,事實上還是可能忍耐,只是當天都沒甚麼異樣,想說這樣病毒疣就會好喔,為什麼這樣會比較妙手術?總之我隔天就晓得谜底,因為翌日冷凍治療的部位整個腫成1個大水泡,我過去復診時,打過麻醉針後,這位貴族醫師很快地就用手術刀將這顆腫大的病毒疣給連根撤废的设施切下來,比在台中第二次手術時還要快,而且還幫我將這個病毒疣增生的肉給放進福馬林藥水裡面給我作紀念。仔細看這個切下來的肉團,很深很深,整個寬與直徑幾乎差未几1個圓菱形,大小約1個成人的大拇指1樣大,我想這麼深難怪很難處理,真的很厚啊。當然接下來也是會有抽痛,但沒有那麼的難過,接下來我按時都去複診,換紗布等等,每次也請教這位貴族醫師1些關於病毒疣的知識,他不忙的話其實還蠻樂意教人的,最後我們有講到别的1個病毒疣,就是手掌下面的最常見的疣,這種「疣」白亮的,不仔細看還看不出來,仔細檢查後發現還蠻多顆的,我最後發現左腳底也有兩三顆這種東西,我想說這該不會將來也會發展成這顆「病毒疣」吧?◎手掌部位的疣這個雙手掌下面都有這些疣,但貴族醫師說這些疣都屬於人體乳突病毒,但每1種都有喜好的地位,有些會自行失踪,有些會1直越來越大,集体長在腳底的都比較難治療,特別是那種有小黑點的病毒疣。我說那手掌這種也可能用冷凍治療嗎?當下我被病毒疣嚇怕了,我又很擔心這些病毒疣會變大,所以請貴族醫師幫我在手掌的各部位有红色疣的处所噴噴,當然隔天都變成水泡,我都很等候這些疣接下來會脫落後失踪。但後來我發現,不管我作幾次冷凍治療,這些手掌的红色疣在看似脫落之後,還是會恢復原來的樣子,或許是悲观,還是等候手術,漸漸地我就不再去理會,但相反的,我只等候這腳底疣手術後過幾個月都不會看到它再復發,但貴族醫師也不幫我打包票不會復發,我只好繼續觀察手術後的復原狀況。◎頑強的病毒疣,1連串冷凍治療的開始1個多月後,我發現癒合後的狀況精良,原本凹陷的洞也長出肉來了,极其有彈性,但我每天都在觀察,突然有1天發現中間點開始有1個類似結痂的小硬點,我不確定是否是复活肌膚的1種代謝,只好繼續觀察。過了快1個禮拜之後我冷靜的告訴各人,這個手術又失敗了,因為在這短短幾天之內,居然從發現小硬點開始,不到1個禮拜的時間全擴散到當初切除的整個範圍,我去給貴族醫師看,不知為什麼他還訓了我1頓!?接下來,我持續地做冷凍治療,持續地做冷凍治療,每個禮拜去1次,有時候兩次,就這樣不知過了幾個月,心裡的無力感漸漸湧上心頭,每次掛號都讓我很疲憊。接著我也聽他的話,去藥局買了專門治療病毒疣的藥膏,這個藥膏极其的貴,1包我記得將近1千元,可能大概可能用三次的量,據說是用來增強患部周圍的自己抵御力,由於這個要還是專利中,所以才會是這個嚇人的價格。其實我也看了很多用冷凍治療好的案例,但或許是我的腳底疣太大、太深了,導致成绩沒有那麼好,有這樣治療過的朋友都說噴個兩三次就掉了,說實在話這個除了症狀的大小之外,也真的因人而異。◎紧锁惡化我問貴族醫師說這個持續上来沒有好的話,會不會變成皮膚癌?貴族醫師說不會,但隨著時間的過去,我發現好像在這冷凍治療的安慰下,有放慢紧锁的現象,這個原本大拇指大的病毒疣宛如已經成長了1倍。我當機立斷不再去做漫長的冷凍治療,與看不到曙光的貴死人藥膏,我開始尋找别的醫院的醫師,開始問很多人,但我居然忘了問我有1位親戚母舅是在高雄義大當急診室的醫師,我問他就好了不是嗎?定然可能幫我介紹他認識的好醫師的,我立刻打電話請母舅幫忙。◎高雄義大醫院院長院長人极其的客氣,仔細看過我的症狀之後說,第1次看到病毒疣長這麼大的,看來是拖很久才會這樣,我也將我的經歷告訴他,院長馬上請我作住院的手續,準備装置手術。我住進義大醫院,母舅的住院醫師的寢室其實就在隔壁棟,所以他沒事的時候都會過來看我,還跟我聊1些急診室的趣事,多少舒緩我心中的壓力,這點我很感谢他,别的我翌日要混身麻醉,起因是這顆病毒疣實在太大,為了清乾淨需要花很多時間,至於办法我也是手術後才晓得的,原來這並不是過去幾次的手術设施。◎電燒手術我以為鼻竇炎手術之後,我不會再有混身麻醉的機會,沒想到這麼快就遇上了,但沒辦法遇上了就遇上了,呵呵,在麻醉下,我漸漸失去了意識,醒來時彷彿才過了1分鐘。雖然我有幾次混身麻醉的經驗,但是這種混身麻醉剛甦醒的感覺依旧無法適應,我混身無力的看著包紮的左腳,勉強擠出1句話跟在旁邊照顧我的家人說聲「Hi」說這時那時快,我馬上吐了1堆黃水出來,量還蠻多的,心想沒辦法這就是混身麻醉會有的症狀,又感覺嘴巴痛痛的,才發現我上口腔濒临嘴唇的处所被我咬掉1塊不小的肉,這個老實說真的是謎,究竟后果结果怎麼咬的,讓我痛了快三個禮拜。反而不测的,在包紮住院的這期間,手術的左腳完全沒有感覺任何「疼痛!?」母舅最後告訴我說,院長用電燒的设施花了幾個小時的時間,很小心地將患部拔除乾淨,院長還發現說我的腳底疣範圍還蠻大的,裡面其實還有擴大的現象,為了1勞永逸,略微也將或者被紧锁的部位給電燒掉,過程中很小心每1滴血,都擔心會自體浸染而再度復發,所以手術花了比原来預計的還多,再加上還要「植皮」,所以從我的左鼠蹊部切1點皮膚過去補。原來用電燒的设施可能制止少量失血,相對著也切斷神經,幾乎不會有痛覺,所以我最後底子都不吃止痛藥,單純吃抗生素來減少術後的浸染。◎腳底多了1個洞說實在話,1開始很沒有勇氣去看電燒後的腳底,院長三不5時經常過來看我的腳底恢復狀況,也跟我說清的相當乾淨,不必擔心再復發,其實最後我也领会他的意义。我也晓得我腳底的病毒疣範圍相當大也很深,所以我也不等候能保存多少表皮組織, 最後出院前換藥的1次,我看了我的腳底,發現1個很大的洞,範圍內的表皮肌膚應該是沒了,只需看到移植的皮縫在下面,成為暫時的保護膜。但院長的保證,讓我担心許多,但他也很細心的跟我說,下次換藥時不必专门來到高雄,直接去台大的整形内科找湯月碧醫師換就可能。後來我才晓得原來院長的夫人就是台大整形内科的權威湯月碧醫師。湯醫師公开也是權威,門診但凡人,但看起來年輕人也居多(整形?)我杵著雙柺杖走進去,裡面也有幾位像是助手的醫生,湯醫師人很好,跟院長1樣很關心病人,她想說為什麼我來看腳,我說明原委之後她就晓患了,我之後就在這裡換藥換到腳已經痊癒為止。 (下列有圖請留意,有或者看了不难受)痊癒後的日子從最早治療「病毒疣」開始,我每每不自覺的决议确定避開用左腳走路,要否则就是姿勢不太正確,所以久而久之我的左腳就有1點拇指外翻,我想從翌日開始就要好好矯正。在恢復期間,我不敢讓腳太用力,所以買了雙手用的拐杖來把持,也才發現這樣走路有多麼不任意,不過扫数但凡值得的,我相信我的腳會痊癒,也確實如此真的痊癒了,只是留1個洞作紀念。那種感覺有點奇妙,等傷口都癒合之後,植皮的扫数有些會各人脫落變成老廢角質,我摸摸這長出來的肉,是很光滑很深刻的觸感,由於表皮也長不出來了,就單純1個像肌肉的皮在最外層,因為不會分泌汗腺,所以我幾乎每天都會用乳液來添加保濕,避免長時間走路形成争吵受損的情況。痊癒後的腳,多了1個永久性的紀念品,感覺各人可能像鋼鐵人從手掌的洞裡面發射光束,有朋友小孩聽到大人在谈天就很想看我的腳,我還跟朋友的小孩開愚弄說這個可能發射雷射光,他們還真的相信,哈哈。先塗上乳液,添加保濕與潤滑度。再貼上衛生棉質紗布,把持三M透氣膠帶固定,每天這樣就OK,除了爬山之外,寻常逛街走路都沒問題,而且從那次電燒手術到現在目前已經過了快5年了時間,沒有再復發,呵呵,應該也不會再長了,因為那個部位也沒有了表皮。◎後記:找出浸染的途徑我1直在思考為什麼我會長腳底疣,那段時間我究竟后果结果做了甚麼?也研究了很多關於病毒疣的文章,加上醫師們的觀點,我歸納出1個重點就是,我們人的腳底是很厚的,病毒疣不太或者就由健康的腳接觸就能够浸染,如果是這樣,那麼誰還敢去健身房、泡溫泉大约是練瑜珈了。我理出1個頭緒就是,在那段時間我經常每天去台中市7期裡的公園運動,那邊有1種設施叫做「健康步道」,也就是用橢圓形的石頭將較尖端的部位朝上,底盤用水泥固定住,1整排這樣當成安慰腳底穴位的石頭路。我經常脫掉鞋子,光腳丫在健康步道上壓來壓去,也沒去留意别的很多來公園裡的人也來踩,有些人或者有香港腳、有些人或者有皮膚病、有些人或者腳底沾有病毒疣,都共襄盛舉來到這裡争吵腳、按摩腳,都將這些角質上的汙垢壓在這些健康步道的石頭上。加上公園的健康步道底子不會有人荡涤,加上独霸的人很多,簡直就變成1個大染缸,但要浸染也不是那麼复杂,条件是如果有傷口。對,就是有傷口,這種健康步道由於石頭的尖端朝上,加上身體的重量,不小心就很复杂讓腳底產生「細微的裂傷」與傷口,有些我們肉眼底子看不出來,但對累積在石頭上的污垢、細菌、病毒而言,已經是1個超大入口了,怎麼或者放棄入侵的機會。我判斷應該就是在那邊遭到浸染的,要否则皮膚的保護力也沒那麼复杂被侵襲,但或許也因為當時在治療鼻竇炎,吃抗生素讓身體的免疫力下降也是起因之1。但現在我看到健康步道已經不敢再碰了,因為仔細觀察很多大众的健康步道都很髒,用的人幾乎也都沒再洗腳就脫下鞋子去争吵,真的祝好運不要浸染到有病毒的。建議想要健康的,不如各人買1個簡易型的腳底按摩器,各人專用比較平安喔。補充:關於手部的疣,我在痊癒後與不吃抗生素後幾年,已經都自行失踪,可見這個跟「免疫力」有很大的關係,就好像口角炎的泡疹1樣,抵御力弱的時候就會受影響,所以要永遠1勞永逸,真的要讓身體處在最佳的狀態。要否则任何大众場所的处所都有機會碰着,隨便講1個譬喻電梯按鈕、門的把手、電扶梯、水龍頭等等但凡或者接觸的途徑,說實在話「病毒疣」真的無所不在,我最後檢查朋友的手掌幾乎都有這種白亮的疣,不管女生或男生都1樣,小孩比較少看到。所以千萬不要去恐慌什麼,也不必特別去看醫生冷凍處理,除非是類似那種很頑強的腳底疣。但重點只要身體健康就不必擔心,所免得疫力強才是最平安的王道,有興趣的人可能去看看「新谷弘實」醫師的著作「不扶病的保存」,這些系列的書對想改善健康的人有很大的幫助。 放1張美腳失调1下。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pprdgkzf
  (2011-07-08 17:05)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