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prada包包激安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那一場風花雪月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一直很想記下這一段不會發生、也不曾發生過什麼的風花雪月--這是在職場生涯中,一場應觀眾哀求、有奧秘情愫展開的戲謔上演。當時我辭掉原來在西門町的工作,玩耍了一個月之後,被前任老闆找去士林放工,創立了新部門給我。之後又接辦了關係企業的一個被做爛掉的品牌擔任負責人,扛了三個公司的職銜,偶爾還要充當直屬老闆的特助,職銜忽高忽低的,小大由之,自覺好笑。士林這處辦公室,和以往對抗集團我所待過的分支企業相較,最大的不同便是,業務部、總務部許多同仁,並且,整個公司男性同事人數許多,陽剛得很。也便是說,要找壯丁幫忙,突出隻要拜託部門頭目同意,就會有許多援手互助。這是我以往所豐裕的猿手,嗯,沒啦,是援手啦! 時常辦活動的我,深知有壯丁援手與否,差別很大呢!
沒等我開口,我的直屬老闆就找了業務部的王副理來到我辦公室,當著我的面,口頭指派王副理協助我有關收款的業務,以及全體我提出的協助。王副理畢恭畢敬應允。不曉得直屬老闆來這招,有點受寵若驚,我趕緊當著老闆的面,說要請王副理吃飯,再好好向他請教。為了拉攏這位看來頗富正義感的王副理,我找了同部門同事,一塊兒約王副理吃飯。席間閒聊他的家庭狀況,單親爸爸很吃力,女友幫他帶兒子。幾時把女友娶回家啊。殊不知,吃飯這事,就在公司裡蘊釀成不同版本的耳語。向來工作環境很單純,以是,我也不以為意,沒事也不會去業務部。不過,業務部倒是在我一到任時,王副理帶著國棟來託我幫業務部辦活動。二話不說,我提出打點,開會通過之後,就進行了。活動當天熱鬧地強強滾,王副理和國棟樂死了,一直來向我道謝,極盡所能讚美我。其實,比起過去在西門町每天都當救火隊、三頭六臂地硬撐、腎上腺素時時高飆的狀況,新環境,人手多,好辦事,以是這活動對我來說,簡直是Apple Pie--太~~ piece of cake了。這場活動之後,王副理更是對我部門所提出的協助,有求必應。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次,我手上署理的一樁租賃,被房客拖欠數月,幾次去電都迴避、梗概一大堆藉口耽擱再三。我跟王副理在公司大廳碰到,隨口聊起這樁被拖欠的房租,王副理說:「交給我去辦。」 處理的結果,我是從公司的「廣播電台」聽來的,據悉:王副理帶了業務部臉最兇惡的阿琳,到我署理放租的店舖,上門找拖欠的痞子房客。那個痞子一號躲在樓上不敢出來,痞子二號畏畏懦懦出來應對。阿琳叼著牙籤,走進店裡,拉了椅子坐下,說明來意,要他們繳拖欠的房租,痞子二號還想耍痞,對阿琳說,能不克不及再延一延。王副理則是銳意在店外東看西看,等阿琳已經進行第一步驟之後,才進到店裡。王副理始終闆著臉,看到痞子二號還在跟阿琳盧盧盧,不發一語,也不坐下,先把夾在腋下的公事包,往桌上一摔,然後說:「呒啊,現在是打點怎樣啊!!」痞子二號立刻嚇到臉色發白,請二位小孩兒稍坐,轉身打內線電話給痞子一號。痞子一號下樓來,也是一臉蒼白,俗辣樣,向王副理鞠躬哈腰地奉上一張已經寫好三個月租金的支票。 據江湖傳言,王副理總共隻開口說了那一句話,就把租金要到手了。 王副理從未來向我邀功,隻是將支票叫助理轉交給我。 這件光榮戰役,由第一線的阿琳興奮地在業務部重播現場實況,或多或少也加油添醋了吧,江湖傳言在公司裡演繹得沸沸揚揚的。 職掌三個部門,此中最耗心力的是被前任程總做爛掉、賠了數千萬的零售業,當初我很不想接收這個爛攤子,但我仍盡我所能親力親為做各種行銷。有一回,我管的這零售業與業務部單幹,擴大發放優惠券,幾十萬張的優惠券,要蓋印章,於是我向王副理討救兵。 「待會蓋完章,請各位到大X路那家餐廳,我請客吧!」我說。 王副理告訴我,恰恰業務部同仁們許多人忙完手邊的事了大概幫忙,幾位男士就在王副理的呼喊下,跟我部門的小友人們,在會議室做起工讀生般的蓋印章單調的工作。 我工作告一段落,便走進會議室,看看情況,安靜地坐下,拿起章也蓋了起來。就在我坐下的那一刻,王副理很專心地在蓋章,一邊就問起我秘書說:「喂,Eva,妳們家瑪總時常去香港哦?!」 除了王副理之外的全體業務、我的助理們,都擡起頭來看著我、又看著正在提及我名字的王副理。 原來,王副理一點也沒發現,我已經走進會議室、還坐在他的正對面!!!! 我浮現全體人,不要驚動王副理,繼續各人蓋章的動作,噓.......。 身為王副理的好兄弟-國棟,幾次想叫王副理,都被我擰著臉瞪回去,國棟隻好苦笑,偷瞄正在機械性地蓋章的王副理,還在認真地問道: 「那妳們瑪總對妳們似乎不錯齁。」秘書和助理擡頭看我,強忍住笑,一搭一唱地說: 「當然啊! 瑪總當然對我們不錯。」我摀著嘴笑,就算憋到快內傷,也要對峙安靜,以免打草驚蛇。 突然,王副理發現我了,嚇了一大跳,手足無措:「哎唷! E妹妹a,妳什麼時候進來的?? 齁,國棟你怎麼沒告訴我?!」 我當作沒事:「還有幾多?! 不如先去吃飯,都快一點了!餐廳等不等我們啊?!」 浩浩蕩蕩一行人到公司附近算是最高檔的餐廳請業務部吃飯,他們問我可不行以點啤酒? 我說,大概點幾瓶但是不克不及過量。 一進餐廳,我就曉得有鬼了。業務部訂了包廂,然後本人都先就定位,隻留二個坐位給我和王副理,不僅僅是坐在一塊兒,并且.......不偏不倚是在一個偌大的囍字燈前的二個坐位。業務部和我的助理們一直在嗤嗤偷笑。 從這一刻開始,我就曉得,我黑白演到底不行了,心想,你們開心就好。 黑暗,我帶領我部門的同仁,舉杯向業務部緻謝時,業務部的臭男生就開始起鬨了: 「新郎新娘敬酒!!」 這些臭男生串通了餐廳,在此時居然還播放了華格納的結婚進行曲!!! 其實我也覺得很爆笑、覺得他們玩得還蠻有創意的! 但是,我便是不站起來,時時斜眼瞪他們、搖頭。而鄰座的王副理臉都紅了,直吼業務部: 「你們別鬧了!」 王副理越喊得劇烈,業務部那幫男生越起鬨。我則含笑冷眼看他們鬧,繼續挾菜,給業務部、給助理,招待他們多吃一點。那些臭男生還想鬧,我也不直接給反應,隻假設又喊著要「新郎新娘敬酒」的,我就要他幫我多蓋一千張優惠券,臭男生這才漸漸靜下來。 這件事,當然也在公司裡蜚短流長了。助理們膩著我說,我修養真好,都沒跟他們發脾氣。其實,我想的是,你們業務部鬧我沒關係呀,且讓我養兵千日,他朝有求於業務部,你們一個個都別想給我落跑!!
尾牙宴,是全公司同仁最瘋的時候吧,資訊部有個主管 (我忘了名字) 向來有色魔的稱號,平時放工都很畸形,隆重其事的,但隻假設聚餐,即使沒喝酒,也會藉故吃女生豆腐,猛然就來個熊抱,女同事莫不嚇得花容失态,紛紛走避。在尾牙宴那天曩昔,我都隻是耳聞而已,並且不太信托有人會這麼可惡。 業務部雖然瘋,但倒是不會手來腳來的,我走到業務部向他們敬酒,突然老獅仔捉住我的手臂,醉得已經不曉得在說什麼了。我曉得老獅仔沒有惡意,忍住痛,但是向國棟和王副理以眼神求救,他們立刻將老獅仔的手掰開,我的手臂已經留下紅色的五爪印。這便是我深入虎穴的代價。 這一陣騷動,引起色魔的把穩,冷不防向我走來,眼看就要熊抱,我趕緊躲到王副理身邊,拋下一句:「快!! 幫我擋住他!!」 王副理頗有默契地,跟幾個業務使了眼色,把我圍住,不讓色魔湊近我。色魔藉酒裝瘋說:「E妹妹a,隻剩下妳沒有被我抱過了。」 我對他不屑一顧,當他是空氣,曉得越理他,他就越有興趣。即使如斯,色魔還是冷不防就快速向我移動而來。真討人厭!! 我看這樣上來不成的,就懇求王副理,保護我下電梯,我要先離開了。王副理陪著我走向電梯,不料,色魔跟著追上來,目標正是我。幾個業務跑步向前要擋住色魔,我趕緊進電梯,王副理本來隻是要送我進電梯,看情勢不對,就跟著我進電梯,然後國棟也跟上來,二人一前一後架住色魔,王副理擋在電梯口,不讓色魔進電梯來,快速關上電梯門,陪我下樓去,這才結束一場鬧劇。 王副理在電梯裡說:「發酒瘋也不是這樣發的,沒品。」電梯裡還有此外主管,卻都當色魔是在開捉弄而已,一名副總還對我說:妳就讓他抱一下嘛,聽到這句話,我才發現,我有點被嚇傻,連回話反諷那副總的說詞都說不進口,并且還在發抖。 還好有王副理他們保護我,要否則,..........eeewww。 再有一次春酒,各部門的主管輪流上台抽獎,並將抽出來的名字,頒獎給得獎者。 我也輪到要擔任抽獎者,總共要抽五位幸運的同仁,我一上台,台下就齊聲大呼:「王副理、王副理、王副理、王副理!!!!」齁,我又被他們捉狹湊對哦?! 第一個被我抽到的,居然,便是「王副理」! 怎會有這種事?! 王副理上台領獎時,台下又起鬨:「擁抱、擁抱、擁抱、擁抱!!!!」 台下的業務們似乎比各人得獎還開心似的,簡直将近瘋了!! 幾位大老闆都覺得莫名其妙,發生什麼事啊? 這麼 Entertaining?! 為什麼本人這麼 High啊?! 我把獎品給了王副理,兩人神色應該都很尷尬,但絕對不會依他們的,以是就握手吧! 員工旅遊,是去賞鯨豚、泡溫泉吧。王副理帶了女友同來,才曉得她也待過公司一段時間,那更應該時常來公司辦的活動呀! 同桌吃飯時,我逗她講話,但她就隻是膩著王副理,一派小家碧玉。 那一次旅遊,我沒有特定的同伴,獨來獨往也很冷靜。泡溫泉時,王副理趁機來跟我說話,稱讚我的身材好。我笑說,你快去陪你女友人啦! 在買宜蘭名產時,我惦記著家人喜歡吃的粉肝,遂在名產店內穿梭著。王副理突然出現,看我排隊想買粉肝,就去拿了試吃品,用牙籤戳了幾塊,一語不發,就往我嘴裡送。 我被他這舉動嚇一跳,往後退,但我手上已經有太多名產了,隻好順勢就嘗了一下試吃的粉肝,幸好,沒有此外同仁看到。然後,看他也拿了給女友吃,我趁付錢的時候,慢步離開了。 回想過往,似乎除了有公事上的接洽協助之外,其實跟王副理都沒有什麼往來。所謂的風花雪月,都隻是共同當時的情境上演罷了,從來也沒有什麼事發生。王副理也是這樣共同的吧!


我的辦公室之後搬到業務部的裡面,反而與業務部或王副理沒有交集,各忙各的。偶爾同時間在那個樓面,也不一定有打招待。 一次,陸教師來接我下班,向來陸教師時常稱讚一些在職場上善用女性柔軟特質的女主管,善用女性魅力的同時無涉豪情、卻也能全身而退。彷佛我也被陸教師的職場教誨所潛移默化了。 陸教師坐在我辦公桌前,我看到王副理在陸教師的後面走過去,往我辦公室看了幾眼,正牌男友與辦公室被湊對不可的男性同事,同時在我面前,形成爲了一個令我難忘的诙諧、奧秘的畫面。 王副理終於將美嬌娘娶回家了,我也去吃了他的喜酒。未幾久,我到新公司此外開創新事業,搬離士林,之後,就沒有再見過業務部或王副理了。聽說,公司集合後,一些業務包含王副理都進入房仲業,不知他們現在過得若何。

瑪友友與佳怡、王副理合影,大遊行@冷靜廣場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ssdeiulz
  (2011-09-21 09:10)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