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sf特種部隊-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奼女情懷總是詩——奼女茉夏的煩惱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從別人家那裡借來的圖,因為太喜歡了) 序文都是廢話,總之是沒頭沒腦的一個,單純是想試試寫寫看小茉莉 因為不太習慣PChome,以是排版看起來大概很怪 [hr] 人家都說榮城是個好處所,山清水秀,這裏的外子也是秀外惠中。
說到榮城,就不得不說松井家。
這個挺立在榮城百年的家屬,不僅是整個榮城最具代表,也是震喝江湖的三本人族之一。
松井家依山傍水的地輿職位地方也特别令人羨慕。再加上現任家主獨特的建築欣賞風格——在大門口創立了一個碩大的倒水風車,更是成爲榮城絕佳的地標。

雖然有小道動靜說當初家主力排衆議建設倒水風車是爲了博得家主夫人一笑。
“紅顔禍水啊~東風!”
“打牌就打牌!哪那麽多話!二條!”
“你們才不要廢話呢!五萬!”
“胡了!哈哈哈!快給錢!”
“松井珠理奈!”
莊園後院是松井家衆人安歇的房間。副本就狠熱鬧的松井家自從二小姐成親以後,在這位二姑爺松井珠理奈的帶領下,越發的雞飛狗跳。
因爲撒嬌不成企圖霸王硬上弓的珠理奈再次被趕到書房去睡。這是她這個月第四次了。
同樣被S的敢怒不敢言的松井家表小姐指原,因爲不堪忍耐未婚妻“欺負指原病”的熬煎,一樣逃到了書房去睡。這是她這個月第十二次了。
副本是輪到巡夜,可是一向連系慣了的桑原,在路過書房聽到患難二人組彼此埋怨自家内人時,一個不由得斷然參與討論,打發了加藤、若林兩個小師妹獨自結伴繼續巡夜上來。當然,這是絕對不能讓真那師姐曉得的。
三個人圍坐在書房聊天也不能聊一夜,爲了避免人生四大悲之打牌三缺一,三個人果斷殺到高柳明音的房間裏。
反正這隻鳥少睡幾個時辰也不會怎麽樣。
由于以前就有過徹夜打麻將的經曆,四個人狠快上手。
副本隻是單純的大吐苦水,最後差點變成爲了麻將脫口秀,甚至于早上雞鳴後四個人頂著黑眼圈、嗓子冒煙的算著最後的輸贏賬目。
松井家有許多徒弟家仆。開館收徒也是家屬經營的才略之一。除卻當家的優香老爺、大小姐二小姐,膝下門生自然有人會去教導師妹們的武功武功。
啊,當然,還要抛去那個整天悶在房子裏的唯長老。
“來日诰日是誰做功課指導?”珠理奈是不管這些的。反正她站著說話不腰疼,等會兒回房裏補一覺去。
還有人比她動作的更快,廢柴到練武功都不會的指原莉乃。
“真那吧?反正不是我。”桑原由爲昨晚輪到巡夜,今早自然是不消指導早課。雖然她昨晚狠敬業沒睡覺,但也沒幹閑事。

按時上課練功的師妹們都曉得,雖然松井家武功高的師姐有許多,可是教課的隻有那幾個。
真那師姐負責教導學妹的理科,與之的,桑原學姐就教導武功了。
同樣教導武功的還有晴香師姐和陽師姐。不過,大全部師妹還是巴望晴香師姐不要太常出現在練武場比較好。
“會被S死的!”某位不願走漏姓名的師妹如是說。
當然了,陽師姐在場又是此外一回事了。多多極少可能抵消些氣場,反正隻有不要被晴香師姐熬煎就好,她們也就不顧上是不是陽師姐完全吸引了晴香師姐的視線。
最不常出現的即是茉夏了。
作爲入手下手入門的這幾位師姐中年紀最小的,茉夏當之無愧爲小師姐。
除非幾個師姐都沒有時間去指導,茉夏才不情願的朝練武場走去。
都是受到過指導的師妹們,都有機會真正熟悉到這位看似軟弱溫柔、安靜省電的小師姐,和飛鳥堂堂主明音師姐比起來一點也不遜色,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舊年爲了準備二小姐的大婚,幾乎動用部分可能動用的實力,松井家傾巢出動的投入到火熱的籌備工作。
幾位師姐忙到不成開交,平時狠閑當時也狠閑的茉夏就被派去教導師妹們的武功。
抱著一盤子冰鎮草莓邊吃邊看師妹們練功的茉夏在樹蔭下淺笑著。
路過的明音師姐在師妹們一種“純粹是沒事找事”的眼神下打斷茉夏快樂幸福的俏麗下午茶時光。
“小茉莉,你怎麽能..................”
一盞茶的時間後,明音師姐被一掌打飛到練武場外。
絕對不是當衆叫了、隻有明音師姐曉得的茉夏師姐的乳名;
也絕對不是決心搶走、表姐敦子寄過來的秋葉山最新産的草莓;
絕對隻是,茉夏師姐深藏不露的武功,比明音師姐還高。
高柳明音是隻學不乖的流氓鳥。
這是十三歲時,成爲松井家七大門生最小一位的,向田茉夏對年長的明音師姐的評價。
比起身爲飛鳥堂的堂主,同樣是醉萌堂堂主的松下唯牢靠多了。
當然了,最不成靠的還是要數桑原師姐。
茉夏平少狠少出門,大全部時間隻待在書房、花園裏,雖然也會到玲奈房間去聊天,但黑暗還是坐在花園的涼亭裏邊吃草莓邊賞花最餍足了。
那種待在花團錦簇中、咀嚼鳥語花香的生存,才是最完竣的。
不過,此鳥餓非彼鳥。
明音的房間和茉夏不是挨著的,中間隔著陽的房間,以是茉夏還不至于每天12個時辰都聽著各種貨真價實的鳥語。
也許是因爲呆在花園裏的時間最長,明音的鳥除了跟本人主人,即是和茉夏關系最佳了。
原由狠簡單,即是每天茉夏都會把明音的鳥放出牢籠。
雖然茉夏隻是單純的想讓這些煩人的鳥趕緊拍拍翅膀飛的越遠越好,永遠都別再回來了。
該說明音馴鳥有術還是說這些鳥太聽話了?每次茉夏的惡意放飛活動都被這些鳥還有那位鳥的主人當做是對鳥的親近行爲。

誰要跟這些鳥親近啊!特别是你這隻超級大笨鳥!

時間久了,茉夏本人都懶得吐槽了。

玲奈成親後茉夏覺得她反而越來越閑。
本人到越來越來忙。
比早年更悠閑的在花園裏,抱著本柏木小姐托人從西域捎回來送給她的辛辣料理典籍仔細研讨。
松井家二小姐玲奈是江湖上知名的辛辣愛好者。
當玲奈笑著對茉夏說,花園裏的什麽什麽花像北國特産菠蘿包時,茉夏曉得,二姑爺珠理奈正在練武場教師妹們中原最流行的舞蹈——跨欄舞。

明音也越發的纏著本人了。
這大概才是茉夏奼女芳華期憂郁般歎氣的源頭。
那導火索大概即是陽師姐房間裏總是傳來晴香師姐酷酷的吟詩聲吧。
盡管玲奈死不承認是因爲她成親的關系寬慰到了松井家那些準備單身中、正值單身中、即將失身中的奼女們。
茉夏想,明音這些都是跟珠理奈學的。
誰讓她這位年少成名的二姑爺是風流三俠之一呢?
黑暗都是一起貨色的。
這種不淑女的話茉夏是不會說出來的。以是就算明音對她持之以恒的騷擾,隻有不觸碰終究線就好。
說到這裏,茉夏覺得本民氣腸夠好的了。
明音自從和跟珠理奈學了撲撲功後,見到本人總要飛撲過來,加上她輕功又好,以是速度特别快。
茉夏開始還會躲開。
結果顯而易見,明音直接撲到地上。
茉夏覺得總是這樣摔也不是個辦法,要不然就別躲了。
後來明音再撲茉夏就不躲了。
然後流氓鳥就變本加厲了。
“高柳明音你撲救撲吧,還抱了不甩手!你抱也就抱吧!還親什麽啊!”
因此,明音再次挨打飛出花園。
上個月初一慣例的祭奠結束後,晚宴上優香老爺假正經的問珠理奈什麽時候身手見到下一代。
玲奈的臉當時就紅了。珠理奈的臉更紅。

一旁的晴香師姐端酒杯的手倒是抖了抖。
璃香子夫人笑著說,陽啊晴香喝醉了,端酒杯的手都抖了,快給她擦擦吧。 陽師姐的臉也紅了起來。

幸災樂禍的桑原師姐一臉八卦興奮的轉頭看真那師姐,可惜真那師姐四大皆空,理都不理她的鎮定夾著菜。
茉夏接著端茶杯喝水,企圖把臉色藏起來。
她才不想在這個時候和明音師姐望過來那火熱的視線相對視呢。
那夜,松井家甯靜安詳。
茉夏倚在窗邊,望著花園裏月光滿盈的夜色,奼女情懷似的輕歎。
“小茉莉你看什麽呢?”
打著好久沒一路睡,迩來都沒怎麽培養師姐妹間親密熱情的明音在晚飯後抱著枕頭就過來敲門。
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就關上房門,茉夏後來還是打開讓她進來了。
雖然不是沒有一路睡過,當茉夏早上醒來發現本人被明音抱在懷裏時,總是免不了一陣臉紅燥熱。
面對她熟睡時恬靜可愛的臉,心,總是癢癢的。
像被什麽牽住了一樣。
“夜涼,別開著窗戶了。小心,嗯,身體。”
明音把“著涼”咽歸去。她可不想本人說中。
茉夏扁扁嘴,沒說什麽,可是別扭的表情還是顯表露來。
“乖,我給你講個月白的故事吧!”
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
茉夏對那個不懂奼女情懷的笨蛋翻了翻白眼,但是對方完全不在乎,大約說,基礎底細就沒寄望到——因爲她正忙著一手關窗戶一手摟住茉夏把她抱下窗邊的倚榻。
“我本人走啦!快放我下來!” 茉夏鬧著脾氣,拉著明音的衣領。
“你想睡在隔壁的晴香和陽聽見嗎?”
明音挑了挑眉看著她。
隻有在這種時候,師妹們看不到的時候、和茉夏單獨在一路的時候,這隻笨蛋鳥才會變成流氓鳥。 時而自然時而熱血,時而大將風範時而邪氣危險,這才是真實的高柳明音。
“她爲什麽總在隔壁睡啊?那麽喜歡隔壁幹脆和陽師姐換房間好了!”
茉夏還揪著明音的衣領,可是反坑的動作已經進行了。
幸好可奈子的房間在西邊,不然隔壁會更熱鬧。
偶爾也會自然的茉夏真可愛。
滿意的看著懷裏的蹙著眉埋怨,明音嘴角上揚,在茉夏的額前留下一吻。
“高柳明音!!!”
結果晴香和陽還是聽見了。
連稍遠一點的玲奈房間,也聽的特别曉暢。
不過此時珠理奈和玲奈正在忙,沒時間吐槽那對笨蛋爲什麽在這麽俏麗的夜晚還要叫嚷。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muwytguk
  (2011-09-21 10:21)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