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sf特種部隊-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少女情懷總是詩——少女茉夏的師姐妹們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hr]
若林跑到加藤房間裏時,這位心直口快的同期師妹正在一臉嫌惡的看著桑原學姐一個人自言自語。
雖然見到喜歡的前輩狠高興,但眼下顯然不是高興的時候。若林覺得有點痛惜,本人不能在第一時間把“真那師姐如同和桑原師姐吵架了”這一八卦的靜态告訴加藤。


若林最喜歡和加藤說她喜歡的桑原學姐的趣事了,盡管大一切時間加藤的反應都是狠淡薄,不過也不乏講到乏味的中央,對方也會偶爾興緻勃勃一次。

“在桑原師姐生日這種日子裏和真那師姐吵架這種事是多麽爆炸性的新聞啊”這種話,若林但是想第一個對加藤講。

當然,這是在早課之後的念頭,過了午飯之後,看到廚房爲了桑原師姐生日準備的晚飯,若林就果斷忘記了早上的事。


“你早上沖進來想跟我說什麽?”加藤剝了個橘子遞給若林。

“啊?忘記了。”若林不疼不癢的回覆。


是啊,吵架這種事,比起一大早從陽師姐房間傳來晴香師姐的吼怒聲、可奈子的尖叫聲;還有午飯後手牽手去徐行的二小姐、姑爺直到快吃晚飯才回來這種事,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陽~陽~我來日诰日新學了一首歌哦~咱們一起唱吧!歌名狠有意境呢!叫夜碟.......”

“不成!陽要和我唱俺木說!”

“俺木說是什麽?這麽惡俗的名字晴香師姐居然也想得出來!?”

“你以爲你那個夜碟狠陋俗嗎?活脫脫一首秀瞰暧凱碧的打榜歌曲!”

“比起吐槽我,晴香師姐你居然還曉得都城第一大青樓的打榜歌這種事,更讓人起疑吧!?”

“你不也曉得嗎?”


被強行邀請來做客的茉夏無聊的看著在陽房間爭吵的晴香和可奈子。
她真的十分不想來,迥殊不想。
玲奈和陽存亡硬拽的非要她過來的原因她但是盡收眼底。


“明音呢?”陽問。

茉夏眨了眨眼睛,看到陽和玲奈正望著她。


所以你們是在問我嗎?我又怎麽會曉得呢?

茉夏嘴角牽動,想要說些什麽,但是話到嘴邊又不想講。隻好聳聳肩表示不曉得。



她才不會曉得這會兒那隻活蹦亂跳的鳥在院子裏幹什麽。




假定說,松井珠理奈是一鳴驚人的天才的話,高柳明音就奮發圖強的歡娛家。
同樣是對于文治的執著與追求,比較看似淡漠紅塵俗世的玲奈與習慣性事不關己的晴香師姐不同,她們的處世口頭是茉夏不習慣的。

她喜歡自在自在的生活,沒有約束與責任,能夠永遠像一個小孩子那樣;

但是,又矛盾的必要失去成人般的認同與關切。


執拗的叛變期表現。



優香老爺笑著說,接過璃香子夫人遞過來的茶杯,抿了口茶,眯起眼睛聞到了茶香。



玲奈拉著陽和茉夏玩起來歐美棋,這是上個月從廊下山山宅王那裏快遞過來的新鮮玩意,都快一個月了,玲奈還沒玩膩。

“六!哈!我又撒中了!”

不能不承認,今日陽師姐的手氣特別好,一直再撒中。
反觀茉夏和玲奈那,棋子少的可憐。


“有殺氣!”玲奈一個眼神,執起一枚棋子,下一瞬,棋子便飛向陽房間門口的左框位置。


“好險!簡直就是謀殺親夫啊!”在江湖上呼風喚雨的風流少俠松井珠理奈現在也隻能敢怒不敢言。


“不對!還有一個!”
小時候長的像豆豆芽,長大後力氣還像豆豆芽的松井玲奈究竟還是漏算了一個。也是氣場不容,可以說她並沒在乎。

于是一個不妥心,茉夏又被明音撲個正著。



松井玲奈你居心的吧?!



被順利捕獲的茉夏歡娛的擺出一張後媽臉使勁兒瞪著玲奈,卻隻換來對方徹底的無視。



“玲奈醬~我帶了菠蘿汁給你哦~”現在已經從風流俶傥少俠内容變爲二十四孝忠犬老公的松井珠理奈陪著笑臉走進來。


眼見沒人理,陽扔了手裏的棋子,無奈的歎口氣。
“你們倆玩夠了沒啊?我要勞動了。”


縱然被一個箭步沖過來的晴香師姐抱在懷裏,也依舊處亂不驚的陽面無神色的陳述著。


“啊!晴香師姐耍賴!居然用輕功!”可奈子指著一臉如意的抱著陽的晴香咬牙切齒。


“誰讓你行動遲緩啊!有時間去給我好好練功啊!”


“陽師姐要陪可奈子一起睡啦!”

“陽是我的!當然要和我睡!”



你們兩個是爭奪媽媽和老婆的戀母癖女兒和攻克欲極強的丈夫嗎?


“小茉莉我們回房間好不好?”

茉夏正有此意。清晨的松井家也許還不如白天安靜呢



依舊是今晚輪到巡夜的桑原、加藤、若林在路過後院各房間時,仍免不了多駐足,看那麽幾眼各種閃光與八卦。



“桑原師姐!你巡夜一圈記得去趟廚房啊!真那師姐做了蒸糕給你,但是怕涼了,讓我囑咐你記得本人去廚房拿。実繪子大姐給放在鍋裏了。”
和大師姐実繪子研究完內功心法,準備回房的聖羅剛巧路過,于是打了個招呼給桑原。



“哦哦!”桑本來是一愣,然後摸著頭傻傻的笑了起來。身後的加藤和若林有點啼笑皆非。


站在門口看風景的松井夫婦與茉夏、明音一起含笑起來。


不過笑歸笑,茉夏還是在心裏評論著,真那師姐,你也是傲嬌嗎?


“如果我,也一定會等茉夏的!”某隻仍舊抱著不罷休的家夥如意的說。

茉夏瞥了她一眼,沒有接上來。

我才不要讓你等呢!笨伯鳥!



因爲我就在等,所以才不想讓你也等。




晴明記得那個午後,跟在玲奈身後晝寝醒來的茉夏,被突如其來的撞擊襲擊著,雖然本人沒有受傷。那一瞬間的清朗,背光下看不清的臉,以及緊張、擔憂的神色,還有那句溫柔的對不起....................


如同狠久又狠近的事,記得清又狠恍惚晶瑩的迷茫,那種怎麽也想不起來的苦悶,曾經讓茉夏憂郁了好一陣。

她曾經模擬過,但也無法得出結論。


那一年,一撞就撞進她心裏的人。


究竟是誰?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muwytguk
  (2011-09-21 10:25)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