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prada包包激安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轉載小H翻譯《成均館緋聞》原著第二集—桀驁的洞房花燭夜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B][/B]







[/B][/B]《成均館緋聞》原著第二集翻譯—桀驁的洞房花燭夜[/B](轉載請闡明)【by haimenhaidan,轉載請闡明http://hi.baidu.com/haimenhaidan/home】 疇前看第二部的目錄,第三章是「怪物新郎」,我還以爲是說佳郎呢,沒想到是說桀驁。挺故意思的,忍不住翻出來給自身看看。很期待桀驁的殷勤線! 「今天本日是你的婚期。」載申舀著飯的勺子哐啷一聲掉下來。好長時間臉上毫無白色。雖然「今天本日是你的死期」這句話經常從父親嘴裏聽到,但剛剛這句話卻如此生疏,乃至讓他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就說迩來怎麽頓然這麽不想回家,文根秀站在飯桌旁的對兒子文載申說道「廢話少說,如果想毀了新娘的人生,你就逃竄吧。」「哪個肉體不正常的人家,竟然願意把女兒給我這出了名的無賴?」「還不是托了你爹我的福。」載申腸子都糾結了,明了是連自己女兒會不會每天被優待都不論,一心隻想和吏曹判書府上結親的傢夥吧! 父親使勁關上門出去後,載申狠狠挖了一勺白米飯塞進嘴裏。他正在一個人吃早午飯,但總是壓制不住肝火。終於把勺子一扔,在地闆上躺成大字形,天花闆上宛如浮現出某人的臉。「他媽的!」越是發火,那張臉越是分明起來。嘴裏滿滿的飯,咕嘟一聲咽了下來。飯是十分困難下來了,可是那張臉卻還是很分明,載申對還想著已經嫁爲人婦的自己,感受無言,一直大笑起來。「哈哈哈,呆子,我這樣還算男人嗎?」頓然從地上爬起來,在書桌前,拿起毛筆寫下了一首悲涼的情詩。以一個溫柔的外子的角度,寫出現在自己的殷勤,最後沒忘記在漢字寫成的詩句下附上剖明。兒子的房間太過安靜,根秀感受很異常,一直站在外邊沒有離開。爲了以防萬一,他已經叫了四個壯丁在表面守候。如果他真的逃竄,就用繩子綁住他。可是這悉數也宛如太安靜了。正好這時一個下人拿著準備好的禮服過來,文根秀用手勢煽動她趕緊進去,可是這個下人怎麽會不曉得少爺的火爆脾氣呢?隻好帶著一種進地獄的臉色,硬著頭皮進去了。和進去時的臉色分歧,出來時下人的臉色彷佛被鬼附身了似的,文根秀小聲地問:「裏面什麽動靜?」「好奇怪,竟然沒有大吼大呼。」文根秀心急了。「真是!這個我也曉得,還有呢?」「在安靜地寫字,我說讓他換衣服,他就往禮服看了一會兒。」文根秀讓女仆退下,然後叫來四個壯丁,正企圖硬闖進去逼載申換衣服時,難以信托地事變發生了,載申自個兒換好禮服從房裏走出來。他在地闆上坐下,對下人喊道:「鞋子!」文根秀太過驚訝,下人還沒動手,自個就親自把鞋放到在兒子腳下。這是連他自己都沒意識到的行爲。公開不出所料,兒子又開始毒舌了。「您幹嘛這樣?一點體統都沒有。」「這小子!這種時候應該低頭緻謝才對,怎麽讓你這小子通過科舉的?我如果還在司憲部做的話,一定把你罷免。」「哈!所以說必須得有人去監督一下司憲部的那群飯桶,自己腳臭都不曉得,整天關心人家腳臭不臭。」「你說誰是飯桶?」「我說的是司憲部那群人,什麽時候說身爲吏曹判書的您了?不要隨便誤解別人的話。」文根秀很想狠狠教訓他一頓,可硬是忍下來。現在如果開始發飈的話,估計到天黑都別想結束。并且至少這小子還是自己乖乖穿著禮服出來的。就算要打死他,也等孫子生出來再說。雖然這兩個人彼此報怨對方脾氣浮躁,但在別人眼裏看來是百分之百「有其父必有其子」。文根秀在野廷裏也是出了名的壞脾氣第一名,有時候連皇上都比不過他,可是現在載申及第後,他也該讓出那第一名的位置了,載申穿上鞋後站起來。「去哪?」「您不是讓我去成親嗎?」文根秀因爲這意外的話,楞了一下,用下巴指了指周圍已經做好出發準備等著的一群人。「去那邊上馬,他們會帶你去的。」嘴上嘀嘀咕咕抱怨太麻煩,可載申還是自己走過去,騰地上了馬。這樣一來,做好萬般準備的四個壯丁也無用武之地了。「雖然是我的兒子,可還真猜不透他心裏究竟在想什麽。你們四個還是跟過去,在入洞房疇前不克不及掉以輕心,在一邊看著他,聽到沒有?」
「是!」根秀看著和壯丁們一起出發的隊伍,感覺像在做夢似的。不是因爲太感應,而是準備花大力氣的事變卻無聊地結束,殷勤彷佛什麽都沒做一樣空虛「等一下,你這傢夥,彷佛臉還沒洗啊!」文根秀趕緊跟著兒子的隊伍向大門偏向奔去,可是想再把他拉回來洗臉,爲時已晚了。載申的隊伍足足走了一個時辰才到達目的地。四個壯丁一刻都沒放鬆自創,可載申自己一點都沒有逃竄的設法主意。當然,要成親的願望也是沒有。允熙的臉在刻下一下一下閃著,他的腦海裏無數的詩像和著眼淚磨成的墨水一樣蔓延出來,一直作成又一直擦掉。所以到達時,他腦子裏寫成的詩,大要比他這輩子寫的詩還多。「切!如果寫下來的話,估計能出三、四本詩集了。」這是他下馬時說的第一句話,因爲對這樁婚事沒興趣,所以對新外家也是如此。對新娘沒什麽感覺,對周圍的狀況也同等無視。所以到了以後,他還在歡喜抹去刻下的那張臉,嘴裏嘀嘀咕咕地吟著句子。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喧鬧的人群中出現了一個體味的臉,一邊揮手,一邊對這笑,是勇河!連自己都不曉得的婚期,那傢夥究竟是怎麽曉得的?載申不由自立地環顧他周圍,發現沒有其他體味的臉在這裏,即時取患有興趣。 由於新郎來得遲,所以連喝口水的功夫都沒有,就間接向新外家移動了。撮合的賓客,疇前都聽到太多關於新郎的可怕傳聞,可這新郎宛如和傳聞分歧,長得英挺有肉體,自身爲了看他,亂哄哄地擠來擠去。這終於讓本來就歡喜忍著的載申神經過敏了。「該死!看什麽看?」雖然這句話喊得也不比平時大聲,可是周圍撮合的看客頃刻間都散開了。然後遠遠站著彼此之間議論紛紛。「啊一古,看那人的脾氣。看來傳聞但凡真的啊。」「所以到了這年紀還沒能成親唄。看看,看看。從剛開始就一直在嘰嘰咕咕地駡人,真是可惜了他的長相,可惜了。」「長得肉體有什麽用?據說被那新郎打死的人不計其數,我叔叔的朋友的親家的堂弟,以前和他一起在成均館的,所以曉得得很了了,據說他經常四處轉悠到處殺戮呢,總之還是不要湊近他。」「啊一古,我們嚴酷的蜜斯,真是太可憐了,怎麽辦?攤上個馬屁精的爹,才落得嫁給這種壞男人的下場,嘖嘖嘖。」「錢、權力再怎麽好,但凡她爹得利,蜜斯能取得什麽啊?這樣操縱自己的女兒,會遭天譴的。」這些對話都原原來本傳到了勇河耳朵裏,所以他費了好大力氣才忍住讓自己不爆笑出來。如果在這裏大笑的話,估計馬上就會挨載申的拳頭,那麽傳聞更加要傳得沸沸揚揚了。來到醮禮桌前,和新娘對面站好後,載申才開始好奇自己的新娘長什麽樣,仔細一想,彷佛連對方的名字和年齡都不曉得呢,載申透過面紗稍微偷看了一下,可是由於醮禮太熱鬧,還有那身新娘禮服的掩蔽,連最根柢的都沒瞄到。載申的好奇心沒堅持多久就熄滅了。因爲勇河總是跟在他旁邊笑,轉移了他的留神力,要不是看見自己不知長相的新娘在刻下瑟瑟發抖,他肯定早就受不了勇河的愁容,還有那長到令人厭煩的婚禮。「你一個人來的嗎?」載申一邊不耐煩地問道,一邊在勇河邊上坐了下來。本來坐在對抗桌的人,瞬間拿起各自的飯碗逃竄了,空空的桌上隻剩下了兩個人。「喂,快坐下。怎麽,行禮都結束了?」「結束了才過來的唄。其外人呢?」「大物公子當然在歡喜掙錢了,佳郎現在估計在到處奔波吧,他們倆都不曉得你今天本日成親。」載申是早飯還沒吃完頓然被拉過來的,所以先開始祭自己的五臟廟。然後又拿了幾瓶酒過來放在背後。「佳郎爲什麽奔波?」「就是說啊,讓他爹放個屁就可以方案的事變非得自己享福,現在這個世道剝削無辜老蒼生有什麽出格的,就怕誰不曉得他是個書呆子。」「還不如多疼疼放在家裏的老婆呢,換做我的話,光是看著她的臉都覺得時間不敷用了。」載申爲自己嘴裏講出的話感受懊惱,端起碗把滿滿一碗酒咕嘟咕嘟喝了下來。然後瞪了一眼旁邊監視著自己的那四個壯丁。這邊一點逃竄的設法主意都沒有,他們卻還是對峙高度緊張。勇河假裝沒聽懂他的話,說道。「你老婆漂亮嗎?」「還沒看到臉呢,漂不漂亮我怎麽曉得?」載申連喝了兩碗酒,嘀嘀咕咕說道。「不曉得佳郎的婚姻生活糊口保管生涯順不順利?右議政大監的性格可不一般啊!」勇河沒有回答,現在載申還是不曉得爲好,反正現在連他自己也不曉得自己在說什麽,載申因爲連成親的日子都一直想起別的女人的臉,所以對自己很生氣,像要在桌上砸個印子出來似的使勁把酒碗放下。雖然發出「哐」的大響,可誰也沒敢往這邊看。幸而碗沒有碎,他又倒滿酒,很快杯內又空了。這樣重複了幾次,監視著他的壯丁們臉色開始有點僵硬了。天色漸漸變暗,新郎入洞房的時間到了,可載申已經酩酊大醉,以大字形躺倒在地。一直閑著的四個壯丁,托喝得不省人事的載申的福,終於找到事變做了。除了這四個人之外,絕沒有別人鼓得起勇氣去碰這個污名昭著的新郎。他們每人捉住載申的一個胳膊或腿,一人一個剛剛好。載申就這樣被挪到了新房。他們硬把取得意識的載申放好,擔憂地離開了。因爲他們的任務就是到「進新房爲止」,後面的事和自己沒關了。可憐的新娘蜷坐在房間一角,看到壯丁們出去後,才稍稍向新郎湊近。透過衣袖看到的新郎的樣子,因爲昏暗的燭火顯得不是很分明。腦袋垂著,彷佛馬上要倒在地上似的。頓然載申腦袋一歪,差點摔倒在地,可是新娘伸出雙手,快步托住了他的額頭。因爲這一衝擊,讓載申的意識回來了,新娘頓然發現自己的手還扶著新郎的頭,於是用恐懼的眼神看著載申結結巴巴道。「那,那,那個……」「什麽啊?啊,對了!新娘。我已經成親了吧。」他被酒氣籠罩的眼睛,隱隱約約看到了新娘的鳳冠。「沒錯,要把鳳冠拿下來。衣衿也……」他的大手撲向那發冠。可是由於簪子卡著拿不下來,弄了一半放棄了。然後又捉住了衣衿,可是也沒能徹底解開。「他媽的!我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你自己看著脫!」載申舌頭鬥毆地喊完,又啪嗒一聲躺下,徹底取患有意識。被嚇到的新娘好長時間一動都不敢動,然後輕輕碰了碰新郎的腳尖。什麽反應都沒有,應該是睡著了。她苦惱了一下,按照新郎的吩咐自己解開了髮冠。然後脫下因爲太大而綁手綁腳的禮服,彷佛怕發出什麽聲音似的輕輕疊好。燭光僻靜地照射著手腳都還很纖細的小新娘----潘多芸。她的眼淚将近爆發似的,注視著比蜈蚣還可怕的壞新郎。可是一直動來動去的載申頓然坐了起來,本來就被嚇得臉色蒼白的新娘,彷佛看到屍體頓然醒來似的,嚇得魂飛魄散。叫都叫不出來,隻是憋著氣往後退,不自創打滑往後摔了一跤。由於自己的失誤,她感受更膽寒了,趕緊翻過身,慢騰騰往後爬。可是這次又因爲差距身的衣服總是繞到腳,隻能一直掙紮。越是歡喜想要逃竄,越是纏得更亂。就在眼淚傾瀉的前一刻,多芸頓然意識到彷佛是自己一個人在折騰。所以停下動作自創地看向身後。載申雖然坐了起來,可意識還是沒恢復,倒是說了一句話。「呀,熄燈!」她還沒來得及思忖,就趕緊把燈吹了。結果原來不克不及用嘴吹滅的新房喜燭就這樣被吹滅了。載申因爲有不穿衣服睡覺的習慣,無意識中就把布襪和上衣都脫得光溜溜的。然後穿著褲子和襯褂又睡了過去。基礎不曉得這短短的時間內,讓自己的新娘流了多少好多冷汗。多芸丟了魂兒似的坐了好久,剛剛濕漉漉的冷汗漸漸掉落,彷佛也不那麽膽寒了。然後放肆的好奇心也浮上來。雖然新郎的各種惡名早有耳聞,可是新郎的臉卻還沒見過。因爲自身都隻對她說他的惡行,並沒有提及他的外面,即使剛剛因爲膽寒沒能好都雅他,但他絕對不是自己以前想像的那種兇惡山賊。 多芸這次隆重地行動了,她決定伸長自己的腿碰一下他看看。雖然想從他身邊逃竄的殷勤一直在把她往後拉,雷同,好奇心卻驅使她把腳往前伸。就這樣在那邊磨蹭了好久,在腳尖将近痙攣時,終於失利碰到了新郎。載申什麽反應也沒有,於是她更加突起勇氣用腳底推了他一下。還是沒有反應。這次真的睡死了嗎?多芸這才湊近他身邊坐下。可雖然歡喜突起勇氣,可是太暗了基礎看不清。必要蠟燭。多芸的視綫停在了自己吹滅的燭臺上。然後又像小狗抖掉水珠一樣死命搖頭。那太危險了。可是就這樣放棄這個機會的話又有點可惜。多芸遏制搖頭,用手推了推載申。沒醒,她突起最後的勇氣點上了蠟燭,燭光彷佛比平時亮了好幾倍,她的膽子更小得像豆子。 多芸想仔細看看他,於是端過燭臺,燭光起首照亮了他的大腳。然後經過他的長腿。雖然早就想到新郎的個子應該很高,可是蠟燭經過的時間還是相當長。燭光來到了他單褂翻起的腰部,她拿著燭臺的手有點發抖,因驚嚇暫時停了一會。新郎的一側肋骨有很分明的大疤痕,證明那些傳聞。然後看到了他的手,就像大腳和長腿一樣,他的一個手也大得足以比得上她的臉。挨這樣的大手一個巴掌的話,估計身子都會折斷吧!并且那手上也布滿了大大小小的疤痕,燭臺徐徐向載申的臉湊近,可是快照近新郎的臉時,多芸卻不由自立緊緊閉上了眼睛。感覺彷佛是一個殺人怪物躺在前面似的。多芸鎮定了一下殷勤,費勁地睜開了眼。噗嚕嚕發抖的眼皮隻擡起了一側。「哇!」多芸剛剛膽寒時都一直緊閉嘴巴忍住的叫聲,在看到他的臉時變爲感嘆。長得這麽都雅的人比怪物還嚴酷?因爲奇異乖謬感,她無法把眼睛從載申的臉上移開,可是很奇怪。他的眼角有什麽東西在閃爍。雖然一看就曉得那是什麽,但因爲和自己一直以來聽說的新郎太不搭調,她用指尖摸了一下,感覺到水汽。迩來沒有下雨,不大如果天花闆上掉下了的。多芸馬上就清楚了。這是局部人,特別是她自己,都有的叫做眼淚的東西。多芸不知所措,趕緊環顧了一下附近,想找個能拭去它的東西。她發現有一塊潔白的布像毛巾一樣放在邊上。雖然不曉得那原來是幹什麽用的,可是先趕緊先拿過來輕輕擦去了新郎的眼淚。擦過的地方眼淚又淌下來。她又輕輕擦掉。恩~~載申隻是稍微皺了一下眉頭,多芸卻嚇了一跳,趕緊把燈滅了。然後像石頭一樣僵著一動不動。過了一會兒,多芸更加僵硬了。因爲載申扭過身子把臉埋在了她膝蓋上。無法呼吸,心臟也彷佛停了一樣,多芸這才曉得。在漆黑裏,在睡夢中,他借著酒氣在抽泣,聽別人說下來那麽可怕的一個男人,個子這麽高大的一個男人,在哽咽抽泣,如此悲傷……因此,她不忍心挪開被他占據著的那小小膝蓋。 黑漆黑載申的手動了動,在枕邊探索了一下,發出費勁的呻吟。「嗯,嗯……水……」房間被燭光照亮了。他費力地撐起家子,抱著痛得将近裂開的頭。「媽的!那個,這」載申看到了頓然遞過來的碗,是水。因爲口太乾,他看都沒看對方一下就咕嘟咕嘟喝起來。可是這個味道有點怪,他從嘴邊端開看了看碗裏,不是因爲嘴巴太苦才覺得這個水甜,而因爲那個就是蜂蜜水。載申這才睜開眼睛,委屈瞇著,看了看前面。房間裏隻有一個低著頭捏著衣角的小丫頭,她長得太過嬌小,彷佛隻有大大的眼睛和光潔的額頭比較引人留神。看下來也就隻有12、三歲的樣子,應該是新娘的丫頭。脫下髮冠和大禮服,隻剩下嬌小身軀的多芸,比翌日看起來還要小很多,因此載申做夢都沒想到刻下這個少女就是自己的妻子。 載申把蜂蜜水悉數喝完,大要味覺徐徐回來的緣故,感覺這蜂蜜水甜得舌頭都将近掉了。與其說這是水,還不如說這是蜂蜜反而更準確,可是他沒有抱怨。 「家丁呢?」聽了他涼飕飕的話,多芸隻是接過碗,眨了下大眼睛。因爲沒有熟谙他的話是什麽意思。載申徹底記不起來昨晚的事了,乃至連進這房間疇前的事都想不起來。他認爲大如果因爲新娘因此心裏不難熬難過有意不待在這房裏。於是他轉過話題。「算了。現在什麽時間?」「剛剛打過更。」她的聲音像銀鈴般響亮。「該死!要遲到了。洗臉水在哪兒?」「洗臉水?啊!我去接。」多芸骨碌一下爬起來,正要走出去時,不自創踩到自己的裙角滑了一下。幸而沒有摔倒。多芸小小的腦袋上,挽起的髮髻吸收了載申的視綫。在貴族的家庭,先成親後合房並不少見,可是年紀這麽小的奴婢成親的話,就象征著她的身子被人碰過。這種情況很多但凡因爲被家丁桀骛了。「哪個變態?竟然讓這麽小的丫頭挽起髮髻!」他不爽的低語並沒有傳到房門外。多芸雖然大志壯志地出了房門,可是這畢竟是她出生避世以來第一次接洗臉水,一時不曉得該怎麽做才好。剛剛那個蜂蜜水也是因爲平時經常看娘弄過,就照樣子做了一下。幸而一個年紀較大的女仆經過,看到了在門口不知所措的她。「蜜斯,屋外挺冷的,怎麽出來了?」儘量壓低的聲音,看得出她臉上懼怕新郎的臉色。「嗯,要洗臉水。」「您在這等著,我馬上端過來。」女仆走開後,多芸在地闆上抱著腿坐下。又好奇新郎在做什麽,時不時轉過頭,可是沒有進去。載申陷入了反思,正在歡喜回顧回頭昨晚的事。喝了酒,被人抓進了這房間,然後彷佛就睡著了。不對,睡疇前彷佛還解過新娘的髮冠和衣衿。然後一起睡了嗎?沒有,彷佛是自己脫的衣服,然後發生了什麽事來著?載申用拇指按了一下發疼的腦袋。後來彷佛明了是睡著了,漆黑的記憶中某樣若隱若現的東西折磨著他。雖然酒勁也是一個原因,但也許是自己基礎不願想起來,反而更加在漆黑裏盤桓。 載申的記憶回顧回頭被中斷了,小丫頭端著臉盆搖搖晃晃的走進來,他一會兒肉體了很多。她按照女仆教她的那樣,在新郎背後鋪上毛巾,在把臉盆放好,端過火爐上的水壺,摻了熱水。雖然很不熟練,幸而沒有犯什麽大失誤,順利地準備好了洗臉水。載申解開網巾開始洗漱。同時,多芸跪坐在旁邊,睜著圓圓的大眼睛觀看自己的新郎。洗完後,載申用手劃過滴水的臉,向她伸出手,多芸楞楞地看著他的大手。「呀!擦臉的毛巾。」被載申的喊聲嚇了一跳,多芸聳聳肩膀,急忙找到毛巾,用兩隻手恭敬地遞過去,載申一邊擦臉,一邊說道:「是不是該打個款待再走。」他說的是新娘,但多芸誤以爲是對爹娘,於是回答道。「現在還在睡覺。現在喚醒彷佛太早了點,要喚醒嗎?」「算了。」載申沉寂覺得這個睡在別的房間,早上都不出現的新娘很可惡。另一方面又覺得大如果因爲昨晚發生什麽事,她有意裝睡也說不定,他感受很茫然。多芸側坐著身子,不時偷偷瞅一眼新郎。洗得乾乾淨淨,整頓好髮髻再帶上網巾的他,彷佛比昨晚偷看到的他的樣子還要帥氣很多。載申拉過翌日穿過的衣服,多芸驚訝地問道:「現在要走嗎?」「嗯。」他簡短回答一下,正企圖穿上衣服,多芸結結巴巴地對他說。「吃了早飯再走吧,就這樣走的話我會被駡的。」載申停下了穿衣服的手。他對怕羞的多芸投去的眼神既無情意也無禮儀,看下來隻是一副嚴酷的樣子。其實緊皺眉頭純粹是因爲頭痛而已,可是不懂緣由的多芸卻不知所措。「呀,你把飯拿來我才具吃啊!要這樣傻傻坐到什麽時候!」載申習慣性的高喊,讓多芸嬌小的身子顫抖一下。雖然因爲遲了不怎麽想吃,但爲了不讓她挨駡,還是讓她快點拿過來吧。多芸卻不瞭解他的心思,心臟更加畏縮起來。「請等一下,我..我儘快準備。」她歡喜回答的嗓音帶著點哭腔,十分困難困難地撐起顫抖的雙腿走了出去。但在載申看來卻以爲隻是因爲她的衣服太大不任意而已。并且也不曉得是哪裏要來的衣服,都不像她自己的。再次從房裏出來的多芸,眼裏的淚水像露水一樣凝固。她用衣袖擦了擦。成親前一晚,娘這樣叮囑過的,作爲女人,丈夫發火也要忍著,挨打也要忍著,再辛苦也不克不及逃竄。就算被打死也要死在婆家。想起娘哭著說的這些話,多芸再次擦幹眼淚向廚房跑去。「蜜斯,怎麽會來這?」「他說現在要走,讓我快點準備早飯,說是很忙。」「啊一古,這怎麽,真是忙啊,真是。」傭人趕緊翻找翌日用剩的食材,以最快的速率準備好飯桌。多芸幫不上忙,隻幸而她旁邊沮喪地坐下,一直等著。「蜜斯,不要坐在這裏,先回房吧。我準備好了就拿過來。」多芸無力地搖了搖頭,還是坐著不動。一副膽寒的臉色。「要喚醒夫人嗎?」多芸這次也隻是搖搖頭。傭人看著可憐的蜜斯,又望瞭望家丁就寢的廂房,心裏一直痛駡新郎官。大緻準備一下,傭人幫她把準備好的飯桌端到新房前。多芸跟在她旁邊。傭人想幫她端進去,多芸捉住了她的衣角。「沒關係。現在我來弄吧。」她跨上地闆擡起飯桌,傭人小聲地叮囑道。「蜜斯,自創門檻。」「嗯,謝謝。」雖然簡單準備的飯桌並不會過重,可是對小多芸而言還是有點費勁。幸而她還是安全地打開門進去了。把桌子放在地上關上門爲止都沒什麽失誤。可是太過把留神力放在門檻上後,忘了自己的裙角,正想再端起飯桌到裏面去的時候,她小小的身子和飯桌一起撲到在地。噹!雖然嬌小的身子和飯桌倒下的聲音並不會很大,可是在她聽來,彷佛比整個世界顛覆的聲音還響亮。多芸被恐懼籠罩著,趴在地上乃至不敢擡起頭。滿腦子隻是「會被打死的!」這種設法主意。「沒受傷嗎?」聽下來,很不耐煩,但其實是在擔心她。聽了這意外的話,多芸懷著必死的覺悟,擡起了頭。光是擡個頭就讓她全身冒冷汗。可是看到載申的一瞬間,她又馬上低下了頭。飯桌上飛出的食物,零零散星地粘在他換好的衣服上。多芸想請求他的饒恕,可是可駭堵住了她的喉嚨,什麽聲音都發布出來。「呀,該不會真的受傷了吧?起來看看。」多芸十分困難使勁坐起來。雖然沒有受傷,可她膽寒的樣子,載申也感覺出來了。但他絕對不會想到她膽寒的原因是因爲他自己,隻因此爲她怕被家丁責駡。他拍了拍衣服,苦惱了一下,然後扶起桌子放在一邊,用手撿起地上的食物吃起來。多芸雖然驚訝到眼睛睜得圓圓的,卻沒有制止他的勇氣,因爲她還沒回過神來。 載申全都吃完後,用毛巾擦了擦手和臉。然後又重新用剛剛的洗臉水浸濕了毛巾,擦了擦衣服上粘到的醬料。但污迹還是無法悉數擦掉。「你沒有打翻過桌子。曉患有沒?」多芸迷模糊糊地點了點頭。還沒徹底掌握狀況。「剩下的你來拾掇。」載申這樣說完就垂垂忙忙出了門。不論怎樣先回家換個衣服再去承文院的話時間是有點緊,要快馬加鞭才行了。



【翻譯】桀驁的父母好可愛[/B]2010-10-17 22:14我在想是不是該給他們出個語錄啊~~笑死我了【by haimenhaidan,轉載請闡明http://hi.baidu.com/haimenhaidan/home前言:(1)載申的母親---黃氏,因為他哥哥的過世,而肉體清明。(2)當代韓國結婚的習俗是新郎先去新外家迎娶,並在新外家洞房,然後新郎返家,再去新外家把新娘迎娶回來,在男方家辦理正式的婚禮 (1)載申被一起綁回了家,綦重極重繁重的大門一關上,就聽到裏面傳來「碰!噹!控!」的聲音以及「啊!哇!」等悲鳴。「啊!爹,這太鄙俚了,怎麽能把我綁起來再打啊!」「鬆綁後你還會老老實實挨打嗎?我年紀大了,把你綁起來打,對你我來說比較公平,臭小子。」文根秀狠狠捶了載申的後腦勺。「啊!您年紀哪裏大了?拳頭還是這麽無力道,究竟幹嘛打我啊?」「爲什麽不去新外家?聽說你婚禮不日走後就再沒去過?就這樣還連家都不回。讓你去辦婚禮,你卻逃竄,婚禮還要不要辦?」 載申又因爲那丟臉的事,不難熬難過的感覺一會兒湧上來,臉色也變得很糾結。文根秀對兒子這種臉色感受很奇怪,看著他說。「在那裏發生什麽事了嗎?難不可你初夜那晚尿床了?」(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ssdeiulz
  (2011-09-21 12:05)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