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第三社會黨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走向第三社會的艱苦路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以周奕成為首的民進黨內年輕世代想組織「第三社會黨」;前行政院唐飛也想集結一些較獨立的社會清流與名流組成「台灣前途展望協會」。前者很明確是希望組織新的政治團體;後者則不願被貼上政治團體的標誌,只強調要號召中間選民出來,掌握自己的命運。

從功利的角度看這兩個「起義」,最直接的反應應該是:「會成功嗎?」許多民調顯示,多數民眾會把台灣這幾年的空轉歸因於藍綠惡鬥。如果這是種心態,代表一個常態分配的社會價值的多數,那麼周、唐主觀願望的實現是有一定社會基礎。但這個社會基礎到底有多穩固?還是浮動不定的?有可能藉以建構出超越藍綠之路嗎?探討這個問題,得先檢視七、八年來台灣政治社會的變化。

先從兩位結社運動的發起人談起。周奕成出身綠營,他的政治經驗是由民進黨從組黨到執政之路所形塑,這條本土民主化之路,是一九八○年代成長一代的主流價值;唐飛出身藍營,而軍隊是藍營中保守的區塊,民進黨執政之初,唐飛願意擔任擱揆,代表著當初藍營中,尚對民進黨有一定認同與期待--這種期待與認同是建基於民進黨代表著本土民主化的價值。當時這條路線已經大體實現,藍營也必須承認這個現實。

兩千年民進黨執政,是出身完全不同的周奕成與唐飛的交會點。事實上,當時台灣社會中多數的民眾(不論是帶著喜悅或失落)都接受了這個事實:台灣本土民主之路已經是既成的道路,不能回頭。民進黨為新的執政者,當時也曾自許帶領台灣整個社會走另一條不同於以往藍綠各自走的路,因此陳水扁會喊出新中間路線的口號。

現實政治的利益與權力分配卻讓當時台灣社會短暫共識破局。先是執政黨核四問題處理不當,加深藍營領導者的不信任感。接著「藍綠惡鬥」長期上演,民眾愈來愈少機會參與理性政策辯論,國族認同的歧異又取代了民主價值的共識。「本土」原本是已被普遍承認的價值,一方面因為執政黨無力因應全球化衝擊,一方面這個字眼與國族想像愈扣愈緊,讓它成了弔詭的字眼:一方極力維護、神聖化它;另一方則嘲諷、貶抑它,以表達心中對國族議題的不安。

民進黨執政應該是著民主鞏固的開始,但上述複雜的因素,又讓台灣社會的共識愈見薄弱,政治認同兩極化的傾向更嚴重。因此,民調顯示的「民眾不耐藍綠惡鬥」,不一定代表他們希望走出第三條路,也許代表著他們在指責另一方引發惡鬥。他們雖「不耐」,最終卻可能「含淚投票」。二○○七年民進黨立委黨內次初選結果,說明了選民這種矛盾的心理。

這是個很難突破的僵局。不過,做為政治菁英,周、唐們有責任開創出一條讓民眾更可以安心選擇的路。能否成功,首先要看這些「起義」的政治菁英對政治社會情勢的判斷是否準確。周奕成以三種社會來描述台灣現況,是比較精確且具實踐意義的;而唐飛到目前還未明確說明這個團體的性質,以及如何實踐主張。第三條路要成功,必須是個有政治實踐力的公民運動,既是社會啟蒙運動,又有政治鬥爭的一面。這是條艱困的路,但總得有人踏出去。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David
  (2008-08-18 17:06)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