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原作者--天佑美国:论离开专制暴政支那猪无法生存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4  
0
 
0
离开专制暴政支那猪无法生存,自由民主对于支那猪绝不可行,支那猪既不会接受自由民主也不会实行自由民主,支那猪的本质就是邪恶加愚蠢,血管里流淌的就是邪恶专制暴政的基因。有了专制暴政支那猪才能安心在圈养它们的支那猪圈里,安心宽慰的苟延残喘的进食生存。支那猪一旦离开专制暴政,就连苟延残喘的进食生存方式都不会了,你还让支那猪去做什么?所以说支那猪是全心全意的热爱专制暴政的病毒群,谁如果要让支那猪去推翻专制暴政实行自由民主的话,那是你疯了。共产主义是支那猪唯一的灵丹妙药,除此其他一切都不能容见于支那猪的灵魂。

共产主义是自有人类记录历史来,最邪恶最残暴的专制暴政,但对于支那猪来说那是旱苗遇甘霖似的从自发内心的认同热爱和誓死捍卫般的呵护赞美。支那猪绝对不能适应自由民主的环境,因为邪恶的基因在博爱的土壤上会水土不服而死。支那猪等了几千年,才终于等到最合适自己的专制暴政,难道还会抛弃?没有比共产主义专制暴政更好的制度值得让支那猪去专心致志学习传播和发扬光大了,共产主义是支那猪最好也是最后的归宿。

支那猪对于自由民主的恐惧和抵制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支那二字就是一切邪恶残暴愚蠢的代言词语的总集合。支那猪是和自由民主人权法制完全格格不入,自由民主人权法制的反义词就:支那,支那猪,支共。以邪恶自私为本质的的支那猪来说,它们自然已经很好的打量计算过实行自由民主可能对于自己的伤害:

有了自由民主后--当官的:就只能劳心劳力的为民众服务,还不能有丝毫的小错,否则吃不了兜着走。不能贪污腐败,不能作威作福,没有好处,却坏处大大的,没有超出法律的特权,还要处处接受法律监督,那谁还愿意去做官?这不是绝了所有做官的人的希望了吗?当梦想破灭的时刻,还让支那猪怎么继续有勇气生存下去?

有了自由民主后--没有当官的:也就没有什么盼头和希望了,因为支那猪个个都挖空心思的幻想自己某一天能当官,不管是为匪为盗的,不管是逃避当权者而躲避海外的,只要是支那猪,都会在心中有这样一个当官的梦。可以说成是“支那梦”,和所有热爱自由民主的人士都有个“美国梦”形式上是一样的。对于支那猪来说当了官就可以......所以实现了自由民主的话,支那猪只会无比痛恨毁了自己的梦,当梦想破灭的时刻,还让支那猪怎么继续有勇气生存下去?就像百年前取消科举制度那一刻,亿万学子无不咬牙切齿的痛恨。

所以自由民主永远不会在支那猪身上实现,只有共产主义才是支那猪真正的最爱,正如我的前文《共产主义是给支那猪量身定做的》所讲的。

共产主义和专制暴政是有与之相匹配和相适应的族群和土壤的,共产主义和专制暴政只能存在于最贱最烂的族群和土壤之中。那自由民主有这样的与之相匹配和相适应的族群和土壤的吗?也有!自由民主只能用于最优秀最高贵的族群和土壤之中,即最优秀的民族才能拥有自由民主,才能发挥自由民主的所带来的一切好处。

美国是世界第一的自由民主国家,它将自由民主的最优化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自然就达到最好的成果,成为世界的第一强国,是自由世界的无可替代的领袖,人类自由民主的灯塔。那美国是不是实行了人类有史以来最优秀最好的制度?那到也不是,美式自由民主并非十全十美,它只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不坏的制度而已。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最优秀人群组成的国家,这些人群的来源正是本网站某位老资格人士所指出的“有神经病的”人,“好好的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鞑子、支那猪不做,却整天想着背叛,去做各色各样的“奸”的美国人(注:按那位人士逻辑所写)。”正因为他们的背叛自己的祖国,做了各色各样的X奸,才有了自豪光荣的美国人。他们本来有的是也许感觉自己还不够优秀所以要投奔美国成为更优秀的人群;有的是出生在劣等邪恶的土壤上,身为劣等贱种但不甘心沦落成劣等种群,而投奔美国,经过火浴重生脱胎换骨成为了最优秀的人群。现在按那位老资格人士所说的“有神经病的”已经有了3亿之巨,想做美国人的“准神经病的”数量则更多,美国是不仅仅是大熔炉,而是“炼金炉”,进来的哪怕低贱的残渣,都会百炼成金。反观支那正是相反,是臭气熏天的大粪缸,无论什么进入后,一定邪恶愚蠢臭不可闻。炼金炉式的土壤和“有神经病的”的族群融和了自由民主,正是美国的魅力所在和国家强大的根源。

(注:就是我说了一句“我是美国人,只是生错了地方。”那位老资格人士就一口咬定我是有神经病的,在此我就认了。我和所有想做和已经做了美国人的,比如加州州长施瓦辛格都是有神经病的,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神经病”,我想他和我会一样都很自豪!不过很讽刺,“有神经病的”却把美国这个国家治理的如此欣欣向荣;精神完全正常的,比如那位老资格人士所爱的支那却暗无天日。这是为什么呢?呵呵)

德国人与日本人是不是最优秀族群?现实已经足以证明他们是最优秀族群之列。德国人与日本人一向是最优秀族群,只是一直没有培养好合适耕种孕育自由民主的土壤,又是在美国帮助下,为德国人与日本人奠定和培植了自由民主的土壤,在美式自由民主体制下,最优秀族群-德国人与日本人迸发出自己所有的优秀民族的潜能,短时间内就创造了火浴重生的历史奇迹,重登世界强国之列。想当年德国一次又一次崛起,但是是通过不正确的方式获得的,强大的外表只能一闪而过,离真正的强大方式有相当的距离,最讽刺的是纳粹党居然是通过民主选举方式上台的,可是上台了纳粹党就取消了给人民再一次的民主选举机会,可谓没有坚实的自由民主的土壤。希特勒的执政虽然创造经济奇迹,但之后的军事扩张和国际战争的过程中,遇到美国的教训后,貌似强大的第三帝国立马烟消云散,到此优秀的德国人终于请到了自己应该向之学习的老师,认真学习最不坏的国家教材--美式自由民主。作为同样优秀的日本人,也一直在寻找最佳的强国方式,很可惜一直没有找到,只能误入歧途,虽然实行了一定的自由民主,可是当年日式的自由民主不但不全面而且不坚实,与德国人一样都是属于没有自由民主的土壤。一次次的疯狂的军人干政直至执政,让日本在偏离自由民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看似强大的不可一世的大日本帝国,同样又是在美国的教训下,灰飞烟灭。日本请到的这个美国好老师,不过代价实在太高,但作为最优秀民族,能认真学习到最不坏的国家教材--美式自由民主,也算名副其实的最优的互相匹配。

对于美国的邻居墨西哥也实行自由民主,还有印度,巴西等等国家,就是实行了自由民主,为什么还是依然贫穷,并且国家难题一大堆无法解决,有的还号称是实行了几十年的长期自由民主制度的?他们起家的时候比一片废墟的德国日本还好很多倍,为什么德国日本可以?他们就做不到?原因很简单,他们拥有自由民主的土壤,但是缺乏优秀的族群,也就是说他们是劣等民族。再好的计算机,如果交给白痴使用,他也用不出什么功效来的。劣等民族有了自由民主,还是一无是处。在此可以证明:自由民主是优秀民族才能运用得心应手的,自由民主只有优秀民族能享用并发挥出最大良好功效。在此又可以反证:共产主义是给支那猪量身定做的,因为支那猪是最贱最烂的族群。

在这里肯定有很多人士来棒喝批驳我的所谓“宣扬种族主义”观点,会说所有种族都是平等的云云,我知道这样的说假话的卫道士太多太多。你们这样说既不科学,也不诚实。无非就要显示下自己的“公道”,你们就等于否定了种族的差异性和个体的差异性,你们的“公道”话看上去很漂亮很好听,但是是假话,和一贯以假话谎言生存的支那猪有什么区别?差别的存在是不可否定的事实,它存在与整个生物圈的方方面面。种族和民族间的差异就很大,每个民族又有在智力上的差异,同个民族内之间也有智力差异,当然就有优良中差。一个班级内的学生难道智力完全一样?必定也有聪明学生和笨蛋学生,难道你也说他们是一样的?你说的一样只是法律意义上的一样,不是智力上的一样。推及到民族的高度,日本人就是优秀民族,智力健全;而支那猪就是最劣等的贱种,谈不上拥有智力;你难道也说日本人和支那猪是一样的智力?如果智力是相当的,那日本与支那现状又说明了什么?不要言不由衷,说假话,那是支那猪的特征,又倾心共产主义邪说后,才会这样的。

邪恶的共产主义和邪恶的支那猪是双贱合璧交相辉映,共产主义给支那猪邪恶的动力,支那猪给共产主义暴虐的源泉!共产主义的支那猪最贱最烂最邪恶最暴虐,将一切世间之罪恶浑然一体融会贯通!

共产主义存在是为了祸乱世界,支那猪的存在是为了灭绝人类;邪恶的共产主义是反宇宙的力量,邪恶的支那猪是反人类的祸根。为了保障世界和平和捍卫人类尊严,就要消灭共产主义,就要灭绝支那猪。因为我信仰自由民主,所以我要反共;因为我是人,所以我要反支灭猪。凡是反对共产党的人,都是了解深知共产党的人;凡是反对支那的人,都是了解深知支那的人;凡是灭支那猪的人,都是了解深知支那猪的人。反对的越深,了解的越深。消灭共产主义,灭亡支那,灭绝支那猪,全世界人类才能真正的幸福祥和的生存下去。在人类6000年的历史长河之中,没有一件比消灭共产主义灭亡支那灭绝支那猪更加正义的事业。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208.38.2.*
  (2008-08-18 20:41)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4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