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hisav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霧社‧賽德克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國片「賽德克‧巴萊」在近期已殺青,關於霧社事故...
1930年(昭和5年)10月27日,這天是霧社公學校一年一度的春天運動會,學生們都排好隊伍,觀禮台上有日本官員觀禮,在台下婦女牽著小孩的手,會場周圍擠滿看熱鬧的眷屬與民眾。在這一天的霧社,全數日本人都不知道災難即將發生,潛伏運動會場外圍的賽德克(Sedek)族人,就在這時候衝入進行中的運動會。10月27日這一天,霧社地區的日本人死傷人數共351人,因抗日的賽德克族人,原人口有1,236人,到最後僅存二百多人,整個賽德克族群幾乎是以滅亡。


[hr]



在高度日本化的霧社,可說是一個模範「番社」,也已過著平靜安逸的保留,以是霧社事故的發生,根本是出乎料想。事故的發生,讓日本人熟悉到,在台灣推廣40年的「理番政策」已失敗,使日本人必須再檢討對原住民的態度。台灣總督府對「理番政策」的轉變,所面對的是,在事故疇前隻有看到山地的資源,並不知這山林裡會有人;而霧社事故發生後,才發現在山地經濟掠奪的同時,原來山地裡是有人存在的。


日治時期的霧社

1930年時的霧社

[hr]

【事故緣故起因】
事故的發生,牽涉到兩個緣故起因:一是山地資源與勞役剝削;一為原住民與日本人「通婚」問題。
一、山地原住民常被動員從事多項勞役活動,過重的勞役和日警利誘甚厲,除了給予低廉的工資,警方也有帳目不清或心存欺騙之嫌。
二、失敗的「和蕃政策」之婚姻政策,日本據台之初,想以較好的成果來統治原住民,即是統治者也能融入原住民文化,此中最佳體式花腔即是「通婚」。鼓勵未婚,甚至已婚的日本警察來迎娶各社頭目或有位置者之女為妻。其實有些警察在日本內地早已有妻室,若是來台後再娶夫君為妻,即是所謂「內緣妻」。山地警察本人條件素質廣泛都很差,他們的勤務也調動頻繁。以是許多嫁給日警的原住民婦女經常受到淩辱,再者日警離開後就被遺棄,甚至有的帶回日本後將其推入火坑賣春或賣掉等。此中領導霧社事故頭目莫那.魯道(Mona Rudao),他的mm德娃絲.魯道(Tewas Rudao),即是此中一個例子,也在這樣的「和蕃政策」,嫁給了日本警察近藤儀三郎,近藤儀三郎後來拋棄了德娃絲.魯道,但日本警方隻宣稱他是失蹤的。而在這些族人的文化觀點裡,即使是再尊貴要素的女性,若是受到丈夫拋棄,就會被視為吉祥的人,隻能成為部落裡的邊緣人,而日本警方也對德娃絲.魯道都不聞不問。比較其他類似事故,對於新娘都還有些撫恤動作,一個頭目的mm落得如此下場,使得霧社群整個區域,十分頭目為莫那.魯道的馬赫坡社,因為這個「和蕃政策」的婚姻,而對日本警方埋下一個惱恨的種子。貴為頭目之女竟被遺棄,當然會惹起族人的不滿。


莫那.魯道之妹德娃絲.魯道(左圖)德娃絲.魯道與日警丈夫近藤儀三郎(右圖)


【導火線】
1930年10月7日,在馬赫坡社(MeHeBu,馬海僕,現今廬山溫泉)的一場婚宴,莫那.魯道長子塔達歐.莫那(Tadao Mona)想要與路過的日警吉村克己巡査敬酒,但吉村以「塔達歐的手不乾淨為由,不願承受敬酒」,而引發族人與日警的衝突,這使原住民長久以來累積的憤怒,終於爆發了。荷歌(赫哥)社青年已醞釀抵當行動,也找上馬赫坡社的頭目莫那.魯道,閃現抵當的決心,並盼願他能擔任領袖,之後策動了「霧社事故」。


莫那魯道(中)馬赫坡的長老(右)布卡山社頭目塔那帕拉霸(左)


【密謀】
1930年(昭和5年)10月24日,莫那.魯道開始遊說霧社附近12個部落,卻獲取附近幾個大部落都無意願參戰,連規模最大的巴蘭社也因「姊妹原事故」元氣大傷無法參戰已拒絕了,使整個抗日力量大大的削減。願意參加此役的番社,除馬赫坡社外,還有霧社群中的的斯庫社(SuKu,現今雲龍橋旁上方)、塔羅灣社(TruWAN,現今春陽溫泉區)、波阿倫社(BoAlun,現今盧山部落)、羅多夫社(DloDUX,現今仁愛國中)、荷歌社(HoGo,今春陽)等6部落。
1895年日本開始統治台灣,為在山區開發擷取資源,台灣總督府便積極的推廣柔剛並濟的「理番」政策。「撫育」方面,設置公學校、蕃童教導所、療養所、引進農業耕作和番人到內地(日本)見習(閃現國力)。「剛強」步驟,為了開發山地資源,修築警備路程設置駐在所,推進「隘勇線」,限制了原住民的保留及授獵空間。面對強盛的日本,天然使其他部落、甚至毗鄰的族群,陷入可否參加抗日行列的抉擇糾葛裡。
霧社警察駐在所


【起義】
1930年10月27日,台灣總督府為了紀念北白川宮能久親王陣亡而舉行台灣神社祭,在這一天的霧社舉行了給日本人參加的春天聯合運動會。
全體準備就緒,清晨3點半開始起義,為獲得槍械彈藥,六個部落四百餘人分隊,起首襲擊附近警備道13處「警察官吏駐在所」。位於能高越西段的駐在所,除了霧社分室與馬海僕(馬赫坡)駐在所以外,其餘均被賽德克族人焚毀,此中囊括櫻、赫哥(荷歌)、波阿倫、屯原、尾上、能高駐在所。在相互會合後,一同襲擊霧杜警察駐在所、學校、郵政局、日本人官舍等,襲擊各地警察、日人設施及霧杜公學校對舉行運動會,共砍殺日本人136名,又殺傷了215人,無論男女老弱婦孺,目標隻殺日本人(此中有2人著日人服裝的台灣人被誤殺),並縱火燒毀警察駐在所,從日本警方獲得槍枝一百八十支百般槍支(搜羅機關槍、單發機槍、手槍等)與百般彈藥23037發。賽德克族人在起義後即切斷各通往本地的電話線及封鎖對外路程,又派一隊攻入至眉溪。賽德克族人在佔領霧杜三天後,帶著所獲取的火器彈藥,準備退入馬赫坡溪下遊與日軍繼續抗戰。能引發原住民一緻抗日並實施屠殺,必定是長年來的受辱怨氣,隻要有人發難則全體族人不計後果,加以報復。事故結束後,日警重建能高越道的駐在所,且為加強山地控制,增設富士見與松原等兩駐在所。此中尾上駐在所,重建後移至原舊址西邊約一千米的尾上山稜線上,即現今雲海保線所地位。


↑ 霧社公學校運動會會場 資料來源:鄧相揚《霧社事故》玉山社 1998年
↓ 霧社公學校舊址,目前屬台電全數 資料來源:莊天賜攝影



【日軍鎮壓】
事故爆發當時有位叫菊川的日本督學,逃出重重包圍一路下山,把霧社的動靜傳到埔裏後,震驚全台。10月29日早上8點5分,日本衝鋒隊攻入霧社,此時霧社街上早已空無一人,原來賽德克族人都已退入山區,並以擅長的遊擊戰,準備和日軍展開長期抗戰。10月30日,台灣總督府即時下令調派台灣各地警察與軍隊進攻霧社。屏東第八飛行連隊,也飛到霧社山區實施偵察和威嚇飛行,並調派台中台南台北、花蓮港駐軍往埔裏、霧社挺進,以鎮壓討伐。這時抗日六部在退回各部落後,已分成二戰線,由荷歌社頭目塔達歐.諾幹率領的「塔洛灣戰線」,而「馬赫坡戰線」是由莫那.魯道所率領。於10月31日正式與日軍警部隊對決,在寡不敵眾,除馬赫坡社外,其餘各部均被日人沖破佔領。11月1日,抵當主力都退往馬赫坡社,當抵達斯庫鐵線橋時,為阻擋日軍前進,而砍斷霧社與馬赫坡社僅有通道吊橋,日軍進攻雖然碰鼻,但軍隊改由下切溪谷再越過山頭攻佔波阿倫社,也即是本日的廬山部落。


為制止日軍攻擊,抗日族人將斯庫鐵線橋砍斷

因馬赫坡社前線地勢較高的波阿倫社已被日軍佔領,在山砲的要脅,使整個戰況已壁壘清晰。陷入窘境的莫那.魯道與族人,並未因日人軍警部隊的大肆討伐而懈志,為了預防耗費有限的糧食,且讓抗日志士無後顧之憂,許多婦女帶著幼兒100多人一路吊頸自縊。



等到11月2日馬赫坡社也被軍警佔領,在部落被佔領後,其餘族人也都退入山林中,但大全部族人則是退至馬赫坡溪和塔羅灣溪兩溪谷,以利用懸崖絕壁的天險不利條件,繼續與日軍作戰。11月3日,日軍開始增派部隊,以飛機轟炸,山砲、臼砲砲擊。 莫那.魯道的女兒馬紅‧莫那就在11月4日這一天也被俘虜。


馬赫坡社被日本人佔領時情景


【化學火器,以番制番】
日軍開始增派部隊,配備機關槍、山胞、飛機,以精銳科技火器進行圍剿,並空飄傳單,以心戰招降及脅迫未起義的各番社。但火器優良的日軍一旦進入深山裡,卻無用武之地。11月5日,日軍台南大隊因在馬赫坡社東南邊窪地附近陷入苦戰,共有15名陣亡、11員負傷,死傷慘重。而莫那.魯道的次子巴沙‧莫那(Bassao Mona)在這次行動也身負重傷,為不扳連族人,於是持刀自殺。日軍在不顧及國際公約的禁令,並違反人道,以飛機投擲「毒氣彈」,該毒氣會使皮膚產生水泡,逐漸腐爛,以緻起義賽德克族人傷亡累累。日警再次運用「以番制番」,利用道澤群(Toda)與賽德克群(Sedek)之間,長久以來因為地皮問題所產生的仇隙,將道澤群的壯丁組成討伐隊,並將這些同為泰雅族的道澤群稱為「 味方番 (對統治者較和睦的原住民)」,加以突擊舉事原住民。日本軍警對殺戮者開出其獎賞的條件為:起義頭目之首級賞200圓、壯丁一個100圓、婦女30圓、幼兒20圓,此中又以莫那‧魯道的首級獎賞是最高的。11月9日以後,飢寒交迫的抗日賽德克族人已經陷入了苦戰,這時日本人開始以食品誘捕老弱的族人。賽德克族人是有組織與作戰策略的戰線,雖皆被日軍擊破,都還能改變以遊擊突擊體式花腔,來對抗強大日軍警。11月10日道澤群(Toda)總頭目鐵木.瓦利斯(Teimo.Walls)在立鷹牧場(今清境農場)附近的哈奔(Habun)溪(眉溪下遊)溪谷中伏,遭舉事原住民殺害,此事故卻造成之後「第二次霧社事故」的誘因。


「味方蕃」襲擊隊參加戰爭


空飄宣傳單


【退守馬赫坡】
在日軍以飛機轟炸,山砲、臼砲砲擊,機關槍、曲彈砲射擊,以形成火海。更脅逼「味方番」襲擊隊投入第一戰線去自相殘殺,最後抗日賽德克族人退守「馬赫坡岩窟(馬海僕富士山)」創設據點,以天險和日人抗戰究竟,期間僅靠著野菜與馬赫坡溫泉礦脈,以經辦食品和食鹽。賽德克人堅信先人波索.康夫尼(Poso Kofuni)是從巨木中誕生,當面對死亡的煎熬時,族人都選擇在巨木下自縊,讓靈魂歸向祖靈地步。是以族人在對抗日人的討伐圍剿時,不是奮力作戰究竟,即是自縊殉死。


由馬赫坡窪地向馬赫坡岩窟砲擊

【彈盡援絕】
到了12月初,整個抗日行動已四十餘天,壯志未酬的賽德克族人,已經陷入了飢寒交迫、彈盡援絕的窘境裡;雖然日人軍警部隊從地面轟炸與地面的砲擊也逐漸減弱,但地臉部隊與「味方番」襲擊隊,已經垂垂往馬赫坡(馬海僕)岩窟逼進。莫那‧魯道見大勢已去,帶領全部族人遁入內山。其妻巴幹.瓦利斯(Bakan‧Walis)在凱璣恩(kaichion)耕作小屋吊頸自縊身亡,莫那‧魯道則槍殺兩名孫子後,棄屍於耕作小屋,連同内子的屍體一同放火燃燒。然後帶著三八式騎銃,獨自進入深山內,在「馬海僕富士山」岩窟持槍自殺。


↑ 99年12月3日登奇萊南、南華山走能高越嶺道瞭望「馬海僕富士山」

↓ 最後的抗日據點「馬赫坡岩窟」



【壯烈犧牲】
12月8日,日人為了要塔達歐.莫那為首的最後一批膽小鬼勸降,脅迫其妹馬紅‧莫那(Mohung Mona)攜酒進入內山岩窟勸降,但志節堅定的塔達歐‧莫那不為所誘,與妹訣別並舉行「最後酒宴」後,唱起辭世訣別歌:「哈巴歐‧巴滋克(Habao‧Bokox,妻名)請妳在黃泉路上把酒釀好!莫那‧塔達歐(Mona‧Dadao,長子名)、瓦利斯‧塔達歐(Walis‧Dadao,次子名)、哈巴歐‧巴滋克!你們在黃泉等著,我很快的要去和你們相聚!…」然後交待後事,兄妹擁別,即與其他四名膽小鬼,奔向馬赫坡內山吊頸自縊,壯烈成仁,寫下了臺灣原住民抗日史裡悲壯的一頁。



[hr]

【花崗一郎、花崗二郎】
1929年在霧社,被日本人決定确定塑造為告捷理番的兩個人物「花崗一郎(塔奇斯.諾敏)」與「花崗二郎(塔奇斯.那威)」,這兩位身世霧社山區的「模範番人」,1929年(昭和4年) 10月27日,令「花岡一郎」與「川野花子(娥賓.那威)」、「花岡二郎」與「平地初子(娥萍.塔達歐)」抗衡日舉行了婚禮結為夫婦。山地知識青年花岡一郎是台灣第一位原住民,在1925年2月23日入學台中師範學院,並於1928年畢業,之後擔任警察放哨。花岡二郎於埔裏公學校畢業後任警手,總督府認為引以為傲的告捷教導典範,特別賜與兩人日本名字。事故發生當時,同為賽德克族人的花崗一郎與花崗二郎兩人則沒有參加舉事,也沒有參加鎮壓,反而選擇帶著家人自縊,兩人都要比莫那‧魯道更早疇前壯烈成仁,花岡一郎先殺其妻,殺其子,然後從容自剖其腹而亡,家族十人也自殺於抗衡岩窟內。花岡二郎與家眷二十餘人隨即自縊於附近山中,如此原住民在呼天不應,叫地不靈,不願受日軍侮辱而自殺者不計其數。


花崗二郎(左)、花崗一郎(右)


貼於霧社分室的花岡兄弟遺書,據說是由二郎所寫。右下方是花岡一郎


平地初子(左)、川野花子(右)

「平地初子」係荷歌社頭目「塔達歐.諾康」之女,「霧社事故」發生,花崗二郎之妻平地初子已懷有5個月的身孕,倖免於此難,光復之後平地初子改名為「高彩雲」,婦人費勁將孩子撫養,名為「高光華」,「高光華」教師曾經擔任過南投縣仁愛鄉鄉長。



[hr]

因事故死傷人數,在日人軍警方面,戰死者28名、受傷26名;協助日軍的味方蕃原住民戰死22名、受傷19名。在事故疇前,抗日六部落的族人共計1,236名,事故結束後統計,戰死者85名、被飛機轟炸死者137名、砲彈炸死34名、被「味方番」馘首者87名、自縊身亡者396名。霧社事故已惹起全國輿論與日本國會的嚴厲批評,以一個先進的軍隊1,303人、警察部隊1,306人、官役人伕1,563人,總計4,172人,運用現代化火器,出動飛機、大砲、精銳火器,甚至哄騙化學火器,來對付無文字未開化的原住民,共消滅其百分之65的人口。為期四十餘日的圍剿討伐戰役,始將事故剿平。因日本政府決定從輕處分霧社事故的參與者,造成道澤群憤恨不屈,霧社事故翌年1931年4月25日,日警再次哄騙,「以番制番」滅族伎倆,脅迫道澤社Toda 族人,以「論功行賞」才具發動「第二次霧社屠殺事故」,不日人所稱「保護番襲擊事故」,把在收容所僅存的抗日餘生者514 名,集體戮殺抗日遺族216名,取回101個首級,對殺人者給予獎賞並與日警照相。


「味方蕃」取回101個首級向日人繳功







[hr]


【霧社事故前,彌留的歷史事故】
日本人據台初期,勢力尚未深化平地,等平地情勢穩定後,便開始向山地推進。日本人進入霧社地區後,對當地泰雅族的保留型態影響很大。日人初據埔裏盆地,設置「埔裏社支廳」,將「北路協鎮府」改為「守備隊營」,「分府衙門」改為「出張所」,明治29年(1896年),廢止「埔裏社支廳」,改設「埔裏社辦務署」和「警察署」。日人藉警察力量和保甲軌制創設統治基礎後,開始對埔裏盆地毗鄰的平地族領域垂垂擴展,其先推進「隘勇線」,配署大量武力剿討「番地」,制嵌平地族同胞,達其殖民地統治之目標,當時的埔裏盆地亦成為日人的「理番」重地和綏靖「番地」疇前進基地。
在「霧社事故」前有幾件小事:明治30年(1897年),為了探查東西橫貫鐵路而差遣深堀大尉等14人去勘查地形,結果全數被殺,為「深堀事故」。因「深堀事故」日人對霧社地區實施生計大封鎖,禁止食鹽、鐵器、槍械等輸入。
明治35年(1902年),日人試圖以武力進攻霧社地區,埔裏守備隊與霧社群在人止關一帶交戰,日人中村中尉以下17名輕重傷,無功而退,此役稱「人止關之役」。
在生計大封鎖下,泰雅族人漸感食品不敷,日人唆使布農族幹卓萬社堤供食品、酒,與霧社泰雅族做生意,ㄧ次於姊妹原一帶請泰雅族人飲酒,意圖把他們灌醉後,再把他們殺害,這即是「姊妹原事故(霧社番膺懲事故)」,使泰雅族與布農族是以種下憤怒。


[hr]


【泰雅耆老:莫那魯道非英雄】



屠村殺婦 泰雅耆老:莫那魯道非英雄

攝影:許立帆 台中報導 更新日期:2011/09/12 12:58

電影賽德克‧巴萊熱映,賽德克族頭目莫那‧魯道,被塑造成抗日英雄,不過台中和平區泰雅原住民,卻不這麼認為,他們控告,霧社事故發生前1年,莫那‧魯道曾在日本人施壓下,率領族人以及日本人進村屠殺泰雅族人,有26名老弱婦嬬遇害,還差點滅村,在他們眼中,莫那‧魯道是仇敵,不是英雄。
電影對白:「莫那頭目,我祖父說你年輕時是個英雄。」
賽德克族頭目莫那魯道,在電影裡以刀槍,果敢對抗日本優勢武力,歷史照片中,他身高180公分,宏偉魁梧,在族人眼中也是智武雙全的頭目,不過英雄抽象,在台中和平區泰雅族原住民氣裡,無法認同。泰雅族耆老兒子歐賓‧蘇樣:「有人說殺了2個,有人說10幾個,有人說20幾個啦,每個人的說法不一樣!」
泰雅族耆老說,1930年初,當時日本人「以番制番」,以原住民的武力,收服拒絕被統治的部落,當時即是莫那‧魯道帶領賽德克族人及日本人,殺害泰雅族婦孺,害他們差點滅村。泰雅族耆老兒子歐賓‧蘇樣:「但確實有殺人,但凡老弱婦孺。」
相較於泰雅族,把莫那魯道當仇敵對待,賽德克族卻對莫那魯道相當崇敬,在他死後,為他樹立人形立碑、紀念碑,紀念這位抗日英雄,就連紀念儀式,馬總統也曾到場存候,而電影熱映,關於莫那魯道的歷史,也被拿出來討論,導演魏德聖又怎麼看。導演魏德聖:「英雄本來即是有人格暇疵的,特別是在那個年代,我們不要老是用現在的角度,去斷定是不是英雄的角度,看完電影你就清晰了。」
文史學者認為,歷史事故發生年代久遠,并且當時沒有文字記載,不確定可否失真,不論莫那魯道的功與過,或許透過電影「賽德克巴萊」的熱潮,更關注原住民歷史,才更存心義。

[hr]


為了拍【天涯七號】,身兼編劇的導演魏德聖舉債3千萬,終於帶來沖破2億的票房,且佳評如潮,實現了本人的夢想;隨後也開始著手開拍原住民對抗日本人的霧社事故,要實現4年前就籌畫拍攝的【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

「賽德克‧巴萊」電影預告片










「賽德克‧巴萊」戲院預告1










「賽德克‧巴萊」戲院預告2


專訪霧社事故主角「花崗二郎」遺孀「高彩雲(平地初子)」





參考資料《古戰場風雲錄-13.最後馬赫坡》、《玉山社 霧社事故》
聲明:引用他人作品,為分享性質,著述權仍為原創作者,如侵權請先告知...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oxqsfzxu
  (2011-09-28 21:47)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