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三民補習班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星夜蛾蹤66】自山裡而來的褐帶蛾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前幾世界午幫忙肅除花園裡死去已久的舊盆栽時想到,這些盆栽一開始也是被充滿盼望的種下的,但隨著時日的掩覆,也許沉着的經歷了蟲咬、冰涼、炎熱、缺水等我們無從知曉的窘境,而後它們各自發出一聲沉悶的嘆息死去了,隻要住在那盆裡的蚯蚓聽見。

這天淩晨,我也想起般的隨手整頓起被我錯置桌面,遺忘許久的昆蟲盒罐。(擱置許久的盆栽當被記起時,泥土被倒出齊集,花盆被按大小歸類,守候下次的使用,枯萎的植株,也被丟置一處,靜靜的守候陳腐陳舊為生命的腳步源泉。)遺忘大要抹煞多少事?而當想起時,又來得及補救,或搶救些什麼呢? 我蓦然自這些林林總總的昆蟲公寓間,將眼光鎖定上個月21日從山上撿回來有帶著一個卵粒的褐帶蛾帶著乾季氣息的身體,對應外頭連綿的豪雨,有著極強烈的對比。那個卵粒勒?怎麼不見了?眼光在褐帶蛾身上繞行兩回後,發現了有一隻黑黑小小的毛茸,喔!孵出來了!那是有生命的卵哪!並沒有隨著母親的逝去而凋萎,反而承繼了生之使命的孵化了! ↑10.05.21在南湖雲稜山屋旁撿到的褐帶蛾屍體,腳上有一粒黃色的卵粒。 我嚇了一跳的以為小毛蟲已出世多時,誰曉得牠事切實哪一天孵出的呢?隨著我湊近的鼻息吞吐,牠似乎仍有動靜。(若牠已死去,在牠還活著時隔著昆蟲盒的吶喊,經常坐在這張桌前的我,為什麼聽不到?!)下一刻,我躍至電腦桌前,搜尋著牠的食草。網頁坦白著它也擁有的無知,我一邊回顧著記憶中的或者一邊衝出門,到左近採了櫻花和墨點櫻桃回來,試試看「薔薇科」家屬吧! 後來,我常常這樣獨自在空闊的場區間遊蕩緩步找尋蟲兒或者愛吃的東西。也許是我已然知曉地位的,也許是無意發現原來這裡也有它的身影的。毛蟲再也不隻是毛蟲了,牠關乎水、植物、空氣、光線、飛翔、祈望……..。 等全部安頓好後,植物插入水瓶,小毛蟲被調劑到植物上頭,而後昆蟲宿舍關起大門。然後我再次禁不住又打開昆蟲盒確認了一次牠能否活著。牠蜷著身體,仿佛死了群體,擰緊著拳頭。我把牠用葉子撥弄到綠意上,輕輕對牠呼了一口氣(對牠而言,能否算是暴風?昨淩晨畫畫課,老師說,很好,現在你們會站在牠們的立場來發聲了。),發現牠立時挺直了身子,像一把小小的彩色毛刷,於是我擔心的關好昆蟲盒蓋。 ↑你找得到毛蟲在哪嗎? 而後走至圖書館,查證了牠的食草。面對人造,永遠要重複求證,因為我們無法仿佛人造般全面,萬無一失。書上寫“茜草科”,於是我又慌急的衝出了辦公室,採了印象中另一種牠會吃的食品──山桂花。一邊自我嫌棄著本人的慌張急躁個性,再走回辦公室,拿著植物詢問了劈面而來的共事山桂花的科別,「紫金牛科」,阿土說,梅峰的茜草科個子都不大,不太顯眼。但梅峰卻擁有一定數量的褐帶蛾,也許牠不隻吃一種食品。這是相較於胡蝶,蛾類乏味也麻煩的處所。 於是我把這些植物都擺在一塊,就看牠吃不吃啦! 事實是記憶可靠,還是文獻可靠?隻能靜待時間揭曉。牠仍舊維持著捲曲的姿態,要偽裝多久才足以向自己交卸伸張的心安呢?100615 過了幾天的夜晚,我在看蛾之餘,回到辦公室裡搜查褐帶蛾吃東西的進度,依舊為零。共事薛告訴我她曩昔曾幫此外共事養過褐帶蛾,那時使用的食草是火炭母草。我在這樣不經意的得到動靜來源後,立時又幫牠準備了。但同樣的景況凡是,牠動也不動的高攀著。 又過了幾天,我決定坦承自己面對大人造的失敗,把牠取出盒子,放至曠野。從此刻開始,牠會為自己負責!我想到蛾類的豐富及複雜,有全部來自牠的不可捉摸性,或曰任性。也許食草是對的,但牠因為某個緣由寧死不吃;大要或許,食草是錯的,那牠就更是不願意吃下任何一口的。但我已無時間去嘗試此外食草,因為擔憂牠的意志力,不敵長久未進食的虛弱。自山裡而來的褐帶蛾,終究回到了山裏。而在身後留下了一個,待解的謎。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azkvhech
  (2011-09-28 22:23)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