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小丑harry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魔砲同人] 掉落的十年 第五章 糾結(2)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II





下午三點多,翠屋的生意業務如平居一樣好,服務人員總是忙進

忙出的。





「午安,爸爸,媽媽,哥哥還有姊姊。」奈葉一進門之後先

到櫃檯與家人打招待。其它人也跟著進來向他們打招待。





「午安,奈葉還有自己。要點什麼呢?」桃子笑容滿面的詢

問。





「請給我們一個巧克力蛋糕,五杯熱巧克力跟五份巧克力餅

乾。」愛麗莎說出了她要的餐點。





鈴鹿則是推著疾風的輪椅到坐位上。





「熟識。刻期要慶祝情人節啊。」桃子笑著說。一聽到點餐

的內容跟刻期的日子,她馬上就會意過來了。





看著笑得雲雲燦爛的桃子,愛麗莎吐露懷疑的表情。





「那個…伯母您不會覺得很奇幻嗎?一群女孩子們聚在一起

慶祝情人節這種事。一般但凡女孩子買巧克力送給喜歡的人的吧?」

愛麗莎問。





『還隻是小學生就過情人節』自己便是讓怙恃擔心女兒會不

會太早熟的事情了,更毋庸說一群小女生聚在一起慶祝情人節這

件事了,簡直是違反了常理。





對於這項疑問,做出回答的不是桃子,而是身為奈葉父親的

高町士郎。





「反正隻是個朋侪會餐的來因而已,不是嗎?不管是奈葉還

是其它人,好的朋侪要珍惜喔,要趁能相聚的時間盡量相聚,等

到未來相互踏上各自的道路之後,見面就會成為難得的事了。」

士郎說。





身為麽女的奈葉能交到這麼多朋侪,他感到很高興,但是想

到奈葉才十歲就決定了未來的道路,身為父親的他有種說不出的

惆悵與伶丁。身為老友的他們想必也是這樣的設法與情緒吧,所

以『一群小學生們過情人節』這種事對他而言底子沒什麼需要擔

心的。





真要說的話,他反而鼓勵奈葉的朋侪們能想出『每天聚會的

主題』,讓他們在成長的階段不會因為少了朋侪的伴同而出缺憾。





聽見奈葉的父親這麼說,愛麗莎的表情變得沉重起來。





「啊…是啊,說的也是呢。」





然而下一刻卻又打起了精神。





「總之,刻期要好好的慶祝一番才行。我們去坐位上吧,

鈴鹿跟疾風都在等我們呢。」愛麗莎輕推奈葉跟菲特的背,鞭策

他們趕快到坐位上。





被奈葉的父親這麼一揭示,愛麗莎才想起了『前途』這件事

情。





前年中旬她跟鈴鹿還有奈葉才在討論這件事情而已,也覺得

面臨人生道路的選擇還是很遙遠的事情,她不停以為這段情誼可

以持續上來的。每天跟朋侪一起上學,談天,一起去補習,週末

偶爾聚會。這些在跟奈葉還有鈴鹿成為朋侪之後但凡理所當然的

事情。





但是前年末開始卻荒僻偏僻的出現了變化。一開始是菲特的出現,

三人老友變成爲了四個,接著是疾風的出現,然後曉患了他們三人

但凡「邪術師」這件事情。





這種隻需動漫畫裡面才會出現的劇情竟然會發生在她身上,

讓她沒有真實感。被士郎這麼一揭示,她才想起來,『奈葉跟

菲特還有疾風都已經決定好前途,並且往他們的道路上前進了』,

並且粗淺體會到『總有一天他們無法時常像這樣聚在一起』。





『以後要找機會多舉辦聚會才對。』愛麗莎一邊跟朋侪們開

心的吃蛋糕與餅乾,一邊在心裡這麼想。





『或許,鈴鹿也這麼認為吧,等歸去之後未必要跟她談談這

件事。』愛麗莎在心裡下了這個決定。





還隻是小學生的她,或許是被奈葉影響了,設法變得比曩昔

愈加成熟。





就在愛麗莎一邊跟他們談天一邊思考這些事情時,話題忽然

轉向了。





「話說回來,菲特,讓阿爾芙吃那些巧克力沒關係嗎?」

鈴鹿問。





「沒關係的,巧克力的數量那麼多,我一個人吃不完。等一

上來圖謀局的時候再拿去給媽媽還有哥哥跟自己吃。」菲特回答。





「這番話假設被送禮的人們聽到會很傷心的喔,菲特。」疾風

深深嘆了口氣。





該說菲特太溫柔還是太呆了?怎麼說那些巧克力但凡女孩子

們的心意,雖然菲特無法接受他們的心意,也不該用這麼理所當

然的態度『處理』那些巧克力吧。





「咦?是、是這樣嗎?」菲特慌忙了起來。





她並沒有想到這麼多,隻是單純覺得收到太多巧克力,吃不

完隻好分給家人跟圖謀局的共事一起吃。





「嘛~反正隻要不要讓送禮的那些人曉得就好了啦。一個人

吃不了那麼多也是事實,不過假如菲特一開始就可以全體拒絕的話,

也不會落到現在的境地吧。」坐在對面的疾風笑著說。





「那個…畢竟那是人家的心意,總覺得拒絕的話他們會傷心

難過,所以…」





「菲特,該拒絕的時候就要果斷的拒絕,稀奇是熱情的問題

上面。這樣收下對方的心意,隻會讓對方抱著期待而已。還不如

一開始就拒絕才不會讓對方凹陷。」愛麗莎忽然開起戀愛教誨

講座,跟疾風有志一起的向菲特『說教』。





還隻是小學生而已,就出現了這樣的對話,讓坐在左近坐位

國中生與高中生們全都吐露訝異的表情。雖然偷聽是不品德的

事情,但是桌上但凡巧克力餐點的他們實在太耀眼了,讓他們不

得不下意識去偷聽他們的說話內容。





「是…」菲特紅著臉,低頭回答。





被他們這麼揭示,她才發現大家真的太充實考慮了。隻是單

純的不巴望讓送巧克力的女孩子們傷心,所以全體接受了。她以

為隻要說紅色情人節不會回禮就行了,卻沒想過這些人當中可否

有人會抱著一絲期待與巴望。





雖然殘酷了點,但是如他們所說的一開始就全體拒絕或許才

是正確的。







對於他們的對話,奈葉隻是安靜的聽著,沒有有發表任何意

見,并且態度臉色自如,隻是吐露笑容吃蛋糕與餅乾,偶爾喝一

口溫暖的熱巧克力。





雖然自己說的沒錯,但其實這並不是鈴鹿這麼問菲特的重點。





「阿爾芙是狗吧?我記得咖啡因對犬類跟貓類而言但凡毒藥,

巧克力應該是不克不及吃的。讓她吃那些巧克力真的沒關係嗎?」雖

然阿爾芙不是平居的狗,應該說是狼,後來成為菲特的使役魔…

總之菲特雖然解釋過阿爾芙的事情,但是跟邪術這種東西徹底碰

不著邊際的她,底子無法詳細熟識菲特的解釋。她隻是根據她對

寵物的認知,詢問身為犬類的阿爾芙假如吃巧克力真的沒關係嗎?





「咦?」聽見鈴鹿這麼說,菲特吐露驚訝的驚訝。





雖然她是米德出身的,但是實際上大部門的時間但凡住在母

親的庭園,陪她一起長大的也隻需莉妮絲跟阿爾芙而已。





莉妮絲負責教她邪術等知識,阿爾芙陪她玩,不停到她跟奈葉

成為朋侪之後,她才第一次吃到巧克力,並且熟識所謂情人節的

具有。




xyz
也便是說,她底子沒有犬類無法吃巧克力的相關知識。





就在菲特訝異於她不曉得這件「養寵物必備的知識」時,她

的手機忽然響了。





看見來電號碼,菲特慌慌張張的接起了電話。電話才剛接通

就聽見一陣虛弱的聲音。





「菲、菲特,那些巧克力有毒不克不及吃,我怕你吃到那些有毒

的東西,已經全體幫你吃掉了。下次不大約隨便接受來路不明的

東西,會被暗…暗殺的。」阿爾芙的聲音愈變愈虛弱,像是在交

代遺言似的,最後一句話顯得極其虛脫與無力。





「阿…」就在菲特準備說出『阿爾芙』三個字時,電話已經

掛掉了。





當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她才發現大家因為過於緊張與激動而

站起來接電話,以至引起周圍的人的把穩。





這時,坐在她旁邊的奈葉輕輕拉著她的衣袖。





「家裡打來說阿爾芙身體不難熬苦楚對吧?先歸去看一下狀況吧?

假如很嚴重再帶阿爾芙去看醫生。」奈葉吐露跟尋常一樣的溫柔

笑容說。





奈葉的聲音有種不可思議的安撫陶染,原來臉色鐵青的菲特,

在聽到奈葉這麼說之後總算是恢復了理智。





「嗯,說的也是。并且剛剛也不不便講電話呢。」她才想到

阿爾芙把話說完就掛電話的做法是正確的,畢竟這裡是群衆場所,

難保有人在側耳傾聽他們的對話。





菲特坐下來後深深吸了一口氣,讓大家的情緒略微平復之後

向朋侪們說話了。





「對不起,我必須先回家了,阿爾芙把全體的巧克力吃掉,

現在身體不難熬苦楚的樣子。」菲特的表情很鎮定,但是奈葉卻發現

她的手正輕輕的顫抖并且發冷。





奈葉伸出她的手,緊握著菲特的手,巴望能撫平她的顫抖與

不安。





從桌底下傳來的奈葉的手的溫度,讓菲特的表情變得冷靜許

多。原來蒼白的表情也因為奈葉手上傳來的溫度而漸漸紅潤。





「嗯。真的太嚴嚴重帶她去看醫生喔。」鈴鹿跟愛麗莎吐露

擔心的表情說著。





就算菲特沒有說出剛才電話的內容,從菲特的表情也曉得

阿爾芙的情況不太好。再加上他們本來就喜愛動物了,所以愈加

擔心阿爾芙的情況。





「嗯。那我先歸去了,對不起,難得刻期出來會餐的。」菲特

起身向自己到別與抱愧。





「我也跟菲特一起去。」奈葉也跟著起身,向對面三位朋侪

道別。





「奈葉?」菲特的表情顯得很驚訝,因為奈葉並沒有必要陪

她歸去的。





「隻需菲特一個人我不擔憂,有什麼事情也大約彼此照應。」

奈葉吐露燦爛的笑容,同時也散發出「不許拒絕」的氣勢。





看著奈葉的笑容,菲特的心的確平靜了許多。剛才也是奈葉

緊握住她顫抖的手,讓她感到憂郁的。





菲特思考了幾秒之後,吐露淺笑。





「嗯,一起走吧。」





說完,便和其它三獸性別,兩人手牽手一起回菲特家了。









被留下來的三人,在目送他們離開之後,表情顯得很複雜。





「那兩個人是否是太遲鈍了點了?怎麼看都應該是彼此喜歡

的,然而相互彷佛都沒發現的樣子。」疾風嘆了一口氣說。





雖然對擔心阿爾芙而臉色大變的菲特很賠禮,但是她還是忍

不住想吐槽這兩個人對相互的感覺如同都很遲鈍。





「因為他們兩個對任何人都很溫柔,所以雙方應該都覺得自

己在對方的心中也跟局部人都一樣,覺得大家不大約是對方心中

特別的人吧。」鈴鹿賞析他們的設法。





原來奈葉便是對誰都很溫柔的人了,所以她跟愛麗莎還有

奈葉能力成為朋侪。菲特問鼎他們之後,經過她的觀察,她發現

菲特也同樣對每個人都很輯穆。更毋庸說早上收下全體的巧克力

的舉動了。





對誰都很溫柔當然是一項優點,但是對喜歡上這種類型的人

而言,煩惱應該會比平居人還多吧。一方面會煩惱大家是否是那

些平居人個中之一,另一方面會煩惱是否是隻需大家在單相思而

已。







「替他們煩惱也沒用吧,他們的行為早就證明部份了,隻差

标明而已。」愛麗莎則是顯得有點不悅與不耐煩。看著遲鈍的兩

人,她真想直接跟他們兩個說『你跟都沒發現你們是彼此喜歡的

嗎』,但是又不好心思直接說出口。





「愛麗莎在吃醋了。被奈葉丟下感到很伶丁吧?」鈴鹿笑著

說。





「才、才沒有這回事呢。我還有你啊,我們兩個不是好朋侪

嗎?」愛麗莎紅著臉反駁鈴鹿的說法,並說她還有鈴鹿這個朋侪,

不大約感到伶丁。





但是這時她的眼神卻穿梭過鈴鹿,與疾風的眼神交會了。





她才想到,鈴鹿跟疾風的熱情或許比跟她好也不未必。因為

一開始便是鈴鹿先認識疾風,然後跟奈葉一樣將她帶進三名老友

的小組裡面的。





或許,真正被拋下的隻需她才對。





疾風察覺到愛麗莎的異樣表情,吐露笑容將話題岔開。





「說的也是呢,你們認識的時間比跟我還有菲特認識你們的

時間還長呢。假如沒有我家的孩子的話,現在我還是孤獨一個人

吧。」疾風感嘆的說著。





假如不是闇之書的啟動與事情發生,她大約會像平居的小孩

一樣,過著不曉得生命何時會結束的保管,對人生沒有期望,唯

一有的期望便是期待與家人在黑暗相聚的那天。





不過當時她並不曉得她所謂的『不明原因的疾病』是來自闇

之書的影響,所以才曾經悲觀的放棄大家的人生。





「疾風…」兩人異口同聲說,全都吐露讓她想起不愉快的往

事的賠禮表情。





「別吐露這種表情嘛。我現在很僥幸的,有嚴重的家人伴同,

還有這麼好的朋侪。就算有一天會離開這裡到遠方責任,我們還

是好朋侪的。」疾風用迂迴的方法暗示愛麗莎並沒有被朋侪拋下,

并且未來熱情跟鈴鹿最好的朋侪不會是她,要她別擔心這麼多。





另外,也揭示了總有一天他們三個人都會離開地球到別的地

方責任這件事。巴望這並不會組成情誼的決裂與永別。





「當然了,我們一輩子都會是好朋侪的,對吧,愛麗莎。」

鈴鹿笑著回應疾風,並看了愛麗莎一眼。





「當、當然啦。以後就算分開,我們還是好朋侪,有時間一

定還要聚會喔。」愛麗莎別過頭臉紅的說著。







就這樣,原來有點低沉的氣氛又變得歡樂起來。







返回菲特家的兩人,在不久之後也抵達目标地了。







xyz

To Be Continued....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mcoxkxcz
  (2011-09-28 23:1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