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hisav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賽德克巴萊短評(上)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hr]

許久沒有寫影評,這次「湊了熱鬧」,無非是原對霧社事宜的關注,以及對這部電影的若幹接觸(如去參觀過霧社街、碰着日本美術設計、也把電影書看完...)。
我置信這會是一部水準之上的電影,畢竟巨匠都曉得魏德聖有多大的企圖和傻勁,但它終究多好看、魏導怎麼詮釋霧社事宜、這個歷史被怎麼拍攝出來,仍令人好奇。





今天不日看完高低兩集,我鬆了口氣--因魏導在《導演巴萊》中自述巨匠從畫面去帶出故事,甚至於讓故事共同鏡頭,讓我揣測有些局部是否會遷就創作而改變歷史,看完後,發現電影大多都維持史實。(改動之處後來會在「真相巴萊」中補註)

除了凸顯「人」以外,魏導像是放棄了詮釋觀點,照著歷史走(除了馬志翔飾演的道澤頭目鐵木瓦歷斯有多用一點力氣)。所以,我就對「莫那魯道」有些生氣,而這正好也就暗示,莫那魯道「走下好漢的臺階」,不被神化了。在電影中,觀眾看得到「為何莫那魯道是莫那魯道」,所以曉得他為何這麼做,再看到後來他做了什麼......。
如何感到領會這些,全看觀眾巨匠的認知。





在我們的歷史教科書中,「霧社事宜」一直被定義為「抗日」事宜,亦即都從民族主義的角度詮釋領會。也因為黨國教育的概化,很少人真的細論真相和熟悉此中的悲劇性。也因為政治目标,莫那魯道一直是個好漢個别的具備。





老實說,我還是不曉得莫那魯道終究算不算個好漢(他有不少個性作法和決定或許我不認同),然則,以明天資訊多元和社會開放的水平,我們都應有判斷材幹,不應該輕率置信黨國塑造出來的「好漢」。我們不應該置信有好漢,而是要回頭領會考慮在當時處境中,「人」的故事和決定,領會後才略反省、原諒,也才略前進。






這是我基於對霧社事宜的認識上頭(參見:因為不熟悉----賽德克巴萊),對魏德聖《賽德克巴萊》的領會重點。
魏德聖想凸顯的是天時其文明處境,並非民族主義。
例如,電影中日各人對於「霧社事宜」的定義一直是「出草」,這也是台灣當代作家舞鶴從新省思霧社事宜的本質時發問:「這難道不是一場大型出草?」
所以回頭看霧社事宜發生後,日各人對高蓬菖人的反應:他們擔心賽德克族殺下山後,影響高蓬菖人,高蓬菖人會趁機「反抗」。(因為在日各人心中,原住民沒有文明乃至「不會動腦」,根蒂根本弗成能有計劃--所以他們直接以動物性來領會這件事,而不是文明儀式以及對自己統治伎倆的反抗?)





幾年前,我去川中島時,部落的長輩也說,霧社事宜事「抗暴」不是「抗日」----也就是誰來欺壓原住民,他們就會反抗,不論那些人是誰----清朝一直視之為生蕃、化外之民,所以未曾統治(也有另一說是:滿人是少數族群,所以他們對待少數族群的方法一直是未幾管,生計他們本來的文明和政治單位)。但日各人一心想「理番」,讓台灣人「文明化」,也因為想要打劫山林資源,所以,這種大型反抗事宜,就發生在日各人身上。





往常,電影還沒有上映,就因為威尼斯參展的政治問題以及某些影評著重在民族主義,引導眾人對這部電影的討論傾向。我可能領會魏導的憤怒。他在威尼斯首映上說的「無國界」的話,也反應在他接下來想拍的「台灣三部曲」上頭----那是一個台灣有不少國眷屬群進入的「大陸時代」的故事。


生理有政治和民族主義的是觀眾和評論者,並非創作者。





這是我看完電影起首想說以及釐清的局部。





《賽德克巴萊》上集「太陽旗」的一開始,就藉著莫那魯道打獵的狠勁以及獵得人頭後獲得的好漢式歡呼點懂得莫那魯道的個性和價值觀。


有一次和道澤群挑釁並打鬥的場合,莫那魯道誤傷了巨匠人(以及之後很屢次的其餘故事)。當時年輕的莫那魯道便展現了他巨匠的洪志:「誰都不許跑在我前方。」
電影中也有一段莫那魯道父親的教育,引導出為何莫那魯道有敵人以及他為何是領導發動霧社事宜的首要人物。



我原以為這部電影不會描畫到漢人,但《賽德克巴萊》沒有忘記將歷史先拉回到馬關條約,從清朝割讓臺灣開始說起:當時日各人曉得會有反抗運動,所以下令要從北掃到南。
一開始高蓬菖人拼死反抗,但完全不敵,日各人將高蓬菖人當奴隸個别運在街上,街道上還有一隻豬從水溝上走過,日各人蔑視看了一眼。而與這段情節平行交錯的是賽德克族在山上打獵,放狗追著山豬跑,山豬嚇得半死...。(山上原住民此時完全不曉得風雨將至,最後異族人占領部落奴役了他們...)





光是開頭沒多久這段剪接,就讓我拍案:文白的位階是什麼?誰馴服誰?





這樣的結構安頓說懂患有這段日本統治晚期的歷史,也表示了將來的命運。





「太陽旗」的重點在於莫那魯道這個人、賽德克文明,以及日本馴服(馴服)原住民的過程伎倆,最後被壓制的原住民過著「愉快樂」的保管,那種保管和文明衝突累積到最後,成為事宜爆發的點。





在電影中,文明和野蠻的辯證一直是持續著的:花崗一郎、二郎這種受高等教育的「蕃童」就是最好的說明。他們受的教育比日各人高,但薪水和位階是警察中最低的,他們乃至被諷刺:「番天時番人結婚會生出日各人嗎?」





【我不想當野蠻人,但不管怎麼奮力裝扮,也改變不了這張不被文明認同的臉】


(花崗一郎、二郎的故事在「風中緋櫻」等創作文本中已經有,就不論了。他們兩個觸及的是認同的問題,有幾場戲極其傑出,最後的選擇更令人玩味,在這裡就未幾提。留待「彩虹橋」再來說)




文明和野蠻,生和死,約束和岑寂,統治者和被統治者(氣力和弱勢),獵場和資源,漢子女人等等二元辯證充斥在這部電影當中,是值得好好咀嚼的。而不因而粗豪的民族主義來對待和詮釋。





假定不想當豬,我們就要考慮什麼是「人」?以及「成為真正的人」這件事是如何成為一段可被訴說的歷史主軸的。





於是,放在當代社會諸多議題,也同理可證了。





其餘短評:





1.配樂真是超讚,賽德克古謠的輪番清唱數次為電影氣氛加分不說,獨唱的氣勢以及管弦樂的搭配適宜,讓音樂成為垂危的具備。「彩虹橋」有一段衝突,是用帶著討喜的鼓聲搭配的,讓人驚喜。讓我超想買原聲帶的啊。





2.明星真的可能完全不要看(好啦馬志翔和安藤政信還是很棒),花崗一郎、二郎是專業劇場演員演技出色可能領會,但其餘佔有大量戲份的素人演員,才是看這部電影的重點啊!!!!精悍大莫那魯道林慶台、中到年輕莫那魯道大慶,小到小孩巴萬(當然還有莫那的兒子等等)個個像是渾然天成個别,上演完全不遜色,超卓,可見得導演下過苦工。


3.處理道澤那邊,我有看到導演「族群和解」的專一


3.但各人至少盈眶,一滴眼淚都沒流,破紀錄了。但我心痛死了。








不能爆雷的下集「彩虹橋」所觸及的是「決心信念」和「文明價值」,我們月底再分曉XD








1.昨日看了四個半小時,高低兩集的《賽德克巴萊》,儘管霧社事宜便資料便可曉得結局,但因工作人員交代弗成提早洩漏下集《彩虹橋》的內容,於是,我也很開心可能公道把評論分為高低兩集。看完電影後,我置信巨匠和魏導絕對很合得來(大笑)。





2.一次看完兩集雖然很過癮,沒有吊胃口的感覺,但也相當疲累。這使得《彩虹橋》的戰爭顯得太長,這是主觀環境影響,所以我等過段時間再看《彩虹橋》再考慮。不過單論《太陽旗》我覺得很好,演員和配樂都相當亮眼,結構也很讓人驚喜。

誰的民族好漢?


緊鎖閱讀:
賽德克巴萊:觀後初評


賽德克巴萊:聲音工程



賽德克巴萊:奠基工程


那天看完【賽德克巴萊】第一個發表的感言就是配樂,害朋友覺得隻要配樂好,其實不是這樣的哈哈,而是這電影音樂的具備感很強。
華語電影好久沒有那種可能直接聯結回首轉頭回憶記憶的音樂了,好像你想到哈利波特或魔戒就會想起主題旋律,或垂危情節有提醒你的配樂,賽德克巴萊有一個天才元素就是賽德克古謠,透過差别歌詞和簡單變奏,隻必要清唱便可在差别局部反覆出現(歌詞是魏導寫的),老實說電影看到明天我都還記得莫那魯道和他爸爸的獨唱,這段真的好聽且感人到死~。其餘共同戰爭等垂危畫面出現的管弦樂,也是很驚人。然我覺得富餘獨霸原有文明的特色,真的是一種詮釋讓渡




原住民作家瓦歷斯諾幹的「賽德克巴萊觀點」:

〈賽德克‧巴萊〉小觀點06
MGAGA,外人多稱「出草」,意謂原住民自莽林中躍出割取人頭;在泰雅的信奉裡,MGAGA是決定對錯的方法、是禳災的儀式、是對外頒布發表主權的行動。
一個部族決定要MGAGA是經過謹嚴考慮的,個人的MGAGA大可能是為了證明巨匠的皎白、正義(如遭誣告、榮譽遭陵犯而無人可能旁證時);兩個眷屬的MGAGA,個别是觸及眷屬榮譽與皎白(如A家的女子打擊了B家的女人);整個部落的MGAGA,則觸及到部落的榮譽、存亡(如他部落侵入獵場、日軍警武力打擊部落)。
MGAGA行動與否,先要有事宜,事宜由Nkis(長老群,各眷屬的長輩)研判討論,無法判定對錯後就由Mhoni(老靈人)執行MGAGA儀式,其結果(對錯)由頭目頒布。
現在個别多數認為泰雅族出草是由頭目決定、帶隊,這是看多了美洲原住民對抗白人的戰爭片,這是不懂得泰雅族傳統的文明社會組織,在泰雅族的社會裡,Mlahu(部落族長)是推舉出來的(有些部落是承襲的,但接位的Mlahu材幹不夠,會暫由其餘人代位),Mlahu頒布發表的決定個别要聆聽Nkis的意見,接著再請Mhoni蔔休咎,然後才由Mlahu帶領族人行動(如歲時、農事祭儀,團獵,征戰)。
MGAGA假定隻由Mlahu的意志決定,那就成為了寡頭政治,對部落的存亡都是危險的。
古人談論「霧社事宜」都認為是由莫那‧魯道的最終決定所發動,我認為這是崇尚個人好漢主義而至,與Atayal文明社會分歧時宜。




〈賽德克‧巴萊〉小觀點05
可能或許是1993年吧,一場環境文學的會議把我帶到山東,會期中參觀威海衛的海戰館(中國作為愛國教育的展場),參觀完之後中國的作家都神情悲淒,我逛完啦,一位上海的作家問著:「号哭吧!這甲午戰爭!」我回答:「是啊!假定1895年中國不是敗於日本,台灣就不會被割讓,我的祖先(泰雅族)也就不會跟日各人打上150場以上的戰爭,也就不會因為武力相差太多失掉家園。啊!号哭──」
日帝殖民台灣,其實種下了「霧社事宜」的遠因。
日帝據台後,大舉開發山地,掠奪資源,以作為帝國殖民並前進南洋的資本準備。此中,樟腦是台灣總督府的垂危財源,樟樹生長在台灣北部海拔1200公尺以下、南部1800公尺以下的山地,理蕃晚期,便以高壓討伐原住民歸順(前期以武力馴服北蕃、),再以武力徹底馴服原住民,奴役山胞勞力,以掠奪山地資源,垂垂發展日本帝國在台灣殖民地的資本主義化。
日據時期,台灣樟腦出產佔環球70%,台灣原生樟樹在日據時期幾乎被砍伐殆盡,後來才有局部毀林復育及行道樹的種植。
今有原住民族人到叢林採靈芝販售以求溫飽的經濟行為,所謂靈芝即生長在枯倒腐爛的牛樟樹。當年不大量砍伐樟樹,明天整個叢林就是人工樟菇(靈芝)的寶藏,足以存續山地資源與族人保管,這些失掉的資源,何嘗歸還、補償給原住民?


〈賽德克‧巴萊〉小觀點04
泰雅人所謂背景吃山首要指的是刀耕火墾的農作,有農作物,才吃得飽。大凡以為泰雅人是狩獵的民族,這是後世的側重與偏見。在祭奠儀式上,小米飾演的垂危性遠超過獸肉,可見一斑。
狩獵行為相對於農作,其危險性更高,風雨、土石崩塌、叢林裡野獸的攻擊…地址多有,因而,狩獵多採團獵形式。
決定狩獵前,先徵詢長老意見(季節、節慶、紛爭…),老靈人(mhoni)以夢占判定休咎,吉者出獵。
出獵時,於部落通往獵場出口行鳥占(ssliq),吉,由長老行入山儀式,獻酒獻肉頌詞,再行入山進行團獵。
狩獵可做為訓練女子膽識、學習山林聰明、進行共負榮譽與罪責的活動,也是確立部族領域的行動。所以說,失掉了傳統領域的主權,無異是閹割了族群的靈魂,失掉靈魂的泰雅人就不能是Atayal Valai(真正的人),死後亦不能進入祖靈的國度。
傳統領域,即一座泰雅部族的國家,誓死保衛是GAGA的表現,是守住「真正的人」的最低底線。


〈賽德克‧巴萊〉小觀點03
1895年日本領有台灣之後,基於對台灣地理的熟悉與把握,計畫開築一條「處所橫斷鐵路」。計畫中的路徑是,通過台灣地理核心,從埔裏經霧社、越過能高稜線到花蓮,即明天所稱能高越嶺道。
1897年,總督府陸軍部派遣深堀大尉一行14人組成探險隊,從埔裏進入山區勘查卻在霧社地區的天池周圍全數被殺,導緻日本殖民當局對霧社地區,實施5年的「生計大封鎖」,禁止食鹽、鐵器、布匹、槍彈等保管必須品進入霧社地區。
1901年,日軍開始對霧社地區進行武力討伐。
1902年日軍與賽德克族人在「人止關」爆發了慘烈的戰鬥,雙方死傷慘重,這一戰使得日各人想出了獨霸原住民相互間的仇怨,設計其自相殘殺的行動以作收漁人之利 。
1903年,日各人獨霸霧社地區長期遭「生計大封鎖」遑急必要鐵器、食鹽等保管必須品的狀況下,教唆布農族幹卓萬社,假裝要供應賽德克族人鐵器以及食鹽相互以物易物為由,在交易之後賽德克族人被勸酒灌醉,200名埋伏的布農族壯丁展開奇襲行動,緻賽德克族壯丁有80多人當場被殺,其餘也因重傷或溺水而死,最後泰雅族壯丁僅剩6、7人生還逃回部落,此事宜稱「姊妹原事宜」或「幹卓萬事宜」。經過「姊妹原」一役,霧社地區泰雅族的勢力也逐漸衰退。
此為日後爆發「霧社事宜」遠因之一,也再一次加深了賽德克族(以德克塔雅群為主)與布農族幹卓萬社的世仇恩怨。


〈賽德克‧巴萊〉小觀點02
賽德克族,2008年4月從泰雅族分出成為台灣原住民族第14族。
太魯閣族,2004年1月14日從泰雅族分出成為台灣原住民族第12族。
泰雅族為台灣最陳舊的民族(另一為賽夏族),日各人類學者學術、科學的分類之,清朝有雞爪番、黥面蕃或以區域名之。
人類學者伊能嘉矩認為,泰雅族收羅兩大群,Atayal (阿泰雅爾群)、Sediq(賽德克亞群)。首要的民族文明特徵為GAGA/GAYA、語言、起源神話、部落遷移,在日人分類以前,泰雅族並沒有統一的民族命名,個别自稱為「人」,向別人介紹巨匠時,才加之「哪個部落的人」,差别的流域加稱「哪一條河流的人」。
Sediq(賽德克亞群)的一支(東賽德克群,以處所山脈的白石山大石柱為發祥地),大約在三四百年前陸續翻越處所山脈遷移到東部的立霧溪、木瓜溪、陶賽溪等地區,族人稱此地為Truku Truwan,後自稱為Truku(太魯閣人)。
留在南投仁愛地區的Sediq有Tgdaya (德克塔雅群)和Toda (都達群),2008年兩群合併為從泰雅族分出的賽德克族。這也說明,「霧社事宜」反抗日帝的六個部落與屈從日帝(也是被日警脅迫)的五個部落之間因族群差别(德克塔雅群、都達群)的長期恩怨。
日帝即以族群的抵牾、怨恨,教唆屈從日帝的五個部落組成味方蕃(幫助日軍警)作為前進部隊,是經典的「以蕃治蕃」,導緻1931年「第二次霧社事宜」慘劇,反抗蕃幾被殺戮殆盡,僅存298人後移住川中島(今仁愛鄉清流部落)監管。


〈賽德克‧巴萊〉小觀點01
歷史上告訴我們,「霧社事宜」發生在1930年9月27日,是一場悲壯的抗日事宜。
歷史上我們所沒有留神的是:
1.「抗日事宜」是後人為政權解釋權所加註的詞彙,從族群的角度來看,「反抗帝國壓迫」的「族群生存戰爭」更為適切。
2.從1896年到1920年,日帝台灣總督府對泰雅族至少發動了150場以「前進」為名、武力為實的理蕃鎮壓。「霧社事宜」隻是反抗帝國壓迫的此中一次「悲壯的」戰爭。

中國時報  2011.09.04
勇者再現 台博館推賽德克文物展
吳垠慧/台北報導
 「獵人應該在獵場裡追捕,戰士應該在戰場上流血!」電影《賽德克.巴萊》重現賽德克族一九三○年策動的「霧社事宜」,該事宜寫上台灣抗日史中最慘烈的一頁!近來也因本片掀起一股「賽德克」熱潮,國立台灣博物館昔日起推出「勇者再現:賽德克.巴萊典藏展」,廿八件館藏文物呈現賽德克族的「怯夫文明」,此中一把佩刀據傳可能或許還是悲劇人物花岡一郎全數。


 台博館典藏賽德克族文物約有七十多件,絕大多數是日治時期採集所得並流傳至今,除了館方舊藏,局部來自一九六四台中圖書館(日治時期的台中州民眾教育館)移撥給台博館的文物,年代多屬十九世紀末、廿世紀初。「勇者再現」典藏展首要鎖定霧社地區賽德克族怯夫的相關刀兵、服飾以及儀式用品。


 賽德克族橫跨南投縣、花蓮縣、宜蘭縣境,此中南投縣仁愛鄉東部濁水溪高雅為其原始領域,霧社地區更是族人拓墾中心,由於地理位置為通往四方原住民族的鎖鑰,複雜的族群生態教唆族人基於維護保管領域必要,極為重視女子善戰的材幹,成為名符其實的「怯夫之鄉」。


 策展人吳佰祿暗示,「榮耀我群以饗祖靈」是賽德克怯夫畢生追尋的目標,期盼死後可能跨過祖靈橋「彩虹橋」與祖先相會,成為族群光榮歷史一局部。此中「馘首」(獵首)文明最為特殊,「馘首」行動被視為賽德克女子的「成年禮」,有馘首戰績的女子才略在下巴紋面,也複雜找尋結婚對象;其餘,馘首還具備彰顯信奉價值的深刻意涵。


 「馘首目标不是為了獵取敵人首級,而是若與敵對部落產生爭執,經溝通協調後依舊無效,才會發起馘首行動,馘首勝利暗示洗刷巨匠的始末,代表巨匠站在對的一方,馘首在部落間具備仲裁的意涵。」


 這次展出三把賽德克女子佩刀,此中兩把曾在霧社事宜發生後,日本政府搜羅該地區文物舉辦展覽中暗示過,據文獻記載,此中一把可能或許是擔任日警的賽德克族花岡一郎的佩刀。吳佰祿指出,賽德克族女子佩刀分為工作刀及狩獵、獵首用的獵首刀兩類,展出的一把獵首刀,刀鞘前端垂飾取自獵得人頭的頭髮,並加以染色,於垂危場合佩戴,彰顯擁有者果敢的身分地位。


 另還展出七件怯夫服裝,此中一件貝珠衣採集自莫那.魯道所屬的馬赫坡社。賽德克族以高超的紡織技術著稱,這件綴滿細小貝珠的貝珠長衣可說是族人最貴重的禮服,「貝珠對安歇在山上的族人來說得來不容易,凸顯珍貴性,隻要獵首功績顯赫的怯夫才有資格穿著,并且是在垂危慶典才會盛裝服裝。怯夫服飾都是個人全數,死後常成為陪葬品。」





照片引用自【賽德克巴萊臉書】

[hr]xyz xyz軟體補給站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oxqsfzxu
  (2011-09-29 05:45)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