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什么是我们所要的网络自由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4  
0
 
0
作者:胡泳

感谢奥运会,终于可以看上了传说中的花花公子网站,虽然这个网站在今天的中国,已经实在没啥好看的了。

倒退十几年,这个网站可是中国网民的圣地啊。列位网友可知,《花花公子》构成了我国第一代互联网人建网和用网的动力?

1994 年,几个海归互联网建设者回国建设网络,那时候没人懂商业模式,互联网成了这些人要不断宣传的事情。某日,他们遇到后来在房地产业叱咤风云的明星企业家(为免尴尬,姑隐其名),该房地产企业家在互联网企业家口吐白沫之后,依然不晓得网络这劳什子到底有什么用,于是互联网企业家用电话拨号拨入美国旧金山的 ISP,把《花花公子》画面下载下来。打了半天,美女犹抱琵琶,但就那寥寥几个字,若隐若现的一些图片,房地产企业家一拍大腿说:“我看这个行!”

之后,我国的互联网事业走上了正轨,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现在,我们终于在全球成为老大了,网民有2.5亿之多,虽然这么多的人能看到什么和看不到什么,依然被老外所牵引。

7 月17日,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奚国华先生在北京表示,中国互联网是自由的,奥运期间,来中国的外国人可以自由访问中国境外的网站。他又说,互联网的自由度实际上是相对的。他举例说,淫秽、色情、恐怖和贩毒的内容在中国不允许,在美国也是不允许的。他说,中国有互联网的管理办法,对于允许与不允许的内容已做出明确规定,在中国登陆互联网需要遵守这些规定。

中国政府在申办奥运会时就承诺奥运期间将向外国媒体全面开放,为记者提供完全的新闻自由,开禁通常在中国境内无法登陆的网站。但是临近开幕,外国传媒发现,在奥运新闻中心并不能完全自由地上网,相当多的网站被封锁。针对媒体质疑,北京奥组委官员表示,浏览少数网站有障碍,主要是由于他们传播的一些内容是中国法律禁止的。新华社的网站首页更以大标题宣告:不能让“新闻自由”凌驾于中国法律之上。

8月1日之后,中国对若干新闻和信息网站开禁,这是大批外国记者向国际奥委会和北京奥组委施压的结果。托洋大人的福,我们终于可以出“城”越“墙”,前往海外的禁地游览一番。但不要忘记,我们拿到的可是“临时通行证”噢!新华网在报道“奥运期间《花花公子》等杂志将准许出售”时称,“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这是2008北京奥运会的口号。当奥运梦想成真期间,中国政府将开戒,允许外国记者自由采访,从前被禁止的报纸杂志,例如《花花公子》或英国的《太阳报》都将获准出售。但是奥运会一结束,这些报纸杂志将重新被禁止。”

这就是说,第一,奥运梦想是有“使用期”的;第二,外国人走了,我们和他们就不在同一个世界上了。

这很难不让人想起当年那个耻辱的“华人与狗不能入内”的牌子,它被用另外一种方式高悬在某些虚拟空间的入口。只不过,这次挂牌子歧视我们的不是外国人。公民在自己的国度里被公开歧视,被施以不信任的监控,说来不仅违背了基本的公民权利,也违反了奥运精神,因为,根据奥运会的反歧视原则,国际奥委会公开要求中国政府给予在北京的国际媒体和运动员网络自由,与此同时,中国媒体和中国公民在这方面也应该是不受限制的。

其实,我们国家的封网,封的从来不是外国人,因为我们一向实行内外有别的政策:对外国人特别宽松,以显示自己的国家形象;对国内百姓极端防范,怕的是威胁和谐社会。所谓的封闭,归根结底还是对中国网民的封闭。所以,尽管美国之音说,美国之音中文网站从8月1日解禁之后访问量增加了近90倍,中国网民实质性的网络自由还是不会因此增加多少。

相反,解禁之举倒是凸显了中国的网络自由乃是一种罐装式的自由——“奥运期间外国人专尝,国人陪吃”的网络罐头政策,且不说不会触动大量的中文内容仍被严密审查和强行删除的现实,即使那些分配给网民的有数的罐头,20多天后也很可能会被从他们的嘴边强行夺走。

这种予取予夺的自由从本质上说是恩赐的自由而不是真正的自由,好比《满城尽带黄金甲》里的韩大王所说:“天地万物,朕赐给你,才是你的。朕不给,你不能抢。”你必须接受喂药,习惯控制,你不能反抗,不能生非分之想,因为皇上调的药你便要饮,那都是为你们好。

当自由没有制度保证的时候,所有自由都可以被随时收回。两年前,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蔡武在第五届亚太地区媒体与科技和社会发展研讨会闭幕式上作报告时说,中国对互联网的管理采用的都是国际上通行的做法,相对于数量最庞大的网民,管理则显得不足,“因此,中国的网民实际上是世界上最自由的”。此话在中国的网络世界曾激起不小的波澜,原因正在于,监管当局的网络自由观与网民的网络自由观存在着巨大的反差。

30年来,中国在一些领域取得了进步,特别在基本供应和社会权利方面有了许多改善。对这样的成就必须予以肯定。但是,如德国联邦政府人权专员君特·诺克所说,如果中国要在国际大家庭中成为受到全面接受的成员,“就必须给予本国人民政治权利和个人自由权利”。奥运会是中国向国际大家庭迈出的重大一步,可以想象,今后中国公民将更为强烈地要求获得上述权利。
在这种情况下,对网络自由的呼声势必越来越高。用一位我深为尊敬的资深博客(为免麻烦,也隐其名)的话来说:“既然石头、水泥构筑的柏林墙都已经被拆除,总有一天我们可以看到GFW轰然坍塌。那些服务器将被放进历史博物馆,告诉我们的后代,他们的前人曾经如此愚昧、顽固、反动。”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122.121.19.*
  (2008-08-19 23:38)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4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