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揭秘矿难之后的潜规则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作者:老虎庙 
 去年从草原回来,难免闲暇时有对以往旅途的回忆,这也成朋友间的谈资。所涉及话题,除有牧区“禁牧圈养”、农耕区“退耕还林”、农村之所谓“义务教育实行”状况,以及环保灾难、官宦贪腐、石油纷争而引发贫福分化、残疾人在农村经济变革中的生存得失等等以外,亦有另外的叫我难以开口的一个话题,这就是私人煤窑以及矿工运命的话题。为什么我就不能自由去说呢?为什么我就要欲言又止呢?这似乎与我出行初衷相悖,也不是我一贯说话处事的特征。

  记得在我出行前的一年前后时间里,发生了一系列影响波及全国的私人小煤窑透水事故、塌方事故、瓦斯爆炸事故,以及瞒报、不报伤亡矿工数字的事件。我的此行,其实正是为了解当地的真实情况。然而,事实出乎我的意料,那些来自传媒的,听起来令人发指的新闻报料,却与事实有所不同,有的消息甚至只是道听途说,并没有做过透彻了解的报料。那更有点像主旋律新闻的补充说明或者是花边花絮……

  我的见闻但凡披露,势必有对私人小矿主正名的嫌疑,势必与传媒报道相悖。在舆论矛头一致针对私人矿业主口诛笔伐之时,我又怎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说出我的那点见闻呢?常识告诉我,单凭我的微弱难敌已经调动而起的社会感情的潮涌,何况人们对待那些巨福矿主有的只是指责。因此,在回京后的一年时间里,我几乎没有在任何文字里提及过此,直到今天……

  在我回到北京的一年里,我与那次出行途中所遇之人,或是借宿过的人家多有联系。这中间有毛乌素沙漠腹地的农民石大伯和云冈区的20年工龄老矿工老王是为典型。在云冈区,我做了三件事情:一、与矿工村的矿工们恳谈;二、矿工老王的儿子二东带我参观私人承包的国有煤矿 ;其三、化装潜入私人小煤窑……细心的读者会发现,自化装进入私人煤窑后,对其所见就没有了下文。这其间除了所见出乎我的意外,令我思想而无终外,还有就是我的上述私心——我无力抗拒舆论压力!

  应该承认,私人煤矿的安全预防是存在问题,亦有事故发生后一些个别矿主在处理矿难过程中的不道德(隐瞒实情等)直至犯罪行为。但更多我了解到的是,按照国家规定死亡补偿三十余万元,私人矿主会及时划拨发放,以至为安抚矿难家属而加倍,乃至一倍两倍的给予补偿。就在昨晚(14日)我电话了解到的最新情况中,老王告诉我“这项补偿金已经在这一年里提高到了一百万元,还有更高的。”谁都明白,赔偿金的提高与事故发生率的降低是两码事情,降低以至杜绝事故的再发生更不在于事后给钱的多少。那么私人矿主为什么就不做事先安全预防性措施呢?难道他们算不清楚事前投资预防与事后金钱补偿之间哪一个更为划算吗?何况事后除了给钱外,还要承受更大的舆论谴责的压力,这个压力闹大了甚至会丧失了手中开采权。这里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政府政策的不稳定性。据我对私人矿主的访谈看,多数的矿主是认识清楚的,他们亦愿意多做预防性投资,以便改善安全环境,“人命关天,死一个人,断了来钱路子,还挖煤?挖个逑!这个道理谁不懂?”(某私人矿主语)。但事实是由于政策的不稳定性,导致无法保证煤矿的所有权稳定性,更何况但凡一处煤矿发生事故,立刻“关停整顿”全地区,乃至全省的所有私人煤矿(这是中央处理事故的通常手段,不具科学性、合法性、合理性),且停矿的时间难以预料长短,尤其是在新的整顿之后往往出台一些新的管制条例,这些条例往往又非常时期色彩极其明显。什么是“非常”呢?中国向来有非常时期非常严打严办的长官个人意志色彩存在,如此之做,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一、地方官员向中央的表态;二、中央钦差大臣为了处理事故看起来及时而有力度,有显赫政绩,有办事能力。这样导致私人矿主在正常时期不敢放胆投资安全,急功近利,干一天捞一天的心理因素愈是加重。

  当然,引发私人煤矿事故频发的原因还有多种,比如私人煤矿难以吸引技术专家人才参与;私人煤矿往往没有建立现代企业的科学管理机制而缺乏纪律约束;缺乏政府相关职能部门人性化管理,有的只是无事放任,有事关停地武断管理等等。请看一份我在云冈调查所了解的矿工工资数据 ——

  打炮眼、放煤工人:4000——5000/月 不等,按技术水平、出煤量区分;

  铲煤工人:3000元/每月;

  瓦斯工(安全员):2000——2500元/每月 到头了,是最低的。

  矿长:300000——400000元/每年 另加完成指标奖励80000——90000元/每年。

  (矿长往往是实际执行人,而非真实矿主)

  老王为我请来一位尚在岗的安全员,在一晚上的谈话中,我对他的印象是整个晚上都在抱怨自己工资在井下是最低的。我问其有过安全防范技术训练吗?他的所说更令我吃惊,那情景听起来就和我17岁时和同学们在大巴山打隧道时所做如出一辙。单凭人的感官六路,唯一特殊的是不必亲自采煤。拿这个安全员的话说“都认为我是溜达溜达就拿钱的人”。

  最后再来让我们看看通常国有矿山的死亡处理情况吧。但凡发生事故,处理程序繁复,调查(并非否定调查)、取证、研究、讨论、等待过程极其曲折,后经层层领导批复(最终权利领导几乎和煤矿专业风马牛不相及)。就拿老王告诉我的最近死亡赔偿金大幅度提高一事来讲:私人对死亡家属的赔偿几乎是“立杆见影”,当即拨发到手,且早已不是以前的三十万规定标准,实际上七十万、八十万的补偿情况多有存在,如此方才达到安抚目的。而国有煤矿情况截然不同,在经历一系列曲折程序之后,费用虽也见提高至百万,数百万,但是其中相当部分是交给了相关官员作为疏通打点。这些官员按潜规则承担着但凡死难矿工家属有所不满,找到相关官员投诉时的消防队灭火作用,而据说个灭火队长的作用在实践操作中看效果非同平常。火到那里,叭叽……叭叽……必灭无疑,从此天下太平。而私人矿主发到矿工家属手里的钱却是实数。

  看过上述,你是不是也看到了我们社会的某个似曾相识的影子呢,即在各行各业?真乃触目惊心1

  我当然不想试图通过这里一篇文字就“拨乱反正”,还私人矿主一个彻底清白。在以人为本,人道为万事之上的道德宗旨之下,私人矿主的责任也是不可逃脱的。但我们在百般谴责私人矿主之时却总不见事情有所转机的事实情况下,是不是也该对那另外一种强势社会管理机制做些究察呢?

  在此文发出之际,我与老王的两地通话实际上是为六月份刚刚发生的山西矿难,此次矿难就发生在距老王所在云冈十多公里处,属大同南区管辖。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全国的舆论界对此几乎鸦雀无声。谁都知道,事临奥运,维奥为上,这是当前中国家长给我们的家教。因此我也不就多说。只在此记下一笔——死亡十人左右(老王说具体也不详),属瓦斯爆炸,耐人寻味的是一座矿井爆炸后,瓦斯继续蔓延,导致附近又一矿井贯通,几天后又发生了第二次爆炸……

  事故发生后,老王的儿子,刚刚上中学的儿子二东天天在QQ上等我——

  ★対嘴 13:46:35 是我啊 / ★対嘴 13:46:50 我是云冈的 / ★対嘴 13:47:10 我有事找你 / ★対嘴 13:48:06 你有回联系我啊 / ★対嘴 14:15:45 说话啊……

  我因为不太上QQ,耽误了回应,后来我偶然在QQ邮箱里看到了二东这个孩子于2008年7月3日给我的邮件——我们这又发生事故了,是煤矿的,你上线看到,给我家打电话3022XXX和你说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122.121.27.*
  (2008-08-20 19:1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