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591租房網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BS】最終章 美鶴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這篇字數炸很大=w=
因為希望章回數字漂亮所以乾脆整個丟進去了XD
最後一回了,先在這邊感謝大家的支持(拜)
另外雖然對只看過動畫的人來說可能很殘酷,
不過這個結局我想接小說版看會比較好,不然會很不痛快(汗)

本來想要一個漂亮的結局,可是發現很難漂亮的起來,真是對不起orz
看第一人稱,又是一堆幾乎沒有緩衝點的連珠砲事件故事其實很累,辛苦大家了orz

是真的看起來很累,是我不打算寫長篇設好幾個緩衝,DVD遊戲又急著想把東西都塞進去的關係,所以還請大家多包涵=人=:::
真的是整篇寫下來都很任性的文啊XD
搞不好以後以機會想改會改很大吧...(汗)

今天一口氣寫完累慘了~(聽說是我的中秋節作業XD)~所以沒有圖=w=

對,最後要說的只有這樣XD






「美雪,我跟你說啊,你以後絕對別結婚喔!」
秋子略略壓低聲音說著。

「我現在啊,真的很後悔跟你哥結婚。爸媽腦袋都是老觀念囉唆的要命,小孩子又每天吵的我快發瘋,你知道嗎?我每天都沒有睡好耶!你也有聽過吧?真是吵死了。」

不知道為什麼,秋子偶爾會像是心血來潮似的跟我說話,可能是因為我跟她年紀相近,或者因為我從未跟她起過衝突看起來人畜無害的關係,所以秋子偶而會在哥哥不在時跟我抱怨很多事情。
只是我也想過,跟我這個小姑抱怨我父母或者哥哥的問題,真的是奇怪了點。

「……啊……沒結婚就好了……戀愛這種事情啊,只要一起住就好了……」
秋子沒看著我,只是若有所思的,將聲音拉長了抱怨著。

「現在一點自由都沒有,你要是以後有家庭的話啊,就知道了。」


* * *


居然在這時候想起了秋子的話──

想是要甩掉回憶的聲音似的,我不耐的大聲回話:
「我要照顧?為什麼是我?我才剛上大學啊!」

理由不全然是這樣,只是我有點……有點,心裡很不愉快的感覺。

「難道你要讓爸爸一個老人家照顧嗎?」
大哥坐在坐墊上看著激動得站起來的我,不以為然的說著。

「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我還在唸書,而且甚至還沒有畢業啊……」

「我會先把美鶴帶出國一陣子,只是那邊是公司安排的住所,美鶴住那邊也不是長久之計,等你畢業以後就把美鶴接回國住,大哥會寄補貼的生活費用給你。」

「可是……啊,秋子那邊的親戚呢……或者我們堂姊啦或者,嗯,我是說……為什麼不請比較有家庭組織的人來收留……那不是比較好嗎……」
我的聲音越說越小,自己的理由怎麼想都只是想擺脫這樣的……

……是包袱……嗎……

「這陣子已經先拜託其他親戚先照顧美鶴了,不過爸爸還是希望我們家的孩子自己由我們家自己來照顧,其他親戚也不可能總是照顧美鶴吧?」
「咦……」
我可以想見,我的表情一定很糟糕。
?川美雪,你在做什麼困獸之鬥?
真的怎麼想,最適合的人選都是自己,就是自己。

「美雪,你不是小孩子了吧?」

我幾乎快掉下眼淚,一咬牙說不出半個字。
我的確不是小孩子了,可是我只是個剛剛才進大學的新鮮人啊!我也只有十九歲啊!
在這不久之前我甚至是個還會黏在爸爸身邊撒嬌的高中生,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就決定我的人生,我現在的、甚至畢業後的人生馬上就要變成一個必須要照顧孩子的大人?

我沒有自己組成家庭的心理準備,也沒有好好照顧一個孩子的心理準備,甚至是……治療美鶴創傷的心理準備。
必須要面對的現實殺得我措手不及,而我只能不甘願的完全接受它。



最終章 美鶴






美鶴小時候就很聰明,學什麼東西都很快,快的讓人傻眼。簡單的對話只要學會了就不會再重複第二次,再怎麼問他都不會說。
「那是因為美鶴會覺得『我已經會了,為什麼要我一直回答?好像笨蛋。』而感到生氣。」
「是個有個性的孩子」那時的二哥笑著說。

聽起來像是父母溺愛孩子時多少會表現的那種,把孩子想的太好的錯覺。不過我有時好像也真的這麼同意起二哥的看法來。
只是幼兒時期的印象的其實他很愛哭。只要父母其中一個人不在他的眼界範圍,就會急著找,然後不斷的哭。很多人都說小孩子其實是對父母氣氛最敏感的人,也許那時的美鶴多少已經從父母身上發現了不對的氣氛。

美鶴再大點,開始可以上幼稚園的時候,就突然不太哭了,也許那時他已經大的可以察覺到秋子表現出的不耐,或者那些讓人覺得用在孩子身上太過的刺人謾罵是什麼意思吧?
有時我也會對:「了解那些詞句的美鶴不知道會怎麼想?」而感到害怕。然而很幸運的,不等到我擔心太多,彩就出生了,秋子的情緒穩定多了,美鶴則很快的完全學會了身為哥哥應有的懂事樣子。

而現在我眼前的美鶴幾乎面無表情。

「對不起,?川小姐,這個年紀的孩子本來就比較皮,有一點跟大家不一樣的地方就會這樣口無遮攔……」
年輕的老師苦笑著。
「不過這次,是美鶴先動手的……雖然知道不全是他的錯……不過畢竟出手在先,我們也不好跟另一個小朋友的父母說什麼……」

最近暫時收養美鶴的堂哥在工作中接到了老師的電話,因為離不開身所以通知我這個最閒著沒事做的直系血親去看看,然後我只能不斷的道歉……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雖然不是不能猜到學校的同學一定會知道這件事情,這樣的發展卻讓人傻眼。好像是同學在班上大聲說他爸爸是殺人犯,所以美鶴狠狠的,把同學的腦袋往牆上拍去,不幸正好撞到佈告上面釘牢的釘頭。
望著教室後面的作品,幾張作品大概是沾著血跡了已經拿起來,有一小塊作品區是空白的。

「啊……那個小朋友,還好嗎……」
「受了不算輕的傷,已經送去縫了幾針,還好沒有什麼生命危險之類的,只是因為腦部受傷要觀察幾天。」
「真的很對不起……啊,美鶴,你也要跟老師好好說對不起喔……」
美鶴只是咬著嘴唇,低頭看著地板。

「美鶴……」
因為不知該如何處理這種事情的困窘加上美鶴的態度,讓我不禁憤怒了起來。
「啊,?川小姐,這是醫院的地址……」
老師趕緊打圓場錯開話題,將手寫的醫院地址和位置遞給我。
我接過紙片,不自覺皺起了眉頭。

還要帶著美鶴去跟小朋友的父母道歉……也要買禮物送對方……
因為現在來的是我,不可能又把這件事情交給堂哥……
現在只能低著頭去跟對方的父母道歉了。


可是美鶴不願意說對不起。

對方的父母憤怒的瞪著我,把那種必然會說的抱怨都對著我搬出口,而我只能不斷的不斷的代替美鶴說著對不起,當事人卻一點要低頭的意思也沒有。
所幸對方的父母不是不明理的人,在抱怨過後並沒有堅持下去,只要我們付了醫療費用就了事。

回堂哥家的路上看著繼續沉默不語的美鶴,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不知所措、因為自己莫名的得跟人低頭道歉又遭受白眼,生氣得想要罵眼前的孩子,又知道這樣發脾氣根本沒道理。

於是我在路上委屈的哭了起來,美鶴只是默默看著我,淚水浸滿我的眼睛,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這樣的事情,在未來我收養美鶴的路上必然會如影隨形的跟著我,我覺得非常的害怕,訊連軟體然而那是我必須去認知的,必然的發展。


* * *

我在機場見到大哥時,曾經在大學生活中一度放下的恐懼和不安又再度升起。

四年沒看到的美鶴長的很快,已經不是我記憶中的小不點了,揉合二哥和秋子優秀基因的臉漂亮精緻得像洋娃娃似的,一般男孩子留起來會陰陽怪氣的略長頭髮反而很適合他。
一定會是像二哥那樣,在學校會很受歡迎的男生吧?我不禁想著。

美鶴對著我微微一笑。

「記得姑姑嗎?」大哥低頭問美鶴。

「嗯,記得。」

「那好,以後你就要住在姑姑家了,要好好聽姑姑的話知道嗎?」

「嗯。xyz軟體補給站

「那麼美雪,晚點帶美鶴去看爸爸吧,然後我有點事情要跟你說。
美鶴,你先待在這裡,大伯有點事情要跟姑姑交代。」
美鶴乖巧的微微點頭,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美雪,你知道吧,小心一點不要把以前的事情讓別人知道。」
「嗯……我想一般應該不會刻意去問吧……?」
大哥嘆了一口氣繼續說著。

「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現在美鶴離開日本這麼久,當年的新聞事件大家也忘得差不多了是沒關係,可是只要有一點不妙的風聲整個事情就會變得很糟糕的。」

大哥繼續說著。

「特別是你如果住在社區,如果別人刻意要去探問你這件事情,可以避開這個話題就盡量避開,不然對美鶴將來的成長會影響很大,糟糕的話有可能一直到長大都會被人以異樣的眼光看著也說不定。」
「其實只要有一點當年的事情被其他人知道……一定會免不了被人所害怕的……可能你要辛苦點了……」

害怕?

「太奇怪了吧?犯人不是我們,我們沒有做錯事,為什麼要在我們背後指指點點?這些人怕誰啊?怕這孩子還是怕我?」我不禁插嘴問。

大哥想了一下回答:
「那就是社區啊,美雪,久了你就知道了。」
「要好好記得大哥的忠告,對美鶴好也是對你好,知道嗎?」


* * *


我畢業之後自己租了公寓來住,將美鶴接來住不久後也開始進入考到的公司工作。
一開始也謹記著大哥說的話,被問到美鶴的事情只說明是出國工作的哥哥委託照顧的,大致上一開始也相安無事。

我很想當好一個值得仰賴的親人,不過家裡突然多了一個孩子感覺還是很奇怪。有點晚回家或者週末跟朋友出去的話,留一個孩子在家似乎都不好。
而且我一直覺得很尷尬……我從來沒有好好的跟美鶴相處過,如果是小一點的孩子好像哄騙還可以,可是美鶴已經是個十一歲的孩子了。
半大不小的年紀,加上他一直不太跟我主動說什麼話,讓我一直都不知道該怎麼和他相處才好。

正當我努力想把跟美鶴相處的關係弄好而感到焦躁的同時,發現公司的同事開始頻繁的問我很多關於家裡和美鶴的事情。
我想起大哥的囑咐,不敢把事情說得更清楚,遇到難以回答的事情幾乎都模糊帶過;可是詢問的情形卻越加變本加厲,甚至讓我覺得有點奇怪而且應付不來。
同事的眼神也開始變的有點怪異,晚上有其他同事問聚餐時,還會有人半開玩笑半認真的以「?川小姐家有孩子要早點回去」來幫我推掉。

到這種情形不覺得怪異都不行,我擔心二哥的事情被知道,可是這樣的DVD電影情形卻不像是被知道的樣子。於是我終於忍不住向還算頗要好的同事詢問。

她猶豫了一下,對著我緩緩說道:
「美雪,你有個很奇怪的傳言你知道嗎?」
「耶?」
「公司的人,在傳說你照顧的孩子,是你自己生的。」

咦?

「什麼啊……?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嗯,有人猜測說是你年輕時不小心怎樣了生下來……」
我簡直不敢相信──

「這是什麼傳言啊?美鶴現在十一歲耶!難道我小學時就當媽媽了嗎?」

「雖然好像跟你老是喜歡穿流行的衣服啦,或者迷你裙之類看起來不太正經的衣服也有關係啦……」
「不過大部分人都只知道你家有個孩子要照顧,她們不知道是幾歲或者怎麼回事啊;而問你你也不願意說清楚為什麼會收留哥哥的孩子,出國工作把小孩子丟在國內給這麼年輕的妹妹照顧還是有點奇怪嘛……自然就開始會有無聊的人亂說話了……」

「那、那是因為……」
那根本就不是可以說出來的原因啊!
而且我還年輕耶!我不能穿自己想穿的好看衣服嗎?為什麼就因為我家有個孩子就連這種事情都可以這樣批評?
為什麼這些人明明什麼都沒搞懂,就這樣隨便猜測別人的事情還隨便亂傳話啊?

這就是流言,是我完全猜想不到的傷害,而且當我知道這件事情之後,同事的問話和調侃就成了加倍的刺耳。
連「?川小姐年輕時一定玩的很瘋吧?」這樣的話都直接向我問出來。

那句話裡帶著的半開玩笑和半嘲諷讓我覺得生氣得想掉眼淚,可是又只能笑著回答沒這回事。


我真的快受不了了,所以我做了一件很後悔的,很糟糕的事情。

那天晚餐的餐桌上,我不斷想著該拿什麼理由怎麼去應付同事好把這件事情導回應該有的方向時,很少跟我說話的美鶴突然開口說

「姑姑……明天我們老師要請你到學校……」
又是什麼事?我又要去解釋什麼嗎?哥哥的事?案件的事情?還是我的什麼奇怪傳言的事情?
我已經搞不懂了,分不清楚了,為什麼跟我同年的朋友每天都可以開心自由的生活,而我必須就要不斷的解釋、不斷的煩惱、面對這些,根本就莫名其妙的事情?

至今一肚子發洩不出來的委屈都炸開來,我開始不斷的掉眼淚。

「姑姑……?」

不要有你就好了──

「不要跟我說話!我討厭你,最討厭了!最討厭了!最討厭了!」

我的心情真的很煩躁,可是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我真的後悔了,我在說什麼?
我眼睛睜大著,看著美鶴。我真的知道不對了,不應該這麼說的;可是也許是傻了,也許我的心裡還是很煩的關係……我,什麼也沒說,美鶴也沒說話,只是愣了一下,然後放下筷子離開餐桌,默默的走向客廳。

我花了好像很長的時間冷靜下來,把臉上的0911更新淚水擦乾淨,然後站起身來。
美鶴在看電視,臉上沒有表情,眼睛直直的盯著,電視節目播放的好像是綜藝節目。

「美鶴……?」
我試著叫他,他沒有反應。

「剛剛……姑姑只是心情不好……對不起不要在意喔……」
他還是沒有說話,只是一臉無聊的表情看著電視。
過了一下子,才「嗯」的應了一聲像是聽到我的話了,然後他起身,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似的把電視關掉。
「我要回房間寫作業了」
「啊……好……」

我不敢再開口問老師找我有什麼事情。


第二天下班,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在書店閒逛,拿了一本寫著「不要責備孩子」的綠皮書去櫃檯結帳,可是那種亂發脾氣的嫌惡感沒有消失。


* * *


最後我們還是搬家了。

一來是我決定與其要再繼續對公司說明那些討厭的流言,不如換工作的好。
二來是美鶴明確的告訴我,他想要轉學,越快越好。

我想也許跟老師要告訴我的事情有什麼關聯,也許在班上跟同學相處的不愉快,因為那天任意對他發脾氣的歉意還沒退去,所以我也沒有多問什麼。
只是美鶴告訴我想去哪個城市讓我有點困惑,一般的孩子會要求想去什麼學校嗎……?

我在美鶴想去的學校附近找到不錯的公寓,因為附近是新興的住宅區,所以居住環境不錯,背對安靜的神社,看到有棟大樓正在興建中還擔心了一下,所幸從仲介那裡聽到大樓已經停工很久。
要突然轉學進去還是不容易,所以這段時間裡,美鶴只能暫時待在家裡。

也許是因為美鶴剛回到這個曾經發生過那種事情的日本情緒還很不穩,或者真的關在家裡太久太悶……這點我也有疏失……

美鶴居然想自殺。

在平常生活裡,我完全看不出來他竟然有這樣的念頭。


他爬到公寓的頂樓,似乎是試圖跨過圍牆──「怎麼看都是想自殺的樣子,還好我發現的早」有點上年紀的管理員這麼說著。

管理員似乎是從某一層樓看到,大聲阻止美鶴。聽到公寓裡有人想自殺,公寓的住戶都跑了出來看是怎麼回事。我從公司趕回家時,看到的就是一大群婆婆媽媽圍著美鶴東一句西一句的問話。美鶴只是緊緊抱著手上像是書的東西,面無表情的看著某個點,一句話也不說。
看到我的管理員大聲對我喊著,人群頓時散開,大家都轉身看著我。
我當時有種全身冰冷的感覺。

「啊……真的很對不起……給大家添麻煩了,我會回去好好問這孩子是怎麼了的……」
我的聲音是自己都聽得出來的顫抖。

「要好好問清楚啊!這麼小的孩子想要自殺呢!」

「到底是怎麼回事了?是出了什麼問題才會這樣呢?」

「是不是被學校同學欺負啊?現在不是新聞老在報導這個嗎?」

「?川小姐,那麼就請你帶他回去了,下次要好好注意這孩子別讓他做傻事啊」

耳朵嗡嗡嗡的,很多聲音在耳邊。
嗡嗡嗡的。


我又開始想掉眼淚了。


「那麼……美鶴,今天你到底是怎麼了呢……?」
回到家吃過飯,洗過澡之後,我才敢小心的敲門進他的房間,放軟語氣問他。

「對不起……」
他看起來有點困擾,聽到他願意開口道歉我的心情就放鬆多了,是不是正覺得自己做出這樣的事情很不好意思呢?
畢竟美鶴是個聰明的孩子,我不相信他真的想自殺,就算有這個念頭也可能是一時的……可能是……
「是不是……在家裡待太久很悶,心情不好的關係呢……」

「嗯……」
美鶴像是同意了這個猜測的回應著。
「嗯,對不起,這陣子都讓你關在家裡,再一個禮拜就可以入學了喔,到時可以上學就不會這麼不開心了……不要再讓姑姑擔心好不好?」
美鶴點點頭。

「那姑姑就不吵你了喔,已經有點晚了,好好休息吧」

我起身,低頭看見美鶴桌上有一本泛黃的素描紙,就是他在騷動中抓在懷中的那本,被窗邊吹來的風輕輕拍動著,上面用鉛筆畫著好幾張都是同樣的角色,是個像神話中的怪物──背著漆黑翅膀的裸身女子。


* * *

美鶴的紙條是用那本泛黃的素描紙紙頁寫的。
不是用鉛筆,是用他習慣的黑色簽字筆。

開始上學之後美鶴再也沒有出現奇怪的舉動,我多少還是會提心吊膽的擔心自殺之類的事情又發生,不過美鶴看起來似乎沒有這個念頭。還告訴我他想去補習班,因為這樣每天我也可以工作到晚點,不用急著跑回家。
學期快進入暑假了,也許可以帶美鶴出國去找大哥,也許他看到比較熟的人心情也會好些──

可是我卻在學期結束的那天早上,在美鶴的桌上看到這樣的紙條。


姑姑,我要去很遠的地方,是你想像不到,也到不了的地方。
所以不要費心來找我,那等於另一個世界,不是你或者警察能找到的。
請不用擔心,我並不是如你所想;或者大樓管理人誤會的,想要自殺。我要去改變命運,改變我的,改變你的命運。
我不知道怎麼解釋,總之你別想太多,也不需要來管我。
真是抱歉。


一點也不像小孩子寫的,端整的字跡。
我的手不斷的抖著,腦中一片混亂。

為什麼不是自殺?我不懂,去另一世界不是自殺嗎?

這個時候我應該問誰好呢?找他的朋友嗎?
可是我不知道……美鶴都在學校教些什麼朋友,他又是怎麼過學校生活的……應該說,我一直很害怕知道。
因為一但去了解這些,如果出了事情……如果出了事情……

我不知道我在害怕什麼,我只是很害怕,害怕怎麼去問這個孩子這些問題,害怕從他口中聽到討厭的、我必須出面處理的事情──可是現在我必須了解這些訊息,才能知道現在該怎麼辦,因為美鶴失蹤了。
不……也許不是失蹤,也許是因為我總是不過問他,所以他向我開的一個小玩笑而已……
也許他只是早點去上學……很早很早,在我沒發現時偷偷從家裡出去的。
我開始試著用樂觀點的想法去想這件事情,即使怎麼想都覺得是在欺騙自己。

我去電向公司請假,然後虛弱的坐在客廳,告訴自己:
打電話去學校問看看美鶴有沒有上學,不就知道是不是開玩笑了?

我不敢拿起話筒。
要是不是我所想的那樣,那我該怎麼辦?要去報警嗎?不行如果把事情鬧大……那二哥的事情,會影響到這孩子的……
電視上那種被記者們圍繞質問的景象好像在我眼前晃動著似的。

我只能坐在沙發上緊握著手。
拜託,美鶴,請不要真的去死,不要出什麼意外,我真的不希望你出事情。
對不起,姑姑很糟糕,很笨,什麼都搞不懂,什麼都不知道怎麼處理,可是姑姑真的不希望你出事情……

訪客的電鈴這時響了起來,我彈起來似的,跑到對講機前。

「喂?哪一位?」我努力穩定好心情問著。

「是?川家嗎?」
是個我沒聽過的,小孩子的聲音,我稍微疑惑了一下。

「我是美鶴的朋友,我正在找美鶴,請問他在嗎?我可以見他嗎?」

孩子接著一連串說著,他的聲音充滿了急躁。
從他口中急促的聽到美鶴的名字,我的胸口猛的緊了一下──
也許……也許……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ozlksvoat
  (2010-01-15 20:53)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