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費洛蒙mx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只是朋友 4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魔物獵人 林晟高中數學 兄妹相姦[hr]

我喜歡上一個女孩。
她跟我同年,小我幾個月,是新進來的員工。
她很有活力,笑容很可愛,笑的時候會露出小小的虎牙,大大的眼和捲捲的長髮,我想,我對她有好感。
公司裡的男職員都想追求她,慇勤示好,但她卻沒有跟任何一個人走得近。
她進來一個月後,結束試用期的那天,公司也開了一個迎新會,迎接這期進來的新人們。
場地並不大,不過感覺很溫馨,現場準備沒有酒精成分的雞尾酒,還有一些還不錯的料理,不過我的味蕾不準,我不挑,很好養。
當我正在吃第三盤蛋糕時,她走了過來,在坐下前先問過我。
「可以坐你旁邊嗎?」
「嗯。」她拉開椅子,坐下時似乎鬆了口氣。
「你是……小豆,對不對?跟學姊說的一樣。」
「誰?」我把口中的蛋糕吞下,喝了一口葡萄汽水。
「就是帶我的人,她說你不是跟在老闆身邊,就是待在老闆的辦公室,很難遇到你。」她帶著禮貌的笑容回答,我點點頭。
我的確不喜歡交際,而且休息時間一到就往外跑,為了不讓吉子在外面等太久,天氣熱了,太陽大的嚇人,她卻執意要來陪我吃飯。
除了公事,我很少跟公司的人有其他交流。
「這裡的人年紀都跟我差好多……和你一起我覺得比較自在。」
「他們人都很好,不用擔心。」她的話讓我有點開心。
「嗯……」她停頓,又說,「禮拜一的午休時間,可以跟妳一起吃飯嗎?」
「唔……」我想了一下,為了和她吃飯而拋棄吉子,感覺好像見色忘友,說不過去。
「小豆中午都跟男朋友吃飯喔。」經理插入我們的對話,他是老闆的得意門生,也是追她追的最勤的一個。
「啊,男朋友嗎!對不起。」她向我道歉,而我狠狠的瞪了經理一眼。
「不是男朋友,是朋友。」我說,然後當著經理的面,又補了一句,「好啊,我們一起吃吧,我叫吉子多做一個便當。」
「ㄐㄧˊㄗ˙?」
「吉祥的吉,子孫的子,好聽吧,我取的。」厚臉皮的稱讚著自己,站在一旁的經理都忍不住笑出聲,她卻認真的點點頭。
「嗯,一定是個很棒的人吧。」雖然不知道她從哪句話得來的資訊,不過吉子真的是個很棒的人。

禮拜一,我介紹她們兩個見面,吉子露出迷人的笑容,伸出友好的手,她大概很習慣跟別人自我介紹了吧。
「你好,我叫吉子,小豆的朋友。」
「你好……我是小澤,澤是沼澤的澤,呃,那個,小豆的同事。」和吉子比起來,小澤的態度明顯緊張許多,我沒有多想,拉著她們兩人到附近公園的涼亭吃午餐。
我和吉子都固定在這裡吃,又涼爽又舒服,還有一大片綠色植物。
從那天之後,小澤成了一起吃飯的固定班底。

在公司,我和小澤的感情越來越好,就連忙碌的老闆都看出我們的交情不錯。
而我,在回家後,興高采烈的敲著凡凡,告訴她我有喜歡的人,而且我們的感情變好了。
凡凡在大學的時候就知道我的秘密,而且在我忍受不了壓力,特別跑上來「出櫃」的那天,她不但沒有疏遠,還緊緊的抱著我,拍著我的頭。
「如果哪天你喜歡上的是我,直接告訴我吧,媽媽應該會很高興多了一個女兒的。」
咦?這意思是我會「入贅」到凡凡家嗎?
凡凡家除了她之外,上面都是哥哥,而且年紀差很多,現在都已經結婚生子,在我高中的時候就被一個八歲的小鬼喊阿姨,怎樣都不習慣。
凡媽似乎感到寂寞,從小對凡凡灌輸的觀念就是「能不嫁就不嫁」現在想想,應該也是個非常新潮的媽媽吧。
在得知我的喜悅後,凡凡沒有潑我冷水,但也沒有火上加油,鼓吹我去告白,她隻跟我說要好好經營,如果成功的話,再介紹給她認識,讓她代替我家人鑑定一下。
簡直自許我的監護人了。我這麼回答。
她卻說,因為小豆太單純了。
原來我這麼不被信任,真失敗。

小澤開始進入我跟吉子的生活圈,偶爾,因為上班太累不想跟吉子出門時,就要她找小澤出去玩,比起我,小澤對吉子的朋友們似乎更感興趣,而且,她也更跟她們處得來。
漸漸的,事情不對勁了。
小澤跟我的話題慢慢從公司的事、之間的生活轉移到吉子身上。
和吉子吃飯的午休時間,小澤對吉子的興趣遠比對我的要大,我想,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吉子外型迷人、個性好、又能幹,加上那個我永遠追不上的身高,她讓人更有安全感。
我確定小澤對吉子有好感,但吉子又是怎麼想的呢?
而我,該怎麼辦?
我的話越變越少,原本快樂的休息時間對我卻變成了煎熬,美味的食物幾乎食不下嚥,吉子發現我的異狀。
「小豆,你最近吃的好少……是有你不喜歡吃的菜嗎?還是不好吃?」她一臉憂心的看著我,我隻好搖頭。
「太熱了,吃不下而已。」
「那我明天做涼快一點的,涼麵好不好。」
「吉子也會做涼麵?好厲害!」我幾乎可以看到小澤的眼裡出現閃亮亮的光彩。
「不過麻醬是用現成,在網路上團購的,其他就很簡單了,煮一煮丟到冰水裡,然後切一些蔬菜而已,很簡單的。」
她們越聊越開心,但我隻聽到喜悅的笑聲,對話的內容,卻變成陌生的語言。
「小豆,你說好不好?」突然,吉子對著我說。
「嗯。」
「你剛剛根本沒聽進去吧?又神遊了?」她失笑,然後對著身旁的小澤說著,「小豆有個壞習慣,她老是恍神,而且都隻針對我,你說過不過份。」
「我沒有隻針對你。」
「那你說我剛剛說了什麼。」她露出惡質的笑容,看表情就知道她知道我根本沒聽進去。
「……」我沉默,不理她。
「看來天氣真的把你熱壞了,我說明天想煮綠豆湯來退退火,好嗎?」她從包包裡拿出濕紙巾,摺疊後幫我擦著臉。
還是跟以前一樣溫柔。
「嗯。」我點頭,餘光看到小澤散發好感的目光。
胃好痛。

我不敢告訴凡凡,如果她知道了,會是什麼反應呢?
雖然好奇,但我沒有實驗精神。
這種狀態依舊持續,小澤對吉子的好感越來越明顯,而我也隻能勉強自己跟她們一起吃飯,隻要我一不想去,吉子會想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我又不擅長說謊,為了避免更大的麻煩,最後我還是會出現。
直到有一天,老闆的客戶出了問題,連傳了幾次信都無法寄過來,裡面又有即重要的文件,但老闆在外面開會來不及回來,我隻好守在電腦前面,確認收到信後再跟老闆連絡,因為這件事,雖然要一個人待在辦公室吃飯,但比起跟她們兩人一起吃飯更輕鬆。
這件事之後,我開始逃避。
把奇怪的事拖延到中午再做,吉子問起也有好理由,久而久之,我越來越少參與午休的聚餐,而吉子還是每天帶便當給我,她來的時候拿,她離開的時候給她。
隻剩下這樣的交流。

忘記是哪一天,隻記得快接近暑假的尾聲,吉子的女朋友小可生日,小可還是大學生,所以用了她的會員卡包下那間店最大的包廂,在裡面痛快的唱歌跳舞,因為我和小可認識,小澤也常常跟吉子一起出沒在吉子朋友的聚會,所以我們兩人都在邀約的名單上。
我不想去,卻不得不去。
在我生日那天,吉子帶了兩份禮物給我,一個是吉子送的,另一個是小可。
吉子送了我喜歡的漫畫畫家的畫冊,我找了好幾間才找到,卻遲遲買不下手的東西。
小可送了我這輩子都用不到的東西--香水。
而且還是非常不適合我的香味,濃郁到令人頭皮發麻。
但我跟小可不熟,也許她不知道我喜歡什麼,也許她覺得我應該要更有女人味一點,這也是她的一番好意,雖然我還是將那瓶香水封印起來,放在床頭櫃上當漂亮的裝飾品。
因為上述的原因,我不得不去。
在一個禮拜前,我已經跟吉子打聽好小可喜歡什麼東西,為了不出現收到禮物卻不用的難堪。
我準備了一個小可也許會喜歡的禮物。
因為禮物很大,再加上包裝看起來更大,當我帶著那個裝不進提包的禮物進公司時,著實引來不少注目,跟我較熟的前輩還過來開玩笑,問我是不是把老闆的小孩(老闆未婚)包在裡面混進公司,沒錯,很巧的,今天也是老闆的生日。
我說不是,老闆的禮物我已經準備好了,還特別在一個禮拜前就已經下定,今天下午五點就會準時送到公司的蛋糕。
由於已經跟吉子約好會幫小可慶生,老闆的慶生會我不能留下,某種意義上好像背叛者一樣,大小事情都要麻煩前輩幫忙注意和安排,我過意不去,便把媽媽寄上來的面膜送了一份給前輩,算是一點心意。
下班時間一到,我和小澤先行離開,離開前還被強迫吃了一塊蛋糕,綿綿甜甜的,真好吃。
小澤比我聰明多了,她的禮物沒我的大。
手抱著小我一號的禮物,在尖峰時間搭大眾交通工具根本就是蠢蛋的行為。
搭了捷運再轉公車,總算到了預定的地點,密不透風的空氣、擁擠的車廂、因為路面不平而上下起伏的震動,都讓容易暈車的我臉色發白。
還沒開始我的身體就開始抗議,恨不得把禮物交出去後就轉身回家休息。

我們並不是最早到的。
一整天都在忙碌的吉子看到我們,她先和身旁的人打聲招呼,放下手邊的工作走了過來,第一眼就注意到抱著異樣大禮物的我。
「怎麼回事,妳臉色好差!」她摸著已經開始冒冷汗的額頭,我搖搖頭。
「小豆有一點暈車。」小澤在旁邊說著,也很擔心我的狀況。
「暈車?早點說,我去載你們就好了啊。」她皺起眉頭。
「騎檔車?」先不論我手上這大的嚇人的禮物還有站在一旁的小澤,今天可是她女友的生日,主辦人特別跑去載我們是不是有點不合理?
「我可以借車,我有駕照。」她說,口氣有些不悅。
「你又沒開過幾次……」我又補了一句,眼看吉子的臉色不善,小澤突然插進來打圓場。
「既然我們都到了,你又還有事要忙,小豆我會幫忙照顧的。不要擔心,好嗎?」
平常這種時候,吉子雖然會不高興,不過還是會以我的身體狀況為主,說是發脾氣,但也不會真的很生氣。
聽了小澤的話,吉子看來有些勉強的點了點頭,帶著我們到比較安靜的地方休息。

等吉子離開後,小澤幫我拿了冰毛巾,讓我擦擦臉,擦過臉後感覺比較舒服了,我向小澤道謝,同時也注意到她的目光一直追著被眾人圍繞的吉子。
「小澤。」
「什麼?」她轉過頭,看著我。我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原來我還是很喜歡她。
「我好多了,謝謝……」
「沒什麼。」她笑了笑,還不到三秒,笑容便消失了,目光又跟著吉子移動。
「吉子對小豆很好呢,很溫柔……每次吃飯的時候,她都會問你今天怎麼樣、做了什麼、看起來好不好……」原來吉子在我身邊設下眼線,怪不得晚上打來的時候都這麼了解我的狀況。
「我覺得,吉子很溫柔。」最後,小澤下了這個結論。
原來如此,小澤還沒有看穿吉子的本質。
吉子對我溫柔、照顧我,都源於那個說不出口的本質。
她怕寂寞。
怕寂寞的吉子,對每個人都好,對喜歡的人溫柔,因為她害怕別人不需要自己,而我,是她滿足自己害怕寂寞的心理,隻是這麼簡單而已。
不過我不打算破壞吉子的形象,隻要相處夠久、認識的透徹,小澤也會發現吉子的本質。
雖然到時候,吉子就不是完美的吉子了,但還是那個讓人喜愛的吉子。


//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gijffuj
  (2011-10-25 06:38)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