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聊天交友網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有聲暢銷書 NEXT危機當前 NEXT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伊莉 情色 盜撮[hr]商品名稱: 有聲暢銷書 NEXT危機當前 NEXT

商品分類: 專業幼兒教學CD

語系版本: 德語發音 有聲書MP3版

運行平台: WIN 9x/WIN ME/WIN NT/WIN 2000/WIN XP/WIN 2003

更新日期: 2008-10-20

內容說明:




如果你的身體細胞,變成別人的私有財產,
隻因他合法擁有你的「基因專利」,你該無條件服從嗎?
急速發展中的基因研究工程,將為全人類帶來醫療的曙光,
還是像「潘朵拉盒子」般,造成法律、倫理、人權、甚至人性的崩壞?
比《侏羅紀公園》更驚悚的「基因失控的世界」,
它不是未來,而是現在!我們,可能終將無所遁逃……

罹患血癌絕症的法蘭克‧波奈特,經歷了手術、化療之後,在一年內奇蹟似的康復。
醫生發現,波奈特的細胞可以製造出足以抵抗癌症的化學物質,暗中將他的細胞偷去
賣給生物基因製藥公司,牟取暴利。

面對財團、學校、醫院勾結的重重黑幕,波奈特隻能束手接受法律的事實嗎?因為法
院判決:波奈特不再擁有他自己的細胞,生物基因公司才是它合法的主人。

另一方面,取得基因專利所有權的生物基因公司,卻在一夕之間遭到人為污染,這背
後又隱藏著什麼樣的商業陰謀?

* * *

蘇門答臘的雨林深處,一群美國觀光客發現了會說多種語言的紅毛猩猩,迅即引來全
球各地爭先恐後的媒體追逐戰……

在一次短期的靈長類研究實驗中,亨利.康多博士創造出擁有自己基因改造的黑猩猩
——大衛。康多博士要如何面對這意外的「半個兒子」?而大衛將面臨的,究竟會是
「動物」、還是歸屬於「人類」的命運?

* * *

想和別人來往嗎?那已經被申請專利了!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者最近宣稱他們發現了
社交性基因,並提出專利申請。據說瑞士的大製藥廠都加入競標,希望能買到這個基
因的使用權。

接下來還會有什麼奇奇怪怪的基因出現呢?害羞基因?隱居基因?僧侶基因?有沒有
「不要來煩我」基因?

* * *

繼風靡全球的《侏羅紀公園》之後,暢銷作家邁克爾‧克萊頓最新驚悚鉅著《NEXT危
基當前》,再度聚焦於DNA上。《NEXT危基當前》揉合事實和虛構,在令人難以喘息的
故事中新的世界不同於所見,挑戰我們對真實性的感覺、對道德的看法;巧妙平衡滑
稽與無稽,使你感受到真正的恐懼和不安;打碎了我們的假設,在最後沒有預料到的
地方顯露出令人震撼的新選擇。

好評讚譽:
克萊頓一系列的小說,都一再暗示科技進展的兩面刃。……尤其是《NEXT危基當前》
這本書裡的情節,幾乎是生命科學實驗室裡耳熟能詳的故事,它所預言的法律、倫理
、人性的崩盤,是指日可期的大事。

何謂研究的正直風範?當知識「經濟」的本質,逐漸被知識「利益」的現實所壟斷,
小說家克萊頓有如知識的靈媒,手中握的不是時清時濁的水晶球,而是那知識已被同
化為利益的潘朵拉盒被打開後的景象。──曾志朗(「中央研究院」院士)

基因學是二十一世紀的顯學,個人化醫療是未來的趨勢。洪蘭教授把這本比教科書更
具啟發作用的小說以信達雅的譯筆介紹給國內大眾,除了關心自己健康權的人以外,
更值得影響國家生技與社會政策的官員、立法者一讀。──黃達夫(和信治癌中心醫
院院長)

再一次,克萊頓示範了美國大眾小說的議題深度與敘事技藝。每次他的新作推出,總
包含令人瞠目的科學知識和其中潛藏的道德衝突,他的敘述技巧又如好萊塢電影一樣
,起承轉合,流暢明白,讀來毫不費力,但又令人收穫良多。這一次《NEXT危基當前
》取材當今顯學之一的基因研究,他不但編織了緊張曲折的故事,又以醫療體系的巨
大利益和基因研究的重重黑幕,輾轉透露了一個基因所有權的科學暨法律的爭議話題
,開卷就難以中停,終卷卻又引人深思,娛樂教育,老少鹹宜。──詹宏志(網路
家庭國際資訊董事長)

科技發展的速度,遠遠超過人類的預期,那些趨勢專家所預測的「未來」,往往就是
正在發生的「現在」,近幾年「基因科技」的發展正是如此!

邁克爾‧克萊頓就像一位科技發展的預言家也像是一位宗教家。克萊頓以深厚的科學
素養作基礎,用豐富的想像與震懾人心的佈局,讓我們在不願掩卷的同時,面對一個
個基因科技發展的課題,針針見血,不能輕忽。──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訊工程
系教授)

克萊頓在他這本新書中提出一個重要的觀念:基因不可以申請專利,不可據為己有。
基因的專利會影響科學的進步,《NEXT危基當前》雖是虛構的小說,但裡面的事情可
能發生在你我身上。我們如不規範科學的進展,有一天我們生病需要用到基因療法時
,我們會發現如果沒錢付專利費,就不能使用與這個基因有關的任何產品,這是件不
公平且危險的事。——洪蘭(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

繼《侏羅紀公園》之後,暢銷作家克萊頓的最新驚悚大作再度將焦點放在DNA上面。作
者以多線交織的方式揭發美國目前處理基因專利與管理人類細胞組織錯得有多離譜。
……克萊頓引人入勝的聰明本質依然少有人能匹敵,而這一次,他的觀點比起2004年
以全球暖化為主題的《恐懼之邦》,爭議性降低許多。──《出版家週刊》(
Publishers Weekly)

藉由如真似假的新聞:基因轉殖的小獵犬般大小的蟑螂、永遠長不大的小狗和會長出
人髮的仙人掌,克萊頓給了我們一本有許多問題值得深思的嘲諷式驚悚小說:你的細
胞必須服從徵用權嗎?基因工程已經開始修補基因轉殖的動物和混種動物了嗎?──
《聲音檔案》雜誌(AudioFile)

「這部小說是虛構的,除了那些非虛構的部分。」顯然十分瞭解本書駭人的合法性的
克萊頓,在他的小說最前面這麼寫著。克萊頓當然知道基因轉殖事實上已經發生了,
他的動作已遠遠超越質疑這種實驗的道德性。他的整個驚悚概念可以歸結為對書中描
述的那些畸形的突破,提出這麼個麻煩的問題:接下來呢?……這是克萊頓又一本令
人手難釋卷的小說。書中揭露了一個接著一個的怪異事件──其中好些還是真實事件
的重現!──Janet Maslin,《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

他對不受抑制的科學進步──「當代的法律無法辨識當代的現實」──所提出的率直
警告,有其堅實的事實基礎。──Sue Corbett,《時人》雜誌(People)

有關這部科技驚悚小說,你所需知道的就是那隻會聊天、算算術、引經典電影的台詞
,還能智退一群野狼的鸚鵡傑瑞。噢不!刪掉這一段,這本書的明星其實應該是大衛
:一隻和傑瑞一樣被植入人類基因的基因轉殖黑猩猩……牠上小學、爬兩層樓高接住
高飛球,還能拿牠的大便準確的擊中攻擊牠的六年級小壞蛋。《危基當前》是克萊頓
寫過的最不刻意惹人發笑的作品──Gregory Kirschling,《娛樂週刊》(
Entertainment Weekly)

本書最棒的部分是最後面的「作者註記」,克萊頓在此甚有見地的建議以五種明智合
理的政策:制止基因專利的申請,為人類細胞組織的使用建立準則,立法以確保基因
檢驗資料的公開化,避免禁止做研究,以及宣告1990年的拜杜(Bayh-Dole)法案無效
。……這些都是很好的建議,畢竟,自由的探查——而不是壟斷的市場或反科技的恐
懼——可能才是最有益於人類福祉的——《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

洪蘭譯序:
對我來說,我的大部分知識來自課外讀物,我喜歡看懸疑小說,它使我一邊看,一邊
動腦思考各種破案的可能性。懸疑小說都是很好的「人性」教科書,克萊頓的書每次
都介紹新知識,所以我愛看。他也很用功,做了很多研究之後,才敢動筆,他的《恐
懼之邦》(State of Fear)書後面參考資料之多,好像在讀一本博士論文。我們常說
數據不會騙人,但是科學家都知道它其實會,看你從哪一段擷取出來應用。他寫這本
書最主要是媒體對全球暖化都是一面倒的報導,不能客觀的平衡報導,他要讓人們看
到還有另外一面。當然這跟氣候是個非常專業的領域,一般人知識不夠,無法做判斷
,隻好聽從或盲從專家的意見;也跟學術界的壟斷有關,假如今天做的不是主流,就
拿不到研究經費,為了生存競爭,隻好人雲亦雲。對於克萊頓站出來,指出地球暖化
的另一面事實,我到現在還是很敬佩他有這個勇氣。《紐約時報》有段話非常的傳神
,它說:「在華盛頓,真實(reality)是創造出來的,你先創造一個假設,再創造一
些支援它的數據,你一遍、兩遍、三遍的講,直到你創造出一些聽眾,當聽眾夠多到
引起媒體注意時,你就創造了『真實』。」

至於這本《NEXT危基當前》有時代的任務,生物科技已經進步到可以複製生命了,大
家對基因的觀念還是不清楚。前一陣子,報上登有研究團隊要抽取學生的口水,把他
們的和王建民的相比對,看能不能找出第二個王建民。這種新聞令人又氣又好笑,到
現在還有相信基因決定論的人,真是不可思議。

從大腦的研究上,已經知道大腦是環境和基因交互作用的產物。教育學家史密斯(
Ernst Smith)說:「假如一個孩子沒有學會,這是老師沒有教好。(If the learner
has not learned, the teacher has not taught.)」科學上的新觀念直接衝擊傳統
的教育理念,過去對一個孩子沒有學會,我們的理由不外兩個:他笨、他懶;現在責
任從孩子身上回到了教育者的肩頭。今年在紐約召開的認知神經學會年會中,有一個
主題是「腦和教育」,有研究看到大人在孩子小時候的淩虐會改變他的大腦結構,從
而製造出不良少年,也就是我們一直說的「受虐兒長大變成施虐者」的證據。

克萊頓在他這本新書中提出一個重要的觀念:基因不可以申請專利,不可據為己有。
他認為隻有人類的發明才可以申請專利,基因千百萬年來一直都存在於自然界中,與
日月星辰清風明月一樣,人類發現了它,並沒有發明它,不可因發現而據為己有。哥
倫布發現了新大陸,但是他並不能因此而把新大陸據為己有,不讓別人來,因為他隻
是發現不是發明。幾百年前,白人要向西雅圖的酋長買地,他說這不是我的,我怎麼
賣給你呢?我隻是這塊土地的過客,暫時使用它而已。

基因的專利會影響科學的進步,《NEXT危基當前》雖是虛構的小說,但裡面的事情可
能發生在你我身上。我們如不規範科學的進展,有一天我們生病需要用到基因療法時
,我們會發現如果沒錢付專利費,就不能使用與這個基因有關的任何產品,這是件不
公平且危險的事。以前學校是個崇高的聖堂,是學者用他的聰明智慧,為人類謀福祉
的地方;現在大學自籌營運之後,學校變成做生意的地方,教授紛紛自己開公司賣研
究的產品;本來知識是共享,現在知識是獨門生意;過去校長的責任是掌舵,引導學
校方向,現在校長的責任是募款。當學生在一切向錢看的環境中長大時,我們怎能要
求他清高有理想呢?

近年來,克萊頓的小說每本都點出一個社會問題,翻譯完了,不是鬆一口氣而是憂心
忡忡。孔子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器官移植、基因療法已經越來越普遍了,但
是我們的立法始終趕不上時代的腳步,許多人等不及,隻好先到彼岸去求一線生機,
結果弄出一堆醫療糾紛。媒體本來有教育大眾新知的責任,但現在都在大幅報導緋聞
劈腿等沒有用的消息,使基因這個名詞自生物學家約翰森(Wilhelm Johannsen)創造
出來,過了一百年仍有人弄不清楚,不知還有多少王建民事件在私底下進行。

~節錄自《危基當前》譯者序

精采試閱:
洛杉磯高等法院第四十八室是一個木頭隔間的房間,加州州政府巨大的州徽掛在
牆上。房間很小,給人一種廉價俗麗的感覺。紅色的地氈磨損了,上面有污跡。證人
席的木頭表層已破損,有一盞日光燈不亮,使得陪審團坐的地方比其他地方更暗。陪
審員個個衣著隨便,穿著牛仔褲和短袖上衣。每一次法官大衛.派克轉過身看他的電
腦時,他的椅子就吱吱作響,而他一天如此做無數次。亞莉克斯.波奈特懷疑他是在
看他的電子郵件或股市行情。

無論如何,這個法庭對複雜的生物科技問題來說,是個討論它的法律性的奇怪場
所,但這個地方正是過去兩週來,他們討論法蘭克.波奈特對抗加州大學董事會一案
的地方。

亞莉克斯是個三十二歲的成功律師,是她受聘的律師事務所資淺的合夥人。她與
父親律師團其他的成員坐在原告席上,看著父親坐上證人席。雖然她給了他一個要他
安心的笑容,心中其實是很擔憂的。

法蘭克.波奈特是個胸部寬厚,看起來比他實際年齡五十一歲年輕的男人,在他
宣誓作證時,他看起來很健康,很有自信。亞莉克斯知道父親有活力的外表與官司的
成敗有關。當然,開庭前的媒體報導是非常負面的,狄爾的公關團隊努力的把她父親
塑造成一個貪婪、不知感恩、不守諾言的人,一個乾擾醫學研究的人,一個為了錢可
以不顧自己承諾的人。

這一切都不是真的——事實上,正好相反。但是沒有任何一個記者會訪問她父親
,聽他這一邊的故事。一個也沒有。站在狄爾後面的是著名的慈善家華生,媒體假設
華生是好人,所以她的父親就理所當然的變成壞人了。一旦《紐約時報》採取了道德
判斷(那篇報導是當地一位影視娛樂記者寫的),所有人的意見就都定型了。《洛杉
磯時報》有一篇試著要壓過《紐約時報》的更大幅報導,對她父親的批評比《紐約時
報》更不堪。當地的報紙新聞每天都在報導一個阻礙科學進步的人,一個膽敢批評洛
杉磯加大所作所為的人,每次她與父親走上法院的台階時,都有半打以上的攝影機追
著他們拍。

他們想把自己這一邊的故事說出來的努力從未成功過,她父親僱用的媒體公關也
很有實力,卻不是傑克.華生那種人的對手。

當然,陪審員中一定有人看過一些報紙或新聞的報導。這些報導不但給她父親額
外的壓力要把自己這方面的故事說清楚,還必須扭轉媒體對他造成的傷害。坐上證人
席之前,別人心目中已經對他有負面的評價了。

* * *

她父親的律師站起來,開始問問題:「波奈特先生,讓我把你帶回八年前的六月
,你那個時候在做什麼?」

「我在工地工作,」她父親以堅定的聲音回答:「負責卡爾嘉利天然氣公司所有
瓦斯管的焊接。」

「你什麼時候第一次覺得自己生病了?」

「我開始在半夜醒來,渾身是汗。」

「你有發燒嗎?」

「我想有。」

「你有去看醫生嗎?」

「剛開始沒有,」他說:「我以為我得了感冒或是什麼的。但是汗一直流不止,
流了一個月後,我開始覺得非常虛弱,那時,我才去找醫生。」

「醫生怎麼跟你說?」

「他說我腹部長了一個瘤,他介紹我去找西岸最著名的專家,洛杉磯加大醫學中
心的一位教授。」

「他的名字是?」

「麥可.葛羅士醫生,坐在那裡。」她的父親指著坐在另一張桌子上的被告。

亞莉克斯並沒有回過頭看,她的目光一直在父親臉上。

「你後來接受葛羅士醫生的檢查了嗎?」

「是的。」

「他為你做了身體檢查?」

「是的,他抽血,照X光,和以電腦斷掃瞄我整個身體,也做了骨髓穿刺。」

「那是怎麼做的?波奈特先生?」

「他用一根很長的針插入我臀部骨頭,這裡,針抽取骨髓出來做分析。」

「這些檢查做完以後,他有告訴你結果嗎?」

「有,他告訴我我得了T細胞急性白血病。」

「你對這個病的瞭解是?」

「骨髓癌。」

「他有建議該怎麼治療嗎?」

「有,手術,然後化療。」

「他有告訴你這個疾病的存活率如何嗎?」

「他說這種病不太好。」

「他有說得更確定一點嗎?」

「他說我可能活不過一年。」

「你有沒有尋求第二個醫生的意見?」

「有。」

「結果是?」

「那個醫生也得出同樣的診斷,」她的父親停住了,咬著嘴唇,在控制他的情緒
。亞莉克斯很驚訝,父親通常是個很堅強、不動感情的人,她開始替他擔心,雖然她
知道這種情緒對他的官司有利。「我很害怕,真的害怕,」她父親說:「他們都告訴
我我沒多久可活了。」他把頭低下。

法庭一片安靜。

「波奈特先生,你需要喝點水嗎?」

「不需要,我很好。」他擡起頭來,手輕擦過額頭。

「假如你準備好了就請繼續。」

「我還尋求了第三個醫生的意見,每個人都告訴我葛羅士醫生是這種病的權威。


「所以你跟葛羅士醫生開始了對這個病的治療?」

「是的。」

父親似乎從情緒激動中回復了,亞莉克斯靠到椅背上,喘了口氣。證詞到目前為
止都很順利,她父親說這個故事已經說了幾十次,他,一個害怕、恐懼的病人,如何
把他的生命交到葛羅士醫生的手上,他怎麼經過手術、化療,病症如何在之後的一年
內逐漸消失。葛羅士醫生一開始時相信她父親的病已經好了,他的治療圓滿結束。

「你有再回去接受葛羅士醫生的檢查?」

「有,每三個月去一次。」

「結果如何?」

「每一項檢查都正常,我的體重增加了,體力回復了,頭髮長出來了。我覺得很
好。」

「然後又怎麼樣了?」

「大約一年以後,在一次例行檢查時,葛羅士醫生說他需要做更多的檢查。」

「他有沒有說為什麼?」

「他說我的血球看起來有些不對勁。」

「他有沒有說要做哪些種的檢查?」

「沒有。」

「他有沒有說你仍然有癌症?」

「沒有,但那正是我最害怕的。他過去從來沒有重複任何一次檢驗,」她的父親
在椅子中挪動身體。「我問他,是癌症又回來了嗎?他說,『現在沒有,但是我們需
要非常仔細監控你的身體。』他堅持我需要不停的檢驗。」

「你的反應為何?」

「我害怕極了,從某些方面來講,第二次比第一次更糟。第一次生病時,我寫下
遺囑,做好所有的準備。然後我復原了,我重新開始生活——上帝給了我一個重新開
始的機會。然後他的電話一來,我又再次面臨恐懼。」

「你認為你又生病了嗎?」

「當然,不然為什麼要重複做檢驗?」

「你很害怕?」

「恐懼極了。」

看著律師問問題時,亞莉克斯在想,沒有相片實在太可惜了。她的父親現在看起
來很有活力、很健康,她記得他曾經脆弱、灰暗、體力不支。他穿在身上的衣服曾經
像掛在衣架上那麼單薄,看起來像一個快死的人。現在他看起來很強壯,像個建築工
人,他看起來不像很容易受驚的人。亞莉克斯知道,這些問題主要是為了建立她父親
被欺騙及精神壓力的基礎。但是這個做法要很小心,她知道他們的主要律師有個壞習
慣:一旦開始質詢證人,他就不再看他的筆記,一路追擊下去。

律師問:「後來怎麼樣,波奈特先生?」

「我去做檢驗,葛羅士醫生重複每一個項目。他甚至做了另外一次肝臟穿刺。」

「結果呢?」

「他告訴我六個月之後再回來。」

「為什麼?」

「他隻是說,六個月之後再回來。」

「你這時感覺怎麼樣?」

「我覺得很健康,但我想我可能舊病復發了。」

「葛羅士醫生這樣告訴你的嗎?」

「沒有,他從來沒有告訴我任何事,醫院裡沒有任何人告訴我任何事,他們隻是
說,六個月以後再回來。」

* * *

很自然的,她父親以為自己還在生病。他遇到一個心儀的對象,但沒有向她求婚
,因為他以為自己沒有多少日子可活了。他把房子賣掉,搬到小公寓住,因為這樣不
必再付房貸。

律師說:「聽起來你好像在等死。」

「抗議。」

「我收回這個問題,讓我們繼續下去。波奈特先生,你持續去洛杉磯加大做檢驗
做了多久?」

「四年。」

「四年,你什麼時候第一次懷疑人家沒有告訴你健康的實況?」

「嗯,四年以後,我還是覺得很健康,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每天我都在等待雷擊
中我,但是都沒有發生。葛羅士醫生一直叫我繼續回去做更多的檢驗、更多的檢驗。
到那時,我已搬到聖地牙哥了,我想在聖地牙哥做檢驗,然後把報告送給他看,他不
肯,我必須在洛杉磯加大做檢驗才可以。」

「為什麼?」

「他說他喜歡自己的實驗室,但是這不合理,檢驗室不都一樣,而且他要我簽越
來越多的表格。」

「什麼樣的表格?」

「一開始隻是同意書,表示我知道檢驗過程可能有的危險,第一次的表格大約一
兩張紙,後來其他的表格是說我同意參加研究計畫。每一次我回去做檢驗,他們都叫
我簽更多的表格。最後,表格變成十頁,上面全是法律用語,變成法律文件了。」

「你有簽嗎?」

「到最後沒有。」

「為什麼不簽?」

「因為有些表格是同意商業機構用我的細胞組織。」

「這會困擾你嗎?」

「當然,因為我認為他沒有告訴我真話,他沒有告訴我為什麼他要我做這麼多的
檢驗。有一次我回去檢驗時,我直接問葛羅士醫生他是否用我的細胞組織從事商業行
為,他說絕對沒有,他的興趣是純研究。所以我說好,我簽了每一張表格,除了那張
說我的細胞可以拿去做商業目的的以外。」

「後來怎麼樣?」

「他非常生氣,他說除非我簽了所有的表格,不然他不能再治療我,我是在冒自
己生命和健康的危險。他說我犯了大錯。」

「抗議,道聽塗說。」

「好吧,波奈特先生,當你拒絕簽同意書後,葛羅士醫生就不再治療你了嗎?」

「是的。」

「你於是去找了律師嗎?」

「是的。」

「你後來發現了什麼?」

「我發現葛羅士醫生把我的細胞賣了出去——他在做檢驗時從我身上拿的細胞—
—賣給一家叫做生物基因的製藥公司。」

「當你聽到這個消息時,你有什麼感覺?」

「我很震驚,」她的父親說:「我去看葛羅士醫生時我在生病,我很害怕,很容
易被別人傷害或佔便宜。我相信我的醫生,我把我的生命交到他手上。我信任他。沒
有想到他竟然欺騙我,毫無必要的讓我擔驚受怕這麼多年,就是為了讓他可以偷我身
體的細胞去賣給製藥公司賺錢。他從來沒有顧慮到我,他隻是想從我身上拿細胞。」

「你知道那些細胞的價值嗎?」

「製藥公司說三十億美元。」

陪審員個個都倒吸了一口氣。

作者小檔案:

科技驚悚小說之父——邁克爾‧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1942年生於芝加哥,17
歲首度投稿至《紐約時報》就被採用,一心嚮往文學之路,於是進入哈佛大學文學系
就讀,後來轉念考古人類學系,畢業後進入醫學院繼續深造,並曾在著名的沙克生物
研究所做研究。

1968年以Jeffery Hudson為筆名發表的第一部小說《死亡手術室》就獲得年度最佳懸
疑小說艾倫坡獎,其後三十多年的創作生涯共寫出包括《恐懼之邦》、《奈米獵殺》
、《侏羅紀公園》、《失落的世界》、《桃色機密》、《火車大劫案》、《剛果驚魂
》、《旭日東昇》、《地動天驚》、《時間線》等雄踞排行榜的15部暢銷小說,以及
《五位病人》、《旅行開麥拉》、《電子生活》等4本非小說著作和2部電影劇本。由
於小說中融合了最新的科技知識與豐富想像,筆法驚悚而震懾人心,故有「科技驚悚
小說之父」美名。

克萊頓才華洋溢,膾炙人口的作品風行全球,被翻譯成三十多種語言,其中十二本更
改編躍登大銀幕,屢屢刷新票房賣座紀錄。他是暢銷書排行榜上的常勝軍,也是知名
的導演,執導作品有《火車大劫案》、《西方世界》、《桃色機密》等,其所擔綱編
劇的熱門電視影集《急診室的春天》,更在艾美獎等獎項中大放異彩,榮獲多項殊榮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mlogknwj
  (2011-10-25 21:12)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