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尋夢園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必經之路>---其實也不是新文章。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巨乳 青少棒揚威記 亞瑟王[hr]
一、後方交會
冬夜大霧,山裡特別嚴重,看不見人,看不見車,隻有灰茫茫一片裡偶爾亮起兩點才知道那裏有車。開在山裡的車都把燈打到最遠,燈暈出去在霧裡像是十幾公尺長的大棒,過彎的時候就用力甩過去。而實際上開燈的車也不能看得更遠,那兩盞燈是給對向來車看的,沒有人知道自己在哪裡,大概能猜測別人在哪裡,清楚的隻有很近的路和整面的大霧。
浪人就坐在那裡,靠近山頂的倒數幾個Z字彎道外面平台,比較濃的霧裡面。來去的車看不見浪人,把遠光燈成對往他身上甩。磅磅,磅磅,磅磅,磅磅。幾台車過去浪人便被打得頭昏腦脹,路面傾斜起來,他感覺自己要往白鐵護欄滾過去,滾出去,滾下山——但還不能,他想,跟著大口喝乾手中的酒杯,輕微的辛辣從喉底燒上來,抵散頭暈感,然後世界又穩穩地跌回濕冷的樣子。
浪人把杯子放回身旁托盤,摸出幾塊錢幣扔進杯裡叮噹作響,背後霧裡便走出人來,放下托盤端走舊的,新的托盤上面有新的酒,他端起來向那人微微緻意。那人點頭,走進霧裡消失,其實是酒店。酒店一半藏在黑暗裡,另一半藏在霧裡,隻有一面木門半開,上面刻了平行傾斜的兩支酒瓶。門左右都有窗,從門縫和窗裡漏出暗紅的火光,但沒有半點聲音,至少浪人聽不見,就像裡面沒有人在一樣。那不可能,至少有一個,他想,又轉回去看霧。霧也是安靜的,或者,他突然想,隻要我們安靜,這世界就是安靜的。
然後車子呼嘯而過,磅磅。搗蛋鬼,他想。
不過已經比山腳要好很多了。浪人最遠的記憶隻在山腳,再遠的就丟乾淨了,他沒有夙昔,沒有包袱,他可以拾起任何東西,去任何地方。在山腳那看見上百台車子擠在山口,像是逃難人群擠往吊橋,不上去就要死,人人要命人人拚命。幸好山不會被壓垮,他想,那裡到底有什麼值得大排長龍,或者有什麼在後面驅趕這些車子上山。浪人是從後面來的,那就是山上有東西了。一定有,他想,說不定就是那個說不定的那個。
磅磅。一定有。磅磅。就在那裏。磅磅。討厭鬼,他想,感覺眼花腦脹。這裡有光,所以有酒;或著這裡有酒,所以有光。他為自己全無道理的語句笑起來,一口把酒喝乾。一台車子在浪人仰頭喝酒的時候衝破護欄,往霧裡飛下去,他隻來得及瞥到車尾燈。酒滴到他髒兮兮的外套領子上,一部分繼續滑下去,剩下的就被布料吸乾。他掏掏口袋,那裡已經沒有錢在。
打過響指之後繼續往山上走,他知道那人會出來收去托盤和空杯。沿路的霧愈來愈濃,車愈來愈少。他先是摸著護欄前進,發現了幾個缺口以後,便改靠向山壁,深怕後面的車子會把他和護欄一塊帶走。
他一面走一面想,一定在某個地方,這世上的某個地方,沒道理找不到,而找不到其實就是一種找到。霧濃得可以聞到,裡面有幾天前山裡的雨、車子揚起的塵土、樹上洗下來的葉汁,和某些飛行動物的毛屑。這些細微的東西鋪天蓋地占領整片山區,隻允許人看見它們願意被看見的樣子,此刻它們再不微小,再不能被略過不提,如此自得且令人羨慕,他想,繼續沉默以及前進,轉過彎道往上。浪人想,也許他是有遠一點的記憶的,否則他不會懂得羨慕這些什麼。
又過了兩個彎道,浪人看見一棟小酒館,其實是酒館木門裡傳來的火光。他走進木屋把門大開,撥亮壁爐裡的火又添上些新的,霧便遠遠地被擋在門口。他走進吧檯,把六種基酒擺在右手邊,香甜酒擺在右手邊,洗淨幾個量酒器和所有的玻璃杯。冰塊敲進冰桶裡面,水果裝盤和刀放在一起,果汁機放兩盎司的水打五秒倒掉。
然後浪人開始調酒:冰塊,量酒,傾酒,量酒,傾酒,香甜酒,攪拌,水果,馬丁尼;冰塊,量酒,傾酒,量酒,漂浮,香甜酒,漂浮,點火,B52轟炸機;冰塊多,量酒,傾酒,水果,果汁機,草莓瑪格麗特……鳳梨黛克瑞,夏日風情,奇奇,螺絲起子,柯夢波丹,新加坡司令,琴湯尼,蛇蠍美人性慾海灘神風特攻隊……跳躍的年代血腥瑪麗半夢半醒之間環遊世界……午夜紐約美國佬純飲龍舌蘭腦漿,藍色星期一巴黎女人親愛的牛仔奇蹟高潮……五六十杯調酒在吧檯上擺滿,把五六十種顏色染滿吧檯。碎冰緩緩融化,火啜吸著酒精跳舞,扭過的果皮沉在杯底,有些杯口滾過漂亮的結晶。
霧從門口緩緩探頭進來,分成小團占據每一個座位,坐不下的就蹲在桌上,或者在各桌間穿來穿去。吧檯邊的位子原本沒有霧,等到整間酒館都坐滿了以後,才有霧小心翼翼的挪近吧檯,飄上高凳在那微微晃動。浪人仔細看這些霧,發現它們現在的樣子極脆弱,甚至不能被當作霧,隻是骯髒濕潤的鬆散空氣。看了一陣子以後霧像是放鬆下來,也不晃了,俯近吧檯仔細觀察那些酒,其他桌上的霧此時都靜下來不動,在門外的大霧卻騷動起來,成浪拍打小木屋。
小木屋低低振動,吧檯前的霧輕搖兩下,浪人注意到,霧又搖一下,於是他再把壁爐的火翻亮。有些火星爆開,溫熱的光流過整間木屋,門口的霧知道不被歡迎,騷動一陣後離開;已經在酒館裡的霧縮得小一點濃一點,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樣子。浪人把調酒照味道排好,靠門口那邊是酸,過來一點的會比較澀,接著是辛辣、苦和甘甜。擺好之後他洗乾淨量酒器和果汁機,整理過吧檯,打開收銀機清算調酒的錢,當然,他賣的酒會比買的要貴上一些。
把錢袋裝滿以後他離開酒館。又經過了幾個彎道,幾個護欄缺口。大霧依舊,經過最後一個護欄缺口的時候發現地上有長長的剎車痕跡。轉過彎,往後再沒有車子會把燈甩到他身上。他知道山頂快到了。
隻有一條小路通往山頂,小路上沒有霧,石階陳舊但大緻完好,兩邊整齊種植柔軟的長草,再往外是垂直地面的山壁。沒有月光,柔軟的草正發亮,整條路被妝點得毛茸茸的。浪人緩步爬到山頂,看見山頂是一片小小的草原,階梯通到草原邊緣。浪人看見草的那頭有東西於是往深處走去,幾秒後他辨認出那是一朵薔薇,並且感覺無比熟悉。
薔薇大概和人一樣高,輕輕搖晃,輕輕搖晃。薔薇不在草的另一頭,浪人走到中間,薔薇就在他兩個手臂長的地方,看起來幾乎是飄浮,花莖淹沒在長草裡。長草也輕輕搖晃,發出光但沒有發出聲音,沒有霧也沒有風。
在一片靜謐裡面浪人伸出手去摸薔薇,但他摸到一面鏡子。浪人愣住,大笑跟著大哭,哭累了就躺平到草原上睡著。
夢裡浪人脫去所有衣服,發現自己很瘦,骨頭外面沒有一點肉,皮膚緊緊繃在骨架上,隱隱有光澤。他的血像是流乾了,覺得自己十分輕盈,回頭望過去,身後有一整列濕潤的腳印;浪人低下頭看自己的腳,大吃一驚。那裡沒有腳,他的小腿最下有血淋淋的斷口,沿途印上綠色腳印。
浪人知道接下來自己會做什麼,他往上看去,在已經乾枯的自己的頭頂,看見依舊潤紅、嬌嫩、自豪的美艷花瓣,依舊恣意綻放的存在物。

二、薔薇夢
眼前是乾淨的天空,以及花園,花園裡種滿薔薇,單一品種,純紅。除了腳下柔軟的草地以外,整座花園燒成一片。
『妳從哪裡來?』
「那不重要。」
『那很重要。』
「才不。」
『妳不知道。』
「那不重要。」
『妳什麼都不知道。』
「你知道什麼?」
『那不重要。』
「那很重要。」
『重要的是妳什麼都不知道。』
靜默,遠方有海一直蔓延到腳下,聲音傳遞的距離外有鯨魚噴水。
「我是誰?」
『妳決定就好。』
「可是我不知道。」
『妳想問什麼?』
「我可以決定什麼?」
『妳覺得我可以告訴妳嗎?』
「你決定什麼都不說?」
『我說的不夠多嗎?』
「你覺得都說完了嗎?」
『妳不覺得應該要自己思考嗎?』
「我們有必要一直問問題嗎?」
靜默,花開花謝,睜眼閉眼,時間不斷過去。千年,百年,上個月,明天,剛剛,下一分鐘,這一秒——鯨魚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沉沒,薔薇長到草地上來,浪人來到花園坐下,身上都是傷。終於幾萬年來第一陣風吹過去,乾枯的花葉都變成輕快利刃,割下所有花朵。花脫離了莖枝依舊艷紅,飛舞一陣落在浪人身上。浪人淹沒在花堆裡面,狠狠大哭。
「你為什麼要哭呢?」
『妳不必哭的。』
「這裡不怎麼令人滿意,可是還滿安全。」
『妳知道在這裡不會受傷。』
「也許你可以說說看,什麼都好,試試看。」
『妳隻是直覺那沒有幫助。』
「你……經過了很多事吧?」
『妳知道那些事,不會一直留著,但也不會從不存在。』
「這麼說你可能會生氣,但我其實挺羨慕你。」
『妳覺得那些事情不值得經歷嗎?』
「經歷過總比沒經歷過要好……是吧?」
『一定有些時候妳那麼覺得,但另一些時候,妳還記得自己怎麼想嗎?』
「我,我是覺得你有種莫名的熟悉感,才會說這麼多的,希,希望你不要介意……」
『如果妳覺得這裡還不算太陌生,可以待到妳喜歡……』
「好吧,我不說了,但是我一直都會在這裡陪你。」
兩個聲音不停安慰著,面對那些溫柔的話語,浪人什麼都沒有說,隻是哭得更傷心了。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ypjupkrw
  (2011-10-25 21:40)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