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清華大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不許亂砍樹- 清大前校長劉炯朗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21  
0
 
0
今天我要談的是:「不許亂砍樹」。有一次,我在清華校園散步,遇到常跑清華的記者朋友梁秀賢小姐,她問我:「在清華裡當什麼最幸運?」我聽了,就像丈八金剛摸不著頭來,不知如何回答,她告訴:「我想在清華當一棵樹最幸運!」我聽了之後,覺得很有道理。清華的確有一個很好的傳統,「不許亂砍樹」。在清華校園裡,我常常看到馬路上、人行道上、停車場出入口的地方、通道中間的樹,都沒有給砍掉、屹立不移,真是應了一句老話:「樹不轉路轉」。諸位,如果有機會到清華校園走走,一定會明白我的說法。


讓我給諸位一個很有趣的例子,在清華校園裡,紅樓前面,紅樓就是在籃球場前面紅磚蓋的房子,可以看到斜著排列、整整齊齊等距離的四棵樹,二棵在草地上,一棵在人行道上,還有一棵在馬路上,如果你親自去看看,一定會莞爾一笑,同意這是「不許亂砍樹」的一個好例子。


幾年前,清華有一件工程,因為一些誤會,建設公司一下子砍了上百棵樹,全校為之嘩然,引起軒然大波;我們也不是要追究誰的責任,不過,這也彰顯了「不可亂砍樹」這個例子。


「不許亂砍樹」是一個好的政策和原則。樹木可以美化環境,遮蔽太陽,保持水土;樹木的成長很慢,因此,保護樹木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們不會為了木材而砍伐樹木,也不能夠為了開闢道路、建造新的建築物,輕率砍伐樹木。蒼翠的校園、遮天老樹、林蔭小道是值得珍惜和維護的。


但是,如果我們把「不許亂砍樹」的「亂」作一個極端的解釋,「不許亂砍樹」這個原則,可能會變成「不許砍樹」;有人會認為凡是砍都是亂砍,所以任何樹都是寶貝不可以砍。負責修路建物的人,可能為了避免被冠上亂砍樹的罪名和責任,就覺得最簡單的作法就是乾脆不砍。


反過來,假如我們把「不許亂砍樹」的「亂」字,作另外極端的解釋,「不許亂砍樹」這個原則可能會變成「可以砍樹」。因為「亂」的定義是模糊的,大家認為不應該砍的樹,砍樹的人卻認為可以砍,因為他只是砍,沒有亂砍。我們也聽過有些山區,政府為了水土保持的緣故,由法令規定「不可砍樹」,凡砍必是亂砍,亂砍必須受罰。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有些老百姓想把樹砍了開發土地,他們就把樹皮全刨下來,讓樹枯死;枯死的樹,自然就可以砍,因為「不許砍樹」只是不許砍活樹,死樹不但可以砍,甚至非砍不可。也許,在「不許亂砍樹」這個政令之下,還得加上「不許亂刨樹皮」的規定。


其實,「不許亂砍樹」只是一個防範性、消極性的原則而已,「多多栽樹」才是有建設性的積極原則,「不許亂砍樹」和「多多栽樹」是兩個相輔相成的原則,必須同時注意、齊頭並進,「多多栽樹」並不是等於「可以亂砍樹」,適當地砍除需要砍的樹,才更能夠發揮增栽樹木的功能。


在國家社會和做人做事,都有許多法令和原則,「不許亂砍樹」不過是一個例子,說明了立法和執法原則的建立和執行,都得小心和用心。立法要嚴謹,但是不可僵硬;執法要嚴謹,但是不可忘記立法的原意和精神。以負面的法令,來防範禁止,不如以正面的法令來鼓勵推行。


剛剛我們用「不許亂砍樹」這個例子,談到立法、執法和防止犯法的三個相關層面,一個文明社會是一個法治的社會,法令規章是大家生活裡的共同規範,它的目的就是要建立和諧公平的生活環境。從國家政府的層次來講,三權分立就是立法院立法、行政院依法行事、司法院查辦杜絕不法的行為。這些大道理,三天三夜都講不完,不過,我可以用比較輕鬆的角度來看看這些問題,光是從「不許亂砍樹」這個例子,就看出來立法往往不是一個很簡單的一回事。


讓我找幾個在學校裡碰到的例子,說明立法的不容易,有時候很明顯的法令會有意料不到的漏洞。在大學法裡,規定大學校長必須具有中華民國國籍。讓我來解釋一下,多年以來公立大學校長是不可具有外國國籍的,幾年以前,新的法律規定大學校長可以有外國國籍,但同時必須也有中華民國國籍。所以,在某一個大學校長遴選辦法中,就有一條其中說候選人必須具有中華民國國籍的規定;條文原來的想法,是假如一個候選人沒有中華民國國籍,當選了也不能夠就任。但是這個條文忽略了,沒有中華民國國籍的候選人,當選之後可以申請歸化的可能;我們也的確可以找到這種實例。


有時候,為了容易執法,立法的時候往往朝量化的方向走,教授升等必須有傑出的研究結果,傑出的研究結果就被量化,論文五篇成為教授升等的標準。有人說各式各樣的論文多得是,不能把每篇論文都算,所以只算期刊的論文,不算會議的論文;又有人說期刊的論文多得是,所以只算SCI期刊的論文,因此升等的標準就從傑出的研究結果,量化成為五篇SCI期刊的論文。


讓我解釋一下,什麼是SCI期刊,SCI是Science Citation Index的簡稱,Citation就是引用,原來的目的是你在期刊上發表了一篇論文後,有一個機構會去統計別人引用這篇論文的次數,因為,別人引用的次數也可以代表這篇論文受到注意的程度,但是世界的期刊那麼多,所以這個機構只選了五千多個期刊,只有登在這五千多個期刊裡的論文,才去統計他們被引用的次數。從某個角度來講,這五千多個期刊就被大家認為是好的、重要的、有份量的期刊,所以在這些期刊裡登載的文章都算是好的論文,SCI論文就是從這個地方來的。現在許多國家的高等教育單位裡,包括:台灣在內,都非常重視SCI論文的數目,從教授升等,到大學是否算是國際一流,都要統計SCI論文的數目。有人說重視SCI論文過了頭,SCI不是Science Citation Index而是變成了Stupid Chinese Idea的縮寫了。


有時候,幾個合理的法令加起來反而會變成不合理的結果,差不多十年前,我還在美國教書的時候,我到清華大學擔任客座教授一個學期,在那個學期,我開了一門大學部的選修課。開學的第一天,我就跟同學們宣布這門課,一個學分每星期上課兩個小時,每星期要交一份作業,還有期中考和大考。有些同學就說:「課業份量這麼重,為什麼只給一個學分呢?」我想想也有道理,就說我同意把這門課改成為兩個學分的課,可是馬上有別的同學極力反對,我覺得有點奇怪,我就反問他們:「同樣的一門課,同樣的課業份量,我多給你一個學分,為什麼你要反對呢?」原來,他們都是應屆畢業生,那個學期選了九個學分,為了把時間和精神都集中在研究所的入學考試,計畫把那個學期選的九個學分都全部當掉,按照學校的法規,如果,選九個學分或者以下,全部當掉是不會受到1/2退學處分的,如果我多給他們一個學分,就變成十個學分了,當掉一半那就是五個學分會受到1/2退學的處分。我還沒有馬上瞭解,為什麼九個學分以下可以全部當掉,而不受1/2退學的處分?後來,我才瞭解,如果一個學生只選了少數的幾個學分,譬如說:一門課三個學分當掉這一門課的話,受到1/2退學的處分,就有點太嚴苛了;所以學校的規定有個上限,就是九個學分以下,即使全部當掉,也不受1/2退學的限制。我說:「那麼你們為什麼不乾脆退掉我的課,變成8個學分就好了。」他們說:「那又不行,選課不滿九個學分那就不是全時的學生,是part time的學生,要給抓去當兵!」最後,我想出一個辦法,我說:「我加開一門課,同樣的老師、同樣的內容、同樣的上課時間和地點,舊的課是一個學分,新開的課是兩個學分,你們要選一個學分的課也可以,你們要選兩個學分的課也可以。」結果,我跑到註冊組去,註冊組說:「不可以!登記開新課的時間已經過了,您不能夠再登記開一個新課。」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有很多法令每一條都有它的理由,可是加起來卻令人無所適從。


我想,我應該停下來了,因為,再講下去就會超過我的法定的時間,希望您奉公守法,也希望您做事情有方法、解決問題有辦法。我們下周再見!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skys
  (2008-08-23 08:06)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2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