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晋商银行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探寻煤电争端:巨大利益流向何处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火电行业的盈利能力已处于2002年以来的最坏时刻,二季度业绩将是全年的最低点。随着石油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回落和国内CPI增速的趋缓,为电价上调打开了时间之窗,将有助于火电行业景气重新进入上升通道。按照火电上市公司利润对电价调整不同的敏感度,投资者可选择弹性较大的火电股。

  虽然身处“煤都”大同,但李先生(化名)仍如坐针毡。

  李先生为大同二电厂燃煤部负责人。8月1日,他向《证券市场周刊》表示,“大同煤炭集团(下称“同煤集团”)给我们发的煤不足合同量的四分之一,而按市场价供货的地方小煤矿,基本每10天就要涨价一次,电厂已是赔钱发电。尽管如此,电煤库存也仅可维持3天左右。”

  大同二电厂一期、二期项目共有240万千瓦的装机能力,是国电集团下属规模最大的电厂,2007年需电煤约400万吨,而同煤集团当年的煤炭产量为1.17亿吨。

  大同二电厂并非特例,华能国际(6.24,-0.51,-7.56%,吧)(600011)、华电国际(4.02,-0.14,-3.37%,吧)(600027)等2008年上半年业绩先后预亏,原因均为上半年煤价上涨幅度超出预期。

  7月24日,国家发改委下发煤炭限价令,要求秦皇岛港、天津港(14.24,0.05,0.35%,吧)、唐山港等港口动力煤平仓价格,不得超过6月19日的价格水平。此前的6月19日,国家发改委下发电煤限价令,此后电煤价格仍上涨了22%。这一幕在2005年也曾有过上演,当年国家发改委亦两次发文对煤炭限价,但并未遏制煤价上涨势头。

  国家发改委决定自8月20日起,将全国火力发电企业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提高2分钱,电网经营企业对电力用户的销售电价不做调整。但与此前7月1日的电价调整一样,只能部分纾解电力企业的困局,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煤电之争的死结。

  作为世界第一产煤大国,在电力严重短缺下,中国电力企业却面临如此境遇。相关数据表明,煤炭企业因价格增长带来的利润,远小于电力企业成本的增长,那么巨大的利益流向何处?煤电争端背后隐藏着怎么样的秘密?

  燃煤困境

  2007年12月,大同二电厂与同煤集团签订供煤协议,约定后者2008年每天供应4列车1万吨电煤,每吨约定为300-350元。随着煤价的节节攀升,同煤集团不再执行合同,每天只供应大同二电厂1列车电煤。

  几经沟通未果后,国电集团请求山西省政府出面协调。省政府在5月12日发文,要求同煤集团在5月到12月份,保证大同二电厂每天4列车的用煤量。但至7月1日,同煤集团也只向大同二电厂每天发出两列车电煤。目前,双方已达成新的协议,同煤集团保证每天新增1列车电煤,前提是按500元/吨结算。

  同煤集团董事长吴永平表示,既然通过市场可以卖出更高的价格,同煤集团就应优先考虑企业自身的利益。

  目前,大同地区市场电煤价约为600-700元/吨。大同二电厂还从地方小煤矿和经销商按市场价购煤,合同基本10天一签。

  《证券市场周刊》了解到,按吨煤600元计算,大同二电厂每千瓦时电耗煤约0.204元,加上配件、水、柴石灰等其他消耗、折旧及修理费等,每千瓦时电成本约为0.304元。而即使在7月1日第三次煤电联动,全国上网电价平均上调0.0174元/千瓦时后,大同二电厂的上网电价也仅约为 0.294元/千瓦时。

  该厂生产部负责人透露,价格大幅上涨的同时,电煤质量下降严重,很多煤发热量不足3000大卡/公斤,此前则多在5000大卡/公斤以上,而且水分、灰分、含硫量等指标亦不如前。

  “由此引发的火电机组非计划停运次数明显增多,设备维修和损耗都大大增加。”

  为节约成本,大同二电厂将一期、二期项目的两套管理机构精简合并为一个,并对机关工作人员平均降薪30%。同时,大同二电厂实行奖励制度:供煤量保证在1-2万吨奖励销售方10元/吨,2万吨及以上奖励30元/吨;若销售方到厂煤化验加权热值达到4200大卡/公斤及以上,每高1大卡奖励相应增加0.15元/吨。

  历史积怨

  作为一种大宗商品,为避免电煤价格大幅波动影响企业经营和能源安全,大型煤矿和发电企业一般采用签订长期供货合同的方式。但近在咫尺的大同二电厂和同煤集团从未建立起紧密的供煤关系。

  大同二电厂用煤主要来自三个渠道,分别来自同煤集团、大同翔宇商贸公司、山西省煤运总公司。2007年,三个渠道供煤占比分别为2.6%、20.8%和 76.6%,而在2000年至2007年,则分别为10%、20%和70%。

  此种现象并非特例。近年来的煤炭订货会上,长期合同煤签订的数量不足电力企业实际需求量的一半。如2007年签订的电煤合同为6.19亿吨,而当年电煤总需求约14.5亿吨。

  李先生表示,前几年同煤集团的煤价要高于地方煤矿,因此电厂不愿签订长单,现在看来是非常短视的。虽然地方煤矿价格低于同煤集团,但发热量、挥发分等指标却相差很多,实际成本要高于后者。

  大同二电厂煤炭采购数据显示,2001年至2007年,从同煤集团采购的煤炭价格,由164.7元/吨涨至305元/吨,而后两个渠道的煤价则均由124元/吨涨至380元/吨。实际上从2006年开始,地方采购的煤炭价格已超过同煤集团。

  2004年之前,电煤市场为买方市场,向电厂供煤及结款都需要给电厂燃煤采购部门相关人员“好处费”,而在此方面地方小煤矿远比国有大型煤矿“机制灵活”。

  同煤集团运销公司严先生表示,当时为了和电厂签订合同,他们几乎要磨破嘴跑断腿,即使拿到合同,也几乎没有电厂会如约要煤,而货发去了,一年半载也结不了款。

  吴永平透露,同煤集团之所以形成对信达资产管理公司69.76亿元的欠款,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年电力企业不给结算煤款,为维持经营,不得以向银行借款。

  据悉,当时同煤集团曾组织上千人到全国各地向欠款客户催账,要回款的职工,按金额的1%至10%提成。

  严先生表示,电厂自己没有执行合同的惯例,现在却要求煤矿遵守合同,于理不公。而且,尽管电厂职工工资有一定幅度的下降,但仍远高于煤矿职工,有能力接受高煤价。

  据本刊了解,以同样工作10年左右的本科毕业生为例,在同煤集团的月收入约为1400—1700元,在大同二电厂月收入约为3000—4000元。

  煤价推手

  在油价大幅上涨的大背景下,煤价在比价效应的推动下自然也就大幅上涨,除此之外,还有诸多的推动力量:

  首先,煤炭开采成本在迅速上升。

  据本刊了解,2007年同煤集团除塔山矿以外的矿吨煤成本约为130元,而目前已达到250元左右,电力、钢材、水泥、木材、工人工资等都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上涨。在吨煤成本构成中,仅工资一项就由原来的70元增至147元。

  薛先生拥有的小煤矿也是大同二电厂的供煤商之一,最近一年来,该煤矿开采成本由80元涨至170元。“除安全投入增加,主要是规费的增加,在两三年内,收费单位从之前的两三家新增了五六家,目前主要包括工商、税务、环保、计生等10多家收费单位。”

  开采成本增加自然导致煤矿坑口价的提升,而电煤从煤矿到电厂还要经过很多环节。

  山西省煤运总公司是大同二电厂最主要的供煤渠道,通过其下设的电煤站向后者供煤。所有进入大同二电厂的地方小煤矿的煤必须与电煤站签订合同,再由电煤站销售给大同二电厂。此前,对销往大同二电厂的电煤,电煤站每吨征收48元,其中的28元为政府财政收费,另外20元以煤检费名目自留。

  2007年3月,山西省停止征收煤检费,开征了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由省地税局代征,同时实行“山西省煤炭销售票”制度,向煤炭交易双方强行征收每吨几十元的交易管理费。

  自此,电煤站也停征了煤检费,但在协助地税部门开展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的查验补征外,还要查验进入电厂的电煤的销售票。而对于超出核定产能生产的小煤矿而言,一般不愿提供相应销售票,电煤站则对每吨煤加征100元。

  据此,该电煤站从创立到现在没有增加任何职能,而人员却从设立时的20人增至目前的130人。

  李先生表示,电煤站本身没有煤源,煤炭紧张时,不能为电厂解决煤源,但长期以来,却在供需双方间树起了一道人为屏障,降低了效率,加大了交易成本。

  按照规定,在山西省所有通过公路运输的煤炭买卖都必须通过山西省煤运公司在各地下设的分公司才能签订合同,对电煤实行“五统一”。即对公路运输的煤炭在价格、合同、票据、计量和结算五个方面由山西省煤运公司实行统一管理,按照一定比例征收管理费。

  除了政府部门的各类收费,大部分电厂用煤因没有长期合同保证,通过市场购置,这就给煤炭中间商留出了巨大的生存空间。

  中间商一般与电厂、煤企关系密切,电企和煤企之所以愿意留出一部分利润给中间商,是因为相关人员可从中得到相应的“好处费”。而煤价越高,中间商及煤企、电企相关人员的“利润”空间也越大。

  目前,煤炭中间商的一般利润行情是:每吨动力煤15元 、块煤30元、精煤40元。

  运力瓶颈

  中国煤炭产地主要集中在山西、陕西、内蒙古等地,电力消费却集中在东南部地区,运输存在“北煤南运”的现象。铁路是“北煤南运”的主要承担者,但铁路运力不足始终是煤炭运输的瓶颈。

  2007年,全国煤炭日均装车完成51632车,同比增加4536车,增长了9.6%;同期,全国铁路煤炭运量完成1.05亿吨,同比增加698.1万吨,增长了7.1%。而同期中国煤炭产量为25.23亿吨,同比增长8.2%,铁路运力增长落后于煤炭产量。

  在大同从事10多年煤炭经销的乔老板对此深有体会。作为中间商,对乔老板来说最难的就是申请铁路车皮。由于上报运量远超铁路运力,车皮资源稀缺,每吨煤铁路部门的相关人员要收20元的“请车费”,已成为一个公开的秘密。

  此外,在煤炭装车过程中涉及到的开矿车、装车皮等环节的负责人也都要“公关”,否则要么装载缓慢,要么少装。乔老板透露,“仅用于铁路部门的‘公关’,每吨煤在30元左右,这自然需要下游煤炭用户买单。”

  即使拥有铁路专用线的煤炭公司也好不了多少。铁路专用线和铁路网连接之后,依然要走铁路运力计划,而且专用线的维修也由铁路部门负责。在山西拥有铁路专用线的煤炭企业,每吨煤要抽取2元钱作为维修费用。

  目前,山西外运煤主要有大秦、侯月、神朔黄三条铁路运输线路。从2003年开始,大秦线煤炭运力快速增加,2005年至2007年连续三年增量都在5000万吨左右,2007年运力达到3亿吨,而侯月、神朔黄线运力增长缓慢,分别为2000万吨和1500万吨。

  据本刊了解,2008年大秦线将继续新增运力5000万吨,神朔黄线有望新增加1000万吨,其余线路合计新增不足1000万吨,其中通往沿海港口的线路基本没有安排增运。另外,为适应铁路大提速的需要,2008年将淘汰3万辆不适应提速车辆,新投入为2.5万辆,运行车辆总体减少5000辆。总体估算,2008年铁路将新增运煤能力7000万吨左右,比上年明显回落,且新增运力集中在北通道上。

  而2008年全国电力机组新增电煤需求约在1.07亿吨,这意味着将存在3000多万吨电煤运力缺口。

  扩张遗症

  按照国家电监会价格与财务监管部唐俊的分析,2008年前5个月,电企费用增长最快的并非是燃料成本,而是财务费用,同比增长了44%,高于燃料成本42%的增速。与上年同期相比,五大发电集团的资产负债率都有所提高,其中的三家已经突破了80%,其原因就在于发电企业的快速扩张。

  发电企业是资金密集型企业,一个装机容量为2×200MW的火电厂大约需投资13-14亿元,新建一个装机容量为4×600MW的火电厂约需投资110亿元。

  2003年,全国爆发了大面积“电荒”,当年夏天全国就有21个省(市)电力严重供不应求。2004年一季度,全国有24个省(市)被迫拉闸限电。电力缺口年均为2500-3000万千瓦。由此引发了五大发电集团在全国范围内的积极扩张,装机容量迅速上升。

  2002年至2007年,全国净增装机容量分别为1808万千瓦、3484万千瓦、5098万千瓦、7480万千瓦、10482万千瓦、9100万千瓦,同比增长分别达到5.34%、9.77%、13.02%、16.91%、20.27%、14.4%。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TYCCB
  (2008-08-24 22:1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