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袁艾菲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影響我一生的佛學大師-聖嚴師父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小西悠 國中數學 川奈舞[hr]
廖武治∕台北保安宮董事長
滾滾紅塵中,人與人的緣份似乎早已註定,在我一生中,影響我最深的兩位人物,其一為台灣前輩畫家張萬傳老師,我從十八歲便跟隨他習畫,除了學畫也承襲了他的性格;其二為佛學大師聖嚴師父,在我四十七歲那年皈依聖嚴法師學習佛法,也因此將聖嚴法師的「提升人的品質,建設人間淨土」的理想及利他的精神帶到保安宮,兩位大師對我的影響,確立了現今我在保安宮的經營方向。
二十年前,保安宮後棟二、三樓閒置近十年,當時為了讓保安宮能成為台灣民間儒道釋三教融合之宗教信仰,也讓大龍峒社區有一閱讀研修的場所,我建議在二樓設圖書館、三樓設佛殿,其計劃經董事會同意後,成立籌備小組,由我來執行,然而,進行裝修與雕塑佛像之際,發現三樓部份大樑,因興建時設計不當,無法承受四樓淩霄寶殿過多的石材而斷裂,因此,萊利史密斯專家建議除應作補強外,亦應避免再加過重的石材,但其他皆表示反對,不但不作補強,更決定在四樓露台、三樓地面及牆面貼大理石,在無法取得共識下,也或許因緣不具足,我便於民國七十七年冬天,再度離開保安宮,但仍心繫佛殿工程,便藉每日抄寫心經平靜紛亂的心靈,磨墨恭書之際,亦反觀自性,磨去我方正的個性。
半年後的暑假,我們全家仍像往常一樣,前往日月潭度假,享受日月潭晨曦清涼的空氣,欣賞如鏡一般的潭水及遠處傳來宏亮的鐘聲,霎時身心清淨明亮。有一天中午於玄奘寺參拜時,恰遇一位老和尚,和尚問我從那裡來,囑我「趕快去皈依」。我回答:「佛在我心中,不一定要皈依」,但是和尚還是那句話「趕快去皈依」。回到台北後,花蓮慈濟功德會的委員打電話給我,要帶我去花蓮拜見證嚴法師,那天聽了證嚴法師的開示,一種無法言喻的辛酸湧上心頭而淚流滿面,開啟我接觸佛門的因緣。
一天,於北市社會局任職的林淑文師姐希望帶我去北投農禪寺參拜,那也是我第一次聽到「農禪寺」這個名字,到了農禪寺之後,林師姐希望我能皈依成為佛門弟子,並轉請果祥法師協助安排,但在舉行皈依大典時我卻沒有參加……。過了一個禮拜,九月十日上午我獨自在聖嚴法師講經說法之後參加皈依,由聖嚴法師傳授三皈依,賜法號「果賅」,聖嚴法師成為滔滔苦海中引領我的導師。
皈依後一個月,有了一個特別的機緣,我的友人陳世彥先生,其令尊早期護持聖嚴法師的師父東初老和尚,聖嚴法師也曾經去過他家,他的夫人因多年未見聖嚴法師,在知道我已皈依聖嚴法師後,遂與師伯鑑心法師相約於十月十日前往北投佛教文化館,也就是當時的佛研所拜見聖嚴法師。當天會面中,聖嚴法師多次對我說:「今天你來了,我很歡喜…我很歡喜…」彷彿是佛菩薩早已安排。在談話後,也帶我上樓參觀佛研所,並指著窗外的中正山說:「當時的林務局長為討好老蔣總統,在山上特別以樹木種植『中正』兩字,但是現在沒人理它」,也指著牆壁上與李前總統的合照說:「李總統曾學習禪坐」,也要我經常來坐禪,及閱讀佛研所的藏書-西洋美術書籍,當天下午會面的時間竟然長達兩個小時,師伯鑑心法師說師父難得與居士相談甚久。
之後,我每週六在農禪寺參加共修,每週日聽聖嚴師父講授「六祖壇經」。這段期間,每每遇見師父,師父似能看穿我的心一般,總是主動對我開示,或者要我進入會客室聆聽法語,或打電話給我,幾句充滿禪機的開示讓我體悟,如此殊勝機緣非一般居士所能有的。
記得在民國七十九年新年過後的一次佛七,我剛進入農禪寺遇見師父從外面回來,對著我說「你要在苦海求航舟,火中求紅蓮」,說完就進去了,那天下午師父開示的每句話幾乎都是對我講的。在那年清明節,機緣使我再度重回保安宮,繼續籌設大雄寶殿及圖書館事宜。那時的保安宮與一般的宮廟並無兩樣,回到保安宮之後,我每天靠著在家持誦大悲咒及心經來調柔心性,以面對當時惡劣的環境,且仍然繼續在農禪寺共修,也參與建設法鼓山勸募基金的工作。
民國八十二年,聖嚴法師為籌募法鼓山建設基金,透過畫廊邀請一百多位藝術家提供作品義賣,印象畫廊歐先生要我也提供畫作參加。在義賣結束後,歐先生告訴我,在義賣前籌備顧問會議上,因聖嚴法師的一句話,免於我的作品被封殺,所幸在義賣時我的作品落槌的次數,僅次於雕刻大師楊英風的作品,比底價高出許多,不負師父厚望。
民國八十八年,桃園大溪齋明寺由聖嚴法師接任第七任住持,民國九十一年,齋明寺計劃進行古蹟維修,但當時修復設計單位,設計過於草率,導緻師父放棄政府補助,並重新設計,希望我能協助,遂請法師至保安宮找我,雖然當時我剛進行膽囊線瘤切除手術在家療養,仍於七月二十四日晚上至農禪寺拜見聖嚴師父,見到師父跪地痛哭許久才起身,幾年未見,師父身體羸弱,必須靠掛在身上的小蜜蜂(麥克風)幫助擴大他微弱的聲音,在討論齋明寺的修復工程後,師父並對我說:「你的身體很快就會好起來」。同年九月九日,再次到農禪寺晉見聖嚴師父,師父公開宣佈,齋明寺的重修由師父當主任委員,而由我擔任執行長,並向大家說:「廖居士,我信得過他」。後來因為某些原因我不便接此工作,也或許我因緣不具足罷,然而真正原因,我從未向師父說明,此乃我心中之遺憾。
師父在我面臨困頓之際,總為我點燃一盞智慧燈,教我以佛法看待因緣、以佛法面對問題。如今,聖嚴師父圓寂,我上法鼓山為這位影響我一生的大師緬懷頂禮;當我聽到師父在向信眾開示的影片中說:「……一、二十年前跟著我打七的人,現在有很多都離開我身邊了……」,當時我聽到這段話,百感交集,悲從心中來,泣不成聲,因為我也是離開他身邊的人,感嘆因緣的不可思議與世間的無常。芸芸眾生中我何其幸跟隨師父,引領我領略佛法的深奧妙理;又由於種種凡俗因素而離開師父。此時的心情複雜交錯,原來師父是如此掛念著當初跟隨學佛的弟子,然而萬事萬緣也隻能隨順不求。面對著師父靜靜飲泣,心中有許多遺憾與不捨。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xfqjoaxm
  (2011-11-20 15:05)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