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亞馬遜外星人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雨中之雨 【風基風】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大橋未久 美巨乳 烏龍派出所[hr]


BGM-OneRepublic-Passenger

[20]風丸一郎太

00.
那故事畢竟還是有點像俗氣的影劇。

遲遲等不到心上人的女孩試著擦去臉上的憂愁,她虛弱地對著心儀她許久的男孩半開玩笑:「假如他是你就好了。」男孩竭力控制臉上交雜堆砌同情與相映的喜悅表情:女孩終於看見他了。
就算是以這樣的、比較性的方式也無所謂。
就在失戀的女孩決定給男孩一個機會時,她所長久等待的另一個男孩出現了。帶著充分荒謬的理由、(在他看來)同樣荒謬的愛意、以及能壓迫男孩緻死的絕望。

「假如你是他就好了。」
最後女孩與心上人離去前,漂亮的臉蛋帶著幾乎要令他窒息的、滿溢出來的幸福光彩對著他說:「希望你也能得到幸福。」

──假如你是他與假如他是你。
一種期望落空的感覺、參雜著更高更高的期望。失望。反覆再來。
多麼妄言。

01.
超過中午休息時間,風丸坐在人聲漸離的學生餐廳,空出來的隔壁座位擺著空餐盤、眼鏡、水瓶。身材拔高修長的青年將視線集中在正前方攤開的書本及圓珠筆手抄的課堂筆記,讀著讀著唇角邊卻泛起一個意味苦澀的笑容,開始發呆。

「咦,這是小說選讀的閱讀範圍嗎?」局部的綠色馬尾滑入視野,他嚇了一跳,伴隨圓珠筆摔落地面的聲音。啪擦。
「要是那時候有選的話,現在就能跟你一起上課了呢。可惜課撞到了。」
直到綠川將手中餐盤擱在他身旁的座位,問聲可以坐你旁邊嗎的時候,風丸才像剛睡醒般支吾地同意且開始撿筆、然後挪開書包。
「不過還蠻驚訝的,念經濟的你原來對這樣文學性的課也有興趣。」

在筆記頁上為了試筆而劃出的無數個無意義的弧圈停下,風丸不予置評地轉了話題,「我倒是比較驚訝──」他指向對方的餐盤,「以後想當個老師的人自己卻像個小朋友,午餐吃那麼少行嗎?傍晚還有校隊足球加練。」
「沒問題的。」綠川臉頓時一亮,「今天晚上打工的燒肉店老闆很好,常常讓我們帶點東西回去當宵夜。」
「你啊……」風丸忍不住微笑,「到底是哪來這麼多元氣啊。」

「大家現在都很努力。」綠川興高采烈地揮著筷子,「不小心就會被超前噢。我也要更努力跑才行。」
他覺得綠川的口氣有點奇妙,像是參雜些微的期待與苦澀。風丸抿抿唇,暗忖應該是午餐附贈廉價咖啡導緻的錯覺,「因為也到了不能再依賴別人的年紀了,對嗎。」

他當然知道綠川口中的「大家」代表哪些人。
那些所認識綠川龍二共同生活依附的、外星學員的同伴們:爭取獎學金、打工、尋找保送機會……而昔日舊雷門的夥伴們呢?他對映著綠川伸著手指數道各人目標的同時,自己默念一個個名字與臉龐。
會存留下來的就是會,離開的也在心中自占了一份無論過去與未來都給予足球的位置──大家,似乎都很清楚自己的目標呢,他苦笑。

對方的語速慢了下來。
「浩人是最早負責房租就搬出去的呢。他的話現在反而很少見……」
「啊啊,基山,」他回神後艱難且狼狽地開口(並且沒有發現自己使用的是生疏的姓氏),「他有時候,住我那邊。」

上課的鐘聲在此時不合時宜地響起。
「這樣啊。」綠川臉上浮現的表情在他眼裏看來仍是一樣的奇妙。風丸背起書包,「那,就晚點見囉。」

踏出食堂門口前他甚至不敢透過玻璃門看向綠川,為什麼呢?
像要落荒而逃一般。

02.
天空在飄雨。被球場邊巨幅打亮的探照燈映得尖銳如針;穿入地面後便消逝不見。那樣的光暈、無論照上什麼都是灰色的。

「最後那個新戰術,合作起來可能還有些地方要修……」
練習結束後,風丸正和幾名隊友討論剛才練習的缺失,他看見綠川拿著毛巾邊擦汗邊朝他走來。「等等要一道走嗎?」
「好啊。」風丸拎起書包掛在背上,而此刻傳來樂聲,「啊,等我一下好嗎,我接個電話。」
綠川就著蒼白的路燈站著,他代替通話中的風丸向三三兩兩離去的隊友教練微笑著道別,但那人刻意壓低的話語,卻彷彿趨附光源的夜蛾,在他耳畔窸窣沙響。

「今天……要過來嗎?」
「鑰匙,在你那……好、好。」
「晚點見。」

明顯是經過壓抑談話內容的語句。綠川在心底嘆了口氣。
漆黑卻明亮的雙眼瞥見對方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寫的依舊是全名。他於是打開傘,俐落撐起自己和風丸各半邊潮濕的天色。

「本來還想問你要不要順便去我打工的店裡吃點東西。」他的口吻難得的聽不見情緒,「是浩人吧。磁槃工具

***

風丸的表情很有趣,但綠川沒有說出口,畢竟無論是出現的場合或前後接應的解釋都太怪異了──很像他在育幼院早已見識慣了的表情。
小孩子做錯事的模樣;那簡直,就像是巴望有誰能責罵他一頓似的。
短短時間內,綠川龍二又再次嘆了口氣。

「浩人他……過得還好嗎?」問題拋出得有些突然,緻使他愣了一下,本來就隻有兩人的對話在漏失一拍之後,就連雨聲也變得吵噪。
問出這句話的是風丸。

「跟我在一起之後,」風丸的口吻……綠川擡頭瞄街燈打在傘布的模糊光暈──大概就像吞吃了那些撲光的飛蛾,沙沙啞啞。「反而很少看到他真正開心呢。」

03.
青年隱約知道他們並肩行走的道路,隻是為求避開障蔽而劈斫而成的歧路。但他卻無能為力。都走了這麼遠了、在這裡拋棄掉前面真的行嗎?他彷彿聽見基山像往常一樣,從背後攬住他,輕輕的問著。

風丸想試著理出癥結,找出那把鑰匙(許久以前被自己與對方棄置的那把),將頭自櫥櫃底層探出、竭力全身而退時,卻甚麼也沒找到。
他隻是把自己弄得滿頭滿手都髒。

他至今還是時常想起那個人,圓堂守。
這麼說並非不再見面的關係,甚至同基山一樣,他們還是因著比賽的關係見面。一次一次,那樣相隔的、說短不短的時間差甚至足以讓彼此注意到對方的改變:曬黑了、受傷了、長高了。最近的一次則是對方身旁陪著初中的球隊經理;當然身分早已不僅止於此。

風丸覺得,這是足球給他的,也是足球奪走他的。
但那彷彿都已是淡去的畫面,像小時候作過將報紙浸濡在香蕉水使之溶解轉印一樣。依舊鮮明的圓堂守是初中時領導他們奪得全國冠軍、總是在自己徬徨時按住自己肩膀、笑容過份溫暖的少年。

並不是說現今的圓堂守不如以往,而隻是以往早已不可碰觸而已。

──假如你是他與假如他是你。
出於那樣一種不負責任的想法。

他知道基山一直以來想的是什麼,但基山沒有說、風丸也沒有問。超越了熟識到能問對方某些原由的程度,藉以再也沒立場過問;長久以來他們都是這樣理解和猜測彼此的。在模稜兩可的狀況下解讀對方,好像對彼此沒有疑惑、卻也從來不是真正清楚。

因為光是擅自解讀的話,就知道那是不對的。
但是,沒有說出來就不存在了麼。

***

「隻是想著依靠誰,或是成為誰的話,是甚麼也改變不了的噢。」
綠川說話時隻用側臉對著他,同時眼神專注盯著前頭的夜路。

「一直看著你們,總會讓我有種像在懼怕些什麼的錯覺。」那句話叫作什麼來著?綠川頓了一會兒。
一朝被蛇咬,三年怕草繩。

大概是這樣吧。

綠川深吸了一口氣,接下來開口所說的事並非風丸所以為(或期待)的、像是兄長或旁觀者式的說教。綠川脫口的是基山小時候的事情;當然也僅就他所知道的部分。

風丸不懂為什麼對方要跟他說這些。

「應該是需要很多愛的孩子。」他最後這樣作結論。「以前生活在一起感覺不出來,但我最近常常想、或許就是這樣子呢,從小就太過敏感了。」
「接收到愛之後、會加倍加倍努力的回報。」
「但是總是收得很少啊,那樣瞻前顧後又退還回去的模樣。」

──不要害怕。
──隻是交換而已。把那部分的一點點給我、然後,我也會……

夜色和路燈在踩踏與話語之間模糊滑過視野。
「唔,要是讓浩人知道我說了這些,他應該會想掐死我吧。」
「跟風丸你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伴隨綠川乾乾地笑了一聲,雨傘瞬間歪了一下,「大概是、隻是想告訴你一些無所謂的小事情吧。」
我也是很自私的噢。風丸覺得從綠川口中聽到了這樣的隱含意義。

水的氣味隨雨勢而更加深刻了,連傘也遮不住地撲鼻而來。街坊的燈火也被緘封於水窪裏、黑黑白白。青年像是機械般的思考秒差直至綠川的話終止後才緩緩開始運作。

他開始從不僅僅自己早先一口認定的印象、而是也從綠川口中那個自幼便怯弱卻佯裝強悍、最終連自己的恐懼也遺忘的孩子中汲取碎片。開始拼湊,拼湊出基山浩人這個人的形象:掙紮的、強大的、破碎的、縝密的…
卻怎麼樣都無法周全。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恍然大悟自己對基山浩人一無所知。
而那才是鑰匙。

風丸將手縮回運動外套的袖子裏,指間相互摩娑掉濕意水分。大概就像雨中之雨,沒有人辨別得出差異──除非真的碰上自己的手或臉龐,才能了解那樣的溫度打在身上究竟有多冷。
或多疼痛。

最後一步,卻也最難啊。

04.

「風丸?」
他突地打住,步伐差異使得雨滴啪搭啪搭地啃咬皮膚。某個念頭如水生植物在他心裡抓根。
「我家就在前面轉彎了,綠川先去打工吧。」
「等等!」

他開始跑。
既沒有向立刻被拋在腦後的綠川道別、甚至也來不及抽出傘。
附近越發熟悉的景物被快速抹去,腳步卻更快了起來,書包在身旁晃動。他想起自己很久沒有因為目的地而跑,越來越多的時間是為了練習、為了速度、為了自己還不夠格成為的東西。

不是很像嗎?他尋求未知卻堅信會更穩定的未來,既而置後已然成為不可分割的足球。而那個人──他伸手抹去臉上的雨珠──為了某種風丸自己無法確信的原由,選擇了自己而不是其他……「假如他是你」,基山心中一定、常常這樣想吧。他甩甩頭。

都是因為不夠坦白的關係。
水濺了他滿身。

明明已經很近了,風丸卻覺得僅僅連奔跑到門前的力氣都快要消失殆盡。最後一段總是令人最難以忍受。雨大了起來。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vbbjlmivc
  (2011-11-20 22:45)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