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玉山投票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第137梯】印度海德拉巴探勘隊記錄 (上萬字初稿喔!)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msdn 上古卷軸4[hr]

July 07, 2010  心情轉換
    處理著梯隊調換地點的行政,連續幾天的送機,幾天下來睡眠不足,頭腦和情緒似乎也被塞得爆炸。因此在曼谷機場要等10小時的轉機,對自己反而算是個幸運的休息。當然,那是因為知道到印度後,又有許多事情要摸索和處理了。
    前兩天看完《三杯茶2:石頭變學校》,被激勵了許多,但又恐怕帶著《跨國灰姑娘:當東南亞幫傭遇上台灣新富家庭》太理論而念不下去時,還是決定出隊前一晚要去書局逛逛,買一本合適陪伴此次旅行的書。本想看欣蓉推薦、阿哲也有看的《質數的孤獨》,卻被剛出版的《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吸引了目光。由於出隊,對於藏族人雖有一定的情感,卻不懂藏文,也不了解更多關於他們的歷史、宗教文化等背景。讀了幾頁,知道這是本算硬的書,平常絕不會是我的菜,但想要與他們有更多連結的心情是如此強烈,於是決定挑戰一下。直到旅程結束,我大概讀了一半,而這本書也為我打開新的視角、與不同的思考角度。
    沒有特別要很High,或是很刻意要讓彼此熟稔,就讓大家各逛各的,因為每個人想要探索的都不同。登機前2小時集合,重新自我介紹,玩了一會兒北極熊,此時大家才算真正的第一次認識,絲毫無法預測之後10天究竟會有怎樣的化學效應產生。
    印度時間晚上11點抵達海德拉巴,機場比想像中來的好上許多,後來才知道才剛蓋好兩年。在換錢與叫車時,都遇到了被要Tips的困擾,這不是我的文化,在孟買和德裏也沒這麼頻繁的要求,所以根本不知如何應對,最後決定小小的給一點,卻沒想到對方還嫌我小氣對我擺臉色!這裡不是觀光區,而是個有許多IT產業的科技城,亂要小費亂加錢的現象,是從國外四面八方來受訓和工作的科技新貴「寵」出來的嗎?至今我還沒有答案。
    淩晨12點半,當Taxi往飯店開的時候,突然下起了雨。現在是Andhra Pradesh的雨季,但這裡的雨季並不大雨滂沱,隻是下午或晚上會下些雨,比起五、六月熱季時高達40多度的高溫,七月初到這裡對我們來說,是剛剛好的時間,有時甚至比台灣還舒服。深夜裡,街上幾乎沒有其他車,隻有路燈負責任的提供光線。沒有嘈雜的喇叭聲,隻有滴滴答答的雨聲,在印度難得的寧靜,讓我感到心情自由。到了Abids附近的Hotel Suhail,櫃台工作人員Adnan很有禮貌且耐心的與我們溝通,於是終於可以放下警戒的心態,好好的休息了。入睡前,心中仍暗自感謝這樣的機會,讓我能暫且放下某些壓力,隻要專心思考旅程的一切就好。
 
July 08, 2010  放風日
    昨天雖然不忙,但未免有些奔波勞累;雖然和某些機構連繫在先,但也要先給自己一些時間去探索。於是今天的行程就是:沒有行程!
    花了一些時間在路上走走,碰巧遇到一個小巷弄裡,有人在奏樂、打鼓與歡樂的跳舞著。心裡有些好奇,路邊的人則不斷用肢體動作和眼神鼓吹我們進去。雖然自始至終不知道他們在慶祝什麼,但走進去是對的,那樣充滿節奏的快樂是會傳染的,用笑容與Namaste,感謝他們的熱烈邀請。
    下午去了Charminar和伊斯蘭教的Mecca Masjid。沒有真的走進去,因為沒有背景知識的遊歷,對我來說都太走馬看花,有點隔靴搔癢,抓不到重點。但週邊市集攤販擁擠的程度,卻勾起了我陣陣回憶。和50梯到孟買Thane,和61梯和113梯到印度德裏,在路邊遇見的人們的神情,雖然當你微笑時他們會回以微笑,但許多時候,他們的表情似乎是空洞的,對身邊充滿刺激的嘈雜、危險與髒亂渾然不覺,感覺隻是專注的,在做自己該做的事而已。
    聽Kevin他們幾個同行的人分享到了某間小學拜訪的經過,也為他們開心。能夠接近、認識、了解當地人,總是我出隊時最喜歡的部分。
 
July 09, 2010  揭開面紗
    早上到Valmiki Foundation在Secunderabad的總部去拜訪和了解,才發現它其實隻是一個家族企業Valmiki Group的一小部分而已。Valmiki Group的主要工作是幫助印度學生到申請到國外各大學念書,也提供獎學金計畫。
    大哥Ganesh (像黑道老大那位),二哥Kishan (在Anantapur陪我們,鬍子長到嘴唇上那位),和小弟Raj (對spiritual leader有極度崇拜那位),還有Hanna (奧地利來的實習生)、Mr. Naveen (特色最少的那位)\、Mr. Sekar (超像黑版瑪莉歐的那位) 都幫了我們很多忙。
    雖然在理念和實施上,我們和Valmiki有很大的落差。他們是屬於企業型的基金會,幫忙提供硬體資源,如書包、筆記本、餐盤等學生所需物品給各個學校和NGO,但幾乎沒有直接服務。他們也特別在意給予資源這部分,一開始一直要求我們這次也要先買些物資帶進要參訪的服務據點,直說這樣孩子們的反應會比較大,但這顯然和我們的理念不同,總之是花了一番心力說服他們體諒我們的做法。但也許也不能過於苛求,這個基金會隻成立兩年,因此還有許多待發展的部分。又聽說他們期待成立自己的Rehabilitation Center,祝福他們。當然更不能忘了感謝他們,是因為他們的幫忙,我們才能認識鄉村地區這麼多的草根性組織和學校。
    另外還遇到一個Valmiki的贊助者Mr. Ranjan,他真是一個正向且幽默的人。他自己的女兒是身心障礙者(我忘了是什麼障別了?),為此他成立了Kindle Care High School,讓正常的孩子和身障小朋友能一起上課、生活。記得他說,In India, we can really see God exists from our traffic. 頓時大家哄堂大笑,真是說的太好了。另一點是,Children don’t have dogma, manipulations and so on… They can feel your love, and that doesn’t need any language. Your being there is itself a kind of expression that you love them. 該怎麼說呢?在新疆的時候,好深刻的感覺到自己愛孩子們,卻不知道如何向他們表達…。回台灣後,本想嘗試寫出來,又覺得寫那似乎太個人又太煽情了,沒辦法找到適合的方式傳達內心感受,甚至還不停問自己光是感覺愛他們有什麼用。但是當聽到Ranjan說出這段話時,似乎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我想孩子們會懂我的。有一些感受的連結,不需要言語就能傳遞。
    好不容易確定好之後幾天的行程後,我們沿著Hussain Sagar Lake走回去。那時正是夕陽西下的時間,從右邊的湖面飄來陣陣微風,遠處的景色好美,但左邊馬路仍是吵翻了的交通,加深了我奇妙的反差感受。這是印度一貫的作風,在何處都有兩極化的差異共處,讓我每一處感官與思考,都徹底的被挑動著。
    快到集合時間我們還沒走到,於是想到對街坐auto回飯店。但每輛車都像是油門踩到底的猛衝,我們絲毫找不到穿越的時機。過馬路時被逆向行駛的車嚇到,轉頭想跑回人行道,一不小心差點被機車擦撞。路邊的老人眼見此景,情緒激動的對我說:「Why did you do this? Do you know your life is far more precious than money?」老人的朋友於是帶我們過馬路。他走得很慢,和我們在台灣過馬路的習慣很不同,但他腳步踏實,並用眼神對向我們駛近的車子示意,而出乎意料的,車子們似乎都略為減速了,也沒有人對我們按喇叭。這是在印度過馬路的技巧,小步小步的堅定往前,而你總會找到生存的空隙。
 
July 10, 2010  共通人性下的兩極面貌
    今天一早,Raj好不容易幫我們安排去聽一位spiritual leader的演講,他叫做Swami Sukhabodhananda,他談的主題無關宗教,而是人生的智慧。一開始完全不期待,總怕又是些教條式的演說,或是些思想的灌輸,但實際上,大師的演講讓人驚艷,許多人像是被lighten up一般,感覺就像在對我們的心靈喊話。
“We are intelligent but also stupid. We use our knowledge not to protect us from stupidity, but to protect our stupidity.” 這段話猶如一記警醒的鐘響。知道自己是個熱愛學習的人,總是需要知識來建構自己對世界的認識,卻沒有深刻的去思考過內心的本質。也許以後需要常常意識到這件事,避免讓知識淪為為自己想法開脫的藉口,更要be a wise person using intelligence to destroy my stupidity.
“Do we react or respond?” react是對機械式般的反應,respond則是經過思考後再做回應。當自以為面對事情越來越有經驗時,有時候會不自覺的隻是react而已,沒有認真的去思量與respond。還記得剛工作時對自己的期待嗎?必須要有這樣的耐心和用心,從每一件與人互動的小事中學習,生命才有不斷被擴展的可能。
“90% of people think no problem equals happy, and problem equals unhappy. In fact, you feel unhappy not because of problem itself, but because of your programming.” 不知道是教育的關係,還是我本身性格使然,我的programming總是習慣悲觀的先從最壞開始想起,老是想追求完美也讓自己很辛苦,所以才會特別羨慕那些樂觀的人。這些年漸漸學會一點一點的放下,也開始想要調整腳步了。唯有當自己是喜樂的時候,做出來的也才會是讓人喜樂的,這是在伊甸我才慢慢懂得的事。
    “Everyone has his/her own problems, including me, the speaker on this stage. However, life itself is a problem yet also a solution, which depends on how you deal with it.” 把這段話和這趟旅程連結,早上在spiritual leader的workshop看到的都是印度的中產階級,他們有能力負擔US.200元的高額費用參加兩天的工作坊,卻沒有自己快樂的能力,大家紛紛上台說出自己的擔心與不滿足,彷彿在日常生活中沒有出口一般。但之後幾天,我們遇到許多社會底層的民眾和孩子,他們的笑容,反而是那麼的真誠而自然,不斷澆灌在我的心上。
    老吳說:「我在青海時曾經問過永祥哥,他們覺得自己可憐嗎?永祥哥說:『我不知道他們覺不覺得自己可憐,但冬天一到,煤不夠燒,覺得很冷的時候,他們應該會覺得生活真的很辛苦。』」對於自己該用什麼視角,似乎多了一點懵懂的了解。
    下午,我們到海德拉巴郊區的一間孤兒學校:HCHW—Hyderabad Council of Human Welfare。被送來這裡的孩子,有些是童工、有些是街童,這裡的工作方式,和BBA (Bachpan Bachao Andolan)很像,有Transit Home讓剛被救出來的孩子們休息3個月(似Mukti Ashram),並為他們進行心理諮商;接著會轉介到其他或自己的Residential Bridge Education Center讓孩子們安心學習1年,以期幫他們回歸主流教育;最後當然少不了Second Home,那像家一樣的地方,讓孤兒寶貝們14歲成年以前,都能住在那裏,然後到附近的學校去念書。
    已經見證過BBA在Bal Ashram的服務是如此完善,來到HCHW,發現地方雖小雖簡陋,但整個運作的approach還是一樣完善,內心仍不停深深讚嘆著。大緻了解這裡的工作後,孩子們早在房間裡等著我們了。多虧小戴、以欣、阿光三位老師,還有跳舞很強、會B-BOX的大艾,加上漢堡的中國功夫,我們在印度和孩子們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才如此成功。而最喜歡的自由活動時間來到,看大家去跟孩子們打排球好開心,我依慣例去了解機構詳細資訊後,仍忍不住走到孩子們身旁。
    在Andhra Pradesh邦,人們講的是Telugu,和Hindi完全不同的語言及文字。Malish在我的本子上慢慢的寫出52個Telugu字母,又耐心的教我念,不過好不容易才剛學了點哈薩克語的我,對這麼困難的文字真是無法招架。我耐心的學著,隻是喜歡看到孩子們教導我時,露出的自信表情罷了。在這一刻,他們是老師,而我是學生,謙卑的想要融入他們的語言與文化。
    在這麼短的參訪時間裡,我們尚找不到與彼此適合溝通的管道。隻能用表情、肢體、簡單的遊戲運動,來與孩子們互動。然而那段時間,我的心情是滿足的,”Games”也是孩子的基本權利之一。
 

(好喜歡U-te,於是請老吳幫我側拍。覺得他可能才剛來HCHW沒多久,年紀小小眉頭卻總是深鎖,大概是之前生活的經驗使然吧。他有屬於他的執著,熱切的引領我們到水塔、餐廳、房間,用Telugu一一介紹,但我卻完全不懂,隻能默默跟在他的背後,靜靜聽他小大人樣的導覽。)
 
    HCHW在Golconda Fort附近,難得到此,大家還是決定要去走走。對我而言,雖然同樣是個不熟悉背景的景點,更不想動頭腦去看簡介,卻十分開心能與自然共處。花了一個小時走完城堡,流了一身汗,好好的放空一下。看著遠方,我想起到Thane時遇到的Olivia和Pimenta,我想起在德裏時認識的DJ與Ashok,到了這麼多地方,看了這麼多風景,唯一不變的是對這些NGO工作者,這幾位幫助過我們的人,發自內心的尊敬與想念。也許下次應該提醒自己帶他們的地址出門,寫封明信片給他們。
 
July 11, 2010  NICE真的很nice
    今天要去的地方很遠,在Guntur,聽說來回要坐10小時的車,因此我們早上5點半就出門了。來到NICE (Needy Illiterate Children Education) school時,已是下午1點,辛苦大家了。
    NICE座落鄉間,亦是一所孤兒學校,光看第一眼,就覺得愛上了這裡。有一種寧靜舒適、與世無爭的感覺,更重要的是,非常的明亮乾淨。孩子們就住在這裡,白天是教室的地方,晚上變成了寢室。與孩子們交流,深深被他們跳舞時的投入與享受其中給吸引,看他們跳舞,覺得世界上其他的東西彷彿全都消失,他們的自信和快樂不假外求,就從身體隨著音樂的律動而來,讓我也好想學跳舞。當同工們組隊去和孩子比賽闆球時,我又開始了記錄機構基本資訊的任務。
    看他們的Annual Report,發現所有的財務都十分透明。校長也仔細的解說他們的運作方式,不論是申請入校的表格、教學科目和教材的挑選、或是招待客人的方式,都期待沒有絲毫的資源浪費,能將募捐所得全用在孩子身上。這樣的服務模式,是一年365天都無法休息的,於是問起校長假期的事,才知道她每年隻放一個禮拜的假(六、日沒有在放假的)。而許多好的理念,都是由創辦人Purnachandra Rao而來,他是這個機構唯一的募款者,且從不支薪,跟劉姐一樣。這許多的小細節,都讓我更加喜歡這裡。聽說孩子們懂事又幽默,看孩子們在操場集合,對我們敬禮表示歡迎時,在Bal Ashram生活的日子又浮現腦海,那些和孩子們一起晨禱、慢跑、做瑜珈、玩遊戲的畫面歷歷在目,不禁有點盈眶。謝謝你們這樣隆重的敬禮,我亦是如此的看重你們。
    “Madam, please come again.” 臨走前,孩子如是說。我想我們會再回來的,我們真的好想再回來。雖然我們能夠留下給你們的真的很少很少,但我會珍惜你們留在我心上的那些重量。
    又一路顛簸回海德拉巴,到飯店已是半夜1點半。漢堡和小P似乎開始掛病號,明天又是早上5點半出發的行程,是得彈性調整的時候了。
 
July 12, 2010  天衣無縫的分工
    清晨,確認漢堡、小P、瘦瘦都有些不舒服想留下休息,且漢堡拉肚子狀況明顯不好時,決定留下帶他去看醫生,並且請黑豬留下一起幫忙。於是Helen、老吳、與惠玲姊就帶著大家,和KVFCI Students Charitable Trust的Madhu,一起往海德拉巴北方的Ramagundam探勘去了。(關於這天參訪的兩間學校及一處廢棄工廠與荒廢社區的故事,再請他們補充。)
    於是留在飯店的我們(除了一整天都昏睡休息的小P之外),一起帶漢堡到附近的Care Hospital看病拿藥。到印度5次了,這竟然是我第一次到當地醫院!但這裡給人的感覺是可靠的,吃過藥漢堡便漸漸好轉了。
    下午臨近傍晚的時候,其他人還在休息,我和黑豬去了Sphoorti一趟,還是想把握時間探勘。剛到的時候,Srivyal不在,孩子們完全不知道我們是誰,卻還是親切的跑出來說 ”Hello, sister!” 還有 ”Hello, brother!” 他們的純真無防備,很快就將我融化了。那天,我們不是最主要的客人,另外有一家人來,買了大蛋糕、原子筆和氣球,要孤兒寶貝們一起幫女兒慶生。女兒認真的發給每個人一支筆和一個氣球,台上的大人在聊天照相,底下的孩子們眼神有些放空,我們坐在旁邊看著這一幕,感到不自然亦不自在。類似這樣的活動也不是我們的做事方式,但看著Director Srivyal認真的和女孩的爸爸對話,後來又知道這個父親希望未來能多為Sphoorti的孩子盡點力時,才收起了原本的一些負面想法。
    今晚孩子們讀書的時間勢必是被打擾到了,而壽星家庭一走,Srivyal好像在處理少數孩子的事。我們不想和孩子們乾瞪眼,於是帶了英文歌和Simon Says,卻沒想到孩子們的反應出奇的好,不斷的要求再一遍。這些時候,我還是默默的觀察Srivyal。對於我們的到來,他似乎不興奮、亦不熱情,但當我們提出合作計畫的可能性時,他卻二話不說的答應了。在孩子們面前,他則像是個嚴父角色,沒有特別的幽默感和笑容在臉上,但你能感受到,孩子們是如此專注的聆聽他說的每句話。他講話不特別大聲,但隻要他一開口,所有人的眼神都會盯著他。還沒看到附近的學校,但是希望有機會能陪伴這群孩子。他們當中,年紀最小的才三歲半。
    回程坐的tuk-tuk和來時一樣,是個講價時不合理,到了又要多收錢的司機。但因回去的時候已是晚上8點,而Sphoorti那邊似乎不好叫車,我們拗不過回去還想再撈一筆的司機,隻好讓他等我們。司機似乎是位穆斯林,在經過清真寺時他嘗試想說些什麼,似乎是說趕不上朝拜的時間了。因此和去程不同,回去的路上他狂奔猛衝,絲毫不在意後座我們的感受,有幾次真感覺快飛出去了,好多次明明空間不夠,他還是執意要硬鑽,甚至還驕傲的說自己是海德拉巴最棒的司機。我都快瘋了!
    黑豬笑我說:「不是已經來5次了嗎?怎麼還不能習慣這裡的交通呢?」哈哈,說得真好,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耶,可能是那時候已經被晃倒無法思考了吧!倒是想起有一幕司機在開車途中,不由分說就將他的光腳丫伸出去,幫忙推前面那台跑不太動的auto rickshaw時,我才感覺混亂的可怕,絲毫不減這裡濃濃的人情味,於是不禁會心一笑。真是超級印度的經驗啊!
    半夜2點,另一小組才風塵僕僕的回到飯店。心疼大家的辛苦,小戴和Kevin卻說:「還好啦!在路上玩唱歌遊戲玩很high,今天去的地方也蠻棒的。」謝謝你們超棒的自我轉換,和超強的自我娛樂功力,讓整個旅程都是這麼的順利。後來又和Helen、老吳打屁笑鬧分享了一下,才不捨的道晚安。明天又是新的練習。
 
July 13, 2010  路程上的重要對話
    早上11點出發,Anantapur距Hyderabad約370公裏,但這邊的車子跑不快,保守估計至少要7小時才能到。而真正抵達的時間,都快晚上8點了。
    這天,路上的田野風光讓人放鬆,路也算好走,風徐徐從窗外吹來,去年從菲律賓回來後,Helen很快就出國了,而出隊到現在,也一直沒有很多時間好好聊聊,漫長的路途,正是聊天的好時機。
    Helen花了一年到歐洲交換學生,因此去了很多國家、各個地方。自己大概處在某個需要轉換或休息的階段吧,但從來沒有自己出國旅行過的我,說穿了也不知道自己旅行時,除了單純的放鬆外,想要的究竟是什麼?所以很想聽聽Helen的分享。沒想到她的答案大出我所料,她說:「雖然去了很多國家,但大都是有名的景點,嚴格來說並不深刻。學到最多的,反而是更認識自己吧!有時候一個人在國外,還蠻無聊的。和不同的旅伴一起旅行,有時則需要長時間的磨合。就是在這些過程中更認清自己吧。你呢,想去哪裡旅行?」我搔搔頭想了想,除了短期式的那種,每天按摩spa在海邊放鬆的懶人度假外,真正吸引我的旅行是怎樣的呢?一時之間也想不到。我想要的不是走馬看花,我想要的不是新奇刺激,大概我想要的不是旅行吧,而是嘗試到完全不同的地方生活一段時間?但,這樣的渴望又是為什麼?
    這三年來經驗的累積、想法的轉變、對未來不甚真切的勾勒,都在車子奮力向前衝刺,仍舊無法超過時速80公裏的時候,一一和Helen分享了,也或許像是在對自己說。出發前一兩天,琢嵩哥說的話也讓我在路上不斷反芻。那些他說我們所缺乏的部分:知識經濟的建立、和最終目標宗旨的設定,都讓我覺得是切中核心。而他對伊甸在全球社福角色的願景,更是和我在讀書時所想參與的project management有所相似。原來他真的走在很前面,我不禁讚嘆:「琢嵩哥你真的很厲害!」指的是他的策略規劃而言。他卻平淡的回說:「這不就是我的工作嗎?」這簡單的一句話,似乎也幫助我認清組織中不同職務的角色定位。
    於是和Helen又聊起一個更根本的話題:什麼時候才會覺得做得夠了,不再自我質問,而能喜樂的盡力然後面對?我想我認識到要長久走下去,自己必須要能回答自己這個問題,才能心無旁鶩。目前還在尋找,並透過《從【聖經】理解服侍善工》這本書,來慢慢思想。(但雖然這本書很薄,我也已嘗試翻了好多次,不過真的很難!)
    記得6月中從新疆回來後,有一個很強烈的感覺,就是:不能再盲目的衝刺了,需要適當的休息和調整速度。這是一場馬拉松,才剛開始而已,我不應該把自己搞的那麼累,應該要找到適合的速度和節奏,才能有效的發揮潛力。村上春樹在《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一書中,談的馬拉松和寫作、甚至思考,其實都是同樣的概念,這些部分影響了我、也提醒了我,最重要的是訓練專注力和持續力。
 
July 14, 2010  旅行的意義
    旅程後半了,這應該可算是參訪學校的最後一天。早上到鄉村的primary schools (1到5年級) 和secondary school (6到10年級)。這裡真的是很鄉村的感覺,因為前面牧人自在的放羊,擠滿了整條鄉間小道,導緻車子一直被卡在路中央,就是最好的說明。
    很幸運來到這麼一個村子。雖然在小學裡和孩子們玩,矮矮的圍牆擋不住其他村民的好奇,倚著牆,村裡的老人們也認真的觀察著我們。雙手合十「Namaste」敬個禮,伯伯們雖羞澀但也笑開了,嘴裡的幾顆缺牙,真摯的眼神,即使沒有語言的互動,我還是感覺我們是同在的。這裡是Telugu-Medium的學校,孩子們雖然有學英文,但幾乎沒有機會用到,而我們帶著台灣腔的英文,又讓他們更難了解了。可是隻要伸出手,喊出「One Two Three」,所有的小手自動放到你手下,等著你抓他們。所有的小團康,都是不會膩的互動好幫手。
    噹噹噹,午餐時間來到,為了讓農人們願意送孩子們來上學,而不是帶他們去下田工作,政府提供了免費午餐(政府終於有做些事了啊…)。看到孩子拿著不鏽鋼餐盤,搖搖晃晃的走到學校的小角落,大廚在根本稱不上是廚房的露天環境煮飯,天氣熱於是蒼蠅在旁邊覬覦的飛來飛去,一找到空檔便停在食物上。但這些讓我們難以想像的畫面,在孩子們心中還是值得開心的一刻,看他們打飯,盤子裡隻有白米、水水的咖哩湯、和一顆蛋,卻已讓他們笑開懷了。一個小男孩,被發飯的大廚攔下,不是剛剛才發完蛋嗎,怎麼他的盤子裡沒有?隻見大廚正要補一顆給他時,男孩從髒髒的襯衫口袋裡掏出蛋,似乎要告訴大廚:「我有拿喔!」一旁的Kishan說:「大概是想帶回家晚上吃吧!」望著孩子往學校中庭跑去(其實隻是一個很小的空地),我的眼眶濕濕的。Kishan要我們和孩子們一起吃,但我們怎捨得多吃呢,隻想淺嚐一些,而許多的蒼蠅,更讓一些身體已有不適的同工卻步。孩子們和同工們的心情我都能懂,而我像在天秤的中間,晃啊晃啊。最後我決定,讓同工們依自己情況選擇要怎麼做,而我,將毫不猶豫的向孩子那邊走去。
    很想來這裡好好生活一下,唯一的考量是大家的身體能否負擔。隻是,在這裡能下田農忙,也許還能Home Stay,真的很吸引我們。再評估吧!

 
(看到牆外的人、和學校裡的老人了嗎?那是和學生互動外,另一個感動。)
 
    下午到了一個照顧、教育身心障礙者的機構,看到許多身心障礙的孩子和成人,太想跟他們互動了,導緻都沒有好好蒐集資訊…。(Kevin或阿光應該有吧!)看到一個年紀稍長的唐寶寶,特教老師小戴稱他「老唐」,驚嘆他的跳舞功力,那流暢的動作和豐富的表情讓我們真想喝采。小戴說:「看到老唐時真的覺得全世界的孩子其實都一樣。」而我和老吳則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多傑,青海的孩子,你們都好吧!?後來和一個有暴力傾向的孩子玩投球接球,似乎叫Roby(?)。剛開始向他傳球,他會很警覺的閃開,像是在害怕和躲避什麼,不禁懷疑是否曾受虐。漸漸熟悉傳球模式後,他開始積極的想參與,但每次隻要接不到球,他就想用球丟人,或用暴力向其他孩子搶球。看著他,我好想繼續跟他溝通、繼續陪他玩,讓他能學會這個簡單的動作,增加他的成就感。現在的他,雖如此不受控制,不與人溝通,可是一有新的同工走進來,他總是迫不及待的要把球丟給他們…。還好還好,這裡有一群人可以陪他們。這裡的寧靜,給了他們莫大的空間。
    晚上Kishan邀請我們和當地扶輪社的成員共進晚餐,一直說是簡單而隨性,去了才發現上了個大當!那天晚上竟是他們每個禮拜的固定集會,而開會的場地有點像是Hitoma村子裡村民集會的露天廣場。主席的話有點過多,但還是很開心能讓這些印度人多認識台灣、認識伊甸。而印象最深的還是他們的 ”arranged marriage, marry first then love,” and the divorce rate less than 1%.” 這些中產階級們很驕傲的說著他們仍循著傳統的婚姻制度,在我而言卻是完全無法想像。不過他們看我們這麼老都還沒結婚,一定也覺得非常的奇怪吧!(身價都落到谷底了,哈哈!)
    也是因為今晚,我們才找到機會和多日來陪伴我們的Mr. Sekar 多聊聊。和Raj與Naveen不同,他是一個較沉靜內斂,講話隻講重點的人。也才赫然發現,他是Valmiki Foundation裡唯一的工作人員。到這裡工作前,他也是獻身在解救童工領域這塊服務好多年。他的不卑不亢,還有他對第一天的車伕Goby(?)小弟的關心,嘗試要說服Goby雇主送他去童工機構念書,那些細微默默的努力,很令我敬佩。
    意識到快離開這片土地,突然想起《旅行的意義》這首歌,並且重新賦予它意義。歌詞的最後一句:「你離開我,就是旅行的意義。」會不會是孩子們要對我說的?我去過了許多地方,我看過了許多美景,我熟記書本裡的真理,但我卻還是不停的離開孩子們…。所以我才要盡力去揣摩和寫下,我愛你們的原因。
 
July 15, 2010  獨一無二的每個人
    一早發現Helen也中標,於是到旁邊的女子醫院看病。覺得林海倫厲害的地方就是,明明上吐下瀉的很慘,但看起來還是好好的、很開心的樣子!今天的行程也很單純,隻是回程往Hyderabad而已。但飯店的doorman似乎早已盯上我,每次我經過lobby他們就會說“Madam, No Tips?”最後甚至還追上車!我承認自己是不熟悉給小費文化,因此我向Sekar請教,通常會給嗎?給多少比較適合?Sekar似乎也無法清楚的回答我,但這次就想成是入境隨俗好了,不希望花太多時間糾葛在這上面,隻期待以後能有機會更了解這背後的成因,就像了解桑拿的技師們背後的辛酸一樣。
    在漫長的路程上,感謝阿光願意大方分享他的日記,讓我再次透過另一個視角重新細細感受印度。可能也是在這個時候開始,甚至到當天小組時間,我覺得我們好相像。
    小組分享前,我和Helen在櫃檯等東西,發現Suhail真是個很國際化的飯店耶(雖然走廊常有老鼠逛大街)。坐在Lobby,認識了波蘭來的Michael (米好),來這裡做IT training,還看到doorman鼓吹他去massage,真害羞;又認識了西班牙大叔Javier,一個人隻身來調查印度各個NGO組織是否真的值得志工來服務,並將他的訪查結果組織成一個免費的網路平台,供有需要的人查閱。世界真的好大也好小,隻是在一個小飯店裡,上帝還是為我們安排了許多很棒的人!
    睽違好多天的小組分享又來了,應該也是這趟旅程的最後一次吧。雖然那天大家都累了,但聽了大家的分享,覺得每個人都好特別,讓我們這個梯隊也變得超有特色!
    小艾,你的 ”Chicken, chicken, chicken… fish?” 這整段話都是太經典了!適應這裡的環境是有些辛苦吧,但還是看得出來你很努力唷。
    James,所以腦殘遊戲這整個系列你到底猜出來了幾個?哈哈。很高興那天你主動願意在NICE唱歌,跨出來不難吧?跟我們在一起,就大膽嘗試,還有開懷的笑就對了。
    黑豬,雖然你常默默的在隊伍最後,但你總是細心觀察,關鍵時刻更是不吝惜主動跳出來幫忙,很令人安心喔。也許對未來還有些茫然,但以你的思考能力一定能找到方向的。
    大艾,你的舞蹈和B-Box真是我們的壓箱寶,好酷!可以感受到你喜歡音樂的心,回來後也開始認識到你的善感了。請把握出國前與我們相處的時間,我等你兩年後回來!
    小P,軍火商的兒子,愛的是黑豬的姊姊,即將要去念台大,我們的社會會變得怎麼樣呢?呵呵。覺得你一定能為社會做些改變的,要相信自己。然後,準備擁抱大學生活吧!
    老吳,之前覺得你思考很細膩,不善表達,但這次的你真的太幽默啦,我欣賞!也許這次出去,心境上又有不同層次的轉變?很期待你難產的文字喔。
    Bonds,你真的是妙咖一枚!出櫃的事隻是開玩笑喔,別太介意。其實很欣賞你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習慣,因為在人生中,充滿對事物的好奇心是很重要的。多問以後,你將學會怎麼問重要的問題;又若,你的問題旁人都無法解答的話,你將學會怎麼自己找答案。
    Kevin,好喜歡你跟當地人聊天的感覺,總覺得你是十分認真的在聆聽與同理,像海綿一樣的在吸收。和你說話也很舒服,因為你不會把你的價值觀加在別人身上,總是先咀嚼別人的話語後,再自己思想,這是很了不起的耐心。
    阿光,除了”Where is your government?”,你批判思考的能力外,最欣賞的還是你自我對話的能力。在許多事情上有自覺,就是進步的開始。但最重要的,還是要讓自己快樂喔!
    瘦瘦,我覺得你是個有自信、有活力、肯嘗試和挑戰的女孩!更重要的,你是印度人的菜!我去了印度五次都不受青睞,如今才明瞭他們喜歡的是你這一型啊,呵呵。
    漢堡,謝謝你告訴我獨自旅行的重要性,我一定會找時間自己機車環島的!還有你推薦的那些書也一定會看,我想我們還有很多可以分享的!你能從每個人身上看到優點,這真是很棒的特質喔!
    惠玲姐,感覺你非常的有智慧!能樂觀的看待每件事,也滿意於自己選擇,和你在一起總覺得不用多慮,隻要好好的去做每件事、好好的享受生活、好好的去愛就夠了。謝謝你。
    小戴,你很棒,我要給你力量,不要再沒自信囉!不管是英文還是其他事情,我相信你都是可以的,所以你更要相信自己。Love Cheers!
    以欣,其實有時候很羨慕你可以放很空耶,我總是想太多…。欣賞你可以自在的面對一切,總是笑笑的,不用太計較,這樣的態度應該是大智若愚吧!
    Helen,第三次一起出隊了呢!還是好愛你喔!很開心路程上我們可以聊好多,讓我好放心也好安心。此刻,就讓一切盡在不言中吧……
    最後是小敏。心靈上,感覺你又成長了一些。沒有預先的設定,欣賞自然的化學效應,學習放鬆自己,自在的在群體中與自己、與別人共處。用正向的心情去面對每件事,不論是問題或是好事,都在生命的過程中享受。
    在海德拉巴唯一的遺憾是酒吧沒有去成,那裡的Bar是晚上12點就關了,沒辦法在最後一晚體會到微醺、輕飄飄的感覺。也許下次還有機會?(然後我覺得自己好厲害,竟然可以細數每個人…)
 
July 16, 2010  和不同世界的最後碰撞
    最後一天當然不免俗的要來shopping一下,但我和阿光去拜訪NICE的founder想把合作談成,Helen、老吳、黑豬則去Sphoorti附近、孤兒們就學的學校探勘。NICE的founder住在一個較為清幽的住宅區,但聊天後才知道那隻是他們租的房子,而且不太。創辦人是個很有想法的人,他誠實的說許多NGO組織收志工服務,並不是真的需要。其一是為了做公關、讓別人認識此組織;其二就是想獲取外界的資源為主。他說起如果我們用English教課,因為無法用母語Telugu翻譯,所以學生們無從理解許多字詞的真正涵義,又七、八月是學期初,老師們忙著讓新學生入校、做測驗鑑定很忙碌,而一、二月時10到12年級的學生要通過國家統一的考試才能確定升級。於是創辦人評估後,希望我們隻能在四月中到五月底的這段時間去服務。雖然我們仍然很想爭取,但覺得他的想法也很正確,並且感動他是從為學生好的角度出發。隻希望,明年五月我們出一次探勘服務隊,讓他親眼見到我們的服務及我們的用心後,能夠開始改觀。
    這裡不是觀光區,沒有好買的地方,又或者是我們這一咖的購物慾實在太低,最後隻在書店買了《白老虎》作者Aravind Adiga的第二本書《Between the Assassinations》,內容有談到印度的宗教、種姓和性別,期待透過本書多一點對當地文化的認識。傍晚和漢堡聊,她也推薦了好幾本書,如:《未央歌》、《黑色之書》、《中性》(這本阿台有借我過,可是真的很難讀)、《波特萊爾大遇險》、《世界是平的》(電影),有機會也想看看,別人喜歡的世界是什麼樣子。
 
July 17, 2010  用力勾勒愛的形狀
    飛機上昏睡好幾個小時,但從曼谷往台北的最後一程上,我看了機上的電影《The Last Song》。不是特別好的電影,但被其中一段話打到,就是Ronnie的母親,在Ronnie經歷父親過世後極度低潮時,對她說 “You always feel everything deeply.” 前後文早已忘了,但還記得當時的感覺。
    那時Ronnie’s mother是要告訴她用力感受沒什麼不好。也許會很痛,但那表示你產生了深刻的連結,你能感受到別人的感受…。好想多描述那時的感覺,但可能要再看片段才能想起了。於是又想到吹哥寫的歌詞:「那是你,從不曾遺忘,用力勾勒愛的形狀…」大概可以有一些體會吧,寫書的過程,就是ㄧ直去揣摩和勾勒這麼無形又深奧的愛。有時候覺得寫得太煽情,有時候也覺得太笨拙,可是那就是我感受到的,無以名狀、卻深深受到牽引的感覺。天倫之旅
    整個出隊期間沒有寫什麼日記,但越接近台灣,想寫下記錄的心情就越強烈。想要留住一點輪廓吧,我已經錯失很多個旅程的心路歷程,而那些卻是形塑我這個人的美好見證。所以花了2天在書桌前,也沒有想過有可能會寫到一萬字,但我告訴自己:「把握現在,寫下你的感動。因為你知道,當你回頭看的時候,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最後,不相幹的話。設計大師阿哲剛剛敲我說:「嗯嗯…那天我載Kelly回台北,他說你們的工作要往前到下一步,需要有一種“深度”的感受,我就在想什麼是深度的感受?我後來覺得應該是一種對自己清楚的認識,因為好像隻有自己的感受才可以有“深”的空間。對你們的工作來說,廣度算是有了……剛好想到這個,所以就跟你分享了……」阿哲說得很好啊,但其實生活並不一定有必要想得這麼深,隻是對我個人而言,既然自己的個性不自覺就會去想,何不記錄下來思想的軌跡呢?於是,這篇文字的出現,也不是要當遊記,嚴格說起來是自我的對話記錄,想從中省視自己在乎的是什麼。

附錄《旅行的意義》歌詞: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你看過了許多美女
你迷失在地圖上每一道短暫的光陰
你品嚐了夜的巴黎  你踏過下雪的北京
你熟記書本裡每一句你最愛的真理
卻說不出你愛我的原因  卻說不出你欣賞我哪一種表情
卻說不出在什麼場合我曾讓你動心  說不出離開的原因
你累計了許多飛行  你用心挑選紀念品
你蒐集了地圖上每一次的風和日麗
你擁抱熱情的島嶼  你埋葬記憶的土耳其
你流連電影裡美麗的不真實的場景
卻說不出你愛我的原因  卻說不出你欣賞我哪一種表情
卻說不出在什麼場合我曾讓你分心  說不出旅行的意義
你勉強說出你愛我的原因  卻說不出你欣賞我哪一種表情
卻說不出在什麼場合我曾讓你分心  說不出離開的原因
勉強說出你為我寄出的每一封信  都是你離開的原因
你離開我 就是旅行的意義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dgmscjcwj
  (2011-12-06 13:12)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