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歷史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大國之殤—漢服消亡簡史-選自《文明的失落與復興》(完全版)

本被文章 1 次, 共有回覆 34  
1
 
0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蕩漾著濃烈的諷刺意味!

漢族,這個又被稱華夏民族或中華民族的古老民族,它名字“華”便是來自她美麗的肌膚——服飾。“有服章之美謂之華。”。(《尚書正義》注“華夏”:“冕服華章曰華,大國曰夏。”《左傳·定公十年》疏云:“中國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章服之美,謂之華。)”2003年10月,中國姑娘王珊身著中國唐式服裝參加國際小姐選美,並獲得“最佳民族服飾獎”的殊榮。然而,時至今日,就是創造這個服飾的民族,卻成了世界上唯一沒有自己民族服裝的民族。

“世界上有很多民族沒有自己的文字,但沒有自己民族服裝的民族卻不多。中國56個民族中,藏族、蒙族、維族等均有自己的民族服裝,唯獨漢族卻沒有自己的民族服裝……1989年發行的第三套人民幣10元券,俗稱“大團結”,票面上的各民族穿著各自的民族服裝,漢族卻穿著中山裝。1987年發行的第四套人民幣,描繪了中國人口總數在百萬人以上的各民族的圖案,其他各民族都有自己獨特的民族服裝,唯獨10 元券上面的漢族和1角券上面的滿族,卻穿著同樣的服裝……”

“今天的中國人,大多數都認爲自己是漢族,可是他們畢生都沒見過自己的民族服裝。甚至,在許多國人的心目中,漢族從來就沒有民族服裝,穿民族服裝是少 數 民族的特色。”

沒有民族服裝,使漢族人在很多場合陷入尷尬的境地。2004年的56民族金花聯歡活動中,五十五個少數民族都身著各自的民族服裝,而漢族金花卻身著西式黑色晚禮服。

其實,漢族並非原本就沒有自己的民族服飾。從上古時代開始,自成一系的漢族服飾,就伴隨著華夏人民的生活點滴,構成華夏民族延續上千年的獨特風景線,成爲古典中國文明的重要象徵。在創世傳說中,她讚頌著先祖炎黃的豐功偉績,在歷史長河中,她記錄著華夏民族的演化軌迹。禮儀之邦的教化使她深邃,文明古國的工藝使她華美,天漢的雄威使她莊嚴,盛唐的光環使她絢麗,她豐富,她悠遠,她高潔,她遠播四海。然而,就在她綻放無比耀眼的光芒的時候,卻突然從神州大地上消失了,僅留下一片廢墟瓦礫,長伴殘陽如血。

《文明的失落與復興》將帶您穿過時空遂道,俯瞰神州大地,欣賞漢族服飾的華美,再探華夏文明的源泉,領略中華文化的淵博,重溫古國往昔的輝煌和驕傲,同時也將帶您感受那曾經的恥辱與悲傷,體驗那痛苦的令人心悸的脈動,感悟漢族服飾所代表的氣節和尊嚴、體會她的堅強和信念,以及她所屬的華夏民族的歷史、今天、未來的命運、抗爭和希望


我們的漢服是怎麽消失的?

“1644年(明崇禎十七年),這是中國歷史上“天崩地裂”的一年,這年3月,李自成北上攻取燕京,崇禎帝自縊殉國。李自成進北京,派人招撫駐紮在山海關的原明甯遠總兵吳三桂。吳三桂經過考慮,決定歸順新朝,並回京朝見“新君”李自成,在回京途中,聽聞家產被抄,愛妾被虜,頓改初衷,回師山海關,佔領關城。李自成聞訊,決定征剿吳三桂,21日,雙方激戰山海關,22日晨,吳三桂情勢危急,帶隨從沖出重圍,至關外向駐紮在關外覬覦已久的多爾袞部剃髮稱臣,歸降滿洲軍,雙方合兵。26日,李自成敗退回北京,旋即西撤,清軍入關,“定鼎燕京”。

第一節 伴隨著滿洲入關而來的就是剃髮易服令

早在滿清入關之前,遼東漢民早已深受剃髮之荼。滿洲在明代稱爲“建洲女真”,剃髮是女真族的風俗習慣之一,這也是從其先世,女真金人那裏沿襲下來的(歷史上,剃髮垂辮這一習俗,存在于多數北方遊牧民族之中,中原漢人因之泛稱其爲“索虜”。),同時,北方遊牧、漁獵民族多屬馬背民族,爲征戰、搶掠方便起見,其服飾多以緊身窄袖爲特點,亦不戴冠,與中原華夏民族(漢族)的寬衣大袖,束髮戴冠風格大不相同。17世紀初,隨著滿洲的興起和擴張,這一特定的風俗習慣轉而變成民族鬥爭之間征服與反征服、奴役與反奴役的政治問題。努爾哈赤于明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稱後金汗,並攻掠明地,開始以剃髮作爲降服滿洲的標誌。萬曆四十六年,(1618年)後金襲取撫順,“被擄軍丁八百餘人,又盡髡爲夷。”(《剿奴議措》)天啓元年,(1621年)後金攻取遼沈,“驅遼民聚城北,奴家聚城南,譴三騎持赤幟,傳令自髡剃不殺。”(《明熹宗實錄》卷三)後金的剃髮政策,引起漢人的強烈不滿,以金洲、複洲、海洲、蓋洲南四衛,鎮江(丹東)等地最爲激烈,“堅不受命,有剃頭者,群擊殺之。”(《三朝遼事實錄》卷四)鎮江(丹東)人民拒不剃頭,還殺了後金派去的官吏,努爾哈赤聞訊,派兵進行殘酷鎮壓,不剃髮者悉被殺害,又搶掠婦女千余人,據朝鮮史料載“時奴賊既得遼陽,遼東八站軍民不樂從胡者,多至江邊…… 其後,賊大至,義民不肯剃頭者,皆投鴨水(鴨綠江)以死。”(《李朝實錄》光海君十三年五月)。

明崇禎九年(清崇德元年1636年),皇太極稱帝,改後金爲清,繼續推行剃髮易服政策,明令公佈“凡漢人官民男女,穿戴要全照滿洲式樣,男人不許穿大領大袖,女人不許梳頭纏足。”(《清太宗實錄稿本》卷十四)三年,(1638年)又下令:“有效他國(指明朝)衣冠,及令婦人束髮裹足者,俱加重罪。”(《東華錄》崇德三)。皇太極的目的,是防止女真人受到漢人風化的熏染,“服漢人衣冠,盡忘本國語言”,(《清太宗實錄》 卷三四 崇德二年四月丁酉)危及滿洲民族政權的長遠存在,爲此,皇太極反復告戒滿洲貴族,應恪守滿洲衣冠和善於騎射的風俗習慣云云,還多次下“上諭”強調這一點:

“當熙宗及完顔亮時,盡廢(金)太祖、太宗舊制,盤樂無度。世宗即位,恐子孫效法漢人,諭以無忘祖法,練習騎射,後世一不遵守,以訖於亡。我國嫻騎射,以戰則克,以攻則取。往者巴克什、達海等屢勸朕易滿洲衣服以從漢制。朕惟寬衣博鮹,必廢騎射,當朕之身,豈有變更。恐後世子孫忘之,廢騎射而效漢人,滋足慮焉。爾等謹識之。”(《清史稿 太宗本紀二》十一月戊申)

“昔金熙宗循漢俗,服漢衣冠,盡忘本國言語,(金)太祖、太宗之業遂衰。夫弓矢,我之長技,今不親騎射,惟耽宴樂,則武備盡弛。朕每出獵,冀不忘騎射,勤練士卒。諸王貝勒務轉相告誡,使後世無變祖宗之制。” (《清史稿·太宗本紀二》 夏四月己卯)

“朕思(金)太祖、太宗法度詳明,可垂久遠。至熙宗及完顔亮之世盡廢之。世宗即位,奮圖法祖,勤求治理,惟恐子孫仍效漢俗,預爲禁約,屢以無忘祖宗爲訓,衣服語言,悉遵舊制,時時練習騎射,以備武功。雖垂訓如此,後世之君,漸至懈廢,忘其騎射。至於哀宗,社稷傾危,國遂滅亡。”(《清太宗實錄》卷三二,崇德元年十一月癸丑)。

皇太極認爲,女真金朝的滅亡是因爲改穿了漢人的寬袍大袖,繼爾廢棄騎射,從馬上下來,“數世之後,皆成漢俗”。因此,爲避免再度崛起的滿洲民族被 “漢化” ,其裝束絕不能改變,這是保證弓馬騎射的必需!否則,就會有“祖業衰歇,以迄於亡” 的危險。爲此,皇太極還召集諸王、貝子,固山額真,“現身說法” “朕試爲此喻,如我等於此,聚集寬衣大袖,左佩矢,右挾弓,忽遇碩翁科羅·巴魯圖(滿語:鷲一般的勇士)勞薩(人名)挺身突入,我等能禦之乎?若廢騎射,寬衣大袖,待他人割肉而後食,于尚左手之人何異耶?” (《清太宗實錄》 卷三二崇德元年十一月癸丑) 這是說,一旦滿洲人放棄本民族的裝束,換上漢人的寬衣大袖,必定會廢棄騎射,繼爾淪落到“待他人割肉而後食”的悲慘處境。這種看法未免淺薄,穿寬衣大袖未必就會廢棄騎射,趙武靈王推行“胡服騎射”,趙國一樣不免于亡,秦始皇穿戴著寬袍大袖的冕旒兗服,卻最終統一天下。(“冠冕堂皇”這一成語也是從漢族皇帝的傳統禮服,冕旒兗服來的。)但皇太極對他的想法堅信不疑,還以之“垂戒”後世,成爲清王朝的基本“國策”。進一步的,滿洲貴族不但恪尊自己民族的風俗習慣,還將其強加給被征服各地的漢族人民。在他們看來,只要漢人肯剃髮易服,除去自己民族的傳統服飾,就會斷絕其復明之路,效忠滿清統治者,作滿清的順民;而漢人和明廷官吏則把堅守自己的服飾髮式,作爲民族大義的表現。雙方以之爲衝突的焦點,進行了殊死的搏鬥。

清軍入關,繼續推行這個政策。崇禎十七年,(順治元年1644年)四月二十二日,清軍打敗李自成進入山海關的第一天就下令剃頭。五月初一日,清攝政王多爾袞率領清軍過通州,知州迎降,多爾袞“諭令剃髮”。初二進北京,次日多爾袞給兵部和原明朝官民分別發出命令,命兵部派人到各地招撫,要求“投誠官吏軍民皆著剃髮,衣冠悉遵本朝制度”。(《清世祖實錄》卷五 順治元年五月庚寅) 這是滿清進入北京後正式下達剃髮和易衣冠的法令。但是這一政策遭到漢族人民的強烈反對,在朝漢族官員遵令剃髮者爲數寥寥,不過孫之獬、李若琳等最無恥幾人。不少官員觀望不出,甚至護髮南逃,畿輔地區的百姓甚至揭竿而起,連吳三桂也極言之。“(吳)至齊化門,居民出迎,見百姓皆剃髮,垂泣曰:“清人輕中國矣,前得高麗,亦欲剃髮,麗人以死爭之曰,我國衣冠相傳數千年,若欲去髮寧去頭耳!清人亦止。我堂堂天朝,不如屬國耶?我來遲,誤爾等矣。”(《搜聞續筆》)多爾袞見滿洲貴族的統治還不穩固,自知操之過急,被迫宣佈收回成命。順治元年五月二十日諭旨中說:“予前因歸順之民無所分別,故令其剃髮以別順逆。今聞甚拂民願,反非予以文教定民心之本心矣。自茲以後,天下臣民照舊束髮,悉從其便。” (《清世祖實錄》卷五 順治元年五月辛亥)所以清軍入關後,剃髮、易衣冠的政策只實行了一個月。

然而,這一政策並未就此完結。當滿洲統治者認爲天下大定之時,立刻以民族征服者的姿態,悍然下令全國男性官民一律剃髮。

清順治二年(弘光元年1645年)六月十五日,清軍攻佔南京,多爾袞即遣使諭令多鐸“各處文武軍民盡令剃髮,倘有不從,以軍法從事”。十五日諭禮部道:“向來剃髮之制,不即令畫一,姑令自便者,欲俟天下大定始行此制耳。今中外一家,君猶父也,民猶子也;父子一體,豈可違異?若不畫一,終屬二心……自今布告之後,京城內外限旬日,直隸各省地方自部文到日亦限旬日,盡令剃髮。遵依者爲我國之民,遲疑者同逆命之寇,必置重罪;若規避惜髮,巧辭爭辯,決不輕貸。”(《清世祖實錄》卷十七)此為針對民衆。同時要求地方官員嚴厲執行,更不許疏請維持束髮舊制,否則“殺無赦。”此為一道嚴令,只可執行,不許違抗。滿洲統治者其實是把辮子作爲“良民證”在使用!多爾袞在順治元年五月講到剃髮令時,就聲明它的功能是“以別順逆”:“因歸順之民,無所分別,故令其剃髮,以別順逆”!

應該承認,在此過程中,一部分降清的齷齪漢官起了不小的惡劣作用,最無恥的,就是上文所述孫之獬。孫之獬在明末清初官場上聲名狼藉,一度名列魏忠賢逆黨。清兵入京後,他爲投靠新主子,極盡巴結阿諛之能。爲表其效忠滿清之誠,“於衆人剃髮之前,即行剃髮,舉家男婦皆效滿裝。”(將良騏《東華錄》卷五)並迅速上奏清廷,諂媚滿洲統治者。據王家楨《研堂見聞雜記》云:“我朝之初入中國也,衣冠一仍漢制。……有山東進士孫之獬陰爲計,首剃髮迎降,以冀獨得歡心。乃歸滿班,則滿人以其爲漢人也,不受;歸漢班,則漢以其爲滿飾也,不容。於是羞憤上疏,大略謂:‘陛下平定中國,萬里鼎新,而衣冠束髮之制,獨存漢舊,此乃陛下從中國,非中國從陛下也。’於是削髮令下。而中原之民無不人人思挺螳臂,拒蛙斗,處處蜂起,江南百萬生靈,盡膏野草,皆之獬一言激之也。原其心,止起于貪慕富貴,一念無恥,遂釀荼毒無窮之禍。”1647年六月,山東謝遷領導的反清義軍攻破淄川,擒獲孫之獬,深恨其無恥,用錐子遍刺其身,插上頭髮,恨聲不絕地罵道:“爾貪一官,辮天下人之髮,今我爲汝種髮!” 孫之獬自知衆怒既犯,已無活理,破口大駡。義軍將其口縫上,淩遲、肢解而死,還將其城中孫子、曾孫殺個精光!民憤之大,於此可見!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慕明
  (2008-08-31 20:5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34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