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台灣出路1-3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一、從大國時代來看統獨問題

長久以來,台灣一直陷入統獨問題的迷思,獨立派的人士一直對中共在國際上的打壓深惡痛絕,在台灣獨立的問題上,中共無疑是最大的阻力。然而獨派的人士卻從未在現實面做思考,所思所慮皆是以現今國際上國與國平等的關係做『台灣獨立』的理論根據。並追求與中共站在同一個高度來討論國際事務。這種高度的膨脹自我,強調台灣的主體性地思維,完全忽視中國是個大國,而台灣是小邦的國際現實,這種想法不但不切實際,更是有悖常理,終將使得『台灣獨立』成為一個遙不可及的美夢。

綜觀古今中外歷史,如果沒有巨大的外因素導致失衡的情況下,從來沒有小國向大國挑戰而得到好結果的。例如:如果沒有工業革命,歐洲列強就不可能以小國之姿,去殖民一個幅員比他國土大幾十倍的地區。所以一旦這種工業的外在因素距離拉近,或是殖民地區的民族意識覺醒,那小國稱霸的局面將土崩瓦解。例如印度甘地的不合作運動,嚴重地影響了英國的經濟,再加上二次世界大戰的衝擊,英國更無力加強在印度的統治力量,是以英國只好放棄對印度的殖民,因此二戰之後印度獨立成功。

歐洲小國在十八、十九世紀能殖民全世界,然而二十世紀以來,全球民智已開,大國人民覺醒,使其在工業與經濟上的能量大大的超越了歐洲諸小國,增加其在世界上的影響力。例如美國、蘇聯、中共這些大國相繼崛起,宣告了大國時代的來臨,歐洲已失去主導世界的優勢。進入二十一世紀,在這個知識爆發的年代,諸先進國家或許在某些尖端科技領域上有些差距,但這些強國的科技力量基本上也相差不遠,幾已達成平衡。所以幅員遼闊,人口眾多的大國,整體國力也比小國大得多。

如果我們把全球人類發展區分為史前時代、農業時代和工業時代,那麼從十八世紀英國工業革命到二次世界大戰的這段期間,則可以稱為時代過渡期。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全球民智已開,人類全體才演進到了工業時代。而這過渡期間,有的人快,也有的人慢,世界在發生巨大的改變。如果我們把這種競賽式的過渡期看成一種變態,那現在的我們只是從一個變態的過渡期回到常態而已,我們從一個過度的時期演化到一個工業的時代。

首先,我們要肯定台灣已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然而立身在這個大國說了算的時代,台灣必須要有做為一個小國的自覺,不可能向大國要求平起平坐地對等討論國際事務,並且在這樣的思維基礎上,向中國提出獨立訴求,以達成『小國獨立』的目的。

二、事大主義與小國覺悟

朝鮮在歷史上一直是中國的藩屬,自從東漢末高句麗取得漢四郡建國以來,直至清末甲午戰爭為止,歷經數代,朝鮮一直是中國的藩屬國。對朝鮮而言,由於長期奉行事大主義,奉中國為宗主國,視中原王朝為中華,稱自己為小中華,而力行效忠中國的外交政策。所以長久以來,朝鮮一直是中國的盟邦,備受中國的保護,中國的態度或可以左右朝鮮的政局,但中國並不直接干涉朝鮮的內政。

所以說朝鮮雖然是中國的藩屬國,但基本上它是獨立的,它擁有自己的國號、政府、領土以及人民,實際上朝鮮完全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不論國內政權的如何演替,卻始終貫徹事大主義的外交國策,長期與中國結盟,使得朝鮮內部安定繁榮,文化昌盛。更是中國長久以來的『不征之國』。

時間推演到現代,雖然沒有藩屬國的制度,但無論古代的中國抑或是現今的美國,凡大國與小國的結盟,都存在著領導與附庸的上下關係。就以現代的美國為例,日本與南韓雖是獨立的國家,但政治上卻是美國的附庸,甚至有駐日、駐韓美軍。而美國這種駐軍的作法,比名義上的藩屬更甚,更直接。

但無論如何,從朝鮮的例子,我們可以找到台灣獨立的契機。台灣要獨立,首先要成為中國的盟邦,從政治的意義來說,台灣必須如同南韓、日本一樣,成為中國附庸,用現成的一句話來說,台灣要當『中共同路人』。我知道,這對大多數的台灣人而言,實在是難以接受,明明是平等的國家,為何不能平等相待?但是反過來想想,美國跟台灣是平等的嗎?哪一件事不是美國人說,台灣照著做,那這樣說來,我們不正好也是『美國同路人』嗎?

或許有的人會認為不一樣,因為美國是『盟友』,而中共是『敵人』,所以寧願親美也不願親中。但是這些人往往忘記一點,有的時候盟友與敵人是自己可以決定的。中共對台灣的敵意,有一部份是來自於歷史因素,另一部份則是出於自身利益的考量。就地理位置而言,台灣是一塊美國進軍中國本土的跳板,所以中國控制台灣,才能保護自己本土的安全。所以中國希望取得台灣,有很大一部份原因出於自衛。基於這種原因,中共是敵是友,選擇的權利自然是我們台灣人,如果我們能對中國釋出善意,自然能降地中國對我們的敵意。

既然如此,對美國我們能有小國的覺悟,為何對中共我們不能呢?就幅員和人口而論,中、美是同個等級的超級大國,雖然在軍事力量上,中美仍有一些距離,但在國際上的影響力而言,中國卻是個僅次於美國的國際強權。因此在面對兩岸問題的時候,台灣理當要有『小國覺悟』,這並不是自我矮化,而是認清國際現實。

台灣只有在這種情形下,才能和從中國討論獨立問題。台灣要獨立,首先要和中國達成軍事同盟,解決中國在安全上的疑慮。其次是在國際事務上的配合,強調中國的主體性,以獲得中國的認同。在兩岸政策上,台灣必須要做中國的『小跟班』,這樣才能換來『和平獨立』的果實。

有了朝鮮的例子,我們可以知道,在與中國合作的台灣獨立,台灣得到的不只是『正名的國號』,更直接地保存了台灣現有的政治文化以及主權,中國的盟邦也將成為台灣的朋友。從長遠來講,縱使中國內部改朝換代,台灣只需要堅持一貫事大主義的國策。那台灣將是下一個朝鮮,我們將擁有自己的歷史與文化,真正從中國獨立出來。


三、區域聯防與台灣安全

自從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國際上開始重視區域整合的問題,在軍事上,也在思考區域性的防衛。所以世界上有許多區域性的國際組織成立,以謀求區域性的軍事安定。但是這種戰略思維在中國卻不新鮮。

中國有句成語,叫做『唇亡齒寒』,其中最重要的想法,就是區域性的軍事合作,以唇齒來比喻地理或經濟上緊密結合的兩個國家。所以中國很早就有『分封天下,以衛京畿』的觀念。這實際上就是一種以中國為中心的區域合作戰略思維。所以中國雖然早在秦始皇統一天下後便進入了帝國時期,卻仍然和周邊的國家建立了一套宗藩制度,雖然在制度上有著上下之別的封建觀念,但實際上卻是一種由中國領導的區域整合。這種想法在明初鄭和下西洋的時期達到了頂峰,其中擁有非常濃厚的儒家思想,追求世界大同和平理念。所以大明艦隊所到之處,帶來的不是殖民與流血,而是繁榮和安定。

受中國傳統儒家思想最深刻的國家,首推朝鮮(韓國)。而朝鮮不只在制度文化面深受儒家影響,在國家安全的方面,也深受宗藩制度之惠。

在地理上,朝鮮半島被稱作東亞陸橋,對中國而言,朝鮮也更是中國在東北亞的屏障。朝鮮的存亡也對中國本土安全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其中有三場最典型的戰役,證明了朝鮮的存在對中國的重要性。其一是明朝萬曆年間的朝鮮之役;其二是清朝光緒時期的甲午戰爭;其三則是韓戰。其中是兩勝一敗,明軍在朝鮮的大捷,粉碎了豐臣秀吉入侵中國的美夢;中共在三十八度線的勝利,遏止的美軍進入中國的企圖;但是甲午戰爭的失敗,卻使得日軍長驅中國東北。

而不知幸或不幸,現在的台灣正好扮演著與朝鮮一樣的角色,台灣是中國在西太平洋上的門戶,要從太平洋入侵中國,先要拿下台灣。

從軍事的觀點來看,光是海、空的力量,是不足以讓敵人投降的,最終還是要在陸地上決戰。其中,登陸作戰便是一種跨越海洋投射陸軍戰力的作戰方式。而登陸作戰最大的關鍵便是補給距離的遠近。

舉例來說:如果德國在不列顛空戰擊垮了英國皇家空軍,那便可以靠著空軍的優勢壓制英國海軍,執行海獅計畫登陸英國本土,最後迫使英國投降。失去了英倫三島,美國在歐洲戰場就沒有前線補給基地,也就不可能跨越大西洋,組織諾曼地登陸這麼大規模的軍事行動,更無法在大西洋岸開闢第二戰場。所以不列顛空戰也成為了二次世界大戰中一場歷史性的關鍵戰役。

同樣地,台灣之於中國大陸,如同不列顛之於歐洲大陸。台灣的面積足以成為美軍登陸中國本土的前線補給基地,是中國國家安全在太平洋上最大的缺口。是以台灣的戰略位置對中國而言極其重要,如果台灣選擇親美,那中共為了自保非打台灣不可,而美軍卻可能棄台保日,苦的只會是台灣人民。但是如果台灣選擇親中,那美軍在中國沿岸將無處落腳,大大的降低了從太平洋岸進攻中國的可能性,縱然台美戰爭爆發,中國為了本土安全,也會誓死保衛台灣。

基於安全上的理由,台灣對中共的態度,也就左右著台灣的前途。台灣如果選擇親中,除了可以藉此換取獨立的果實,更能得到中國實質上的保護,因為台灣對中國而言太重要了。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gglaba
  (2012-01-19 00:22)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