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tcdicabv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痴.笑.方悟情濃(下)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忍者亂太郎 限制級[hr]
呃...這文當初覺得寫得還不錯的
可現在看了...怎麼...覺得好羞啊(掩面)



霞彩飄飄,白蓮倚著窗櫺,失神遙望天涯,自後望去彷若就要躍日而去,無忌擱置掌裡溫熱的藥茶,步上前去。
「天寒,別再著涼。」白蓮想著誰吧…問不出口的他,隻能拉著蓮離了窗,順手攏上,隔絕那黃昏景緻,返身催白蓮喝藥。
「嗯…」他顰了眉,藥有些苦,遞過藥碗,喃喃稱謝。
「別謝…」瞧見他唇畔沾著藥漬,勾指吮盡那苦澀,「太苦是嗎?」欺了近,兩人順勢落進暖被,無忌凝著那菱唇俯下了身,白蓮順勢翻轉,偎進無忌溫厚的胸膛。
「蓮?」他攬著他腰際,喚著,似有話要說。
「嗯?」白蓮縮著身子,更加緊貼那散著溫暖的身軀,發出貓也似的含糊呢喃聲,他喜歡溫熱人體。
無忌笑將著,愛憐地將蓮摟得更緊,「想離去了嗎?」輕輕嘆息。
他的軟弱使然,除了白蓮冀希的溫熱,他竭盡所能地供給暖烘烘的熱能,從不敢要求白蓮給他什麼,為何?呵…淺嚐苦蓮心,怯之不前,他吞不落苦澀…是以,他隻有遠遠地念著白蓮,怯懦,抑著思念,直到無盡盡頭。
他埋首於他的胸膛無語,無忌拈著那髮尾細數,「再多陪我一陣吧…」低低耳語,「再一陣子就好…」求著。
「總要分離。」是白蓮一貫淡然乃至於冷漠的語調。
「我知!我知啊…」他將他緊緊擁著,深吸口氣緩去激動情緒,他轉道,「傷蓮者已遠離方界,若蓮貿然而出豈不陷自己於危難?再者,此處不單隻無忌一人,兄長們修為境界皆是人上人,安全無慮也。」
白蓮急著離去就是不願天外方界因他沾染風塵,無忌怎會不知,他本堅拒來此,強逼著他來,一為安養生息、一為貪戀著蓮香,好久好久不見的他,仍是如此,以著淡默無聲婉拒戀棧深情,好傷人的…
見他要再說無情傷人語,他忙以唇吞落他所有的聲音,白蓮緩緩閤著清瞳,素手挽上無忌寬厚的背脊,貪婪地汲取無忌暖陽般的輕拂…
******
低鳴嗚咽的琴泣曲調,隨著氣流一點一滴注入那濃郁化不去的悵然,彷若張著一名為悲愴的網,悄悄束縛住所有情緒,尚未落下初雪的冷颼,凝滯方界原有的詳和。
傲笑紅塵抿緊唇,眼底有莫名的煩燥,鄰座的血雨風生啜飲熱酒,聆賞樓上傳出的泣曲,待曲調停歇,他噓了口氣。
「這離騷曲果真催人淚,尤其是經由白蓮詮釋,那傷更深…兄長說是不?」他與傲笑紅塵閒聊著。
盯著水中倒影,傲笑紅塵無從否決,淡淡頷首,同意白蓮琴藝造詣已臻極緻,即便是厭惡著他,情緒卻難以掌握,恍惚剎那幾乎失陷於白蓮的情傷…『該死的!』他咒罵著,『不過就幾首曲子罷了!管他因何而傷…』
「無忌好似也心緒低潮難歡,不知是否與白蓮有關?」和傲笑紅塵如出一轍的神遊貌,他自言自語。
嬌弱是白蓮給人的印象,但透過那對綠林湖泊也似的澄清雙瞳,可以捕捉到『自信』,當然!闖盪江湖者必是有其自信,但白蓮不太相同,他的自信尚有其他凝不進的情緒,也許永遠無人參得透吧…
無忌對白蓮的情意,任誰都一眼窺見,兄弟一場,無忌向來是眾人保護的對象,不想,一遇白蓮他反成那霸道的保護者,看得出白蓮漠顏下淡薄歉疚…但他二人似有默契地視而不見,隨著時序幾近隆冬,嚴寒氣候有股感傷透出…呵,他又何嘗不是學得多愁…情這字很是微妙,愈是不去理會愈是容易失足,待猛然醒悟,已深陷情牢…
苦笑舉首,適才與步下琴閣的白蓮四目相接,血雨風生對他招手,「天寒,白蓮是否來杯燒酒趨寒?」邀請著。
白蓮不語,傲笑紅塵飲盡已然冰冷的杯中物,側首凝向窗外,「這麼冷的天,怎不見無忌?」說是自語不如說是問著白蓮。
他落了座,搖頭婉謝血雨風生遞來的玲瓏杯,「採藥。」回答傲笑紅塵的疑惑。
皺眉,壓下被白蓮輕易挑起的不知名怒氣,他回首抿嘴問,「這麼冷的天氣!他上哪兒去採藥?」
「不遠,五裏外的嵬風坡。」白蓮笑著,直探傲笑紅塵眼眸,宛如看穿一切的眸子。
他輕哼一聲,垂首斟滿熱酒,就是不看白蓮,血雨風生緩著場面,「兄長別擔心,無忌不是常去那風坡嗎?」傲笑紅塵輕嗯一聲,啜著燒刀子,不想開口,更試著不去在意白蓮的存在。
「天真冷了…」白蓮站起身倚著窗檯,「瑞雪卻凍結未落…」若有似無的喟嘆,他在等待。
「白蓮期盼落雪之景乎?」血雨風生問道,聽出他的等候。
「嗯…一落雪,回歸時亦近。」他旋過身淡然一笑。
「回歸?但你之傷勢…」微訝異,是以無忌才鬱鬱不樂,因留不住白蓮?
「不礙事,況且白蓮已叨擾甚久,再拖延不去,就怕帶來擾人的俗事…」
意有所指的話語,令兩人相繼挑了眉,血雨風生笑道,「吾等非怕事之人,白蓮安心養傷才是首要。」
「嗯…無忌回來了。」白蓮淡淡地說,對他的話不置可否,似已然另有打算。
遠遠一道身影急掠而來,在看清白蓮倚窗而待的清麗,笑掬上顏,無忌舉手遙遙喚著,並加快了步伐,喘著氣,自懷裡揣出一隻雪白暖軟的掌大小物,「蓮,你瞧,一隻雪兔。」就著窗邊,他迫不急待地捧上,知道白蓮定會喜歡的。
「謝…」他小心翼翼接過,展著笑靨,「送我嗎?」拂著那小小的溫暖。
「嗯…別拋棄它。」他目光爍爍,握住白蓮素手,含笑叮嚀著。
屋內的暖和倒叫無忌遺忘似的,傲笑紅塵拔擢起身,不顧窗邊的氛圍硬是一腳踩進,「無忌進屋再說。」因著酒氣而微現怒意。
他正在嫉妒!卻不知是對誰-不!無庸置疑地是對那最美的白蓮!他是外來者、闖入者,不止破壞方界的平衡更狼狽擰落傲笑紅塵的自傲…
無忌應著是,忙反身往大門而去,傲笑紅塵也重返座席,白蓮若有所思地望向他頎長背影,扶著窗櫺欲離,不經意的一瞥,卻驚見道剌目劍光筆直而至,無忌若有所覺,不做細思竟躍身想為白蓮橫截奪命銀光!
白蓮白了臉,無忌分明一腳強踏黃泉路,不容多想,他咬牙提氣拂袖一氣呵成,及時推擋住無忌掠來的身形,一眨眼,劍光已貼近胸口命脈,閃不過!
白蓮當機立斷,袖再揚擋落三分利氣,幸得旁傲笑紅塵凝酒成劍,快如閃電般撚眉的剎那,化去其餘五分劍氣!血雨風生贊掌轉化所有煞氣,「鏘」的一聲,那行劍擲地有聲!
不及言謝,白蓮翩然翻飛向外,搊扶跌坐在地的無忌探視,「倘再為蓮以身攔劫,吾便立即遠離、不再見。」他說的重,是氣無忌不顧自身安危,轉頭凝眸望向那飛掠直逼而來的削瘦者,暗暗蹙眉。
「我隻是…」無忌皺著眉,欲加以辯白,身後屋內的兩人亦來到,順著白蓮視線而去,待無忌真正瞧清偷襲者面貌,更加驚疑,「談無慾!為什麼?」
不敢置信,並非隻因他三人是同門師兄弟,更因無慾對白蓮不該是如此行逕,無慾和無忌有著相同的心情啊…「為什麼!」白蓮之劫竟是他所為,莫怪…莫怪以白蓮之修為竟避不過,因他必念著情誼,而讓無慾趁隙重傷。
「哼!白蓮倒是懂得找老相好救命啊。」輕蔑及怨懟是那眸中射出,談無慾未理會無忌,直直地逼視白蓮古井不波的清聖麗顏。
「無慾莫要胡言!」無忌急急辯護,「我與白蓮並非你所想…」他定是誤會了什麼!
「閣下擅入我境,莫非以為方界之人好欺辱?」傲笑紅塵冷著顏,對此人印象隻有惡劣兩字。
「哈!不過就是地方隱秘了些,當我談無慾沒見過世面?」側首,「無忌命你屬下安靜些,否則別怪我出手傷人!白蓮!你的答覆?」他眼中隻有白蓮一人。
談無慾目中無人的態度著實令人火光,傲笑紅塵正要發作,卻聽見他最後問白蓮之話。
「答覆?什麼答覆?」無忌凝注白蓮,不解問道。
「白蓮…拒絕。」堅定若前,直直回凝那陰鬱眸子,白蓮淡淡地說道。
「很好!」他恨恨地說著,恨他的冷默與輕視,「想來你必也有所覺悟才是。」瞇著眼,怒火高張,手舉了起。
正當衝突再起,白蓮逸聲喟嘆,「無慾非逼白蓮恩斷情絕乎?」無奈,是為談無慾的乖張及脅迫。Francesco
高揚著手,深陷的眼閃過一絲狡黠,「哈!談無慾怎捨與白蓮斷情?我可要與你糾纏一生-」他笑著,陰沈沈地,「直到天地滅絕。」宛然是個咀咒。
兩人對峙,白蓮蹙緊俊眉,似在衡量,愈是見他如此,談無慾愈是愉悅,笑得更加放肆,眼覆上另種陰霾。
許是旁觀者清,傲笑紅塵與血雨風生亦若有所悟,無忌亦是瞧得清了,談無慾對白蓮想要求更多但白蓮…個性偏激者愛恨界限僅隻一線,但說什麼,他也不允許無慾讓白蓮受到傷害!
「請你離境!」無忌用著幾乎失禮的語氣,對著他要求。
「喔!」他驚異地揚著眉梢,譏諷語氣更甚,「想為老相好出頭,憑你無忌的三腳貓功夫?哈!」帶刺的輕視。
「無忌敬你為長,休再污衊我與蓮情誼…」他再次重申,「請你離境,天外方界不歡迎不請自來的朋友。」動了怒,以緻說出重話。
「嘖嘖…聽聽你喚他什麼,」他甩袖怒難遏,咬緊牙,笑!「蓮啊!想來這段日子,他是多麼竭盡所能地取悅於你是嗎?」強烈的暗示色彩。
「夠了!」傲笑紅塵實難以忍受談無慾意有所指的話語,再度凝氣成劍指向前者,「請回。」
  一氣呵成的流暢和箭在弦上的翻騰劍氣,談無慾明瞭此人非是如無忌修為粗淺者,挑著眉,轉頭凝向白蓮,「蓮啊,好好養傷,我可是期待的很…」說得輕柔,「將白蓮一片片狠狠擰落!哈哈…」腳一蹬,身形已消失不見,隻餘陰沈詰笑。
無忌望向以狂風之姿而去的身影怔愣著,傲笑紅塵回首凝神審視白蓮背對的瘦削,他挺直腰開步伐,無語擡望天,繼而欲轉往屋內,一個踉蹌,白蓮散向黃土,以著華麗舞姿…
始終注視白蓮的傲笑紅塵一箭步,簇擁住他,懷裡的軀體微顫顫地忍耐痛楚般,心頭更莫名一慟,彷彿有什麼在糾結著,叫他呼吸不過,手臂不自覺圈得更緊些。
冰涼涼的白點熨落,瑞雪告別了什麼又彷彿揭露了什麼,懷裡的白蓮顯得太過輕盈,幾乎要承受不住…
******
窗外已是皚皚天地,月華輕舞,池邊的老樹孤寂枝展,寂寥地踡伏風雪其中,窗檯邊沾覆雪白層層,耳後傳來咻咻水滾聲以及-白蓮的暗香,他站起身往那床際接近。
白蓮已足足昏睡三夜,本是無忌看護著他,但傲笑紅塵看他體力難支硬是點他睡穴,是以他得顧守著傷者。
凝注白蓮細緻芙面,思緒再度混亂不已,為什麼?他問著自己也不懂的問題,為什麼這朵蓮帶給他不安,惶惶然的他又因何惶惑,搖著頭,他試圖說服自己沒什麼!什麼事都未發生,隻要白蓮離去,傲笑紅塵仍是傲笑紅塵。
「…慈…」吐露著囈語,掬起從也未見的幸福笑顏,與他熟悉的白蓮截然不同,「…郎…」
攢緊眉頭,不知是對白蓮的笑亦是夢囈而蹙眉,那笑顏尚未及落下,白蓮已嚶嚀轉醒,他忙上前探望隨手倒杯茶水,待他眨著眸看清眼前事物,無言瞧著傲笑紅塵遞上的茶,他道了謝,那笑靨彷若錯覺,又是那淡淡然的清香白蓮。
「無忌…」籲著熱茶,他望向落座床沿的傲笑紅塵,緩著嗓子。
「房裡。」他答得簡短,接過空杯,送過熱手巾讓他暖手。
「抱歉…」他是指談無慾與白蓮的糾葛為方界帶來困擾,傲笑紅塵隻是揚揚眉不語,他復道,「可否給白蓮份紙筆?」傲笑紅塵轉身自床畔暗櫃取出白蓮所要之物,他沾著筆墨略為沈吟,約過半刻便繪成一紙。
「白蓮依著方界地勢設計這錯覺陣勢,旁的人隻見著濃霧,無慾…他雖懂,但隻要白蓮一離便無礙…」他頓了下,凝向傲笑紅塵推拒的手,「白蓮隻是聊表歉意及謝禮罷了,還有…無忌…」
「傲笑自會照顧。」他截斷他話語,續道,「何不待傷癒?」望向窗外白雪紛飛的景色,這天候不宜送客。
「不了,白蓮尚有事待辦,再晚怕有人耐不住性子,況這傷也不是短期就可…」門無聲展開,冷意灌進房裡,「無忌…」也該是說離別時。
「我知…」端上藥碗,「剛熬好的。」他並不留他,因蓮總不曾稍作停留,說了…徒增不捨罷了。
「蓮可有想過無慾向來死心眼?」無忌說道,身為師兄弟,想不瞭解也難,白蓮默然擱下掌裡尚有餘溫的磁碗,「更是說一不二的個性,蓮難棄情,莫非往後見他便避?」
「無欲隻能傷我一次。」換言之,他會提高警覺。
他的眼扣進他的,咬著唇,無忌取來絨絲外掛,「蓮?」他喚,白蓮疑惑回望,「原諒我。」說著同時,一股睡意襲來,白蓮恍然悟之,閉了眸,傾倒倚進無忌等待的臂彎。
「無忌!」傲笑紅塵不贊同地擰眉望之。
「兄長!無忌是做該做之事,你不也知他狀況如何,無忌怎能任蓮就此離去?」縮緊臂膀,他隻想再多留他一些時日直到他可以保護自己,不過份的,是吧…
「你不該如此。」他搊扶白蓮另一側,低聲責罵無忌,瞧著白蓮絕美的側臉,暗暗兀自嘆氣,為心底的難解思緒啊。
*******
瞧著周遭讓人幾難視物的暴風雪,他失笑低語。
「蓮啊蓮,小小陣勢能耐我何!以為談無慾當真笨到不知你有何用意,哼!當然不能盡如你意,不過哪…我更不屑做守株待兔的蠢事,呵…既然決定當小人,本著不違其名的誠心,你倒是看看我是否稱職,哈…」仰頭大笑,閃爍的眼卻不見笑意…
就著天外方界地勢繞來轉去,一瞄見那小小溪流,談無慾陰惻惻地笑,「人是不能沒水的是也不是,呵!可見著你的屍體我也不挺開心…」掂著掌心紫木小瓶,他自懷裡揣出另一木罐,冷眼一笑,「好吧,我就大發慈悲,給你來個極樂聖品,瞧瞧白蓮是多麼地清聖難以近呵…」
白紅參差的細粉滲入冰涼透心的溪水瞬間溶解,帶著陰謀利爪向下奔流,談無慾將藥罐隨手一拋,自顧自地笑,「不知白蓮春情盪漾是何面貌,呵呵……」飛快掠去的腳步朝天外方界飛逝。
不多時便不見談無慾身影,被棄置一旁的木罐給人拾了起,俊偉身材若有所思,自語,「白蓮?難不成是-」迅雷也般的火紅,尾隨而去。
雪,又告紛飛。
*******
汲滿滾燙清茶,傲笑紅塵無言遞杯給白蓮,呵著熱氣,他擡眸瞧望,「為何那樣看白蓮?」似乎困擾於某事,可傲笑紅塵的視線卻總盯著他轉。
「啊!」他這才詫異地收回眸,「對不住,我隻是…」不知該如何回答,於是他說,「隻是思索著蓮之美。」
「蓮?」他揚了眉,「蓮不美,靠著爛泥而養何來之美。」他否認著,淡淡然,不帶情緒的。
「喔?」沒想白蓮竟是如此答覆,他口快再問,「那白蓮又是如何?」
「白蓮是蓮,同樣藏處爛污泥沼,傲笑兄以為白便最美乎?」似笑非笑,啜飲手中幾近冷卻的澀茶。
「非也,而是看不明白心…」他搖搖頭,決定暫時拋開困擾,「前日那人-與你…與無忌存有誤會?」無忌雖否認但他二人…
他拈笑相對,「莫掛心無忌受吾牽連,無慾隻針對白蓮一人罷了,至於蓮與無忌…呵!」他笑的奇怪,半掩明眸劃過藍光,「無忌不也說了。」
「身為兄長,傲笑極為憂心單純的無忌陷入難解情仇。」他說得義正嚴詞,理智是相信無忌,但心卻--
「喔,白蓮真箇羨慕無忌有諸位兄長愛護。」他笑了笑。
「白蓮…」一聽此言,他脫口而出,「該也有愛蓮者不是?」這是閒聊亦或刺探?
「愛蓮者?」他陡地一震,凝向茶水面模糊的臉孔,「白蓮不知,也許有吧…可蓮終究隻適應臭爛泥巴的生活,呵。」離了座,解開外袍,靨上浮泛腓紅,「似乎有些熱呢。」他喃喃說道,有些迷亂,也許是因想著某人…
白蓮才提,傲笑紅塵便覺有股臊熱自下腹竄昇,顰著眉,「這茶暖身也暖過頭了吧,白蓮你-」語未盡,舉首卻瞧見白蓮彷若站不住腳地軟了身子,「你…你…」一個箭步,他將蓮攬入懷裡,口齒卻不聽使喚起來,幽幽清香迷惑著。
「無妨,隻是有些暈眩罷…」他舉首回視,呼吸漸漸急促,暗自奇怪,因心緒莫名波動及轟然的--情慾!靈光乍現!「水……藥…」喘著氣,手指向門扉,「阻止無忌…等人飲水…」
「但你-」他扶他落座,試圖抗拒外來的慾念,臊熱已然湧上胸口。
許是白蓮舊傷未癒,藥效催發竟如此快速,咬著唇,「請無忌…過來助我…快…」再不逼離傲笑紅塵,就怕日後無地自容,「他…曉得解法…」他疾疾而去,白蓮這才苦笑閉上眸,集中精神平復慾念,等候著。
芙蓉玉顏宛若抹上胭脂似的絕艷,不多時滲出顆顆汗珠,顫動身子幾乎坐不住,抿緊的唇逸出呻吟,他睜開了眼,向來清明的瞳近乎散渙滿溢邪媚,眸一落,他掃落案上的瓷器,應聲而碎的銳利閃著光茫,拾了塊尖鋒,劃向白皙手腕!
「痛,怎勝過慾?」好整以暇的談無慾倚著門,細細賞玩白蓮難見的風采,「想要解藥嗎?」踏上前去,俯瞰白蓮,輕笑著。
眸子閃了幾閃,混亂神志再度壓下,「蓮…不需要。」他拒絕。
「哈!」右手揚動數個幾落,他再笑,「這次可沒人救你,白蓮終究要向我談無慾低頭的,是也不是?」攙扶他仍兀自顫動的身子向外走去,就著他耳畔,「我等不及品嚐白蓮的滋味,嘻…」
「站住…」
正待飛離的談無慾環著白蓮,從容不迫地轉身,「喔,瞧瞧!泥菩薩趕來救苦救難了呢!」揚揚得意,他自是先行察看境內所有人情況如何,才轉往尋找白蓮,看著前方自不量力的三人,笑得極為愉快。
「解藥!」修為最高的傲笑紅塵,尚有餘力,怒燃眉!
「解藥?」他故做疑惑,「噯呀呀,我忘了做說,哈!春藥最佳的解法不就是陰陽交合囉,嘖!我是很想幫忙啦,不過-美麗的白蓮還等著我,就不少陪各位啦。」
三人氣極,藥力更因此提升,「靜…靜心,生食陰尾草…莖…」白蓮突地說道,「蓮!」無忌擔心喚著。
「嘖!多事!」談無慾伸手點住他啞穴,「再會啦。」他懶得多說廢言,反正他三人與他無關,足一蹬,帶起白蓮。
「放!」
隨著低沈嗓音,一道強勁掌力疾行襲近,突如其來的宏大勁道,不容談無慾多想,他反身截接!「轟」地一聲,他噴飛數丈,圈住白蓮的手也因此鬆脫,火紅偉岸身影適時接住淩空翩落的白蓮,影一旋,火紅身影昂然而立。
「你!」咳了口血,談無慾摀著胸,怒視來人,「卑鄙!」他指他從後偷襲之事。
「我說了放。」他淡淡一笑,正眼也未瞧向他,凝注昏沈白蓮,眸拈著幾分欣喜。
「報上名來!」談無慾暗暗咬牙,眼看到手的白蓮又讓人給搶了去,不禁赤紅了眼。
緩緩揚眉,朱髮男子似乎笑著,「你-不配!」談無慾怒不可遏,「還不快滾?真要吾開殺戒乎?」張揚著眉,低嗓透著攝人威嚴。
心有不甘,談無慾做勢離去卻旋身奇襲而來,紅髮男子揮臂舞動,再贊一掌,這端兩人揮掃拳掌疾風,那端無忌三人忙上前探視白蓮,傲笑紅塵要血雨風生與無忌快至藥室取藥。
顧守白蓮,胸膛疼痛持續未斷,他理當喜見白蓮遠離才是,但又因何…是否是那故意忽略-某個重要的東西…從來也不曾經歷過…那他向是嗤之以鼻的庸俗情感…不!不是的,這一切皆是那惑人毒藥所緻,傲笑紅塵豈會因世俗艷容而失心,是的!這不過就是藥效作祟罷了,沒的事…
渾然雄風颳起潮濕積雪,談無慾再度狼狽不堪地使了個懶驢打滾避過,低聲咒罵著,賣力躍離掌風範圍,他啐道,「若非我有傷在身,汝等無名之輩能奈我何?白蓮暫且寄你一寄,談無慾他日定當與你好好算上一帳,哼!」咯口污血,話未斷,他已如風逝。
男子似隻當他瘋狗亂吠,迴身跨步往白蓮而去,傲笑紅塵戒心大起,護著白蓮,凝向赤髮男子,「你…何方…朋友?」盡力緩著氣,任誰也看出他難有威脅性,即便如此,若有人膽敢在此傷蓮,他就是不允許!
「也是愛蓮者罷…」他輕聲笑開,「白蓮在此受各位照顧,青陽銘感五內,這位朋友莫浪費體力,盤膝就座,靜心吧,白蓮不也如是交待?」他欺身而近,袖輕揚,一個晃眼,白蓮便給納入他臂彎。
「你!」他仍未相信男子的說辭,已要動作。
「欸,解藥回來了。」解落皮裘羽氅,攬住懷裡單薄身子,順勢解除白蓮受禁等穴位,垂首靜候他甦醒過來,也未多加理會另外三人。
未多時,白蓮低吟著轉醒,「青…陽。」他似乎未感到驚訝般,掬起笑。
「是…青陽來遲,大哥受苦了。」柔著聲,低低呢喃耳語。
「蓮,無恙否?」無忌隻是問,不敢太近呵,太苦…怕,怕情緒難抑…
「無事…真是抱歉…惹來這禍端,幸得以化險為夷,多虧青陽及時趕上。」他回首謝著。
「各位既已無虞,青陽與蓮就此告辭…」青陽望向白蓮,是徵求同意亦是告知。
「是…」白蓮點著頭,「無忌…多謝…對不住…」無忌怔愣不已,為那句突兀的對不住,最終還是…呵…
「蓮知道嗎…」他未再上前,「無忌從來隻愛蓮花香…保重…師兄。」他道了別離。
「嗯…」別過眼,他凝向傲笑紅塵,「白蓮屬於紅塵,無忌師弟…就請諸位代為照料,白蓮多謝了…」
無人開口話別,許是無話可說吧…火紅身影圈擁著白蓮,離了這天外方界,沒有離情,無忌強笑著,「啊!方界再次恢復安然生活…真好哪…」他背過身,「無忌有些累了,先回房去…」
霙花霏霏,寒冬刮心,方界仍是天外仙境,某個雪夜,傲笑紅塵酒醉乍醒,不及提防,淚就此湧了上來,沾溼了衣裳,頓時明白,傲笑紅塵亦身落紅塵,在這淒淒冷夜,用著淚水哀悼…………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qpalxaze
  (2012-03-06 03:43)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